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三百五十章 英雄救美

第三百五十章 英雄救美

俗话说乱世多妖孽,其实乱世不但孳生妖孽还孳生坏人,人在没有约束的情况下劣根性很容易就会显露出来,战时的社会极其动荡,兵是贼,军是寇,朱媺姛容貌秀美,下山之后自然被那些贼人所垂涎,朱媺姛乃公主之尊哪里见过那些社会底层的卑劣和丑恶,因而在遭到一群流寇的侵袭时竟然吓的手足无措,不战而逃,可惜的是她那时候并未度过天劫也无法施展什么切实有用的法术,所以没跑出多远便被流寇给追上了。

  “八哥就是这时候救下你的?”我想当然的插了一句,传统的英雄救美都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已经没谁感觉新奇了。

  朱媺姛抬头看了我一眼,缓慢的摇了摇头。

  我见自己自作聪明的猜测并不正确,讪笑了两声抬手示意朱媺姛继续说下去。

  温啸风虽然没有出现,但是大队的起义军却出现了,起义军杀掉流寇并救下了朱媺姛,朱媺姛虽然阅历浅薄却并不是傻瓜,自然不会对起义军说出自己的身份来历,不过即便如此她也并没能逃脱,那些起义军将她抓了起来并派人将她押解东行。

  “他们是不是发现了你的身份?”我再次开口打岔。

  “没有,他们都是刘宗敏的部下,见我并不拙陋,想将我献给刘贼做妾。”朱媺姛摇头苦笑,对于当年的那段经历她显然感觉很是好笑,现在的她别说几个兵卒了,就是出入万军敌阵也犹如闲庭信步一般容易。

  “你确定他们是刘宗敏的部下?”我疑惑的问道。刘宗敏是李自成麾下的头号猛将,杀人如麻,好色如命。不过这个人指挥的好象是北路起义军,那时候应该正在挥师北上给李自成打头阵,他的军队怎么会跑到陕西去。

  “他们打有刘贼旗号,还带有不下数百的工匠平民和一口巨大的密封囚笼。”朱媺姛肯定的回答道。

  “工匠?”我忍不住惊呼出声。朱媺姛所说的时间应该是在叶傲风掠走龙骛风之后,与老獐子在昆仑山中看到人群的时间也是相符的,也就是说这支队伍很可能是带着龙骛风前往昆仑山修建炎火化龙阵的那批人。

  “队伍之中可有道士随行?”我再度追问确认。

  “囚笼旁的确有一年轻道人,临行前还将一封书信交给了带队的贼首。”朱媺姛点头回答。

  “其实那时候你的身份已经泄露了,只不过你不知道罢了。”朱媺姛的话证实了我的猜测。此外我之所以说她身份已经泄露是因为叶傲风不可能看不出朱媺姛头上的皇气,不然的话他不会轻易书写信笺。

  “何出此言?”朱媺姛不解的问道。

  “你是何时遇到我八师兄的?”我将话题拉了回来,她的问题我没有作出什么解释,这些事情是师门丑文,说出来还不够丢人的。

  朱媺姛见我并没有开口解释的意思也并没有感觉失落,转而收回视线接着向下讲述。

  当时押解朱媺姛的是一支二十几人的小队,由于要将她献给刘宗敏,所以那些兵卒虽然垂涎她的美色却也不敢太过放肆。向东北方向走了数天之后,这队人马在江畔又抓到了一个渔家女子,乱世的兵卒跟强盗几乎没什么分别,烧杀淫掠无所不为。就在年轻的朱媺姛为这个略有姿色的渔家女子的悲惨下场担忧的时候,却没想到这群兵卒竟然将那渔家女子关进了囚笼将她拉了出去,原来这群色胆包天的兵卒竟然想用那渔家女子将她替下奸而杀之。

  我听到这里,脑海中瞬时想到了王昭君的遭遇。这位有着落雁之容的绝世美女在进宫以后自恃美貌不愿贿赂宫廷画师毛延寿,结果毛延寿在她画像的眉毛上点了一颗丧夫落泪痣,皇上看到之后自然大为厌烦,随手将她赐给了前来称臣效忠的匈奴单于,后来在匈奴辞行宴会上见到了王昭君的真容,一见之下后悔莫及,好好的一个绝代佳人让这个毛延寿给画出了克夫相,所以等到王昭君跟着单于走了以后,汉元帝马上就杀掉了那个害的他痛失佳人的画师毛延寿。

  我之所以会联想到王昭君是因为朱媺姛当年的遭遇跟她很是类似,这群兵卒负责押解上贡,结果半路上给调了包,来了个东施换貂禅。反正刘宗敏也不知道部下当时抓的跟送上来的是不是同一个人,按着人头数一个也就是了。这种事情自然不会出现在现代,一来现代不允许买卖拐带人口了,二来现在有了照相机和传真机,送上来的女人如果少了一根毛,上头都饶不了你。

  朱媺姛虽然柔弱毕竟还学过道术,不过在杀死两名兵卒之后她还是被众人给摁倒并撕扯掉了衣服,就在朱媺姛万念俱灰准备咬舌自尽免遭羞辱的时候,诸多兵卒竟然在同一时间倒地身亡。朱媺姛惊恐的爬起身率先发现了先前欺负她的那些兵卒的额头上各有一豆粒大小的血洞在涣涣淌血,抬头才发现一个年轻的道士正背身而立,将身上的道袍脱下扔了过来。

  年轻的朱媺姛这次算是遇到了真正的救星,慌忙穿好衣服冲温啸风道谢。孰知温啸风竟然一口喊出了她的公主身份。明朝那时候龙气还未彻底断绝,朱媺姛身上的气息自然也瞒不了温啸风。而今明朝早已经消亡,龙气已无,所以我和金刚炮才看不出她的身份。

  朱媺姛见温啸风为人和善,对她也较为尊敬,在道谢过后便恳求温啸风带她进京,结果却被温啸风以要事在身不便护送给拒绝了。

  听到这里,我皱眉点头,温啸风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很可能是听到了风声赶过来救援龙骛风的。那时候京师附近还未沦陷,起义军自然不会将龙骛风向那里转移,因此温啸风到起义军占领的区域寻找也是正确的。

  至于他不帮助朱媺姛进京我也能够理解,因为我们修道中人属于方外之人,并不效忠任何政权和皇帝,谁当皇帝跟我们都没什么关系,我们道门中人信奉的是大道自然,在我们眼里朝代的变革属于天道,是自然现象。没有必要出手去干预和逆转。

  我们的这种态度并不是明哲保身,因为我们不屈服,不朝拜,即便见到天子我们也是行稽首礼而不是跪拜礼,此外我们道家虽然也被动接受朝廷的封号却不接受他们的供养,更不会为了当权者的利益,打着为国为民的旗号派出十三棍道去救什么王。任何人都要对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哪怕你是皇帝也是一样,做的不好就有人来推翻你,谁去阻碍时代的变革谁就算不上真正的出家之人!

  虽然温啸风一开始拒绝了朱媺姛的请求,但是他经不住朱媺姛的苦苦哀求,最终心肠一软答应送朱媺姛进京并伺机去见见李自成。

  温啸风为什么要去见李自成朱媺姛并不知晓,但是我却能猜到他的意图,那就是温啸风虽然不清楚叶傲风将龙骛风到底带到了哪里,但是他却在寻找的过程中知道了李自成在哪里。叶傲风是指挥着李自成的起义军将龙骛风抬走的,所以温啸风决定北去寻找李自成,直接找他要人。

  “你那时候有没有告诉他先前抓你的那些人带着不少工匠和一只巨大的囚笼?”我出口问道。

  “没有,他也未曾问起。那只囚笼里所装何物?”朱媺姛终于忍不住正面发问了。

  “我们的三师兄,八哥就是出来寻找她的。”我苦笑摇头,如果当年朱媺姛多上一句话,龙骛风的下场或许就不会那么凄惨,即便温啸风不是叶傲风的对手,他也可以设计相救。

  朱媺姛闻言露出了惊愕的神情,显然对于我们师门的变故她并不知情,看来当年的温啸风也并未向她透露我们兄弟内讧的这些事情。

  两人一路望东北方向前行,由于朱媺姛不能使用凌空法术,所以温啸风只能陪着她步行,如此一来行动就大为迟缓,不过有着温啸风相伴好孬安全是没了问题,两人在乱世的兵荒马乱之中行走了将近半个月,终于到了京师。

  路途上发生了什么朱媺姛并未详细叙述,不过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遇到一个英俊潇洒的男子能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不难想象,此外我也可以从路途和时间上算出端倪,陕西到北京有两千多里的路程,如果不是温啸风使用风行凌空术带着朱媺姛前行的话,以朱媺姛的速度怕是一个月也走不到北京。虽然古人讲究男女授受不亲,但温啸风那个大浪子肯定不会管那一套,也肯定不会像我提着考拉那样提着朱媺姛赶路,除此之外那就只剩下背和抱了,在那种情况下不出事情那才叫不正常。

  二人赶到京师的时候那里的局面已经失控,起义军已经攻到了皇城外,重重的起义军自然困不住温啸风的风行凌空术,在一个阴雨霏霏的午后,温啸风抱着朱媺姛在敌军万众瞩目之下掠入了皇城。朱媺姛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的神情是陶醉而神往的,很显然,虽然时隔多年,温啸风当年携香踏云随风渡,怀玉俯览傲三军的洒脱形象还是深深的铭在了朱媺姛的心里。

  “他们为啥不拿箭射你?”就在此时金刚炮打着哈欠坐了起来。

  “闭嘴,接着睡吧......”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五十章 英雄救美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