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三百零八章 那不是我

第三百零八章 那不是我

虽然自己对于张小雪将白九妤领错了房间感到不满但是也怪自己先前没有把话说清楚因而匆忙的穿好衣服打开了房『门』。

    打开房『门』『门』外站着的正是白九妤和张小雪平心而论我此刻浑身疲惫头脑也不甚清醒根本就没有长谈的想法却又不能再让白九妤回去更不能跟她说是张小雪领错了房间只能将错就错的打开房『门』她进来。

    “小雪帮我和白族长沏壶茶。”我冲准备告辞的张小雪说道。张小雪来到紫阳观已经数年了彼此早就熟络说话也就很是随意。

    张小雪点头退了出去伸手带了房『门』。

    房间只剩下我和白九妤两人气氛顿时变的尴尬我伸手拉开桌旁的椅子白九妤坐下转而从『床』头拿过香烟点燃考虑着如何开口。

    其实男人跟『女』人之间如果从未有过友谊的关系或许还能做一段时间的朋友之所以不能做永远的朋友是因为男人跟『女』人之间压根就不可能有什么纯粹的友谊这一点是由双方生理的差别所决定的没谁能逃脱的了。如果两人曾经有过友谊的关系那是绝对无法在结束这种友谊之后回到单纯的友谊状态。说简单点就是曾经的情人分手以后是无法再作朋友的。

    而我和白九妤就属于这种情况曾经有过亲密的接触分开之后再次共处一室便感觉无比的别扭曾经的举动现在不能做曾经的话现在也不能说。二人皆是沉默的坐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场面异常尴尬。

    这种沉闷和尴尬最终被前来送茶水的张小雪打破了我拿过张小雪端来的茶壶给白九妤倒了茶水这才掐灭香烟开了口。

    “涂山前段时间生了什么事情?”我的第一句话就直接切入了正题。 白天刚刚埋葬了温啸风令我的心情非常的沉重也就没有心情去拐弯抹角的东拉西扯。

    “三个使用飞剑的贼人进到了涂山使用下作手法制住了族人骗走了你当年送给我的那本观星古籍。”白九妤未经思索便作出了回答很明显的她已经猜到了我会问她这个问题已经事先想好了如何回答。

    “你们涂山有着特殊的屏障他们怎么进去的?”我『抽』出香烟点了火。

    “三叔酒后误事被人跟踪。”白九妤伸手握着茶杯却并没有喝水。黑三常嗜酒如命经常瞒着白九妤往外跑我们也都知道所以说这家伙喝多了被人盯了梢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据我所知那三个贼人之中只有一个度过了天劫他们怎么能制住你们那么多人。”我出言追问。先前宋雨已经跟我说起过那三个御剑道士的情况因此我知道他们三人只有一人度过了天劫。而涂山除了白九妤之外还有黑三常和另外几个比较强硬的好手按理说不应该轻松被人制住。

    “他们进入涂山之后并未进入村落而是先行寻找到了游水源投下了可以令人昏睡的『药』物。”白九妤抬头看了我一眼现我在注视着她转而低头下望躲开了我的视线。不过她之所以躲开了我的视线并不是因为问心有愧人的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你们那么多人不可能同时饮水你喝了没有?”我弹了弹烟灰。白九妤所说的下『药』一事应该属实因为那帮观星御剑的道士压根儿就不是好东西兕鼠『洞』府里的那个死老鬼能用『春』宫图陪葬他的晚辈『门』人下『药』『迷』人也就不希奇了。

    “他们所用『药』物并不会马起效当我觉溪水有异时已经为时过晚族人大多神志不清昏昏睡倒。”白九妤轻声答道。

    “战况如何?”我皱眉问道。白九妤的话间接的说明了她当初没有喝那洒有『蒙』汗『药』的溪水所以她觉受人暗算以后肯定会跟那三个御剑道士比拼争斗。

    “正如你先前所说三个贼人之中只有一人修为尚可其他两人皆不足道我那时短剑尚在以一敌三亦不落下风”白九妤开口说道。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白九妤在应对天劫的时候承受了大量的天雷所以度过天劫以后灵气很是『精』纯寻常的淡紫修为很难是她的对手。之所以在幽冥禅院表现失常是因为她饥饿劳累在前兵器不合用在后。这就像把一个狙击手饿半个月再塞支步枪让他打靶子的道理是一样的打的准才怪了。

    “我与之争斗许久终于去其左右本以为可再斩贼却未曾想他身竟然穿有不畏刀兵的贴身猬甲因而最终制敌不成反被其猬甲所伤。”白九妤说着伸出了自己的左手。我凝神一看果然现在其左手的手心部位密布着一些几乎微不可见的细小红点。

    “他穿的哪里是什么猬甲你还记得我们三人当年路过你们村庄的时候带的那条白狼犬吗他穿的就是我那条狼犬的犬皮”我气愤之下鼻翼疾抖脑海之中再度浮现出了白狼惨死的情景“早晚有一天我要剥了他的人皮!”

    白九妤听到我的话大感惊讶见我如此的愤怒想要伸手相抚以示安慰最终还是犹豫着缩回了手。

    白九妤是个善解人意的『女』人她的个『性』没有王『艳』佩那么强我的话虽然令她感觉到了疑『惑』但是她并没有开口询问。

    我冷静下来之后将白狼后期生的事情简单的跟她讲述了一遍她这才明白白狼跟她当初见到的已经不一样了身的皮『毛』由于服用千年参籽而产生了变异不但刀剑不伤在其愤怒时还可以竖起御敌。

    “后来怎么样了?”我扔掉了手中的烟头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茶水已经凉了些许凉意令我心头怒火稍减。

    “我被那锐刺刺伤之后麻痹异常行动越艰难自然斗他不过只得且战且退将他引进先祖布下的阵法以免他伤了我的族人。”白九妤轻声说道。

    我点头示意我理解她的作法涂山被大禹布下了障眼阵法进山需要四进三出二环一拐一旦走错就得重头再来非常的麻烦。白九妤的这个举动可以很大程度的为族人的苏醒争取时间。至于被白狼的皮『毛』刺伤之后会产生什么后果我却并不知晓因为白狼扎谁也不会扎我的。想到此处心里再度大感伤悲。

    “我将其引进阵法甩脱之后便周身麻痹无法行走无奈之下只得现出原形藏于草窠暂行躲避。”白九妤说到此处面『色』微红显然很是介意自己的狐狸之身。

    “你什么时候恢复行动的?”我收回思绪开口问道。

    “五日之后你的那位师兄离开不久我便恢复了行动。”白九妤回忆着说道。

    白九妤的话令我感觉到了哪些地方出了问题端起茶杯微一沉『吟』便想到了问题出在哪里金刚炮去送柬的时候涂山正在准备办喜事而且她还见过白九妤并带回了那些东西可是根据白九妤所说那时候她还在草丛里无法行动这两人说的怎么会差距这么大?

    “他跟我说他去的时候你正在准备婚嫁可有此事?”我放下茶杯挑眉问道。

    “他见到的不是我......”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三百零八章 那不是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