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三百九十九章 五彩金身

第三百九十九章 五彩金身

一声令下,众人转身开始登车。

  我和慕容追风领着白狼走向了自己的轿车。

  “我操,你记性倒好。”金刚炮拉开车门坐进了驾驶位置,转头看了一眼后排座位上的慕容追风和白狼。白狼以前坐过几次汽车,每次都在后排左侧,它已经记住了那个位置,因此慕容追风一打开车门,它自己就跳上去了。

  “擦擦嘴。”我皱眉看着金刚炮。

  “老于,去了之后别客气,直接干趴下。”金刚炮抬起袖子抹了抹嘴,这个习惯动作换来了慕容追风的一个白眼。

  “不能动粗。”我皱眉摇头,吕纯阳曾经交代过不能武斗只能文争,这个文争具体怎么个争法我得提前做出计划,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事先谋划好总好过临时仓促决定。

  “不动手不解气呀,上次来让人当猴儿耍了,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善罢甘休。”金刚炮发动着了汽车拐出了宾馆大门。

  “老四说的有道理。”慕容追风点头同意了金刚炮的说法,她为人刻薄尖锐,极其记仇,上次我们率众前来步步招人算计,丢了鸣鸿刀,裂了定魂罩,损失了三具金甲僵尸,还得罪了一大帮的人,这个明慧禅师高坐钓鱼台将我们当作棋子使用,不夸张的说二上九华山是我紫阳观的奇耻大辱,慕容追风自然想找回面子。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我想的跟他们一样,这次去虽然不能明着动粗,却也不会坐着从那里跟明慧扯淡,我既然有三天的金仙修为就跟他约斗三场,胜两场为赢,不设赌注。

  我之所以不设赌注是因为这次去纯粹是名誉之争,他为佛门争光,我替道家出头,二人的胜败决定着佛道日后的地位,这其实就是最大的赌注。而这么大的赌注谁也输不起,因为谁输了谁就是本教的罪人,谁输了谁就彻底颜面扫地。

  “对了,那老东西会不会再跑掉?”金刚炮的思维比较散乱,想到什么就会赶紧说出来。

  “他就在幽冥禅院。”我冷哼说道。大道金仙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五彩之气的存在,这种感觉不同于观气术,纯粹是一种心灵的感应。

  “想好咋对付他了吗?”金刚炮将汽车开上了大道,街上行人增多,对于如此招摇的车队和车身上喷绘的字幅大为好奇,纷纷翘足伸手指点观望。

  “我自有主意,你们只需守口如瓶就行,千万不要让他知道我只有三天的金仙修为。”我虽然嘴里说的是‘你们’,但是看的却是金刚炮,因为慕容追风不会出问题。

  “别操那没用的心,”金刚炮大大咧咧的摆了摆手,“想好出啥招了没?”

  “我准备跟他斗法三场,第一场辩法佛道的经论,第二场比试法术的高低,最后一场是综合较量。”我沉吟了片刻说出了我的想法。

  “综合较量,啥意思?”金刚炮不解的追问。

  “就是互相出难题,看谁破不了。”我力求简略的解释着。

  “你让他把我的鸣鸿刀找回来吧。”金刚炮眼珠子一转,自以为计。

  “他如果让小九去找轩辕剑怎么办?”慕容追风摇头说道,她的意思是我如果刻意难为明慧禅师,明慧禅师也会如法炮制的为难我。

  “放心好了,这些细节我早已经想过了,到时候不会出现类似的情况。”我说完便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九华山在即,我必须将自己脑海里那些经文典故整理一番,因为第一场是辩**经,说白了就是打口水仗,看谁能把对方说倒。

  几十里地的路程没用多长时间便赶到了,不出所料,山脚下聚集了大量闻风而至的好事之人,我这一路上大张旗鼓的也就是为了吸引这些人的眼球,这些好事的闲人将会是我们这场斗法最好的见证和裁判,日后就要通过这些人的嘴,将这场斗法的结果传扬出去。

  三十六位弟子左右开道阻隔人群,我手捧拂尘信步在前,白狼昂首在左,三位亲传弟子紧跟居后,金刚炮和推着白天雨的慕容追风赘尾。

  “好大的排场,不知道有没有真本事?”

  “嘴上没毛办事儿不牢靠,我不看好他。”

  “看他穿的跟唱大戏似的,噱头,炒作,想出名想疯了,还弄了个瘸子推着……”

  最后的这句话令我停住了步子,我可以无视质疑,却无法无视侮辱,白天雨是我紫阳观大弟子,不出意外就是紫阳观的下一任掌教,他肢体的残疾一直是我的一块心病,这个人竟然敢当面出言不逊,我如果不给予惩戒,这口气实在是咽不下去.

  “我今天到这里来就是找机会揭露你们这些哗众取宠的道士和尚的真面目。”说话的是一个一身西装的中年人,长相并不周正,气势却是汹汹,“看什么看,现在可是法治社会,我方舟……哎呀……”

  我转身撇下已经被我变走全身衣物的中年人信步再行,这种以打假卫士自居的人才是真正的哗众取宠,别说方舟了,就是诺亚来了,我也得教训他。

  身后传来的哄笑之声不绝于耳,人声虽然嘈杂却不再有人敢诋毁诽谤,实力永远是获得尊重的前提,其他全属扯淡。

  来到幽冥禅院,发现幽冥禅院已经恢复了原貌,围墙僧舍大殿厢房无一变位,不差分毫。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那就是这些全是明慧禅师使用佛门神通给予修复还原的。

  幽冥禅院的大门在我站定之后便被拉开了,明慧禅师携众弟子罗贯而出,明慧禅师现在已经幻出了形体,与先前的躯体全无二致,红黄相间的大德袈裟斜披在身,脚踏云布僧鞋,手持乌木佛珠,三千烦恼丝丝丝不见,八百水谷须须须竭然,蚕眉遮眼凝慈,牛口应鼻蕴威,好一幅大德高僧的庄严慈悲面容。

  “阿弥陀佛。”众僧分位站定,明慧禅师率先开口。这声佛号虽然声音并不高亢,却也压过了那些看热闹的好事之人发出的鼓噪喧闹,令得众人瞬时安静了下来。

  “无量天尊。”我上前一步稽首还礼。看着眼前这个宝相庄严的大德高僧,我的心情并不平静,曾几何时对方仅凭神游在外的天魂就破了我的驱魂法术,现如今我已经可以与之平起平坐同场斗法了。即便自己而今的修为是蒙受纯阳子所赐,并不能长久拥有,却也无法湮没我的苦修之功,天下如此之大,道人如此之多,吕纯阳之所以会选上我,也足以说明我与其他修道中人大为不同。

  “阿弥陀佛,真人天纵奇资,破空悟道,可喜可贺。”明慧禅师双手合十唱诵佛号,虽然说的是恭喜的言语却并没有让我进寺的意思,至于他以真人称呼我是因为他不是道门中人,自然无需遵循道家的规矩,对于外界的人来说,真人就是对道士最礼貌的称呼。

  “无量天尊,大师佛法精深,已然彩气萦身,乘风子这区区米粒之珠怎敢在皓月之前放光露芒?”我稽首说道,言语之中蕴含的讽刺之意展现无遗。我是来斗法的,不是来叙旧的,扯那些没用的没意思。

  “阿弥陀佛。”明慧禅师见我言语带刺无法接口只能再诵佛号。

  “大师神通妙法,可知天晓地,明前断后,不知可知晓乘风子此来何为?”我侧眉而望一探虚实。

  “阿弥陀佛,请真人明示。”明慧禅师终于露出了沉吟的神情,这一幕令我大为开怀,明慧和尚,你也有不知道的时候啊!

  “无量天尊,贫道此次前来是谢恩来了,一是感谢大师将亡妻魂魄送进阴曹,二是感谢大师先前的九局恩情。”我虽然唱诵道号却并未稽首,反而背手昂头神情阴冷。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傻瓜也知道这是找茬报仇来了。

  “真人已然应位归真,凡尘俗事为何执念不忘?”明慧禅师皱眉问道。

  “天性如此,我乘风子可不是忘恩负义之人。”我冷笑开口,每一个重情义的人都会记仇,因为重恩与记仇都是因为这个人的记性好,而记性好的人自然不会只记得好事,坏事他肯定也记得清楚。不过此时此刻我的这句话却是真真正正的反话,意思是告诉明慧,我是来报仇的,你别惦记着和平解决了。

  “操,吹了半天牛逼了,到底打不打呀?”就在此时观望的人群中发出了一声叫喊,围绕在幽冥禅院周围的人着实不少,至少也有五百之众,不过这些人中却并没有多少真正的道教或者佛教的信徒,大部分是来看热闹的,而看热闹的人唯恐天下不乱。

  “快打吧,别磨蹭了……”

  “别乱说话,小心那牛鼻子道士把你的衣服也给剥掉……”

  “我开盘子,有兴趣的过来赌一把,那个道士一赔一,和尚一赔四……”

  “阿弥陀佛,佛门清净地,各位施主切莫大声喧哗。”明慧禅师皱眉唱诵佛号,试图压制即将失控的局面。

  “明慧大师,贫道此次想与你定下三场之局,了前尘旧怨,见佛道尊卑。”我见时机成熟便不再犹豫,直接出言挑战。我这句话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首先定下了三场之数,然后将个人恩怨提升到佛道声誉的高度,逼着他应战接招。

  “阿弥陀佛,佛法慈悲,见不得兵戈再起……”明慧的话说到一半就被一片嘘声打断了.

  “大师请放心,贫道这三局之数决不伤人性命,亦不出手动粗。”我再度扬声开口。

  “阿弥陀佛,所谓三局是何三局?”明慧禅师皱眉开口。

  他的这句话令我心头猛然一喜,老东西终于接招了……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九十九章 五彩金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