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三十五章 千载恩仇

第三十五章 千载恩仇

凌晨三点左右,有动静了!

    “老牛,你看墓气出来了。”我推了推瞌睡的直打晃的金刚炮。

    金刚炮揉了揉熬的通红的眼珠子捏起了法诀“那个灰褐色的就是你说的墓气?怎么这么淡?”

    “估计只挖通了通道,还没进墓室。”那边在上面的白褂子老头和那个放哨的下去了,留下了雪茄和另外一个人在上面。

    “老于,现在怎么办?”金刚炮掏出烟。

    “继续等着,真的开启了主墓室会有大量墓气溢出,咱俩在外面不可能看不出来。到时候咱给公安局打个电话就行了。”我一把抢下金刚炮塞进嘴里的烟。

    我拿起水壶又猛灌了几口。目不转睛的盯着被他们挖出来的盗洞。金刚炮则重新把他手机的电池安了回去,估计准备着报警了。

    十分钟......

    半个小时......

    一个小时......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天都放亮了,竟然还是没动静。外面的这两个放哨的估计也坐不住了,焦虑的踱着步,后来雪茄又让另外一个人下去了,只剩下他自己在上面坐着抽烟。看见人家抽烟,我俩痒痒的不行了,估摸着问题不大了,抓起烟就点着猛吸几口,舒服啊。

    “啊~~~~~~~~~~~~~~”就在我俩依着石头吞云吐雾的时候,猛然一声尖锐的惨叫声惊得我俩同时转头。

    只见雪茄搀扶着步伐跄踉的白褂子正没命似的朝着我们跑来,盗洞里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慢慢的没了动静。

    我和金刚炮惊讶的交换了一下眼神。又扭头看向那俩逃命的家伙。这俩家伙逃命的速度估计比当年我和金刚炮第一次遇到三阴辟水时慢不了多少,边跑还边向后张望。

    “他们在下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什么令他们如此的恐惧?”我锁着眉头捏诀望去,只见盗洞上方的灰褐色墓气竟然被一股黄色蟒气所替代。这种蟒气不同于蟒形地气,而是真真切切的生物散发出的灵动生气。

    “抓不抓?”金刚炮打断了我的思绪。

    “抓什么?”我反问道。

    “他俩啊”金刚炮指着即将奔到我俩藏身之地的两只丧家之犬。

    “抓个屁啊,穷寇莫追,再说了就算抓住了,你怎么押下去?”我一把拉过金刚炮拿着包裹躲到隐蔽处。其实我这一举动根本没什么用,现在的这两位眼睛根本就不向前看。

    不出我所料,雪茄和白褂子匆忙的从我们身边跑过。白褂子气喘吁吁的,基本上是靠着雪茄拖着跑的。

    一切回归平静之后,我和金刚炮从藏身之处站了起来。

    “老于,你头疼吗?”金刚炮嬉笑的问道。

    “不疼,怎么了?”我没听明白他什么意思。

    “不疼你老皱着眉头干什么?”估计金刚炮见我一直表情阴沉想调节一下气氛。

    不过现在的我可没心情跟他开玩笑。初次见到五土掠阳阵时我就有种不祥的感觉,不过三圣真人门下弟子有千余之众,其他师兄弟未尝不能施法建阵造陵。所以始终不敢确认。直到此时此刻近距离的观察到了这条五土掠阳蟒的灵气才确定了我先前的猜测:这座陵墓应该是乘风道人那位被师傅逐出师门的大师兄凌风道人的,不然的话他的那条五土掠阳蟒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凌风道人和乘风道人同为三圣真人的得意高徒,道法修为本就在伯仲之间。凌风道人五行属土,精于御气控土之术。乘风道人五行归水,因而更擅长借水施法。虽说五行之中土能克水,但由于水多土荡之故,乘风道人除了借九

    阳松之助破除了大师兄施展御气忤地诀布下的阴土泄春阵受到反噬之外,其他几次斗法比道虽然不占优势也并不落于下风。

    当年乘风道人辞师下山回归故里后发现当年被恩师三圣真人逐出门墙的大师兄凌风子因为道法通玄,术唤风雨已被当朝元帝封为护国真人,亲随左右隆恩正盛,加上还有老父在朝,欲杀昏君已难以为之。无奈之下剑走偏锋,登高观气找寻坠尘真龙,借着精妙的法术寻至陈霸先府上,时任直阁将军的陈霸先对于乘风道人的鹤驾莅临惊喜之至,口称真人迎入府中,礼遇有加。而乘风道人在之后的数年里亦没有辜负这位后来成为陈朝开国之君的陈将军的厚爱,以所学之术参星观龙,趋吉避凶,并以高玄道法为本为四爪青龙命数的陈霸先强补一爪使之成为真正的五爪金龙,最终扶持着这位英明之主登上大宝,并在梁朝昏君亡国之际按兵不发,束手旁观,间接的报了当年的夺妻之恨。

    后来凌风道人也察觉出了梁朝龙气将绝,苦思回天之计,妄图以一己之力扶大厦之将倾,挽狂澜于既倒。因察觉到陈霸先已生真龙之气,就想横加暗害,奈何此时的陈霸先已经重兵在握,无故加害只能逼其谋反,因而凌风道人只能以自身之道术暗下杀手,而乘风道人自然不会置身事外,为护明主屡次与师兄斗道比法。这也最终导致了师兄弟之间仇怨的积深。

    后来梁国都城江陵为西魏所困,临近城破之时,乘风道人趁凌风道人站立城头施展御气逆天诀操控着以自身阳寿换来的阴兵与敌对阵之际,潜入后宫欲接走徐昭佩。奈何徐昭佩得知城池将破,为免城破受辱,加上自念已**多人,无颜再见昔日情郎,便以青绢自缢于宫中。乘风道人赶到之时,伊人阳气已绝。一忠心奴婢正欲随之而去,乘风道人救下未死之人,以御气凌空之法将二人带出。虽然昭佩曾**于人,但皆因大师兄所布阴土泄春阵所驱使,亦算是受己所累。虽躯体不洁,然真情犹在。看着曾经熟悉的身影,乘风道人悲痛不已,挥泪施法试图以御气逆天之术为昭佩还阳续命。奈何一人施展逆天法诀已为上天所不容,而此时师兄弟二人皆冒天之不韪同时施术,上天大为震怒,遂降下五雷天谴,使二人皆受了无力回天的重伤。之后乘风道人便拖着重伤之身觅到一处适合布置往生阵法之所,自葬于此。而凌风道人在国破之后则不知所踪。

    “老于,你怎么了?”金刚炮看我站着半天没动,不放心的推了推我。

    “没事,先等等。”我点上烟又陷入沉思。

    如果说我所遇到的这些事情一步一步的皆是乘风道人安排或者说预料到的话,那凌风道人道法亦是精博。乘风道人可以施法安排自己与昭佩千年之后重生聚首,那凌风道人是不是也可以预料到这些?

    难道凌风在千年之前就早已料到我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这一切都在凌风的安排预料之中?

    难道我只是凌风与乘风千年斗法的一枚棋子?

    “老于,你到底咋的啦?”金刚炮又推我。

    我扔掉抽了一半的香烟“没什么,走吧,该来的早晚会来。”

    “可是刚才那俩人明摆着是被啥玩意给撵出来的,咱俩还去啊?”金刚炮一脸的不解。

    “去!为什么不去!不去你的事情怎么解决,不去我的事情又怎么解决”我一语双关。

    “谢谢你老于!”这家伙估计理解错我的意思了,在那儿很是感动。

    我和金刚炮背起背包刚准备动步,

    “嘎,嘎......”

    “老牛,给我把这只乌鸦砸死”我大喊了一句。金刚炮力量比我大,瞄的也准。这事得他干!

    “离咱这好几百米呢”金刚炮继续走着。

    “那就跑过去把它砸死”我神经质似的大喊。

    金刚炮不解的看了我几眼,还是贯彻执行了我的指示,放下背包抓了几颗石子晃晃的跑了过去。

    “老于,没砸着,飞啦”金刚炮的声音在远处传来。

    “给我追着砸!”

    “啊?......”

    最终金刚炮也没能完成任务,讪讪的回来了,我也没怪他,本来我这指示也有点离谱。“妈的,这只死乌鸦老是跟着咱叫唤,太TMD不吉利了。”我试图向他解释我发神经的原因。

    金刚炮嘿嘿笑着抓起了背包。

    ......

    “老于,咱俩发财了。”走到跟前,金刚炮指着前面那几个人遗留下的东西,都是高档奢侈品。

    我没他那么乐观,探头看着深不见底的盗洞,天知道下面隐藏着什么鬼东西。

    我长出一口气,抓过金刚炮手里拿着的一支雪茄咬在嘴里:“走吧,下去!”说着抓起绳索就滑了下去!

    大师兄,我来了!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十五章 千载恩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