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三百九十章 三昧真火

第三百九十章 三昧真火

“现在就去呀?”金刚炮咧嘴问道。

  “你不想报仇?”我皱眉问道,这家伙是个急性子,谁如果得罪了他,他不报复回来就睡不着,这次怎么忽然有了耐性。

  “废话,我是打不过那老秃驴,不然早就去了。我在想他们的寺院可能还没建起来,咱去了拆不着啥东西。”金刚炮嘿嘿坏笑。

  “这次去不是拆庙的,要文斗。”我挥手示意金刚炮开车。总部外面都是精神病人,有几个跟金刚炮还认识,此刻正傻乎乎的摇着手跟金刚炮打招呼。

  “你准备跟他打嘴仗?”金刚炮发动着了汽车拐出了总部。

  “文斗不一定就不施展法术,只是不能再拆庙伤人罢了。”我摁下车窗呼吸着山中的新鲜空气,与总部的合作令我心情大好,光明正大的进行和偷偷摸摸的去做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总部虽然不能陪我下皇陵,至少后勤工作可以保障好。

  “不动手咋分胜负?”金刚炮连连摇头。

  “等着瞧好了。”我挑眉冷笑,这次去我一定要一雪前耻,世人现在不是都信佛鄙道吗,我这次要让世人看看道门的金仙妙法,让他们知道道家才是中华正统。

  金刚炮见我没有再说话的意思,也就不再打扰我,将车子在山间小道上开的飞快。

  驾驶是金刚炮最擅长的两件事情之一,另外一项特长就是厨艺,我经常想如果他没有跟随我远赴昆仑山的话,现在很可能会是个厨子或者司机,不会认识慕容追风更不会折掉这么多的寿命,人生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大起大落,不过有得必有失,金刚炮肯定也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的,他现在的成就已经远超同龄人,道法高玄上天入地,身披戎装挥金入土,有着漂亮的老婆和一对儿女,这种人生如果持续太久连老天爷都会嫉妒。

  中途我假寐了片刻,醒来之后发现金刚炮并没有拐上去安徽的高速,而是开上了去河南的国道,不问可知,这家伙是想老婆孩子了。

  回到紫阳观众人马上忙碌了起来,因为纯阳子在赠送蓬莱金芷的时候曾经要求我尽可能的扩大影响宣扬道法,因此三上九华山必须大张旗鼓,为此众人着实忙碌了几天,三天之后一切准备就绪,众人整冠正容。

  我的行头最为考究,玄紫道袍正八卦反阴阳,通天金冠上日月下星辰,轻底鹤靴踩五岳踏百川,白玉拂尘拂灵台扫凡尘,两世为人属今日穿着最为考究,比接任掌教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金刚炮和慕容追风自逊半筹,着淡紫道袍,佩通天银冠,着兽纹薄靴,持乌金拂尘。

  十七代三位入室弟子虽然年幼却也一同前往,以示我紫阳观后继有人,一身青布小袍,胸口处以丝线绣出紫阳图案,以示入室身份,地位尊崇。

  三十六位入门弟子暗应天罡之数,同着青衣,齐捧拂尘,壮威势光门楣。

  清晨日出拂晓,紫阳观众人全体出动,九辆豪华客车的车身上显眼而张扬的粘贴着“道门乘风上人鹤驾九华山辩法佛门高僧明惠禅师。”

  这句话说的极其张扬,辩法其实就是挑战,傻子也知道是什么意思,至于没有使用紫阳观的名号而以道家统称是为了向外界说明这是道门与佛门的比拼斗法,以此扩大影响,逼着明惠接招。

  这次在路上走的很慢,由于要尽可能的达到宣传效果便没有走高速公路,而是选择了在城市之间招摇过市,如此一来,等到走到安徽地界已经闹的满城风雨人尽皆知了。

  “老于,你啥时候吃那玩意儿,万一不好使,咱这人可丢大发了。”随着九华山的邻近,金刚炮有点着急了。

  “今天晚上。”我抬头看了看已经偏西的太阳。其实金刚炮的担心也是我所担心的,万一蓬莱金芷没有预期的效果,我恐怕得羞愧的散功自尽。不过我始终感觉不会出现那种情况,因为吕纯阳没有戏弄我的必要。

  晚上八点,众人在距离九华山五十公里外的郊区住宿休息,换下正式行头顿时感觉浑身上下轻松了不少。

  “老牛,跟我出去一趟。”晚饭过后我拉住了准备回房的金刚炮。

  “干啥去?”金刚炮回头问道。

  “为我护法。”我正色说道。众人住宿的宾馆人多眼杂,吞服蓬莱金芷之后会有什么反应我并不清楚,因此想找一处僻静之所以避耳目。

  金刚炮重重点头跟我走出了宾馆。

  半个小时之后,我和金刚炮来到了位于宾馆东侧六十里外的一处山丘,低矮的山丘上竖立着一块革命烈士纪念碑,由于常年无人清扫祭奠,纪念碑附近已经长满了杂草,好在四周的石台还在,我环视左右最终选择落在了这里。

  “老于,这鸟地方不吉利呀。”金刚炮抬头看着破旧不堪的纪念碑,纪念碑虽然破旧,但是革命烈士永垂不朽几个字还是清晰可见。

  “百无禁忌。”我伸手自怀中掏出了那棵蓬莱金芷,这东西得来不易,至于有没有切实的效果马上就能知晓了。

  金刚炮此刻也是相当紧张,见我主意已定也不再说什么,伸手递过来一瓶清水。

  我摇头示意不需要,抬手将那蓬莱金芷放进了嘴里,金芷入口的瞬间我便皱起了眉头。

  “老于,啥味?”金刚炮见我神情怪异,急忙关切的问道。

  “辣。”我探手抓过金刚炮手中的清水一饮而尽。在我的想象当中这种神奇的仙草应该性平气和,甘醇如饴。谁知这蓬莱金芷却压根儿不是那么回事,入口之后就像是吞服了一串超辣的朝天椒,辣的口舌麻木,七窍生烟,灼热的感觉不但没有因为那瓶清水而有所缓解,反而顺着水流直灌入肺,流走肺腑五脏,顷刻之间只感觉口鼻冒火五脏俱焚,身上的衣物在片刻之后就开始焦干冒烟。

  “老于,你着火啦。”金刚炮哪里会想到蓬莱金芷竟然会是这种效果,惊恐之下脱下身上的道袍扑打着我上隐然而出的火苗。谁知道不扑还好,这一扑之下金色的火苗瞬时蹿出蔓延到了我的全身。猛然增大的火苗也引燃了金刚炮的道袍和头发,金刚炮哎呀一声撂下道袍一蹦三尺,叫唤着试图扑灭自己头上的火苗。

  我此刻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浑身上下传来的剧痛令得我的神识极为恍惚,情急之下试图延出灵气阻隔火焰,谁知灵气自气海抽出之后瞬时就被身上的火焰给焚烧殆尽,身上的剧痛丝毫得到不任何的缓解。

  “老于,我来救你。”就在我被火焰焚烧在地痛苦翻滚之际,猛然感觉身体一轻,耳边紧接着就传来了风声。

  “快放我下来。”我焦急的冲金刚炮怒吼。我身上的火焰可以焚化灵气,移山诀自然无效,所以金刚炮此刻应该是使用双手抱着我在凌空而行搜寻水源的,浓重的焦臭气味说明金刚炮的双手和双臂已经被火焰严重灼伤。

  “哎呀我地妈呀,哎呀~~~”金刚炮虽然被火焰焚烧的哇哇叫痛却并没有将我这烫手的山芋给撇下,依然竭力的掠向了十里之外的那处人造蓄水池。先前我们在来时的路上已经发现了那处不大的水池,金刚炮的目的地应该就是那里。

  我见金刚炮并不听从我的吼声,无奈的挣扎着试图摆脱他的抓抱,可惜的是自己此刻不能御使灵气,仅靠肢体的力量自然无法挣脱金刚炮的抓抱,只能连声怒喊让他放我下来。我虽然不知道自己身上的火焰是什么性质,但是我却清楚的知道火焰并未灼伤我的皮肉和筋骨,这应该是蓬莱金芷起到了一定的保护作用,而金刚炮却并没有这层保护,火焰对他会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如果这种伤害是无法逆转的,那金刚炮这两条胳膊就算是废了。

  “哎呀,哎呀,吕洞宾这个王八蛋给咱哥俩使坏,哎呀。”金刚炮虽然被烧的哇哇乱叫大骂不已却丝毫没有撇下我的意思,只是不停的大骂吕洞宾给我们下套子。

  终于,金刚炮将火球一般的我抱到了水池上方,这下不用我吩咐金刚炮就抱着我跳入了水池。

  可惜的是我们都失算了,我身上的火焰并没有被池水浇灭,在水中依然剧烈的燃烧,焚烧的池水雾气升腾。见到这种情形我和金刚炮不但没有感觉失落,心里的一块巨石反而落了地,因为能焚化灵气并在水中燃烧的火焰只有一种,那就是传说中的三昧真火。

  三昧真火这个词世人并不陌生,但是对于什么是三昧真火却很少有人说的清楚,其实三昧真火是道家内丹修炼到最后关头,白日飞升金身证道的最后一步,修道中人在飞升之前必须将体内所有俗物彻底清除才可以肉身成圣,与天地共造化,与日月共长久。

  至于如何将体内的世俗之物祛除,道家的内丹修道者采用的就是使用三昧真火焚化萃净,所谓三昧真火详细说来就是暗藏在人体的三种不同的火焰,心火为上昧君火,肾火为中昧臣火,气海之火为下昧民火,三火同焚可涤荡体内一切凡俗之物。凡俗之物既去,身自轻,体自洁,气自纯,神自凝,瑶池有位,天地同寿。

  时至此刻我和金刚炮已经放下心来,至少我们可以确定吕洞宾送给我的蓬莱金芷乃是真正的上品仙草,其引发的三昧真火正是为了清除我体内存留的秽重俗物,只不过我不精内丹修炼之术,无法给予正确的导引,只能任其自行焚烧而无法主观控制。

  金刚炮见我没有生命危险顿时放心不少,奋力的将我拖出池水之后躺在一旁叫痛不止。而我此刻眼前一片火红,根本无法观察其伤势如何,只能颤栗不已咬牙硬撑。

  人在痛苦的时候是没有时间概念的,因为每一秒都是煎熬,总感觉时间过得很慢,不过有开始就会有结束,当身上的火焰逐渐熄灭之后,我第一时间闻到了一股沁人心魄的花香之气,与此同时东方天际飘来了悠扬的笙竹仙乐,冥冥之中传来了一声肃穆祥和的洪钟之声,

  “值时功曹刘洪恭迎证道金仙上拜帝君~~~~~~”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九十章 三昧真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