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三百零九章 三年之约

第三百零九章 三年之约

“不是你?”白九妤的话令我大为震惊。

    “那时我尚未恢复行动怎么可能是我?”白九妤微微叹气“我们狐族善于变化他见到的“我”是由别人幻化的你还对那人有过莫大恩情。”

    “白四清?”我疑『惑』的问道。白九妤的话瞬时令我想起了当年因为产崽迟归而掉队了的母狐白四清。当年我偶然路过涂山一族在昆仑山中的那处废弃村落结果现了白四清母子我不忍坐视不理便千里迢迢的将它们送回了涂山也就是在那时我第一次遇到了公羊倚风和妲媚儿。

    白九妤点了点头“那贼人在阵中徘徊了两日先我而出那时族中众人已经醒转贼人『奸』诈手指另外两具贼尸以侠义救人者自居族人不明所以便以礼待之敬为宾客。而那贼人也并未伤害族人只是借着众人四处寻找我的下落之时翻找那本古籍。”

    白九妤的话虽然出乎我的意料但是却非常可信因为那个御剑道士先前肯定与白九妤争斗了很长时间又在阵中困了两天修为自然有损涂山众人苏醒以后他自然不能一一赶尽杀绝那样也不利于他寻找那本观星秘术。

    “三哥修为不『精』不然的话以他的心之术一定能识破那『混』蛋的『阴』谋。”我苦笑摇头。

    “三叔虽然嗜酒贪杯却并不昏昧当时便现贼人与那两具贼尸所穿道袍雷同且注意到那两具尸身的伤口乃轻剑所致而非那贼人所佩重剑疑『惑』之下兵行险着窥其神识晓得了贼人心中所思便与之虚与委蛇借机寻找于我。”白九妤一直称呼黑三常为三叔而我和金刚炮都称呼他为三哥。

    正如白九妤所说黑三常这个老东西虽然喜欢喝酒一天到晚晕晕忽忽的但是到了关键时候却并不糊涂。他识破了那道士的『阴』谋之后并未马说破率众围攻是明智的举动不然的话那御剑道士必定会恼羞成怒再起杀机而缺少了白九妤的狐狸们自然不会是他的对手到时候损失就会更大。

    “我的师兄前往递送柬的时候见到了涂山正在张灯结彩可有此事?”我伸手拿起了茶壶白九妤见状急忙伸手接过茶壶为我倒了水我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开『春』时节乃我涂山一族婚嫁之期张灯挂红三月不摘我族天『性』如此众所周知。”白九妤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几乎低不可闻。她之所以如此害羞是因为『春』季是狐狸情的季节这个话题有点暧昧所以她才会感觉羞涩。

    “白四清为什么要变做你的样子退还我送给你的那些东西。”我急忙开口岔开这个令人尴尬的问题。白九妤的话令我心中逐渐明朗心情也大为好转。

    “当时我并不在场后来据三叔讲述你那师兄前去之时正是白昼道法无法施为自然敌不过那贼人。三叔恐其知晓真相之后被窥测在旁的贼人所害便令白四清变做我的模样退还旧物并于木盒之下暗留迹将其谴走希望他可以及时醒悟等到夜间再度回身来救可惜你那师兄一去鸿鹄也未通知你前往援手。”白九妤神情萧索缓缓摇头。

    “你跟我来。”我愤怒的站起身拉着白九妤的手走了出来穿过大殿来到了观气轩金刚炮和慕容追风的房间里传来了金刚炮挑逗孩子的声音自然还没休息。

    “那个木盒子呢?”我敲开房『门』劈头盖脸的冲金刚炮问道。这家伙为了怕我观察到自己骨头的气息一直使用一个现代的铁盒存放着那些东西而原来的那个木盒自然是被他藏起来了。

    “啥意思?”金刚炮见我拉着白九妤过来兴师问罪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你从涂山带回的那些东西当初是用什么盛的?”我看着这个一脸横『肉』的笨蛋又有了抬脚的冲动。

    “一个木头盒子让我给扔了。”金刚炮回忆了半天终于想了起来。

    “扔哪儿了?”我忍不住抬高了声调。

    “火车站的垃圾箱里咋啦?”金刚炮隐约的感觉到自己又闯祸了。

    “睡吧。”我长长叹气拉着白九妤转身就走。金刚炮已经不是头一次闯祸了我都已经习惯甚至是麻木了。

    “他担心我知道你婚嫁的消息之后承受不了就一直瞒着没有告诉我。”回到房间我再度点了香烟“他如果没有换掉盒子的话我一定可以现三哥留下的迹赶过去杀掉他。”

    白九妤闻言抬头凝视着我许久之后方才重重点头。凝水双眸之中饱含着柔情与委屈很明显她先前以为我得到了消息却没有及时前往援救。

    “后来怎么样了?”我不无心虚的转移了视线。我之所以感到心虚是因为自己先前并不相信白九妤真的能够一直为我守身相候不然的话我在知道了此事之后就会亲自过去探察真相而不是报复似的将所有东西退还给她。看来自己真的是小看她了!

    “那贼人似乎对你师兄颇为忌惮很是畏惧其再度折返因而在我『床』下找到那本古籍之后便匆忙逃走我恢复行动之后返回村落见族人无伤方才放下心来治疗伤势奈何心情哀伤之下伤势几度恶化久久不愈你差人送还信物之时我苦撑起身勉幻化却又无话再对君言......”说到现在白九妤也终于明白我当时之所以未能前往援救并不是出于厌烦或者遗忘而是我压根就没得到消息。

    “如果不是我送你的那本观星秘术你们涂山也不会遭这无妄之灾。”我摇头苦笑“那三个道士见过载有我和牛金刚炮二人资料的卷宗他们是根据我们的行踪找到那里的。”

    “他们为何如此在意那观星之物?”白九妤展颜问道。看的出来她现在的心情较之先前轻松了许多二人之间生的事情原来只是一场误会既然真相已明隔阂自然消弭。

    “那本书本来就是他们『门』派里的东西是我从一处古墓里拿出来的。”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既然如此自当还给人家。”白九妤通情达理的过了头。

    “他如果跟我好言相求我自然会还给他可是他们的手段实在太过卑劣前往我工作的地方偷我的资料到我老家『骚』扰我的父母还跑到你那里去下毒行凶最最不该的是他杀了我的狗你说我能就此善罢甘休?”我挑眉怒道。

    “三个贼人已经被我斩下两人剩下那人早已逃走人海茫茫重山万里我们何处寻他?”白九妤面『露』无奈。

    “他们在涂山有过停留不知道可曾留下线索?”我紧张的盯着白九妤据陈明强先前所说十八分局早就开始追杀他们了不过一直没有找到人最后还给剩下的那个撵国外去了。

    “印度。”白九妤眉头微皱说出了一个国家名称。

    “印度?你是如何知晓的?”我一听也是眉头大皱白九妤从未出山自然不会知道印度这个国家。

    “三叔在埋葬那二人的时候现了他们身的行。”白九妤的话令我微感疑『惑』不过微一思考便知道她所谓的行应该是护照身份证一类的东西。

    “那行呢?”我急切的问道。

    “不见了。”白九妤摇头说道。而她的回答也基本在我意料之中那个御剑的道士那时候已经被十八分局追杀了自然不会留下任何的线索。

    “这得找到什么时候?”我叹着气掐灭了香烟印度可是大国人口有十几亿仅次于中国这让我哪儿找去。想到此处不由得暗暗埋怨起了十八分局追了半天给人追外国去了这还不如不追呢。

    “我擅自出山已违古训族中事物无人料理族人也无人照顾实不能再度蹉跎。”白九妤无奈的说道。她们涂山一族留有古训族长不能随便出山她这次出来已经破了规矩自然不能再陪我一同寻找那个道士尽管她心里很想那么做。

    “这件事情我自会处理你不需分神明日便起程回返吧。”我想了想开口说道。

    白九妤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神情略显失落很明显我催促她离开的举动令她感到了难过。

    “除你之外涂山『女』子尾数最多者几尾?”我将烟盒中的最后一颗香烟『抽』出点燃。

    “七尾。”白九妤不明白我为什么会问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几人?”我站起身拉着她的手走出了掌教卧室。

    “三人。”白九妤虽然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拉她出来却并没有出言问。

    “何人品行最善?”我拉着她穿过大殿再次来到了观气轩挥手解开了龙骛风房间的禁锢带着她走了进去。

    “白七灵。”白九妤疑『惑』的打量着房间里的诸多物件。龙骛风的房间一直被我们当作密室宝库使用里面存放着大量的法器和各种稀奇灵物。

    “挑一件趁手的兵器留以防身。”我伸手指了指放有数十把长短不一的剑形兵器的悬架。

    白九妤闻言感『激』的抬头看了我一眼转身走了过去她所用的兵器已经丢失自然需要随身兵器。不过她之所以如此欢喜却并不是因为得到一把宝剑而是我表现出的关切和关心。

    我见她走向悬架转身拿过一白布包裹走向了放有灵物的几排木架快的将诸多有着助长灵气效果的灵物放进了包裹。

    “我不要。”白九妤见状急忙离开剑架走了过来。

    “这不是给你的你带给白七灵让她潜心修行早齐八尾三年之后我当再赴涂山助她抵御天劫!”我将包裹捆好递给了白九妤。

    白九妤茫然的接过包裹微一思索便明白了我的深意连连点头喜极而泣......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三百零九章 三年之约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