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四百一十九章 意兴阑珊

第四百一十九章 意兴阑珊

“于乘风,你欺人太甚,如果我师傅让你去对付佛祖庇佑的人,你敢去吗?”明慧身后的鉴性和尚再也忍不住了。

  “阿弥陀佛,退下。”明慧沉声喝止了鉴性。

  眼前的局面令我大为恼怒,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必胜的局面会搞成这个样子,明慧为了维护佛教声誉拼了性命带回了证据。更令我始料不及的是明慧带回的证据竟然表明了祖师在庇佑叶傲风,这一点令我心头大乱。而今明慧已经成了风中残灯,根据其发出的气息来看,他甚至过不了今晚,我再去羞辱一个将死之人还有必要吗?

  “明慧大师,贫道有三句话想要问你,希望大师能够回答。”我闭目许久,方才睁开了眼睛。

  “真人请讲。”明慧感受到了我语气上的变化,也睁开了眼睛。

  “佛道二教最大的不同是什么?”我说出了第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其实是问给在场的众人听的。

  “佛如慈母,道比严父。”明慧意简言赅的说道。他打的比喻很是恰当,佛家包容性更强一点,而道家则相对严苛,对于犯了教规的弟子佛家一般会采用比较柔和的处理方法,像那个曾经被毒蛇吓的骑在了菩萨头上的做饭头陀,幽冥禅院也只是撵走了事,这事儿要是放在道家,不揍他个半死才怪。

  “十一年前,贫道驱使亡魂报那被辱之仇,你曾说过你我本是旧识,此语何解?”我使用传音之术开口说道。我当年被唐平的母亲报警抓了进去好一顿的挨揍,事后我驱使亡魂报仇雪恨却被明慧使用神游天魂破了我的驱魂法术,他当年曾经说过一句模棱两可的话,说我和他曾是旧识,虽然时隔十多年我却并没有忘记这件事情,而今他即将往生西去,我必须抓紧时间问个明白。

  “地狱阴魂犹如恒河沙粒,王氏坤魂独拥五彩回光镜自然是因你之故,菩萨此举何意?”明慧禅师以反问代替回答。时至此刻我才知道王艳佩在阴间分到的那面镜子真正名字叫回光镜。

  我皱眉沉吟了片刻,始终不明白明慧禅师话里隐藏的玄机,抬头想要追问,却发现明慧禅师已经闭目凝思,明显不会再接受我的细问。

  “大师,当年你将亡妻魂魄遣入阴曹,不知而今作何感想?”我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我最关心的问题,如果明慧依然强硬如斯,我就会当众公开鉴真和尚与刘秀梅的陈年往事,让鉴真身败名裂,让幽冥禅院颜面扫地。

  “阿弥陀佛。”明慧长念佛号却并未回答。

  “大师,贫道在等你的回答。”我离座站起高声发问,最后的这一个问题无疑是三上九华山的关键。地藏菩萨给予王艳佩五彩回光镜,我还他佛心舍利已经两不相欠。明慧遣我爱人魂魄,我也必须讨回公道。

  “阿弥陀佛,王氏坤魂一事,老衲行事确有偏颇。”明慧禅师沉吟了许久,最终叹气开口。

  我一直等的就是明慧这句话,能将这拥有五彩之气的高僧逼的说出这种话来,我已经为自己死去的爱人讨回公道了。

  “大师佛法高深,乘风子万分钦佩,这场斗法本意即为互补参详,不分胜负乃最好结果,乘风子稽首告辞。”我意兴阑珊的站起身冲明慧稽首为礼。做人不能做的太绝,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

  “阿弥陀佛,鉴真代为师送客山前。”明慧禅师转身下了莲台向寺内走去,鉴性鉴空左右跟随,众僧急随而去。那些观战的俗人见斗法已了,也纷纷散去。

  “阿弥陀佛,鉴真恭送乘风真人,追风真人。”鉴真冲我们走了过来。

  “大师止步,贫道有区区薄礼相送,望大师早断尘缘,早正果位。”我抬手将封有刘秀梅身上孽胎之气的骨骸和那叠资料递给了鉴真。

  鉴真迟疑了片刻,最终伸手接了过去,想要说什么却又没有开口。

  “下山吧。”我站起身冲门人弟子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启程回返。

  来到山下,开车前往宾馆。

  “小九,你怎么了?”慕容追风也看出我的情绪一直很低落。

  “明慧过不了今晚的,不知为什么我心里空荡荡的。”我低头发现扶手位置有一盒子开封的香烟,信手拿起点上一颗摁下了车窗。这次三上九华山的最终目的我已经达到了,但是我却丝毫没有高兴的感觉,我一直想要杀死明慧,可是真的达到了目的却感觉了无意趣。此刻我终于知道伟人为什么要让自己的对手远居孤岛而不去赶尽杀绝了,因为人是需要对手的,没了对手是一件很无趣的事情。

  即便如此我也并没有对明慧有什么兔死狐悲的心理,因为作为明慧来说,他再一次利用我达到了他的目的,他有了接班人了,自然也没什么遗憾。往生之前还为徒弟铺好了道路扫清了障碍,他的目的也达到了。

  “明慧的事情你不要再想了,叶傲风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处理?”慕容追风转头看了看已经熟睡在后座上的孩子。

  她的这个举动令我扔掉香烟关上了车窗。

  “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三哥的仇我一定要报。”我面无表情的回答。尽管我想不明白为什么祖师会庇佑叶傲风,但是我杀他的心是不变的。

  “事情或许另有玄机,你先不要着急动手。”慕容追风抬手上指,示意我不要乱说话。

  “有什么玄机,三哥死的时候我和老牛全在场,老八也证实了三哥是被那王八蛋抓走的,我管他背后是谁,有本事再把我的紫气拿了,老子拿枪照样能干死他。”脑海里猛然浮现出的龙鹜风被贯穿天罡气穴的惨像令我瞬间怒气上涌指天大骂。

  “你就敢肯定是祖师在帮他?”慕容追风不满的看了我一眼,“或许祖师只是恰巧路过。”

  “那都是糊弄人的说法,祖师的修为比西天佛祖只强不弱,他会没事儿瞎溜达?”我此刻只感觉一切是那么的不公平,叶傲风这个欺师灭祖的东西祖师竟然会救他,我绞尽脑汁折损阳寿将紫阳观重建了起来,为弘扬截教立下了汗马之功,就因为我将妲媚儿写进了族谱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他就削了我的紫气,害的我差点死在雷区里,真他妈的。

  “你冲动起来跟老四一个德行,对了,老四干什么去了?”慕容追风随口问道。

  慕容追风一说我才想起金刚炮还在昆仑山,急忙停下车试图以瞬移之术前往接引,谁知心念所至却发现三昧灵气已经消退,灵气的消退竟然比先前估算的时间足足提前了二十分钟,我这才醒悟过来原来蓬莱金芷的三日功效是从入口就算的,而不是金光罩体才开始计时。

  “怎么了,老四呢?”慕容追风见我皱眉呆立,急忙出口追问。

  “昆仑山离这儿可不近哪……”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一十九章 意兴阑珊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