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三百四十七章 颠峰斗法

第三百四十七章 颠峰斗法

“凝水为盾!”关键时刻我下意识的使出了自己最为擅长的法术,垂手御气自下方湖泊之中挽出大量清水,快速的在自己面前凝出了大片的水盾护住了周身。

  水盾成形的同时白发女子的寒冰神掌已经袭到,浓烈的阴冷之气令得我凝出的水盾快速结冰变硬,阴寒之气透过快速结冰的水盾沿着我的双掌劳宫气穴直侵下腹气海。

  气海乃修道中人的天罡总穴,一旦受袭被封,后果不堪设想,情急之下自己变掌为拳试图收回灵气抛弃水盾阻断白发女子的阴寒灵气,孰知这白发女子所用的寒冰掌中竟然暗含吸附之力,一经入体犹如见血水蛭一般紧吸不放,浓烈的阴寒之气逐渐将我手臂肩胸部位冻上了厚厚的一曾冰甲。

  “破!”危急时刻自己抬腿起脚在寒气将自己气海彻底冰封之前将已经凝固的水盾踹碎踢飞,顺势急速后退摆脱了白发女子的灵气吸附。

  甩肩腾臂将手肘肩头以及胸口的冰甲震碎之后,我彻底改变了战术,右手下探抓出了一道粗大水柱,灵气疾灌将水柱催逼成了一把三丈长短的水质巨剑,水剑成形之后自己立刻双手持握回身砍削。

  自己之所以凝出如此巨大的水剑对敌也实在是出于无奈,如果剑身太短白发女子的寒冰灵气就会再度顺着剑身侵袭入体,有了这三丈的距离我就可以在她的寒气侵入之前作出相应的反应。

  平心而论水属灵气的男性修道者在灵气的修炼方面很占优势,因为水属灵气相对其他四种灵气而言比较柔和,吸纳聚敛的速度要比其他四种灵气要快上不少,修为更容易提升飞跃。但是凡事都有利弊,众所周知,水为阴性,水属灵气的男性修道者所面临的最大弊端就是自身的乾属阳性与体内的水属阴气是矛盾的,这种矛盾的存在使得水属灵气的男性修道者在道法招数的施展方面大为受限,凭借有形之水所能施展的招数相对单一。

  “漫天冰雨!”白发女子见我挣脱了她的寒气吸附并作出了反击,急忙闪身后退躲过拦腰砍至的凝水巨剑,与此同时双手下探自湖中抓起大量清水,双手十指急速弹动,将湖水以自身寒气凝结成为大片的锐利冰刺,呈漫天之状向我射来。

  眼看着这些由湖水结冰而形成的锐刺袭向自己,我扬眉冷笑,灵气疾缩,将手中巨大的水剑由剑形幻为盾状,侧肩横举挡住了那诸多的冰刺。

  “星罗密布!”挡住冰刺之后我马上使用灵气将水盾震散,探手反抓,耸肩送臂将先前组成水盾的湖水以和那白发女子同样的手法扬了回去。尽管自己无法将湖水凝结成为冰霜之类的固体形状,但是这诸多鸽卵大小的水滴每一颗都携带有自己的紫色灵气,如果白发女子不及时闪避或者封挡,只要有一颗击中了她,势必会另她气息有所异动,届时我便可趁势上前,以除魔诀近身攻击。

  白发女子见我同样擅长操御有形之水不禁眉头微皱,她不同于我们观气道士,她无法根据我们的气息判定出我们本身的五行属性,不过即便她心存疑惑她的行动却并未有片刻的停顿,双袖连摆再度凭空拔起六丈之高避过了我攻过去的大片凝气水滴。

  白发女子此刻身在十丈之余的高空,宽大的黑衣在山风的吹拂之下飘动摇曳,犹如一只巨大的黑色夜枭长击夜空。

  见到白发女子选择了往高空躲避,我的心中不由得大为欢喜,我之所以如此欢喜原因有二,一是十丈的距离令的那白发女子御水不便,二是我紫阳观最擅长的便是凌空法术,在高空游斗她占不了便宜。

  想及此处哪里还会犹豫,快速的回身落于岸边重新借力,踏地震臂凌空而起。之所以要重新借力是为了能够在空中停留更长的时间,先前我们二人已经凌空争斗了半刻钟之久,紫气颠峰至多可以悬空停留一刻钟,在剧烈斗法之下时间还会有所缩短,这也就是说我只要在空中把她缠住五分钟左右,她就得耗尽凌空之势从天上掉下来。

  白发女子见我自下方袭来,马上扭身送足凌空下踹。我自然不会以下迎上强接硬扛供其借力,而是侧身横移回身旋踢攻其下腹。白发女子百忙之中止住身形抬腿封挡,二人双腿互撞,各退六尺,旗鼓相当。

  白发女子久攻不下显得大为愤怒,双手合拢十指快速变动,神情凝重口中念念有词,周身灵气快速的自天罡之涌泉气穴急剧下泄,激的下方湖水产生了剧烈的旋涡,旋涡之中隐约出现了一只由湖水聚成的独角獬豸,昂首嘶鸣,怒吼不已。

  白发女子这一举动瞬时令我皱起了眉头,虽然我不知道她念颂的是什么真言捏的是什么指诀,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她现在所用的这个法术绝对是一种霸道的忤逆法术,不然的话她身上的灵气不会流失的如此之快,下方的湖水也不会凭空凝为斗木獬之形。

  “你有道教法术,我有截教秘法。”我暗自冷哼,左手指诀变化,口中吟唱如斯,“以己微术,御气忤地,祖师慈悲,俯体垂怜,紫阳观乘风子叩拜祖师。”

  这是自己一直不敢轻易施展的御气忤地诀,与先前在泰山之颠为王艳佩招魂所施的逆天法诀一样,忤地诀也是一种有可能遭至天谴的法诀,不过以自己目前的颠峰修为来施展此术自然不会显得过分勉强,因此当自己指诀捏成真言颂毕的时候,周身的灵气也同样开始冲体下落,我此刻要施展的是一种御水化龙的法术,这种法术其实并没有什么神异之处,施法原理是以自身的灵气驱使相应的五行实物凝聚为某种恐怖的动物形状去攻击敌人,追根究底还是属于两个人的灵气比拼,由于这一类的法术调御五行之物数量过于巨大容易为天所察,所以才将其归于忤地一诀。至于散出灵气幻化何种动物那全看个人的心情,我此刻之所以要将湖水凝为四爪青龙为的也只是给对方增加心理压力,其实就算我凝幻出一只蛤蟆来,效果也是完全一样的。

  由于白发女子施法在前,所幻异兽的形体也相对较小,因此很快的便凝结完成,一头莹如白玉的獬豸快速的湖水之中升腾而上,冲着还在捏诀作法的我吼叫着冲了过来。

  虽然这只狰狞的獬豸为水所化,身后还有一条长长的水带与湖水相接,但是其肢体却是极其坚硬,头上的三尺独角犹如一把闪着寒光的利刃令我大为忌惮。

  就在我急速的思考是继续凝聚青龙还是放弃躲避的时候,一声怒后自下方传了过来,“裂地三尺!”

  这一声怒吼自然是金刚炮发出来的,因为裂地三尺是他的独门绝技,这种使用自身灵气将地面豁开的法术也只有他才能施的出来。不过此刻我疑惑的是我和这个白发女子凌空相搏,他从地面上裂地干什么,别说三尺了,他就是裂上三丈对我们的战局也不会产生任何的影响。

  就在自己疑惑之时却发现冲至自己面前的那头獬豸异兽竟然止住了冲势开始慢慢下落,巨大的体形也开始急剧缩水,而那白发女子正疑惑的俯身下望。

  “老于,我这招儿釜底抽薪使的咋样?”金刚炮又吼了一嗓子。由于裂地三尺需要耗损大量的灵气,所以他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

  我急忙低头下望,发现金刚炮所谓的釜底抽薪竟然是使用裂地三尺的法术将下方的湖泊自中间震开了一道巨大的豁口,两侧的湖水正急速的顺着豁口大量流失。

  金刚炮之所以这么做肯定是发现了我情势危急,情急之下拼着耗损自身灵气震开湖底倾泻湖水,不过这么一来他就连我的薪一块儿抽了,在摧毁了白发女子控御的獬豸的同时也使得我已经隐约成型的四爪青龙彻底破形散相没了踪影。

  白发女子见金刚炮破了她辛苦凝成的獬豸异兽,忿忿的低头怒视着金刚炮,冷哼过后身形急速下坠,冲着下方大呼小叫的金刚炮掠了过去。

  “给我留下!”我见状急忙纵身上前挥掌将白发女子击回了湖泊上空,施展过裂地三尺之后的金刚炮肯定不是她一合之将。

  “漫天冰雨!”白发女子被我截下之后更显愤怒,双手下探引御湖水故技重施

  “凝水为盾!”我见状急忙如法炮制伸手调御湖水。令我们二人没有想到的是此刻湖中的湖水早已经流失了十之**,二人隔空抓上来的只是两把粘稠的淤泥,根本就成不了冰雨也凝不成水盾。

  二人双双望着手里的淤泥愣了片刻,转而快速的回过神来将手中的淤泥使用灵气砸向了对方,白发女子的灵气夹带了强烈的阴寒之气,因此抛来的淤泥已经被其冻硬,而我则只是信手抛出,粘稠的淤泥令得这个喜爱干净的白发女子大为皱眉,横移三尺闪身避过。

  白发女子的闪躲姿势已经略显迟缓,这是她腾空之势耗尽的征兆,我看在眼里大为欢喜,转而运转灵气阻住了她回岸的路径,与此同时双手再度下探自泥泞的湖底抓起了一块扁平巨石凝神戒备,只要她有回岸的意图我就马上扔砸阻挡,封其退路。

  “老于,快松手,你拿的是个鳖。”金刚炮的喊声显得异常焦急。

  “哎呀......”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三百四十七章 颠峰斗法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