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三百六十七章 金仙纯阳

第三百六十七章 金仙纯阳

随着年轻人身影的变淡,其声音也越来越低,片刻之后年轻人彻底消失,与此同时周围的景象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先前的草庐和院落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荒芜的山冈,山冈下坐落着一座已经破败坍塌的大殿,我此刻就站在大殿前长满杂草的院落之中。

  修道中人毕竟不同于普通人,眼前景象的变化并没有令我感觉惊慌失措和惊愕,因为我知道所有的这一切都不是幻觉,幻术是骗不了我的观气术的,先前的草庐和院落都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此刻已经被另外一种真实所取代,大道金仙所生存的空间比昆仑山的紫气福地要高上数个等级,对他们来说要改变我们生活的这个空间的客观物质并不困难,但是他们有他们的原则,他们的原则就是不能直接逆转我们的这个空间的既定事实和发展规律,打个比方,自古便有的点石成金之术,所有的历史记载和民间传说对这方面的描写和叙述到最后都是一种结局,那就是由石头变成的黄金到最后还会变回石头,其实黄金之所以会变回石头并不是因为它不能一直是黄金,只是施法的人到最后收回了法术,为的自然是不干涉和扰乱客观事实和我们正常的生活。

  但是不能直接出手干预不表示不能加以诱导,诱导是没有过错的,这个由仙人幻化的年轻人先前的所有举动都是对我的一种诱导,他在诱导我去做某件事情,他要借我之手去作他想做的事情,而他想做的事情已经在他先前的话语中说的很清楚了,那就是他感受到了当今社会上对于佛教的推崇和对于道家的轻视,他想通过我去向世人金身显圣,宣扬道法。

  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提着的那株先前从没见过的植物,发现它的气息并没有任何的异常,但是我却丝毫不怀疑它所具有的神效,那就是它可以令我拥有三天的大道金仙修为,那仙人的目的表面上看是为了让我去九华山找回颜面,而实际上他的用意还是希望通过我去宏扬道法,多多少少也有点对于世人一味的信奉外来宗教而忘了祖宗感觉到了愤怒,不然的话他是不会出手干预这些事情的。

  即便如此大道金仙还是大道金仙,他虽然给了我三天的金仙修为,却严格的规定了使用的对象,那就是我只能用它去与九华山的佛门斗法却不能擅自私用。与此同时还规定了不可以使用武力蛮干,也就是说我再上九华山必须改武斗为文争,同时还要起到一定的宣传效果,令世人对道门教义能够有所了解,这一点并不好操作。

  至于他为什么要找上我也很好解释,因为我本身已经是紫气颠峰,距离金仙之境并不遥远,施展法术驾轻就熟,打个比方,金仙之境就像是一驾航天飞机,而我此刻的修为则相当于一个超音速战斗机驾驶员,让我去驾驶航天飞机虽然生涩却也能够勉强驾驶,如果他找一个修为不高的拖拉机驾驶员去开航天飞机,那一定得把飞机开沟里去,因为他们不熟悉飞机的性能和操作方法。除此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知道我与九华山有着很深的仇怨,肯定不会拒绝他的帮助,如果换做另外一个人,很难有我这么强的求胜欲望和重视程度,说不定服食了蓬莱金芷之后凌空遨游几圈儿显摆显摆就收兵了,综上所述他找上我是有着很强的针对性的,并非随意为之。包括先前的重佛轻道言语也无非是为了试探我对佛门是否有畏惧之心,如果我露出了怯战之意,他也不会找我。

  想到深处习惯性的探手摸烟,一摸之下才想起未曾带在身边,无奈的喘了口气收回思绪将手里的蓬莱金芷贴身放好,开始环视左右。

  由于大殿已经坍塌,所以我无从判断这座大殿是供奉谁的,不过我却可以肯定一点,那就是根据大殿残存的瓦石和基墙来看,这里绝对是一处道家的大殿。

  “我来帮你打扫一下房间。”我笑着抬手延出灵气将大殿坍塌的砖石逐一移走,很快的大殿下掩埋的神像就显露了出来,由于岁月过于久远,神像身上的金漆已经脱落,露出灰色的泥胎,脸上的五官也已经模糊不清,很难辨别是道家的哪位神仙,就在我皱眉失落之时,大殿前的砖石下方隐约露出一角的木制匾额引起了我的注意,快步上前拂掉尘土,四个行书大字跃然其上,

  纯阳梦祠!

  “原来是他!”我喃喃自语恍然大悟。纯阳是谁的道号我自然知道,根据其先前的言语和行事风格来看,先前我遇到的这位仙人应该便是全真五祖之一的大道金仙纯阳子吕洞宾。

  脑海里既然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便越发自己的推测是正确的,先前那仙人幻化的年轻人曾经说过世上本无残阳金身之法,这句话应该是针对我来说的,因为我这次进入终南山始终有着探询他的洞府找寻残阳金身之法,他很可能提前料到了我的想法和动机,所以才会出言令我打消念头。

  其实入山之前我已经查过了关于吕洞宾的道家典籍,发现这个仙人并不是个草根,而是一个有着很大来头的人,他的前世乃是东华帝君,因过被贬再世修行,东华帝君在仙界的地位是相当尊崇的,普通的男性修道者位列仙班之后首先要朝拜于他,然后才能升九天,拜三清,见老祖,也就是说这个人在仙界相当于现在的中央组织部长,正因为有着这么深的背景,所以下凡以后虽然劣迹斑斑却仍然能够重新归道金身飞升。

  要知道他当年跟白牡丹的风流事可是世人皆知,而白牡丹的真实身份是个青楼女子,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个妓女,妓女是无德之人,与之合体大伤福禄,如果换做其他人碰了妓女,你就从地上呆着吧,这辈子也甭想上去了。可是吕洞宾不同,人家虽然作风有问题却丝毫没影响升迁,不过这也跟他前几世的修行积蓄下的深厚福缘有关,打个比方,一个人生前干了不少好事也干了很多坏事,死了以后苍天就会从那扒拉算盘子,算算你干的好事多还是坏事多,正负相抵之后看看是正数还是负数,正数向上走,负数向下走,就这么简单。这个吕洞宾之所以这么胡闹还能飞升,那是因为他前几世所做的善事实在太多,足以弥补自己的过错。

  即便如此,我对这个吕洞宾的为人还是大为赞赏的,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并不是因为他给了我三天的金身修为,而是他的作风很是洒脱,想爱就爱想恨就恨,比较不装逼。至于他给了我三天的金身修为也并不值得我感激流涕,因为那不是白给我的,他是为了让我给他办事,说白了就是一场对双方都有利的交易。

  “古天乐。”我想到吕洞宾先前的自称忍不住笑而摇头,古字横竖都是口,隐喻吕字,天乐二字有遨九天乐逍遥之意,也符合吕洞宾的心性和行事风格。

  “我定会忠你之事!”我再度冲那尊已经掉了胎漆的神像稽首为礼。吕洞宾幻化的年轻人虽然以道长称呼我,但是却始终没有用您尊称,而我虽然对他尊敬却也并没有露出卑下之意,二人虽然修为天差地别,但并非一门中人,他是道教的神仙,而我是截教的门人,同拜老祖却各属三清,彼此之间也没有上下级的关系,这一点就好比军队的军官遇到了地方的领导,乐意就敬个礼,不敬礼你也挑不出我什么毛病来。

  稽首完毕便不想多呆,转身向大殿外走去,我之所以没有马上凌空是出于对他的尊敬,这里是他的行宫,我在此凌空对他不敬。

  就在自己走出数步之后,地面上隐约出现的几个巨大的爪印令我停下了脚步,蹲下身仔细查看,发现地面上出现的那个巨大的爪印竟然有脸盆大小,爪印的形状与犬科动物的足迹类似,但是大小却差了太多。站起身弯腰寻找,在左侧六尺外又发现了另外一只爪印,根据爪印落地的形状来看,这里应该是两只前爪。皱着眉头向后寻找,在三丈开外又发现了两只巨大的后爪爪印。

  “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大?”我疑惑的端详着下面上的爪印,根据爪印的宽度和前后的距离来看,这头犬科动物的身长应该有九米,肩宽也在两米左右,自然界中好象没这么大的狼,狗自然也不能长这么大。

  “狗?”我脑海之中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沉吟了半天,终于想起先前与吕洞宾谈话时屋外猛然出现的暴戾之气,我当时只能感受到那股无形的压力却观察不到气息的异常,这就说明屋外出现的东西修为要在我之上。而吕洞宾出门之后喝骂了一声‘谁家的畜生敢跑到我的院子撒野’便将那屋外的畜生给驱走。我追问是什么东西时,他回答说是一条野狗。将先前我们在那通天道观里所见到的景象联系起来,我终于明白这巨大的爪印是什么东西留下来的了。

  想及此处急忙转身走了回去,冲着吕洞宾的神像再度稽首道谢,他无形之中解了我的杀身之祸......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六十七章 金仙纯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