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三百三十九章 他山之石

第三百三十九章 他山之石

“师姐,你怎么知道的?”慕容追风的话令我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吕洞宾可是家喻户晓的道教八仙之一,全真祖师,如假包换的大道金仙。

  “我猜的。”慕容追风微笑说道。

  她的回答瞬时令我如泄气的皮球一般瘪回了座位,想来也是,我们的前世生活在南北朝时期,而吕洞宾则是在唐朝得道飞升的,慕容追风自然不应该知道他的详细情况。

  “你和老四这几年一直在外面跑,观中的事物一直是我在处理,我在整理我们本教经文的时候也翻阅过其他教派的典籍,发现道教在内丹方面的修炼还是有可取之处的,”慕容追风伸手绺上了额前的长发,“这个吕岩是内丹一脉的祖师,而终南山则是他白日飞升的地方,所以我想他飞升前的洞府应该在终南山。”

  “全真教的祖庭的确在终南山,不过内丹一术对我们的修行却并没有什么可借鉴的地方。”我摇头说道。慕容追风的言外之意我自然清楚,她是希望我可以找到吕洞宾飞升前的洞府,并在其中获得那位仙人可能留存下来的一些内丹修炼法门以此来提升自己的修为。不过她的想法虽然好,但是却根本就行不通,一来我不能确定吕洞宾的洞府是不是在终南山,二来即便在终南山我也不一定找的到,三来即便我找到了他的洞府也不一定就能发现他遗留下的法门或者古籍,最最主要的是即便我找到了也没什么用处,因为我们炼气道士和炼丹道士的修行途径不同,我们是将苦修聚敛而来的灵气压缩为一种类似于液体状态的气团藏于气海的,需要使用时只需逼出体外便可快速强大并使用。而炼丹道士则是将灵气凝结成为一种类似固体状的圆形丹丸,虽然能够在丹田聚敛比我们更多的灵气,但是在使用时却不能像我们这样瞬时强大爆发,也就无法施展像我们移山诀等爆发力极强的霸道法术,所以我即便获得了内丹的修行法门对我来说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这里所说的炼丹是指在体内凝结气丹的方法,至于使用铅汞之类烧制的外丹则根本不足一提,那是修道的下品,自杀的极品。

  “他们的炼丹之术我们自然无须借鉴,但是吕岩的飞升之道对你却是大有裨益。”慕容追风说的很是凝重。

  众所周知吕洞宾是个生性洒脱的仙人,为人放荡不羁,与白牡丹的风流韵事流传千古,除此之外修道之前还有过妻妾,但是这些都没有对他日后的公德圆满白日飞升造成阻碍,而且他还留有子嗣,这就说明这家伙并不是无能之辈,以泄阳之身修道飞升恒古至今绝无仅有。

  慕容追风说到这里我已经清楚她的真实用意了,她让我和金刚炮前往终南山寻找吕洞宾的洞府,为的就是寻找并破解他以泄阳之身白日飞升的原因方法,最终目的还是希望我可以在目前的紫气颠峰修为百尺竿头再进一步,超越紫气跨入真正的仙人之境。

  “修行法门不同,得之无益。”我皱眉说道。修道中人最忌三心二意,这山看着那山高将永远不会有所成就。况且我身在截教,如果修行道教法门,无异于欺师灭祖。

  “他山之石可攻玉,如若有朝一日你可以金光罩体位列仙班,不但可一雪九华之耻,还可光大紫阳门楣壮我截教声威。”慕容追风忿忿说道。我们前些日子的二上九华山步步遭人算计,到最后损失惨重,竹篮打水虽胜犹败。

  “你俩能不能别说梦话,这兔子还没抓着就惦记着红烧还是清蒸?”金刚炮见我和慕容追风说起个没完,忍不住出口打断了我们的谈话。

  慕容追风横了金刚炮一眼,停下话头转身走进了观气轩。

  “老于,现在看来去终南山指不定还是好事呢。”金刚炮目送着慕容追风离开这才将视线收了回来。

  “没目的的瞎找也叫好事?”我叹气说道。

  “秦始皇陵咱不找。咱去找吕洞宾的墓去。带着总部的那些人开坦克似的挨片儿碾。”金刚炮叼着香烟斜靠在椅子上嘿嘿坏笑。

  “二科的科员大部分都是全真教旗下的分支,你感觉他们会跟着咱去找他们祖师爷的洞府?”我懒得去纠正金刚炮的口误,仙人居住的叫洞府,死人住的才叫坟墓。

  “那就带着正一教的那些和一科会特异功能的那些,也够了。”金刚炮转头看着张小雪将孩子们领去睡觉了,拍了拍屁股站起身回卧室去了。

  “我去看看黄眉真人。”我也站起身走了出去。

  我和金刚炮离山之后黄眉道人马上便以喜欢清净为由搬出观气轩住进了山腰的山洞,他的这个举动明显含有避嫌的意思,因为我们走后观气轩只剩下了慕容追风和张小雪两个女人以及一群孩子,他虽然年老却终究是个男身,因此才会主动要求搬到山洞居住。

  黄眉真人的伤势已经大好,骨折的部位基本痊愈,凭借拐杖已经可以行走,见我到来急忙放下手里的书籍站了起来,互相见礼落座。

  我从黄眉真人所居住的山洞中停留时间并不长,在我的极力要求下二人互相通报了各自的生辰八字齐了兄弟之义,古时结义跟男女婚嫁都要通报八字,这一举动倒不是看看二人命数是否相克,而是类似于剁鸡头喝血酒的意思。黄眉真人在结拜之后不久便告辞回山,日后二人时有走动,多年之后黄眉真人也会在每年的今日焚香邀我前去对弈浅酌,这些后事这里暂且不提。

  辞别黄眉真人,来到后山聚阴池,发现三阴辟水正直条条的伏在池边的沙滩上乘凉,见我到来,兴奋的冲我冲了过来,巨大的头颅俯昂之间便将我高高的顶了起来,围着池边转起了圈子。

  三阴辟水的亲昵表现令我暂时忘却了那些烦心的事情,站在高高的蛟首上再次找到了当年乘蛟龙破万军的豪情,

  “翘首。”我兴起之下冲三阴辟水下达了昂头的指令,千年的岁月并没有冲淡三阴辟水脑海深处的记忆,听到我的指令之后马上蜿蜒挺身将除了尾部之外的其他部位高高的竖立了起来。

  “突龙。”我兴奋之下右脚微微前送,高喊着下达了前进的命令。三阴辟水此刻也进入了状态,我话音刚落它便快速的顺着沙滩游进了水潭,往复穿梭,肆意游戈,气势颇胜。

  “战吼!”我凌空而起冲三阴辟水下达了嘶鸣的命令,三阴辟水听到我的命令之后,马上甩头向天蛟口大张,三叉舌芯疾压蛟喉,快速的发出了一阵低哑而尖利的嘶鸣之声。由于它也知道此刻不是战场厮杀,因而发出的嘶鸣并不是那种愤怒的吼声,而是一种类似于孩童玩耍时发出的喜悦吱吱之声。

  “应劫化龙需要潜心聚气巩基固本,你成天吃了就睡是不成的。”玩耍过后我落回沙滩,而三阴辟水则游到岸边趴伏在我的身边,这家伙苏醒以后大量进食,灵气没有增长多少,腰围倒是粗了一圈。

  三阴辟水自然不会说话,听到我的话后抬起巨大的蛟头轻轻碰着我,两只硕大的鼻孔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其实它现在也听不懂我这么复杂的话,毕竟没有度劫,只有浅显的思维。

  “你这么慢的速度,别说三年了,十年也到达不了深蓝灵气,你得自己争气,别老指望着我帮你抵挡天雷。”我笑着伸手拍了一下三阴辟水呼扇不已的鼻翼,后者麻痒之下打了个响亮的喷嚏,喷了我一脸的黏液。我笑骂着走近潭水清洗,三阴辟水见状以为我要和它玩耍,一转身又钻进了水里,翻滚了片刻露出了巨大的头颅等着我再度踩踏。

  “老实呆着吧。”我呵呵一笑转身离开了聚阴池。由于自己常年在外,所以每次回山都要这么转上一圈。三阴辟水见过之后转而来到了山前,娜鲁情况不错,而白狼留下的幼崽已经长的很大了,见到我之后龇牙咧嘴皱鼻示威,与白狼的犬吠不同,这头小狼不会吠叫只会狼嗥,它的野性这么大已经很难驯化了,想要它像白狼当年那么听话是不可能了。想到白狼再度心生悲切,有些东西失去了就是失去了,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哪怕活着的人再怎么努力的去挽留补救,没了就是没了。

  往后几天我回了一趟老家,父母见到我自然欢喜异常,家里已经收到了我和白九妤的合影,对这未来的儿媳妇自然是满意的了不得,据老爷子所说,我妈收到照片以后拿着在村里炫耀了好几天,搞的谁都知道老于家那个会算命的小子找了个仙女。

  我这次回来是满载而回的,该买的全买了,该带的全带了,走的时候还留下了很大的一笔钱,尽管我知道父母并不需要,但是还是留下了,我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我的心头有着强烈的不祥,总感觉自己要出什么事情,至于具体会出什么事情自己也说不清楚。

  这次回来并没有人来骚扰我,可我也并没有住上几天,因为七天的假期到了,我得和金刚炮去总部挑选进终南山的人选和装备。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三十九章 他山之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