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天葵初至

第四百二十四章 天葵初至

白九妤见到我之后快速的走下木屋的台阶冲我走了过来,走了几步之后顾及到有族人在旁便放慢了脚步。

  “回来了?”白九妤挪步走到我的跟前抬头凝望,一句‘回来了’令我心中顿时生出了回家的感觉,仿若征战沙场的将军勇士在班师凯旋时看到了等候已久的妻子爱人,心中的戾气和忧虑都被这种祥和惬静冲淡消弭,只剩下了无尽的柔情和安静的平和。

  白九妤是不老的容颜,今天的她和十年前并没有很大的变化,依然是那么高贵素雅,凝脂一般的面容无需粉黛,既无血色又不苍白。青柳弯眉细长清秀,了无修痕浑然天成。玉鼻秀挺大小相宜,秀而不瘦挺而不臃,樱口微翘浅露贝齿,左右两颗小巧虎牙隐然可窥白狐血统,在高贵素雅之中暗添些许野性之美。一头长发直且柔顺半披香肩,这三千青丝勾起了我无尽的旖念,于心中暗暗发坏,明天我就要让白九妤将它盘起来。

  “呀,谁家的孩子?”就在我和白九妤深情对视的时候,金刚炮的叫喊和一头幼狐的尖叫打断了我的思绪,转头一看发现金刚炮已经撇下我们走出了老远。此刻正一脸无辜的看着一头尖叫不已瘸腿跑开的幼狐。

  “你怎么不看路啊?”我转头冲金刚炮说道。涂山一族的族民有很多并不能幻化人形,村落中不时可见狐狸窜跑。

  “操,我这样儿咋看路。”金刚炮哼唧着出言回击。他此刻携带了八箱茅台,严重阻碍了他的视线。

  “是我疏忽了。”白九妤展颜一笑,挥手示意几个可以幻化人形的狐狸帮金刚炮分拿酒水。

  “你俩该干啥干啥去吧,我找三哥去。”金刚炮拍了拍手冲着黑三常所住的房间走了过去。我到涂山是来见白九妤的,而他是来找黑三常喝酒的,目的不同。

  我和白九妤对视一眼,转身走向了涂山大殿。

  “怎么提前回来了?”两人的关系已经密切,旧的称呼已经不合用了,而新的称呼现在叫出口还为时过早,所以白九妤直接省略掉了称呼。

  “想你了。”我意简言赅毫不遮掩,不熟悉的时候要讲究礼貌礼数,既然到了这个地步再文绉绉的装斯文就纯属装逼了。

  白九妤见我如此直白,顿时面露羞态,这种羞涩是真正的羞涩,与现在社会上那些见多识广不羞装羞的大嫂截然不同。

  羞涩归羞涩,白九妤却并没有低头,反而抬起头美目凝水深情仰望。这一望倒搞的我有点不自然了,伸手指着自己的头发“看见没,想你想的头发都白了。”

  “不要再妄施道法了。”白九妤心疼的看着我的头发,她是修道中人,自然知道白发的出现是因为妄施道法杀生太多所致。

  “嗯,听你的。”我点头答应。

  二人说话之间走入了涂山大殿,涂山大殿是纯木建筑,木色灰暗,由于此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因此整个大殿显得很是昏暗,但是这种昏暗的环境却并没有令我们感觉到不适,由于身在大殿,在大禹与女娇的法像前二人自然不能有什么逾礼举动,只是相邻而坐,相对无言。

  “白七灵修行有没有进展?”最终还是我打破了僵局,这种无言旖旎的对视如果再持续下去肯定要出问题的。

  “百日之后八尾有望。”白九妤出言回答。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灵物的滋养固然可以提升修为,但是总得有个过程,我上次离开涂山到这次回返间隔的时间并不长,白七灵自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进步。不过如此一来问题就出现了,白七灵齐不了九尾就接替不了白九妤的位置,我想将白九妤带出涂山的时机就不成熟。

  “勤加修行,再过月余或许可勉力一试。”白九妤见我皱眉猜到了我心中所想,伸过手来抚上了我的手背。

  “我住不了那么长时间。”我摇头说道,白七灵只要能够齐了八尾,我和金刚炮就可以出手帮她承接渡劫天雷,助她冲击紫气,但是连八尾都到不了渡劫天雷根本就不会有感而至。

  白九妤刚准备接口,殿外传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这种响声我一听就知道是玻璃或者瓷器破碎发出的声音,心中不禁大惊,金刚炮很可能跟黑三常打起来了。

  二人对视一眼快速离座站起走出了大殿,发现黑三常的屋外已经被诸多狐狸围了个水泄不通。

  “何事喧哗?”白九妤走过去开了口。

  众多狐狸幻化的人中并没有道行高深者,白九妤一问,狐狸们发出的是叫声而不是说话声,白九妤听完之后微微抬手,众狐快速散去。

  狐狸走光之后眼前出现的一幕令我大惑不解,黑三常的房门虽然紧闭,黑三常的气息却在其中,金刚炮则坐在木屋外的台阶上拆开其中一瓶茅台酒的包装,将茅台瓷瓶抓在手里抛接不已。

  “出不出来,不出来我还砸。”金刚炮脚下的瓷片说明他已经砸碎一瓶了。

  白九妤见状想要上前让黑三常开门,被我笑着伸手拉住了,看金刚炮的这个神情说明他并没有真的生气,之所以要砸茅台,为的无非是引诱黑三常出来。不问可知金刚炮先前肯定是吃了闭门羹了。

  咔嚓之声过后,茅台又被金刚炮摔碎了,金刚炮刻意的抬高声调夸张的吆喝了一嗓子,“好香啊!”

  金刚炮是个狠人,用的也是狠招,他才不管茅台一瓶多少钱,黑三常不给他开门让他感觉在这诸多狐狸面前丢了面子,所以非得勾引着黑三常也丢丢脸。

  木屋里的黑三常具体动作是什么我看不到,但是它的气息却是在打着转的,这一幕令我大感好笑,便背手而立等着看黑三常到底能坚持多久。

  第三瓶还没摔,黑三常就打开了房门,黑着脸冲我抬了抬手也不说话,犹如耗子搬家一样的开始往屋子里搬茅台,金刚炮见目的达到了,也不去阻止他,只是得意的抛接着手里的那瓶茅台嘿嘿坏笑。

  黑三常将那七八箱茅台逐一的抱进了屋里,咣当一声又把门关上了。

  “这儿还有一瓶呢。”金刚炮站起身用酒瓶敲打着木门。

  木门再次被拉开了,黑三常从屋里伸手抓过茅台再次把木门关上了,只不过这次估计没上闩,木门半掩着。

  “我厉害不?”金刚炮得意的转身看着我和白九妤。

  “砸酒瓶不是本事,酒量好才是真的厉害。”我笑着开了口。

  “看我喝倒他。”金刚炮冷哼着推开了木门。

  “胖子好大口气。”黑三常的声音从木屋里传了出来,随之而来还有撕扯纸箱的声音。

  我笑了笑不再说话,转身回行。

  “三叔酒后会误事的。”白九妤跟在我的身后开口说道。

  “他们如果不喝醉那才真的误事呢。”我坏笑着看了一眼白九妤。

  白九妤疑惑的看着我,明显没有明白我话里的意思,我低头在她耳边悄然说了一句,羞的白九妤面红耳赤。

  黑三常是个好奇心很重的老狐狸,不然的话当年也不会被神龟炮打瞎一只眼睛,我得防止它给我半夜听墙根。金刚炮一到晚上观气术更厉害,气息的变化逃不出他的眼睛,到时候捏着凝神诀扒墙头更操蛋,所以直接挑唆着让他们喝醉未尝不是个省心的好办法。

  促使我改变主意不再将那龙凤和鸣之事推迟是有原因的,一来我为了王艳佩四处奔波三上九华已经耽搁了十多年了,我既然已经决定死后与之相伴黄泉,那我在阳间的这段时日就是属于白九妤的,万一我死在了皇陵里,到时候心中会有遗憾。再者自己毕竟不是圣人,紫阳观只有练气之术却无熔精之法,凭借灵气压制欲念令的我脑门儿上经常起疙瘩,再憋下去可别憋出毛病来。

  白九妤羞涩的低着头欲言又止,我看着眼里旖念更胜,快速的回到大殿,拿过剩余的两箱茅台分别赠送给了涂山长老和那些普通族人,狐狸嗜酒好像是天性,金刚炮砸碎茅台的地方有很多不能变化的小狐狸舔食嗅闻。

  依照白九妤的本意,晚宴是要举行的,不然的话有失待客之道,但是最终被我拒绝了,一来我不喜欢与涂山那些老狐狸开座谈会,二来涂山的食物实在是令我不敢恭维,其实最最主要的是我的心思现在根本就不在吃饭上。这期间白九妤数次欲言又止,娇羞的神情令我欲念大起。

  旖念既起,便会心有所待,好不容易熬到天黑,白九妤羞涩的离开了,不问可知自然是沐浴更衣去了。而我则借着这个空档去跟黑三常打了个招呼,说是打招呼其实是窥探敌情去了,金刚炮此刻正拿着一条野鸡腿批评涂山的厨艺不佳,作料不全。而黑三常则依然抓着金刚炮的小辫子骂他当年报错了信,两个人自说自话,谁也不接茬。这一幕说明黑三常和金刚炮两人已经喝的差不多了。

  等我从黑三常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发现白九妤正向这里走来,我信步迎了上去,发现白九妤仍然穿着着白天的衣服,浑身上下也没有洗澡的痕迹,这一点令我大感疑惑,涂山我之前是来过的,知道白九妤有专用的浴室,没洗澡她这段时间干什么去了。

  白九妤伸手拉着我走向了族长的寝室,我暗自欢喜快步跟随。等到来到白九妤的闺房我才发现竟然有一个美貌的女子在整理被褥。

  就在我满心疑惑的时候,白九妤轻声的耳语让我从头凉到了脚,“妾身天葵初至,体秽不洁,由族妹……”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二十四章 天葵初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