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三十八章 御气幻形

第三十八章 御气幻形

“ TMD ”我火气上来了,伸出左手一狠心咬破了食指,用鲜血涂抹在了一支铜戈之上递给了金刚炮“就这一下子了,给我尽全力。”

    金刚炮抬头看了看我,二话不说抓起铜戈怒吼一声就掷了上去,由于用力过猛,自己跟着前冲了好几步才稳住脚。

    “叽~~~~~~~~”金刚炮竭尽全力的一“枪”竟然出人意料的洞穿了五土掠阳蟒一抱粗细的蟒身,令得它痛叫出声,舒展开盘绕着的躯体落到了墓室地面。

    “老于,你看上面还有个人。”金刚炮指着巨蟒先前盘绕的地方惊叫。

    我抬头一看,果然半空之中还有一个身着金黄道袍的道人,但是由于光线暗淡,距离又远,所以看不清面容,不过按理判断不是凌风道人还能是谁。

    “看它灵气什么颜色?”我焦急的说道,对于大师兄的凌空之术我早就知晓,所以并不太感惊讶。至于为何死后仍未散法现在也无暇分心去想。

    “深蓝”金刚炮快速的捏起法诀“我草,小心,冲咱来了。”

    我暗呼一声侥幸,看来我和金刚炮的这一阵忙活还是令它的冲关未尽全功。

    那条受伤落地的五土掠阳蟒此时正高高抬起上半截蟒身,嘶嘶的吐着信子,作出了攻击的姿态。金刚炮的那一戈插在了它的上半身,随着蟒身的抬起,竟然没发现伤口处有血液流出。

    五土掠阳蟒虽然做出了攻击姿态可是并没有马上进攻,而是缓慢的移动着蟒尾冲我和金刚炮站立之处游来。

    “老于,它跟东山那条是不是一个种?”金刚炮轻声问我。

    “你什么意思?”我不明白金刚炮在紧要关头怎么会问这么一句。

    “要是一个种的,估计就不咬你……”金刚炮还有心思寻思这个。

    “不是!”我将手上未凝的鲜血抹在了干将的剑身之上。

    “我靠,真的不是,这个的牙是从上面往下长的!”金刚炮终于发现了五土掠阳和三阴辟水两者比较明显的差异。

    “哎呀,我地妈呀,它怎么也会眨眼?”巨大的蟒首已经离我们很近了,就在我苦思应敌之计时,金刚炮也没闲着,倒是把五土掠阳蟒打量了个仔细。

    “它又不是蛇,会眨眼很正常。”我将努力挤出的几滴鲜血滴在拂尘之上塞到了金刚炮手里。

    “它跟东山那个不一样的,它是上下眨的啊!”

    我猛然一惊“你说什么?”

    就在此刻,那条五土掠阳蟒似乎移动到了它认为理想的攻击位置,嘶鸣一声朝我和金刚炮冲了过来。

    “上教门人,紫气通天……”

    “金刚炮你这个混蛋,到这会儿了才想起念咒捏诀……”我暗骂一句,抢先挥舞着干将冲着迎面而来的巨大蟒首就砍了过去。

    眼看着干将拖着寒芒砍到巨大的蟒首之上,我不由得高喊一声“好!”

    可是谁知我“好”字还没出口,只感觉手上一轻,竟然砍了个空。抽身再看,五土掠阳蟒竟然出现在了金刚炮的身侧。

    “御气幻形诀,老牛,小心!”我高喊着提醒金刚炮。

    而此刻的金刚炮真言还没念完,听到我的叫声,硬生生的把“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憋了回去,扬起拂尘照着已经到了身旁的蟒首就扫。可惜终究还是慢了半拍,巨大的蟒首已经撞在了他的腰肋部位。

    “我……”金刚炮飞落到几米开外下半截的“草”才伴随着鲜血出了口。

    “老牛!”我一看兄弟受了伤,挥着干将回身就砍,干将终归不是凡物,锋利的刃口带着凛冽的煞气在蟒身之上拖出一条血痕。

    我暗道一声“可惜”,如果不是此时无法运用真元灵气,这一剑就不是削它几片鳞甲的事儿了。

    叙述需要笔墨工夫,而事情只在眨眼之间,就在我将五土掠阳蟒划伤的同时,坚硬粗糙的蟒尾也到了我的眼前,实实在在的将我砸了正着,我闷哼一声就被砸趴在地。

    有人说意志的力量是强大的,可是那也得分是什么时候,此时的我虽然拼命的想让自己站起来可是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猛然间只感觉身体一轻,已经被手臂粗细的蟒尾给卷了起来。五土掠阳蟒将我卷起并没有像蛇类那样直接缠紧令我窒息,而是将巨大的蟒首凑近了我已无人色的脸,我努力的睁开眼睛怒视着它,却发现它那令人恐怖心寒的蟒首之上竟然隐约显露出了嘲虐的神情。

    “老于,撑住了。”我努力的俯望从地上爬起的金刚炮,本想学着电影里的硬汉喊一声“哥们,我先走了”最后一次装装英雄,可惜的是肺里气息不够,话到了嘴边硬是发不出声音,只能瞪大眼睛望着他。

    “三魂齐聚,冥帝令行,……”金刚炮此刻念诵的竟然是御气谴魂真言。这个御气谴魂诀是他所知道的最凶狠的道术法诀了。

    御气谴魂诀自然就是驱使魂魄的法术,不但凶险之极,还需耗损自身阳寿才可施法,可是在这里哪有什么魂魄可供他驱使,糟了,他是想让自己的阳魂离体来对付这条五土掠阳蟒。别说你阳魂出窍也不见得干过人家,就算你能干的过这条五土掠阳蟒,到最后我死了,还有谁能帮你离体的魂魄归位。

    “这个不知道轻重的矮胖子,这不找死吗”我在心里怒骂,竟然忘记了自身的凶险。

    焦急,愤怒,感动,绝望,诸多情感齐涌心头。

    “老牛,我的好兄弟。”这是我临近昏死之际脑子里最后的念头了。可是就在我清醒与昏迷的临界之时……

    “我”醒了,终于醒了~~

    “破。”我轻松的从五土掠阳蟒缠绕之下抽出双手,捏指成诀。

    这句洒脱随意的“破”字竟然令得五土掠阳蟒嘶鸣抽身,蟒尾点地腾空,重新缠上了悬浮在墓室半空凌风道人的尸体。

    本来我是被蟒尾卷在半空的,而此刻五土掠阳蟒早已将蟒尾松开逃了开去,可是我竟然还是悬浮在半空,并没有跌落下来。“难道这就是御气风行诀的最高境界御气凌空?”虽然我现在已经控制不了自己言行,但是思维却相当清晰。

    “散法”我望向正在下面闭着眼念诵真言的金刚炮,左手一挥,体内灵气随之而出,一指灵气轻松的散了金刚炮的“自杀**”。

    金刚炮捏着诀念完咒一看没反应,焦急的向我望来“我草,老于,你……”

    我抬手摘下头上的矿灯“汝此等重义,甚善,速离此不祥之地十丈之外!”

    金刚炮这回不再怀疑了,也没说什么又来了之类的话,听话的摁着左腰挪出了墓室,不过灯光始终还在石门之处闪烁,估计是不放心我,所以没走远。

    见金刚炮走远,我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感觉体内灵气略微运转,便又凌空升高一丈有余,平视着那条五土掠阳蟒……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三十八章 御气幻形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