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四百五十三章 无名之火

第四百五十三章 无名之火

金刚炮并不傻,至少在与敌对阵的策略使用上并不傻。

  开天斧属于重兵器,这类兵器并不适合近身搏斗,金刚炮自然也知道这一点,因此他并没有与那名忍者近身拼斗,而是将开天斧灌以灵气将忍者阻隔在了自己三尺之外。

  那忍者见我将他的同伴拿下,显得大为焦急,犹如陀螺一般的在原地旋转着向金刚炮射出了诸多暗器,这诸多暗器形状迥异大小不一,小的细如牛毛,大的形如圆盘,无一例外的都是边角锐利且色呈深蓝,不问可知这些暗器都是淬有剧毒的。

  这些剧毒暗器由于被那忍者灌注了灵气,所以移动速度异常的迅捷,不但速度快,数量也多,金刚炮手里的开天斧异常沉重,用来挥挡暗器并不趁手,对他来说要想避过这么多的暗器肯并不容易。不过即便如此我也并没有出手增援,这个男忍者之所以在同一时间将身上所有的暗器全部射出,为的无非是一击制敌,他已经发现自己的同伴被我制住了,他是想拿住金刚炮跟我交换这名女忍者。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金刚炮面对着这诸多暗器竟然并没有移动躲闪或者是挥斧击挡,而是将开天斧在自己面前的土石之中斜划而过,转而使用移山诀顺着被自己划开的区域掀起了一片长达两丈的方形土墙,厚达两尺的土墙瞬时挡住所有的暗器。

  我惊讶于金刚炮的临危不乱,刚想出言喝彩,却发现忍者在见到自己的暗器被金刚炮挡住之后已经快速的移动到了土墙对面,半蹲侧身持刀反刺,竟然想隔着厚厚的土墙刺杀对面的金刚炮。

  “滚你妈的,都跟你说了,老子会观气!”就在我为金刚炮暗自担忧的时候从土墙对面猛然穿过了一只大脚将正处于半蹲姿势的忍者踹了出去。

  “好!”我忍不住高声喝彩,我的喝彩一来是给金刚炮助威,二来也是给那名忍者增加心理压力,提醒他我在一旁掠阵,目的自然是让他乱中出错。

  金刚炮将那忍者踹了出去之后甩臂将面前的土墙掀了出去想要碾压对方,那名忍者落地之后快速的旋身站起,忍者刀猛然下劈分开了迎面而来的土墙,双手握刀反冲了回来,与趁机掠上的金刚炮再度陷入了胶着。

  这名忍者身上现在已经没有了暗器,一把忍者刀对于金刚炮来说抵挡起来并不困难,不过二人都是紫气修为,有着超强的耐力和体力,这场斗法一时半会还分不出胜负。

  就在我凝神观战的时候,一股奇异的感觉从身体内部缓缓传了出来,这种感觉令我的心情微微烦躁,周身开始发热,心跳逐渐加快。

  这种不正常的感觉令我在第一时间产生了警惕,急忙凝神内视,发现自己的气息流动顺畅并无异样,这就说明我并没有中毒,可是现在的这种感觉绝对不正常,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很快的我就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因为身体的某些部位竟然在不知不觉中雄起了!

  这一发现瞬时令我惊愕不已,在这种紧要关头我怎么会出现这种反应,不对,绝对不对!

  疑惑的转头看向那名被我封住气穴瘫倒在地的女忍者,发现她虽然仍旧气鼓鼓的看着我,手脚却仍然放在原来的位置,这就说明她并没有动过,没动过自然就没有下毒。退一步说忍者擅长用毒确有其事,可是从来没听说过她们还会使用**。

  我虽然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却知道肯定是出了问题,问题既然不是出在这名女忍者身上,很可能就是那个男忍者搞了鬼。可是转头看向那个正在和金刚炮鏖战的男忍者,发现他此刻正在挥舞着忍者刀击出自己左右的石块凌空攻击金刚炮,而金刚炮在砍碎石块的同时也同样如法施为的给予还击,在这种紧张的斗法中他肯定是没有时间搞鬼的,再说即便是他在搞鬼最先受害的也应该是金刚炮,我怎么会先中招呢。

  沉吟了片刻之后始终还是怀疑问题出在身后那个女忍者的身上,再次转过头试图寻找端倪,谁知道这头一转就再也转不回来了,女忍者虽然仍然是一副恶狠狠的表情,但是此刻在我看来这种表情仿佛是恋人的撒娇佯怒,不但不显得可恶难看反而有说不出的深意和风韵,而那由于气愤而微微颤抖的嘴唇在此刻显得那么性感而充满诱惑……

  “不对劲,不能看!”我的理性思维在第一时间提醒我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来的太过蹊跷,急忙低下头不敢正视她,谁知道头一低视线便跟着下移,我这才发现这名女忍者的身材是那么惹火,不但拥有傲人的双峰还拥有纤细的腰肢,最要命的是紧身夜行衣将那菲门私处的轮廓勾勒的很是清楚,娇小玲珑,花瓣均等……

  “快点拿下他!”我强忍着自己已经燃起的**艰难的转过头冲金刚炮大喊。我之所以冲金刚炮大喊是想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也有发泄怒气的成分,目前的这种情况明显是出了问题,但是我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修道中人可以控制气息却控制不了欲望,**一起我便感觉焦躁而易怒。

  金刚炮听到我的话后并没有出言回答,而是加快了出招的速度和力度,很快的便抓住了对方的一个漏洞,使用开天斧架住了对方的忍者刀,趁对方平刀回抽之际挥拳砸断了对方的忍者刀!

  “小日本,服不服?!”金刚炮趾高气昂的看着倒退回避的那名男忍者。经过了将近一个多小时的苦战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金刚炮自然要趁机羞辱一下对方。

  “不服!”那名男忍者终于开了口,尽管汉语说的很不流畅,但是这两个字却说的很有力度,并且在开口说话的同时赤手空拳的向金刚炮冲了过去。

  “老子今天就打服你!”金刚炮大义凛然的扔掉了开天斧等待对方冲到身前,这次二人比拼的是拳脚加灵气,日本忍者的拳脚功夫也说的过去,不过却没有忍术和刀法那么诡异,而是大开大合很是刚猛,应该是受到了空手道的影响。而金刚炮自然是使用除魔诀,走的也是刚猛路子,两人就这么你来我往的展开了对轰!

  换做平时我一定会对金刚炮的豪迈举动大加赞赏,但是此刻我的心情异常烦躁,他的这个举动在我看来就显得很是多余,打服他又能怎么样,又有谁能够看到。

  情绪我还可以刻意控制,可是有些东西我是控制不了的,雄起的程度越来越剧烈,幸好我一直喜欢穿军裤,宽松的八一可以令某些事物傲然昂头上贴小腹,如果换成其他紧身裤子此刻早已经丑态百出了。

  即便如此我的情况也不好过,刚才在脑海里划过的紧身裤子的念头令我不由自主的又回头看了一眼,一看之下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挖出来,从来没见过它这么好用过,这时候怎么反倒看的这么清楚了呢。

  此时金刚炮跟那男忍者的斗法也已经到了白热化,二人的拳掌上全都携带着充盈的灵气,出掌挥拳各不相让,就在我不耐烦的想要冲上去帮忙时,金刚炮终于将对手拿下了。

  斗法的结束极其简单,那名忍者使用隐身法术潜入了地下试图偷袭,金刚炮观气寻位一记裂地三尺加上两记猛踹,直接将对方踹晕提了出来。

  “不服的下场。”金刚炮拖着自己的战利品冲我走了过来。

  “我让你抓活的了吗?”我的情绪此刻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范畴,看什么都不顺眼了。

  “你的脸咋这么红,我操,连眼珠子都红了,这是咋回事?”金刚炮伸手封住忍者的气穴将他扔到了一旁。

  “不知道,很可能是有人给我下了春*药。”我伸手摸出了香烟,点上吸了几口。

  “谁给你下的毒,这娘们?”金刚炮伸手指着那个女忍者。

  “不知道,我现在憋的慌。”我气急败坏扔掉了香烟,香烟产生的烟雾令我更加烦躁。

  “这不现成的吗,你还等啥?”金刚炮又伸手后指,我现在连头都不敢回了,一回头肯定又会不由自主的往不该看的地方看。

  “我有原则!”我咬牙切齿的摇了摇头。

  “小日本当年在南京强奸了咱三十多万,咱干她一个权当拿回利息,你就当给祖国人民报仇了。”金刚炮将猥琐的行为提升到了为祖国报仇的高度。

  “那是杀了三十多万,再说那里面还有老人和孩子,不全是女人。”我此刻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开始感觉眼睛膨胀充血。

  “我走开,我不看,回去以后我也不乱说。”金刚炮自然看的出我情况不妙。

  “把他弄醒,问问是不是他搞的鬼,看看有没有解药。”我伸手指着那个晕在一旁的男忍者。

  金刚炮啪啪啪三巴掌下去,男忍者醒了。

  “你地,有没有给我师弟下毒的噶活?”金刚炮的话让我想踹他。

  “我们是天皇的忍者,只有武器有毒。”男忍者阴冷的看着金刚炮。

  “你他妈的死到临头还这么叼。”忍者的语气令金刚炮上去又是一巴掌。

  “他说的很可能是实话。”我皱眉阻止了金刚炮殴打俘虏。这两个忍者既然是天皇御用武士,原则上应该不会撒谎,再者先前也的确没见他有过什么动作。

  “快点吧,你都快成蛤蟆啦。”金刚炮伸手指着我的眼睛。

  “我先去洗个澡。”我坚毅的摇了摇头转身掠向大海。

  先前的电击装置早已经损坏,所以我径直跳入了大海,进入大海之后避尘珠瞬间分开了海水,我无奈之下只好回到岸上脱下了衣服。

  衣服一脱瞬时感觉到了清凉,脑海之中那种焦躁狂暴的欲望也随之消弭于无形。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我大感诧异,再度穿上衣服发现那种奇异的感觉再次缓慢的出现了,几番试探之后终于发现问题出在那颗海马内丹上。

  皱眉沉吟了片刻,终于明白了这两名皇家忍者和那些士兵猎杀巨型海马的目的。

  “老牛,问问那个忍者,他家天皇是不是阳痿了……”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五十三章 无名之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