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四百三十八章 护教青龙

第四百三十八章 护教青龙

“什么?”我翻身坐起。为了防止有意外情况发生我是合衣而眠的。

  “海里有个奇怪的乌龟。”金刚炮冲我摆了摆手率先走出了船舱,我急忙穿上鞋子跟了出去。

  “在那里。”金刚炮伸手指着前方五六公里外的海面上出现的一道灵气。实际上在海上以公里计算距离是不正确的,但是我们已经习惯于用公里,便懒得去换算它。

  “很像玳瑁。”我凝神观望了片刻开口说道。虽然海水在某种程度上阻碍了我们的观气术,但是我仍然能够根据水下传来的气息大体判断出隐藏在水下的动物是何品种。玳瑁其实也是乌龟的一种,但是比乌龟稀少,也比乌龟珍贵。

  “玳瑁?”金刚炮一听顿时面露贪婪。玳瑁的甲壳俗称甲玉,是珍贵的装饰品,可以用来制作器皿和配饰,也可以入药,不过最大的用处却很少有人知道,那就是用玳瑁的龟甲制作出的古筝拨片是拨片上品,可以大大提高古筝的音质。

  “饶了它吧,这东西对咱没什么用处。”我转身走向船舱,这东西虽然珍贵,却也不是什么极品。

  “我听追风说这玩意能吃。”金刚炮意有不舍。慕容追风前世是福建人,估计也见过这种东西。

  “南方人胆子大。”我连头都没回径直走进了船舱。南方人是众所公认的胆子大,猫蛇都敢吃。

  “我胆子也不小。”金刚炮跟了进来。他之所以这么纠缠我是因为那辟尘珠在我的手里,没有辟尘珠他下不了水。

  “这些东西不值得咱浪费时间。”我再次合衣而倒。

  金刚炮不舍的唠叨了两句便走了出去。我闭上眼睛再次入睡,谁知道没过多长时间又被他给叫醒了,这次是为了一株罕见的红色珊瑚树,我实在执拗不过了就将辟尘珠给了他,随着他的性子折腾去吧。

  天亮之后,伸着懒腰来到甲板,眼前的一幕令我将打了一半的哈欠憋了回去,一堆堆的海参,鲍鱼,海胆。三尺左右的珊瑚树也有好几颗,金刚炮此刻正用匕首刮剔着一只巨大的玳瑁壳,搞的甲板上血肉横飞狼藉一片。而斗鸡眼等人则站在一旁目瞪口呆的观看,不问可知金刚炮昨天夜里使用辟尘珠分开海水的情形已经吓到了他们。

  我面无表情的上去没收了辟尘珠,金刚炮的举动无异于高射炮轰蚊子,这些东西根本就不值得我们浪费时间。

  由于昨天晚上耽误了行程,一直到了中午时分才赶到了碧游宫外的那处礁石,我和金刚炮换上了道袍离船登上了礁石。

  经过昨天晚上的那些事情,斗鸡眼等人彻底相信了我们的身份,分开海水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恐怕除了海里的神明没谁能够做的到。对于常年在海里讨生活的人来说,能跟海神拉上关系是梦寐以求的事情,所以他们现在肯定不会跑掉,估计都等着跟海神斗打保皇呢。

  先前已经说过,这处礁石很像一只巨大的乌龟,头东尾西,宽有数丈,我和金刚炮此刻就站在平坦的龟背上等待海面上出现可以冲击到石**部的大浪出现。

  碧游宫的一波三折类似于涂山的四进三出二环一拐,都是一种障眼的阵法,目的自然是防止外界有人前来打扰,这也是碧游宫存世数千年而少有人知晓的原因。

  没过多久,大浪袭至,我抓起金刚炮纵身离开礁石掠向东北九丈处,那里虽然看似空无一物,实际上也同样有着另外一处礁石,落脚之后马上借力掠向东南九丈,接着是正东九丈,这三次纵身必须一气呵成,如果动作稍慢就有可能错过时机落进水里。这种情况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不过那时候有着一只千年大鳌等候接引营救,现在肯定是不用惦记了。

  之字形三掠之后,脚踏实地,眼前豁然开朗,景象骤变,一望无垠的海水已经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座郁郁葱葱的灵气仙山,山高百丈,仙云萦绕,奇木遍地,鹤鸣猿啼,一座宏伟的宫殿坐落在山巅之上,八宝玲珑庄严非常,金砖玉瓦耀眼欲盲,那里就是我截教祖师通天教主的居所,东海圣地碧游宫!

  我和金刚炮呆立在原地足有半柱香时间,在这一刻我们的脑海里有的只是敬畏,这里是我们截教的祖庭,截教的所有法术都是从这里传出去的,我们此刻练就的观气术和御气诀只是教主诸多无上道法的一点皮毛,跟身为混元大罗金仙的教主相比,我们这区区的紫气修为犹若月下萤火一般微渺无华,混元大罗金仙,仙之极致……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心里顿时充满了喜悦,仙山安在,仙宫犹存,这一幕与我先前想象的一片狼藉大不相同,外界传言东海碧游宫在千年之前是被三教联手攻破的,如果真的如此这里不可能没有战争留下的痕迹,现今碧游宫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眼前,这就说明先前外界传言有误,碧游宫并没有被三教高手攻破,也就是说祖师有可能还在这里。

  “教主在上,紫阳观十七代掌教乘风子敬拜座下。”反应过来之后直接在脚下的沙滩上跪倒通报。我和金刚炮这次是不请自来,已经算是逾越了礼数。

  “紫阳观十六代弟子黄溯风敬拜座下。”金刚炮的前世是黄溯风,规矩他自然也懂。

  二人跪倒通报,等了许久,除了仙鹤的叫声和灵猿的叽喳并没有任何的仙谕。

  “老于,教主好像不在这儿。”金刚炮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别放肆!”我转头发现金刚炮竟然手捏凝神指诀,急忙伸手打散了他的指诀。我们截教的规矩是进入祖庭不能使用任何的法术,这一点和将军不准带剑上殿是一个意思。

  “真没有,你看那路上的灵草。”金刚炮抬手指着沙滩尽头的石路。整个碧游宫所在的山峰四周都是平坦的沙滩,沙滩的尽头才是白玉铺就的石路,石路一共两条,南北各有一条,直通峰顶碧游宫。我们目前在南面,这是截教七窍弟子所走的道路,另外一条在山北,是异类弟子上山的途径。

  金刚炮一提醒我才发现白玉石材铺就的石路上已经长满了灵草,碧游宫天属灵地,自然不会有杂草生长,所有的植物都是仙山灵草,都有着延年益寿增进修为的神效。

  “我刚才用观气诀看了,没人,不过那两条护教青龙好像还在。”金刚炮拉着我站了起来。

  “青龙还在?”我仿佛再次看到了希望,碧游宫的山脚下有着两处碧波潭,里面盘踞着由教主亲手渡化的雌雄两条青龙,雌龙居阴麓,雄龙守阳麓,把守着上山的两条途径。如果它们真的还在这里,那就再次证明了三教当年并没有攻破这里。

  “在呀,不信你自己看哪。”金刚炮抬手指着山脚。

  “别再用法术了。”我站起身向前方的石路走去,既然来到了这里我必须上山叩拜,一来礼不可废,二来我始终心存侥幸,如果教主真的在这里,我就求他给金刚炮续命。

  “等等我。”金刚炮急忙跟了上来。

  二人走过沙滩踩上了前往碧游宫的石路,极力避免踩坏长在石缝中间的那些灵草,片刻之后二人来到了位于山脚下的碧波潭。

  碧波潭长宽皆有百丈,潭底直通东海,北侧与山体峭壁相邻,东南两面是干净细滑的沙滩,西面是我们上山的石径,我和金刚炮来到这里的时候,那条护教青龙正趴在沙滩上晒太阳,午时的阳光照在长达十丈的龙身上泛起一片耀眼的青光,毫无杂色的青色龙鳞,腹下四只苍劲的龙爪,箩筐大小的巨大龙头,两支三尺龙角,龙口左右垂然的两条龙须,所有的这一切都说明了这条青龙血统极其纯正,是真真正正的龙种,而不是由其他蛇类动物修行变化。

  这条青龙虽然体型硕大略显狰狞,却并没有令我对它生出畏惧之心,它再凶也是我截教的护教圣物,说白了就是自己人,千年之前我们就曾经从它身边走过,那时候它也是对我们熟视无睹,这类神物可以感受到我们的灵气属性,我和金刚炮身上的灵气都是截教灵气,所以它不可能噬咬我们。

  走到它的身边时我冲它微微稽首以示见礼,那青龙龙须微动,并没有什么反应。我转身拾阶而上,身后的金刚炮如法炮制的冲那青龙稽了个首,刚刚转身欲行,那青龙竟然睁开了眼睛。

  “不用客气,你接着睡吧。”金刚炮惊恐的冲那青龙摆了摆手。

  意想不到的是那条青龙不但没有闭上眼睛,反而昂起了巨大的龙头,硕大的鼻孔缓缓靠近了金刚炮。

  “你…贫道稽首。”金刚炮紧张的冲那青龙再度稽首行礼,虽然知道这条青龙不会攻击自己,但是被这么个大家伙直勾勾的盯着肯定也不是件愉快的事情。

  我停住脚步回头看着那条青龙,青龙的这个举动很反常,它作为护教圣物,平时都是很高傲的,对于我们这些外派弟子根本就不搭理,今天怎么对金刚炮这么感兴趣。

  金刚炮在青龙的注视之下越来越紧张,努力的想要挤出笑容表示善意,结果由于心情过度紧张,笑的跟哭似的,这么一来顿时令青龙大为厌恶,猛然之间来了个青龙摆尾,没等我做出反应就将金刚炮给扫了出去。

  金刚炮被扫出去之后径直落向了南侧的沙滩,啪叽一声五体投地。

  “没事吧?”我急忙跑过去扶起了他。

  “呸,呸,我操他大爷的,我咋得罪它啦?”金刚炮吐着嘴里的沙子高声叫嚷。他还有心情骂人就表明他没受伤。

  “可能是你白天没有紫气,在它看来你没资格上山。”我想了想开口说道。前世的黄溯风从青龙身旁走过的时候可没挨抽。

  “狗眼看人低。”金刚炮小声的叫骂。

  “用借气诀试试。”我摇头示意金刚炮不要言语无状,那条青龙早就可以听得懂人话了,事实上只要它乐意它甚至可以幻化人身。

  “拉到吧,你自己去,我从这等你。”金刚炮面露恐惧连连摇头。

  “行,我很快就回来。”我说完转身向石路走去。

  “有啥好东西,千万别客气。”金刚炮习惯性的喊了一句。

  我转身横了他一眼没有再理睬他。

  再度走过青龙所在的碧波潭时青龙依然没有搭理我,我再度冲其稽首拾阶而上。

  刚走出没多远,却听到身后的青龙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嘶吼,我惊愕的转过头发现青龙正昂起身看着石路边缘的金刚炮。

  “你又在干什么?”我皱眉问道。

  “我想给祖师拔拔草……”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三十八章 护教青龙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