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三百四十五章 鹤发童颜

第三百四十五章 鹤发童颜

白发女子的话瞬时令我陷入了两难境地,啸风子就是八哥温啸风,我哪能不认识,他在明朝的确苏醒过一次,认识这个女人也很正常,不过令我为难的是我现在还无法从这个女子的表情上观察出她跟温啸风是有仇还是有情,如果有情那就得了,爱屋及乌,这事儿就算揭过去了。如果有仇,那今天这事儿就没办法善了了,那是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了。

  “我们紫阳九子,温啸风排老八,我是他四师兄,于乘风最小,你想怎么地吧?”金刚炮早就忍耐不住了,抢在我前面开了口。

  “他而今何在?”白发女子离开树梢移到了我们面前五丈外急切的问道。

  “八师兄已经驾鹤了。”我接过了话头。

  “尔等焉敢谎言相欺?”白发女子气息产生了剧烈的波动,浓烈的紫气自她的气海中快速的涌入天罡各大重穴,这是凝势动手的前兆。

  “我们没有骗你,老八真的死了,我们亲手埋的他们。”金刚炮说话的同时开始御气护体,他也发现这个鹤发童颜的老女人跟温啸风的关系极其复杂。

  “他们?”白发女子再近三尺。

  “他和他老婆。”金刚炮昂头说道。

  金刚炮这话一出口我就知道要糟,果不其然,白发女子听到了金刚炮的话后气息波动的更加剧烈,周围的水属灵气快速的被其召集吸纳。我见状急忙如法炮制捏诀聚气,这里是山区,可供调御的水属灵气并不充盈。

  “哈哈哈哈,~”白发女子仰天大笑,尖利的笑声充满了悲哀和愤怒,回荡在寂静的深夜,激得群山回声阵阵。

  这个白发女子的失常举动令我眉头大皱连连摇头,看样子温啸风跟这个白发女子肯定有过一段旧情,而且还很有可能对她有过什么承诺,不然的话她不会如此悲伤愤怒。

  “永不相忘,永不相忘,风哥你骗的我好苦......”白发女子大笑过后开始歇斯底里的自言自语。

  白发女子的癫狂行止令我和金刚炮不由的后退数丈与她拉开了距离。听到这句永不相忘我彻底明白了他和温啸风是情人关系,因为在前世我曾经请温啸风按照我的描述为徐昭佩画过一副画像,题字时二人发生了争执,我要他写的是永不相负,结果他写的却是永不相忘,一字之差,意思迥然不同,他讥我偏激执念,而我则骂他轻浮无情。

  “那个啥,我们九个都喊风,你是叫我吗?”金刚炮打死不掉精神,竟然还有心情趁机揩油。

  “落叶飞花!”就在我皱眉追忆的时候,一声充满了阴冷的娇喝自白发女子的口中发出,与此同时白发女子曲膝落手,凛冽的灵气左右分散呈半月弧形卷起大片数叶冲我和金刚炮袭来。

  “为我掠阵!”金刚炮手提巨斧在空中行动迟缓,我反手将他推了回去,转而出手御出灵气挥散了迎面而来的大片树叶。这些夹带着灵气的树叶每一片都利如飞刀,我自然不敢小觑。

  “果然是紫阳观的御气法门,好好好。”白发女子一击之后便止住了攻势,再度大笑出声。原来她先前的这一记只是试探我们的师承来历。

  “阿木,我对你不起,你可曾怪我?”白发女子大笑过后双手遮面大哭不止。

  我疑惑的看着这个又哭又笑疯疯癫癫的白发女子,她说的这些没头没脑的话令我脑子里堆满了问号,这说的是温啸风怎么扯到阿木头上了,这个阿木是谁,你对不起他关我什么事?

  “阿木,你等着我,我把他们杀了就下去陪你。”白发女子微抬衣袖拭去泪水抬头冷视着我,与此同时快速的凝气聚势准备再度发起攻击。

  “若要斗法贫道奉陪,动手之前还望告之因果以正原由。”我皱眉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怒气的白发女子。斗法我自然不怕,但是我不希望打糊涂架,到现在为止我都没弄明白她为什么会对我们如此愤恨。

  “你们惊扰了阿木清梦,死有余辜。”白衣女子偏激的昂起了头。她虽然情绪失控又哭又笑,但是言语中流露出的高傲和举止间的进退有度以及她留在那座兽陵里的奢华项圈无一不表明了这个女人有着很好的家庭出身,大家闺秀的气质和小家碧玉是完全不同的。

  白发女子这么一说我才明白过来原来她口中的阿木指的就是我们先前在古墓之中见到的那具巨大的动物尸骨。

  “无量天尊,贫道先前无意之中打扰了贵仆安宁实属不该,但仙姑因此就要以命相搏似乎激之过甚。”我再度冲着白发女子稽首开口。我之所以对这个女人这么客气还是因为八哥温啸风的缘故,这个四处留情的家伙肯定跟这个女子有一腿,我自然不想和他的女人动手。

  白发女子对我的话置若罔闻,面露冷笑斜身疾进抬掌便攻,没有采用任何招式只欲以自己的颠峰修为一举克敌。

  白发女子的无礼狂妄令我动了真怒,猛催灵气甩肩送臂硬接了她一掌。

  “嘭!”两道紫气颠峰的灵气互撞之下发出了一声巨大的爆响,与此同时二人同时倒飞而出,各退十丈稳住了身形。

  白发女子止住退势之后转头皱眉侧目回视,惊愕的神情说明了时至此刻她方才知道了我同样有着与她一般的颠峰修为。

  我反背双手仰头冷哼以倨傲神情给予回应,其实气海之中传来的隐约刺痛已经令得自己暗自叫苦,同为紫气颠峰斗法相搏,杀敌一千自伤八百,谁都不会好过多少。

  “你跟八师兄的事情我们并不知情,擅入兽陵我们也已经道歉,你还想怎样?”我调息着气海翻腾的气息皱眉扬声。

  “原来他将阿木的内丹给了你。本宫今日饶你不得!”白发女子面露凶相,双臂平伸旋掌收拢,两股凛冽阴柔的灵气宛如两面无形风壁快速的自左右两侧向我夹击而至。

  “你这个老妖婆发什么神经。”我再度凌空拔高三丈,堪堪闪过了左右合拢的气壁。如果说之前我还在揣测她的心理的话,现在我就已经确定这个女人是个疯子了,我的紫气颠峰是我自己修行所得,压根就不是服用了什么内丹,这个疯子说话颠三倒四搞的我越发糊涂。

  “老于,我知道这个疯子说的阿木是啥了。”就在此时金刚炮的声音自下方传了过来。

  “有话快说。”我趁着落地借力的空档冲金刚炮喊道。我虽然已经达到了紫气颠峰,但是每隔一段时间还是需要落地借力。

  “北方玄武......”

  “玄你个头啊,玄武是有壳的。”我不耐烦的打断了金刚炮的话,那白发女子一击未果正在再度聚势。

  “我话没说完呢,那个大王八不是管着北方七大神兽吗,那墓里的骨架有点像北方七大神兽之一的斗木獬......”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三百四十五章 鹤发童颜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