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帝都斗法

第三百七十七章 帝都斗法

我虽然已经感觉到青羽道姑脾气火暴,却没想到她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贸然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携带着凛冽的紫气,无奈之下只好回掌封挡,四掌相接气浪四射,地升烟尘,树飘落叶。

  一击之后,敌退八尺,我止五步,双方实力显露无疑,青羽道姑胜我一筹。

  这种情况顿时令我眉头大皱心中暗惊,我之所以震惊并不是因为青羽道姑的灵气修为在我之上,因为虽然她隐去了自己的气息,但是脸上的褶子和头上的白发都说明这个人的年纪应该在八十岁以上,修行岁月至少也有七十年,这么长的时间足以令她的紫气颠峰修为精纯无比炉火纯青。而我总共只有半甲齿数,冲击紫气颠峰时日不长。而且在冲击紫气颠峰时还是取了巧的,因此导致了我的紫气不够精纯,与寻常高手斗法也就罢了,一旦与真正的同级高手相搏,优劣之势马上便显露无疑。这一点就像是同为上将,青羽道姑的修为足有五星,而我则刚刚挤身三星之列。

  实力的高低不是我惊讶的主要原因,令我惊讶的是这个青羽道姑的灵气不但异常精纯,还后劲绵长,这就说明这老道姑还是处子之身,除此之外青羽道姑虽然身材干瘦走的却是刚猛路子,出手便尽全力,丝毫没有出家之人的平和中庸。

  青羽道姑止住退势马上揉身再进,手中拂尘疾甩斜扫直封我脖颈面门。

  我急忙侧身避过,青羽道姑手中的拂尘乃乌金绞合,贯以灵气锐利无比,这要是让她挥上非破相不可。

  “无知孺子敢欺我无量门人,今日若不惩戒于你,无量观颜面何在?”青羽道姑冷笑过后欺身再进,手中拂尘始终不离我头颈要害。

  “老不死的,蹬鼻子上脸!”我反手抖出用黑布包裹着的诫剑自下而上疾削拂尘,这把古剑有五尺多长,我自然不能挂在腰上,不然的话走不出三里就得让警察没收,因为这东西肯定属于管制刀具。

  可惜的是诫剑虽然锋利却终究不如干将的吹毛断发,因此一挑之下也仅仅是将拂尘拨开而未能将其削断。

  灵气修为不占优势,兵器也不趁手,我开始环视左右寻找有利于自己的实体水源,斜视之下发现雍和宫道路北侧的护城河里有充盈水气,因此在几个回合之后寻找了一个机会,逼退青羽道姑纵身北掠凝借水气。

  “道长,您一定要为我妹妹报仇,不要放走了他。”梅珠见我望北飞掠,以为我要临阵退缩,急忙出声高喊。她的声音此刻显得很是含糊,我先前的那一巴掌不知道是伤到了她的牙齿还是舌头。此外她之所以想让这老道姑留下我可能不单纯是给她妹妹报仇,这个女人在看到我手里诫剑的时候两眼都冒光了。

  “想跑,没那么容易。”青羽道姑自然不需她的提醒,见我暴走,急忙飞掠紧追。

  青羽道姑的话令我暗自冷笑,虽然她比我的修为要精深一筹,但是同为颠峰不战数个对时是很难分出高下的,不过自己此刻已经懒得再跟她浪费口舌,快速的掠到河水上空伸手下探,凭空抓起一蓬并不清澈的河水以星落密布的手法打了出去。

  青羽道姑自然不惧我这分而击之的水滴,只是快速的挥舞着衣袖将我攻出的水滴拂散,转而甩摆垂袖疾攻而至。

  “老公快来看哪,拍电影的。”二人酣战之时,下方一个年轻女人惊奇的冲身后拉着孩子的男人喊道。

  长剑下挑快速封住青羽道姑扫向我膝部曲泉穴的拂尘后匆忙落于地面,自己现在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偷跑出来的,在这个人迹众多的闹市显露惊世骇俗的道术很有可能令自己暴露身份。然而青羽道姑却并不顾忌这一点,依然自上空占据有利位置俯冲下击,由于拂尘可硬可软,可分可合,使得我仰视对敌难度陡增,加上手中古剑与干将的长度和重量完全不同,所以数个回合下来一个躲闪不及,被那青羽道姑的乌金拂尘丝扫中了额头,虽然伤口不深,鲜血却仍然流了出来。

  “好!”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了一阵热烈的掌声。我皱眉回头,却发现身后的街道上已经站了不少晚间散步的市民,此刻正饶有兴致的呐喊鼓掌。

  “再呆下去肯定要暴露身份。”我焦急的暗自心道,幸亏此刻天黑光线不足,不然的话那些市民肯定会注意到我和青羽道姑的身后并无钢丝。即便如此我也不敢多呆,快速的收回长剑捏诀凌空,向北疾掠。

  “哪里跑!”青羽道姑怒喝着紧追而上。两人起伏跳跃的穿行于林立的高楼之间,很快便将身后的众人撇在了远处。

  紫阳观的风行凌空术掠行速度除了禅教无极观的鸿鹄掠影,道教落云山的紫云追月之外无人可及,无量观的青羽道姑自然追我不上,不过即便如此我也并未将她拉出多远,始终保持着百米的距离。

  其实我并非不能拉开距离甩掉对手,而是先前的一味闪躲令得我心中充满了怒气,额头的鲜血更是令我生出了报仇的念头,我要寻找一处适合作法的地点跟这个老道姑好好斗上一场,免得她自以为是的认为我怕了她。

  二人一前一后的追逐着很快便离开闹市进入了林区,我在掠行的过程中转视左右寻找实体水源,根据气息发现了前方六十里外存在着大量的水源,因此便引诱着紧追不舍的青羽道姑前往那里。

  待得近了,发现水源是一处人为修建的大型水库,水库应该是建国初期的产物,由青石砌成面积很大,水坝高耸蓄水极多。水坝北侧三公里处有着大量的人体气息,根据其中隐约出现的几道威武之气来看,那里应该驻扎有一支部队。

  快速的观察了地形,便掠至水库上方凌空定住,双手下探抓起两股水柱凝神以待,这个青羽道姑在先前的斗法之中占尽了便宜,此刻应该已经起了轻敌之心,我要利用她的这种心理给予悄然的暴袭。灵气修为的深浅直接决定着各自的实力,我既然实力不足只好以计取胜。

  青羽道姑很快便追了上来,在水库边缘落下借力之后快速的向我冲来,在距我十丈之处调整身形侧身拧腰凌空斜踹。

  我皱眉凝神的注视着这个老道姑的动作,直等她冲到了身前十步时才怒吼着反抽双手将已经抓到手中的水柱凝成了一股水鞭旋转拍扫,“死开!”

  俗话说人老成精,青羽道姑年岁已大见识广博,临阵对敌经验丰富,面对着我突袭而至的凝水长鞭并不慌乱,猛然的定住冲势,将前踹之力改为左右翻腾,自左而右的快速旋转身形,利用充盈的灵气和旋转之力将我疾扫而至的凝水长鞭带偏侧移。

  水鞭那端产生的旋转之力很快便通过水鞭传到了我的手里,我见状急忙加强灵气试图稳住手中的凝水长鞭,奈何水鞭那端传来的旋转之力过于刚劲猛烈,促不及防之下水鞭脱手而出,缺少了灵气的支撑,水鞭瞬时化为一蓬水雾,而青羽道姑则在水雾的掩饰之下欺身疾进,手中拂尘在灵气的御导之下拂尘丝急剧收拢,旋指抖腕以判官笔的点穴套路袭向我胸前玉堂,中庭,巨阙三处重穴。

  电光火石之间留给自己思考对策的时间并不多,面对着已经袭向胸口的拂尘只得快速的平躺后仰,以铁板桥之势避过了那尖锐的乌金拂尘。

  青羽道姑虽然年老,反应速度却极其迅捷,趁我后仰露出空门之机起脚踹向我下腹气海,气海乃灵气所居之地,一旦受损势必影响道法的施展,我自然不能让其得逞,奈何身形后仰已经回身不及,此刻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翻转身形以臀部受其一脚,这样可以减少对气海的损伤,但是这个办法虽然可用却相当的丢人,堂堂的紫阳掌教让人踹了屁股以后还有什么脸面见人。而另外一条就是我现在所采用的办法,百忙之中伸出了右臂在青羽道姑踹中我丹田气海之前抓住了她的脚腕,灵气疾运将青羽道姑撇向了水坝的石壁。

  如此复杂的动作令得我凌空之势彻底枯竭,在撇掉青羽道姑的同时身形开始急速下坠,在落身入水的瞬间双掌连挥凭借着灵气产生的反推之力堪堪止住了落势,尔后倒转身形双足疾点,再度拔高三丈定住了身形,与此同时被我甩向水坝石壁的青羽道姑也在水坝借力之后再度掠了回来。

  “老不死的,接招。”我愤怒的揉身冲她迎了过去。临水作法虽然对我有利,但那也是相对而言,这个老道姑乃处子之身,最不缺的就是灵气。不管我如何控水变化,说到底还是靠的自身的灵气,而她有充盈的灵气护体,只要灵气不散,我的各种御水法术都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切实的伤害。

  “口出狂言,今日饶你不得。”青羽道姑愤然怒喝,出掌击来。

  这一次是我没有躲闪,而是凝聚灵气举掌迎了上去,实打实的较量,纯粹的灵气比拼,四掌相撞,各自倒飞。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七十七章 帝都斗法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