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五百一十章 竹简帛文

第五百一十章 竹简帛文

金刚炮摁下敲门青砖之后,关卡的石门久久没有打开,一直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见关卡内有什么动静。

  “是不是让猴子拔毛给拔怕了,不敢开门了?”金刚炮皱起了眉头。

  “有可能!”我点头说道。这一道关卡里的护墓凶兽应该是一只飞禽,按理说行动应该极其迅速,如果要开门不可能延误到现在,很有可能是被这道关卡里的红尻猕猴给折腾怕了。

  “炸吧?”金刚炮小心翼翼的问道。他也发现我的情绪现在不太正常。

  我点头默认没有开口,反手示意众人后退躲避。

  地雷还有三颗,关卡还有三道,地雷够用了,但是我的时间不够用了。

  金刚炮得到指示,转身向雇佣兵索要地雷,几个雇佣兵纷纷争先恐后的拿出了地雷。

  这一情景落在我的眼里令我摇头不已,他们之所以抢着向外拿地雷是为了减轻背负的重量,以便于能够在关键时候快速躲避,说到底这些雇佣兵害怕了。

  没有比较就没有优劣,在死亡面前我表现的要比这些雇佣兵坦然的多,但是我心里也清楚自己并不是彻底坦然,不然的话情绪不会有这么大的波动,脾气也不会这么暴躁。

  金刚炮拿过一枚地雷走到石门处择处安放,就在他刚刚蹲下身子的时候,石门终于动了。

  不同于以往的机关,这一关的石门并没有彻底洞开,而是堪堪露出了一条细微的缝隙便停了下来。

  石门的突然开启令得金刚炮急忙倒退躲避,众人也纷纷拿起武器凝神戒备,而我最先做的事情是捏诀观察石门内的气息,以确定关卡内是什么所在。

  由于石门开启的缝隙很小,我只能隐约的观察到关卡里存在着大量的木气,在发现了木气之后,我的注意力便被从石门内探出的一个脑袋吸引了过去。

  从关卡内探出的这个脑袋与人类的脑袋相仿,五官也类似,一头杂乱的红色头发,一蓬乱糟糟的须髯,一脸的皱纹褶子,猛一看就像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者,不过它自然不是人类,一来神经正常的人不会有红色的头发,二来人类不会有比成龙还大的鼻子,最重要的一点是它的气息不属于人类,诸多迹象一致表明这个邋遢的老者应该是一种火属鸟类变化的。

  红发老者的脑袋探出来之后警觉的左右环视,目光触及到我们之后并没有过多的停留和诧异,而是快速的转视他处,不问可知,它在确定那只红尻猕猴是否在这附近。

  鸟类幻化的红发老者惊恐警觉的神情令我莞尔一笑,我之所以发笑有两个原因,一是它的确被猴子欺辱的怕了,表现出的胆战心惊让我觉得很滑稽。二来我先前的猜测是正确的,它的这个表现证明了它的实力的确不如那只红尻猕猴。

  不过有一点是我先前没有想到的,那就是这个鸟类幻化的红发老者也是巅峰修为,尽管与红尻猕猴想比有所不如,却也能够跟我受伤之前一较长短。这一发现令我很快的收敛了笑容,按照这个趋势来看,接下来的三道关卡应该全是巅峰修为的异兽在看守,我如今只剩下了半条命,能闯过去吗?

  见到红发老者探出了头,金刚炮抖动着鼻翼抽出腰间的五四手枪转头看向我,他看我的用意自然是请示我是否开枪。

  我缓缓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这个鸟类幻化的红发老者与先前的鬼谷金羊都遭受到了猴子的欺辱,或许也能够和平解决。如果一枪杀不了它,就会把事情搞僵。

  红发老者张望了片刻最终将视线转移到了我们身上,上下打量面露疑惑。

  我皱眉沉吟,在脑海里盘算着该如何开口。

  “来者何人,可有玉玺?”我还没有斟酌好词句,红发老者便率先开了口。

  红发老者的话一出口,我的眉头便皱的更紧,它跟我们要玉玺就表明它并没有逃跑的意思,它不想逃跑自然就要履行职责,而它的职责就是阻止我们前行。

  “无量天尊,贫道乘风子,敢问高人上下?”我稽首冲它施了一礼,借此探问它的根源。它要的玉玺我们自然没有,只能想别的办法。

  “若无玉玺,率众且去,扰吾推演,罪弥重耳。”红发老者见我拿不出玉玺并不跟我啰嗦,说完之后便将脑袋缩回了关卡,石门瞬时关闭合拢。

  石门关闭之后,众人面面相觑,一时之间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它啥意思?”金刚炮转身问道。

  “它好像让咱不要打扰它。”我皱眉说道。这个红发老者好像神经不太正常,大敌当前说关门就关门,就像是在家里闭门谢客一样。它应该知道我们能来到这里肯定不是泛泛之辈,我们可以破门而入,它把门关上有个屁用啊。

  “刚才你为啥不让我开枪?”金刚炮出言埋怨我。

  “十丈开外你有把握一击致命?”我不满的回望金刚炮,这家伙在安放地雷的时候被猛然开启的石门惊到了,一个纵身蹦出了三十多米,五四手枪枪膛很短,超过二十米的距离就很难瞄准,而且到了三十米的距离子弹的威力也就很有限了。

  “只有易经才会用推演这个词,它先前开门的时候我注意到关卡内堆放有大量的竹简和帛文,所以我怀疑它在这里面推演易经。”慕容追风出言给金刚炮解了围。她先前站立的位置正好面对石门缝隙,看的比我要真切。

  “有可能。”我沉吟片刻点头说道。

  自古至今都有很多痴迷于某一件事情的狂热份子,有喜欢研究棋艺诗词的,有痴迷于武学道术的,也有沉迷于音律舞技的,这个由火属鸟类幻化而成的红发老者很有可能就是一个痴迷于推演易经的狂热份子。

  我先前发现的大量木气应该就是关卡内的竹简发出来的,战国时期的竹简相当于现在的书籍,并不是寻常人能随便接触的到的,而且慕容追风还看到了里面有帛文,帛文是记载着文字的丝绸制品,丝绸在战国时期可是真真正正的奢侈品,除了王侯将相,寻常人根本就接触不到。综上所述,我得出了一种可能性极大的猜测,那就是秦始皇将大量关于易经的竹简和帛文搜罗至此供红发老者参详,作为回报,红发老者就在参详推演的同时帮他看守皇陵。

  我之所以得出以上的猜测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些关卡根本就困不住紫气巅峰的异类,除非它们心甘情愿的留在这里,不然的话它们根本就不怕吓唬。红尻猕猴守护的三条五爪金龙是利诱,红发老者参详推演的易经也是利诱,而接下来的两道关卡也极有可能是类似的情况。

  五爪金龙成长的极其缓慢,所以才令那只红尻猕猴长期驻守。而易经则是中华文化的精髓,真正的参宇宙之玄妙,夺天地之造化,寻常人等根本就无法参详了解,说白了就类似于圆周率,是一个无限不循环的数字,研究到海枯石烂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这可能就是令秦始皇放心的将红发老者留在这里的原因,如果易经真的那么容易参详,红发老者推演出了最终结果肯定会离开这里,到时候秦始皇估计就得哭了。

  “你说那只老鸟在研究易经?”金刚炮一脸兴奋的看着慕容追风。

  “我们只是猜测,如果它真的在推演易经的话就可以料事于先,那只红尻猕猴欺辱它的时候它也就不会开门了。”慕容追风摇头说道。

  “六师姐说的对。”我点头附和。易经是所有文化的本源,包罗万象,最为世人所熟知的就是易经可以通过推演卦象来预测未来。这个红发老者如果真的在推演易经的话应该可以料到猴子要进去薅它尾巴上的翎毛,自然也就不会乖乖的放猴子进去。

  “这就是你们不懂了。”金刚炮仰着头,面有得色。

  “你懂?”我轻蔑的看着金刚炮。

  “那是。”金刚炮得意的笑道。夸张的神情换来了叶傲风的一阵儿不屑的白眼。

  “你推演出了易经?”我被金刚炮的神情逗乐了,一笑之下牵动腹肌,令得伤口剧烈疼痛,瞬时脑门见汗。数日没有进食,而今还受了重伤,真成了气虚血亏了。

  “那玩意谁推演的出来,我只是说我懂。”金刚炮摇头说道。

  正如金刚炮所说,易经无人可以推演出结果,现在社会上的人动不动就自称擅长推演易经,所有的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不是哗众取众就是借机敛财,因为易经无人可以推演出结果。如果真的有人推演出了最终的结果,那他至少能够达到与四教教主同等高度,已经能够主宰世界,自然就不需要从大街上坐小马扎了。

  “你懂个屁。”我撇嘴说道,我跟他朝夕相处了十几年,比慕容追风都了解他,就他这智商别说易经了,两位数的加减乘除他都算不明白。

  “你以为当年我面壁的那几十年都在干啥?”金刚炮急切的点着头“易经我真的看过,说实话我也没怎么看懂,不过我感觉那个老鸟也没看懂,既然都看不懂那就好说了。”

  “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无奈的打断了他的话。

  “忽悠它……”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一十章 竹简帛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