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三百四十九章 胡忠之命

第三百四十九章 胡忠之命

“1826,牛金刚,你给我查一下崇祯皇帝有几个女儿,大女儿叫什么......”金刚炮转身走了开去,待得走远了方才抬起手腕与总部联系,他的用意自然是要确定这个女子的身份。

  金刚炮所说的话我能听到朱媺姛自然也可以听到,紫气颠峰的天视地听之术并非我截教独有。

  朱媺姛见金刚炮并不相信她的话,不禁摇头不语面露悲切。

  平心而论,我也很难将自己印象当中高高在上娇生惯养的公主与眼前这个隐居山野的白发女子联系到一起,但是事实却容不得自己有所怀疑,因为朱媺姛没有骗我的必要。更何况她先前举止言语之间的高傲和与生俱来的高贵以及她留在斗木獬墓中的奢华项圈皆是她身份的最好佐证。

  “你和我八师兄是如何相识的?”我转而开口问道。

  “你可知道如若谎言骗我,会有何下场?”朱媺姛并未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平静的抬头看着我。

  “我不会骗你,我只想知道八师兄当年的情况,因为那段时间里我们紫阳观发生了很大的变故。”我同样还予平静的对视。

  “老于,查到了,”就在此时金刚炮从不远处走了过来,“坤仪公主叫朱媺姛,是周皇后在1630年生的,坤仪是谥号。资料里说她夭折,但是夭折的具体时间却又不清楚,这帮编历史的真他妈扯淡。”

  我苦笑摇头没有说话,现在的史学界的确存在这么一种奇怪的现象,他们能对某种事情言之凿凿的下了定论,但是却又拿不出具体的证据。不过不管怎么样,金刚炮的话再次证明了眼前这个女子就是明思宗的长公主朱媺姛。至于她使用谥号自称应该是国破以后万念俱灰之下的一种心态流露。

  “你以何法送我前往?”朱媺姛对金刚炮的话置若罔闻,再度冲我开了口。她的意思很明确,在无法确定我可以送她前往截教福地之前她不会将她所知道的事情说出来。

  “你修行的太上法门为太乙之道,入我截教福地自然不成,除非有截教颠峰修为者舍己相送。”我沉吟了片刻开口说道。我之所以沉吟并不是在犹豫,而是在思考这么做的可行性。我所说的舍己相送指的是将自己前往紫气福地的魂属灵气转交给她。修道中人在突破紫气颠峰的同时便会自七窍神府之中滋生出一股魂属灵气,这股灵气与普通的灵气大不相同,它是寄居在人的七窍神府之中的。普通的灵气在人体消亡以后也会随之消失,而魂属灵气则可以在人体消亡以后依托魂魄永久存在,这股魂属灵气的最主要的作用就是支撑鬼魂打开紫气福地的大门。通俗的讲,这股魂属灵气就是鬼魂进入紫气福地的敲门砖。

  “你我非亲非故,何以如此助我?”我的话令朱媺姛大感惊愕。她自然也知道我如果将魂属灵气转交给她,我将永远无法前往紫气福地。

  “我本是重生之人,今世大愿已了,求那永恒长生已无意义。”我微笑说道。我还剩下了一甲子的寿命,前三年我会用来给金刚炮寻找延长寿命的方法,为龙骛风报仇,前往九华山雪耻,寻找那传说中的金身正道。如果侥幸得到了吕纯阳的修行秘法,那一切都将改变。如果不成,余下的这些日子我将与白九妤结那一世连理,百年之后散法归阴与王艳佩长厮阴曹。不管出现以上哪种情况,紫气福地我是不会去了。

  朱媺姛听到我的话后同样沉吟了许久,面上表情急剧变化,许久之后方才抬头对着我展颜一笑,莲步轻移走至一面光滑青石之上坐了下来若有所思。

  我见状伸手拉着金刚炮走向另外一面青石,不过在坐下之前我仔细的看了看青石的气息,胳膊上的伤口时刻提醒着我终南山里王八多。

  我接过金刚炮递过来的香烟点燃之后默然无声的等着朱媺姛,而朱媺姛也并未多作犹豫,很快的便将她和温啸风的往事说了出来。

  史书上曾经说过朱媺姛是夭折,其实她并未夭折,十岁那年由全真教的蔡琦道姑收为弟子并出宫修行。

  其实当年朱媺姛并不想出宫,朱媺姛之所以被送出宫外是因为崇祯听信了蔡琦道姑的欺骗,蔡琦道姑当年对崇祯说了什么朱媺姛并不知道,但是从母亲周皇后的言语之中听出了一点端倪,那就是蔡琦道姑很可能在崇祯面前说了不少朱媺姛的坏话,而坏话的内容无非是些克父克母消弭龙气之类的话,不然的话崇祯不会将朱媺姛交给蔡琦道姑带走。

  我点了点头没有打断朱媺姛的话,崇祯是信封道教的,而终南山的道士历来比较会做人,不管是元朝还是明朝的当权者都比较尊重他们,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崇祯敢放心的将朱媺姛交给蔡琦道姑带走的原因。

  朱媺姛金枝玉叶自然很不习惯山中的生活,蔡琦道姑把朱媺姛带到终南山以后立刻开始了填鸭式的教育,严苛的教导和修行法术的艰辛令得朱媺姛倍加怀念宫中的安逸生活,数次要求蔡琦道姑送她回宫均被蔡琦道姑摇头拒绝,朱媺姛气愤之下不是往师傅的饭菜里搀沙子就是向茶水里吐唾沫,而蔡琦道姑却并没有跟这个刁蛮的公主一般见识,依然严加教导日夜不辍。

  五年之后朱媺姛已经长成了大姑娘,也逐渐的习惯并适应了山中的生活,在蔡琦道姑的言传身教之下道法修行几近大成,平时除了修习道法之外便是同那在山中偶然拾拣的斗木獬幼崽玩耍,日子倒也不似先前那么苦闷。

  即便如此朱媺姛却仍然对蔡琦道姑心存愤恨,她心里始终搞不明白蔡琦道姑为什么要在父亲面前造谣将她带出宫廷。

  又过了数月,朱媺姛感觉到了外面的世界可能出事了。因为以往每隔三月宫中的太监就会前来探望一次,送些赏赐之物和日用所需,但是这半年多来太监竟然没有来过。这令朱媺姛感到了不安,缠着师傅送她回宫探视父皇母后,在遭到蔡琦道姑拒绝之后竟然以绝食为要挟,蔡琦道姑无可奈何之下只得向她说出了实情,其实蔡琦道姑当年之所以在崇祯面前说她的坏话并带她出宫是为了救她的性命。

  朱媺姛疑惑惊恐之下追问原由,蔡琦道姑见朱媺姛年纪已长,便不再隐瞒,其实蔡琦道姑早在数年之前便已看出朱家气数已尽,不但江山不保连血脉都要断绝。蔡琦道姑心性仁善不忍坐视,便设计将朱媺姛带出了宫中。

  听到此处我不禁大有所感,其实崇祯皇帝并不是个昏君,相反的他是一个挺不错的皇帝,克己奉公勤政爱民,为中国有史以来最勤政的君主,明朝江山之所以在他手中被推翻并不是由于他个人的原因,而是祖宗留下的底子实在是太差,那么一个烂摊子换谁上去也是无力回天。蔡琦道姑当年很可能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才千方百计的留下了他的一点血脉。不过人力毕竟有限,上天定下的命数没谁敢光明正大的去篡改,蔡琦道姑应该也顾及到了这一点,所以退而求其次的救下了长女,而不是长子。因为救下男孩无异于与上天作对,而留下个女孩儿则相当于打了个擦边球。

  “我出宫之日,众人皆笑我为灾星,孰知倾厦之后,竟然只有我这灾星得以残喘。”朱媺姛说到此处不禁苦笑出声。

  “胡忠之命实属天定。”我伸手推了一把鼾声如雷的金刚炮。我所说的胡忠之命是《淮南子》里记载的一个典故,说的是一行人乘船出海,偶遇海怪拦舟不得前行,众人惊慌之时自远处飘来门板一扇,上有一壶一盅,船老大见多识广便询问船上可有叫胡忠之人,有人唯诺应声,船老大便命其离船登上了门板,门板逐渐飘远,众人皆喜灾星已去,孰知门板飘走之后,大船竟被海怪拖入深海众人无一生还。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朱媺姛有感而发。

  “你是何时与我八师兄相见的?”我将话题扯了回来,此时已经是寅时,一夜斗法也令我微感疲惫。

  朱媺姛沉思片刻再度开口。

  在古时男子十六,女子十四岁便为成年,朱媺姛那时候已经是个十五岁的大姑娘了,在得知父母有难之后哪里还坐的住,当天夜里就背着师傅跑出了终南山。下山之后的所见所闻令得朱媺姛倍感惊慌,那时候起义军已经占领了南方的大片区域,明朝官府早就不复存在,到处都是逃亡的饥民和杀红了眼的起义军,由于尚未度天劫不能凌空而行,所以对于她这么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女孩子来说四面都是危险,八方全是敌人。她就是在那段时间在陕西与温啸风相识的。

  “你可记得具体时间?”我皱眉问道。叶傲风回紫阳观设计龙骛风的时候明朝尚未灭亡,叶傲风是带着李自成的起义军抬走龙骛风的。如果能知道朱媺姛遇到温啸风的具体时间,我就能判断出温啸风来陕西是在龙骛风被带走之前还是之后。

  “崇祯末年二月。”朱媺姛想了想点头说道。

  朱媺姛的话令我长出了一口粗气,她所说的这个时间龙骛风已经被叶傲风带走了,温啸风正在四处寻找,我先前真的不该怀疑八哥。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四十九章 胡忠之命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