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五百二十二章 金堆玉砌

第五百二十二章 金堆玉砌

金银珠玉所发出的不仅是气息,最为震撼人心的还是耀眼的光泽,众人虽然尚未进入陪葬区,但是从铜门缝隙中透出的陆离光泽已经让众人眼花缭乱了,时至此刻众人方才醒悟了过来,我们终于敲开了秦始皇陵的大门。

  秦始皇陵尘封了两千多年,外界对它一直有着种种的揣测和猜想,今天所有的谜团都将揭开,皇陵内幕即将大白于天下。

  “进去吧,陪葬区不会再有机关了。”我沉吟了许久开口说道。

  “小九,你先进去。”慕容追风露出了笑容。她之所以让我先进是为了把“进入皇陵第一人”的殊荣让给我。

  “于科长,你先请。”林一程出言附和。林一程的声音带着颤音,这表明他的心情非常激动。

  叶傲风此刻依然阴沉着脸,不过却也识趣的后退了半步。入陵破阵我功当居首,他自然不会也不敢居功。

  这一刻我的心情并不平静,在此之前我曾经进过各式各样的古墓,但是那些都不是真正的皇陵,这里不但是皇陵,还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皇陵,换成谁都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

  就在我平复内心激动的时候,金刚炮忍耐不住的将头探进了铜门,等到慕容追风发觉并将他拉回来的时候,金刚炮的眼睛已经直了。

  “看见什么了?”我微笑开口。我和金刚炮没什么先后尊卑,自然不会怪罪他先下了手。

  “值了。”金刚炮面目僵硬,口唇抖动,不问可知心情处于极度的兴奋中。一句“值了”表示在此之前的诸多辛苦都是值得的。要知道金刚炮可是见多识广的行家,金银珠玉见的多了,能让他仅凭惊鸿一瞥就发出这样的感叹,足见皇陵陪葬品之华美不凡。

  “值了你就回去吧。”我微笑着迈步走入铜门。

  皇陵陪葬区还是一个圆形,宽有两里,环绕主墓室一周,进入铜门之后首先看到的便是大量的黄金。

  黄金不是金砖,也不是金饼金条,大量的黄金被熔铸成了形态不一的护墓灵兽。在通道的左右两侧每隔百米便有一尊巨大的黄金护墓兽,左右各一,雌雄对应,排在最前的是两条五爪金龙,体型最为巨大,随后是麒麟,辟邪,灵兕,飞马等诸多金像,金像的大小与实体基本相符,熔铸浇灌的工艺及其考究,神情活灵活现,姿态谦恭,神情威武,谦恭的姿态表示对始皇帝的服从,威武的神情是对外来者的威吓,威武与谦恭是两种相反的态度,金像的制造者能在同一尊金像上同时表达出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情感足见其技艺之高绝。

  此外每一尊灵兽的金像背后都是长有双翼的,这种夸张的艺术手法想表达的是居高临下,俯傲神州的深意,而并非这些灵兽本来就长有翅膀。就拿兕来说,兕其实就是今天的犀牛,不管是印度的独角犀牛还是非洲的双角犀牛都称之为兕,这种体型可达三吨的丑胖矬就算给它插上螺旋桨它也飞不起来。

  这些黄金灌注的灵兽体型接近实物,黄金的比重本来就大,体积如此巨大的黄金灵兽每一尊的重量都超过数吨,如果没有大型的起重器械,根本无法搬移。因此我猜测这些黄金灵兽应该是在这里原地融化灌注完成的。

  陪葬区黄金发出的气息几乎全部聚集在这些灵兽金像上,也就是说皇陵里的黄金都被做成了金像,这么做有一个很大的好处,那就是外来人员轻易无法搬走它们,通过最原始的方法达到了最好的防盗效果,东西就在这儿,搬不动只能干瞪眼。

  陪葬区直径有两里,中间部位是空荡的甬道,地面上铺就的是黑色的墨玉,这种玉石我是认识的,只在陕西有产,比和田玉还要贵重许多,但是在这里,它只是被作为地砖使用,寓厚土之意,墨玉的大小完全相等,每一块的直径都在五十公分左右,两块墨玉拼接部位的缝隙几乎微不可见,甚至是玉石之间的纹理衔接的也极为巧妙,通过玉石天然的纹理在地面上拼出了诸多祥瑞图案。

  通道四壁仍然是玉石镶嵌,高达九丈的四壁完全由各色玉石镶嵌拼凑,但是镶嵌拼凑却并非胡乱而为,而是根据玉石颜色的不同,自下而上的分出了三个不同的层面,越向下玉石的颜色越深,越向上玉石的颜色越淡,到了墓室顶部就是完全的纯白玉石了。

  这种白色的玉石自然不是汉白玉,因为汉白玉是最垃圾的玉石,甚至不能称之为玉石,秦始皇自然不会在自己的皇陵里使用这种垃圾货色,他用的这种白色玉石是可以发光的,整个通道之中没有任何的照明设备却亮如白昼就是因为通道上方的那些白色玉石。可惜的是对于这种能发光的白色玉石我却并不认识,也就说不出什么来历。

  “我操,我操,我操。”

  “啧,啧,啧。”

  此时发出声音的只有金刚炮和林一程,金刚炮的我操只能表达他的惊讶,而林一程的啧啧之声却表示他认识这种可以发光的白色玉石。

  “林总,你认识这种东西?”我出言问道。林一程八辈儿盗墓,古董玉石他应该玩过不少,男人都喜欢美女和车子,他只能喜欢其中一样,自然就会找事情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认识。”林一程低头收回了视线。

  “说说看。”我急忙出言催促。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是我的习惯。

  “地面是墨玉,墨黑清透,色重质腻,为玉中极品。玉璧的最下层是硬玉翡翠,通体深绿,用现在的话说属于老坑种,虽然也是玉中极品,却没有墨玉那么罕见。中层是水种玉,也叫波纹玉,是玉中上品,一般是达官贵人们的首饰材料和挂件材料,上面那层也很珍贵,是羊脂玉,属于软玉的一种,你看它反射出的光线柔和细腻,类似于羊的脂肪,所以叫羊脂玉,梅珠的手镯就是这种玉石,这只手镯在清朝时还碎掉了,用的金镶玉的工艺修补了之后还价值人民币叁佰多万。”林一程伸手指着梅珠手腕上的一只镶金手镯。

  “你不是说三万吗?”梅珠面露惊愕。

  “我骗你的。”林一程面对着梅珠露出了默契会心的笑容。

  这一幕令我心头微乱,我真的要把这对令人同情的情侣送到埃及吃椰枣吗?

  “金镶玉是咋回事?”金刚炮好奇的插嘴。

  “明清时期一种手工艺,有钱人家的玉石损坏之后不舍得丢弃,就会找匠人使用金丝银线拘锢固定,这样加工的玉石不容易再次破碎,在古时金镶玉是最不入流的,但是现在的人却很喜欢。”林一程开口回答。

  “你感觉这些东西值多少钱?”金刚炮伸手指着略显空旷的陪葬区通道。陪葬区的通道除了纯金兽像之外并没有其他陪葬物品,由此显得有些空旷。但是这种空旷却给人一种奢华大气的感觉。这和开奔驰的人不会在车屁股后面贴字贴壁虎的道理是一样的,奢华不需要装饰,肤浅才需要遮掩。

  “通道内部肯定还有其他物品,况且玉石无价,很难估算出具体数字。”林一程摇头说道。他兼职盗墓贼加古董贩子,自然懂行情。

  “林总,通道顶部的白玉你认识吗?”我将话题拉了回来,我最好奇的是通道顶部的那些发光的白色玉石。

  “应该是一种陨石。夜明珠分为两类,一种是蚌生夜明珠,这种夜明珠会随着时间的久远而逐渐暗淡变黄,咱们所说的人老珠黄就是针对它们说的。还有一种夜明珠是一种人类目前未知的陨石物质,这些白色的玉石发出的光泽白中微绿,应该属于这一类,这类玉石雕刻成的珠子也叫夜明珠,有着延年益寿的作用,也有保持尸身不腐的效果,可惜的是我从来没有亲眼见过。”林一程回答的相当干脆。

  “没见过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我出言追问。我们冲破关卡只用了不到十天的时间,剩下的时间非常充裕。

  “我爷爷曾经亲眼见过,我是听他讲述的。”林一程随口回答。

  “说说详情。”我好奇的催促。既然是天外之物,我自然想一知究竟。

  林一程这次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皱眉犹豫,不过最终还是开了口。

  “1928年的时候孙殿英盗挖了清东陵,我爷爷那时候是第八师师长谭温江的副官。他带队进入的是慈禧太后的地宫,而另外一名姓胡的副官则带队炸开了乾隆皇帝的地宫。这两只队伍都遇到了一件无法解释的事情。”林一程的语气并不愉快,他先前之所以犹豫是因为他爷爷干的事情并不光彩。

  根据林一程以及他父亲的年龄可以顺推出他爷爷的年龄,在1928年的时候他爷爷应该三十岁左右。他们林家是盗墓世家,至于他爷爷是副官还是找路的,那就没谁知道了,不过由此也解释了为什么在建国初期他们林家的日子就那么好过,可想而知林老爷子当年在清东陵没少捞。

  “啥事儿?”金刚炮迫不及待的开口追问。我们目前所在的位置并没有琳琅满目的陪葬品去吸引他的注意力。

  “乾隆皇帝的棺椁自动离开了棺床,顶住了最后一道石门,这件事情够离奇吧。而我爷爷遇到的事情更离奇,他们挖开地宫之后竟然发现慈禧的尸体没有腐烂。”林一程皱眉说道。

  “切,少见多怪。”金刚炮面露不屑,尸体不腐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件稀奇的事情,但是对于我们道门中人来说已经见怪不怪了。

  “离奇的不是慈禧的尸体没有腐烂,而且她的样子仿若三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可是事实上她死的时候已经七十三岁了。”林一程并没有因为金刚炮的打岔而停止叙述。

  “后来呢?”我出言问道。

  “后来在整理她的陪葬之物时我爷爷发现了她嘴里含着一颗夜明珠,这颗夜明珠是分为两半的,合在一起就发光,分开就没有光亮。这颗夜明珠后来被孙殿英贿赂了宋美龄,宋美龄活到了一百零六岁,而她的样子也始终比真实年龄要年轻三四十岁。所以我才判断这种材质的夜明珠有延缓衰老的效果。”林一程简略的叙述完事情的经过,看得出来他明显不乐意谈论自己的爷爷。

  “你的意思是说通道上方这些白玉的材质和慈禧嘴里含的那颗夜明珠材质相同?”我惊愕的问道。

  “我是这样认为的,不过这里的白玉数量实在太多,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如果全部搬走,能买下整个迪拜。”林一程点头说道。

  “走吧,到前面看看。”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解释,便不再从这个问题上纠缠,钱对我来说已经只是数字了,而我最讨厌的就是数字。

  “老林,我问你个事儿哈,我听说慈禧的尸体当年被其中一个当兵的给奸了尸,有这回事儿没有?”金刚炮拉住了准备跟随我前行的林一程。

  “可能没有吧,当时慈禧的尸体被剥光凤袍之后就萎缩腐烂了,谁会做那种龌龊的事情。”林一程苦笑摇头。

  “这就是你不懂了,人死了以后阴气极重,地宫里阴气也重,除非有阳物相冲,否则尸体不可能腐烂的那么快,嘿嘿,可怜的慈禧。”金刚炮自以为是的分析着并大发感慨。

  “别扯远了,到前面看看还有什么。”我出言打断了金刚炮的胡言乱语。

  “这玩意能延年益寿,咱不拿上点儿?”金刚炮抬手上指。

  “这些是垃圾,好东西在前面。”我冷哼摇头。

  世上的事情有一个不变的恒理,那就是付出的越多得到的就越多,我们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自然要大开眼界,如果有必要的话,我还会取走皇陵里最珍贵最有价值的东西,不然我心里不平衡……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五百二十二章 金堆玉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