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三百零六章 爱的选择

第三百零六章 爱的选择

“为什么”王『艳』佩以气化声轻声问道。

    “以前关于地府的恐怖描述都是人捕风捉影的谣传目的是吓唬世人不要作恶事。不过那些编造谣言的人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地藏王菩萨才是地府的真正主宰者而佛『门』是讲究慈悲的所以地藏王绝对不会指示手下的『阴』吏对那些犯罪的鬼魂进行残酷的惩罚因为那样有违佛『门』的教义也就谈不什么慈悲了。”我说到此处话锋一转“不过地藏王也不会让那些犯有罪孽的鬼魂随意脱罪虽然不会在地府惩罚它们却会让它们带着罪孽投胎转世在下一世接受苦难。”

    “是这样的地府里面并没有传说的那么恐怖。”王『艳』佩点头赞同我的分析。

    “世的人太愚昧了信佛信道固然是好事但是如果一味的盲听盲信就很愚蠢了他们也不想一下如果地府单纯的去惩罚对那些犯罪的鬼魂有什么意义?一点意义都没有!它们生前犯下的罪孽并没有消除受害人也并没有得到任何的补偿。地藏王菩萨让那些犯有罪孽的鬼魂带着罪孽投胎转世为人也好为牲畜也罢千方百计的补偿自己前世犯下的罪孽。所以说地府只是今生与来世的中转站而不是外界谣传中恐怖『阴』森的监狱。”我终于想通了地府的真实『性』质可是就在我想通的同时我才现想通了地府的『性』质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现实的意义而且这也不是我眼前所面临的要问题。

    “你说的对。那些罪孽不深的鬼魂在拿到镜子以后都很高兴可是它们很快的失望了因为它们从镜子里看到了爱人和亲人对自己一点一点的遗忘到最后万念俱灰才会前往投胎。”王『艳』佩柔声附和。

    “你从镜子里看到了什么?”我俯身下望。

    “你为了救我出去而做的那些事情我全看到了我也看到了你使用法术为我改造坟墓累的无力起身我还看到了你在我的墓前踩到地雷时候的表情更看到了你去那个昆仑大山里找东西回来送礼救兵所有的一切我全看到了你能想象到当我从镜子里看到这些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吗?”王『艳』佩柔声反问。

    王『艳』佩的这番话令我瞬时感到了无比的欣慰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她看到了我为她所做的一切她全看到了我没有令我的『女』人失望。”

    “我笑了。”王『艳』佩见我没有说话转而再度开了口。

    我低头不解的看着她实在不理解她为什么会笑。正如我当年不理解她的那句‘我的功夫好吗?’

    “看着你为了我而受了那么多的苦我很心疼。我想哭但是我没哭。地府那么多鬼魂全在哭那是因为它们的亲人和爱人遗忘了它们。而你这么多年来一直在为我四处奔走我王『艳』佩这么幸运这么幸福我为什么还要哭我要笑我要让它们知道我有个好老公而它们没有......”王『艳』佩泣不成声。

    她生前就是这种执拗的个『性』死后依然没有丝毫的改变。即便当初命不长久给我打电话却依然能够笑着说话。

    “你什么都看到了什么都知道你为什么不跟我回去?”我强忍着内心的悲伤出言问道。

    “伤心不独汉武帝自古及今皆若斯。”王『艳』佩勉力停住哭泣抬起头来。

    “我不是汉武帝你也不是李夫人。我如果真的是薄情之人早就放手了。”我忍不住抬高了声调。我之所以加重语气是因为王『艳』佩的那句话是白居易诗中的句子说的是汉武帝的妃子李夫人在生病垂危的时候拒绝让汉武帝见到自己的憔悴模样以保留她在汉武帝脑海里完美形象的典故由此流传下来的成语“『色』衰爱弛”并不是一句褒义的话。

    “乘风你别生气我不是那个意思。”王『艳』佩见我面有怒容急忙出言解释“我并不是怕你以后嫌弃我而不跟你回去的我相信你会一直对我好。可是你想过没有爱是相互的你的付出可能无怨无悔而我的享有却不能心安理得只能享有却无法给予回报我会内疚我会惭愧我会痛苦你就忍心让我一直承受着痛苦陪在你的身边吗?”

    “有你陪着我我就不会孤单我就会感觉充实我不会再让你回到那暗无天日的『阴』曹地府了。”我皱眉摇头神情决然。王『艳』佩先前曾被我施过五岳借气招魂**此刻身有六魂十四魄已经无法再次投胎转世为人让她永居『阴』曹我绝不允许。

    “乘风我知足了到了今天这一地步我真的知足了那位大师带我回来之前我把那面镜子还给了菩萨菩萨对我说了一句来去随心。我现在真的没有遗憾了是时候放手了你就让我高尚一次为你做点事情好不好?”王『艳』佩柔语轻声但神情坚毅。

    “不好!我不想你回去以后抱着镜子哭。”我摇头说道不管是前世的徐昭佩还是今生的王『艳』佩骨子里都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这一点我早就知道却并没有感到不妥爱本身就有着很强的排他『性』不管男『女』只要爱了对方就会有独占心理如果没有那说明不爱或者爱的不深。

    “我不会再向菩萨要镜子了我知道你喜欢那个白姑娘我真心希望你们能在一起。”王『艳』佩的语气之中没有任何的勉强之意看的出来她说的是真心话。

    王『艳』佩的话令我苦笑摇头难以开口我之所以苦笑是因为我和白九妤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了而我没有开口解释是因为我的确对白九妤动过感情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我不想为了昭彰自己的伟大而撒谎欺骗已经死去的『女』人。

    “你连自己魂魄控制的『女』人身体跟我有亲密举动都吃醋我和别的『女』人干什么你就不吃醋了?”我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看来王『艳』佩是真的不会跟我回去了她不是白九妤她没白九妤那么柔顺白九妤不会触我眉头她会。

    “不吃醋。”王『艳』佩毫不犹豫的回答。

    “为什么?”我疑『惑』的问道。她的这句话与她的『性』格截然不符。

    “因为是我主动放手的我不放手她没有机会。”王『艳』佩的思维令我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不过微一思考便明白了她的想法。主动放手和被动放手是不同的主动放手能够令她感觉自己很高尚而被动放手则会令她感觉自己很卑微。

    “我怎么感觉我像是一只被你扔掉的破鞋?”王『艳』佩的话令我哭笑不得。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计较那些没用的。

    “你如果是破鞋那其他男人就是破袜子”王『艳』佩伸手抚『弄』着我的长“我倒想一直穿着可是我现在已经没有脚了。”

    “咱别闹了好不好跟我回去。”我努力压低声调柔声说道。

    “你看你才多大年纪头怎么白了这么多?”王『艳』佩没有接我的话茬。

    “跟我回去吧你当年砸我的核桃都长成树了你不想回去看看?”我想方设法的想让她改变主意。

    “我都看到了。”王『艳』佩面『露』神往。

    “还有你爸你妈你就不想再见见他们?”我见她心思微动急忙趁热打铁。

    “他们已经习惯了没有我的日子我这个样子回去只能让他们再次伤心”王『艳』佩连连摇头“我爸爸喜欢喝霜后碧螺『春』你下次去看他的时候给他带点我妈喜欢吃炒蚕豆你也买点带。”

    “你他妈怎么属驴的牵着不走打着倒退我下次去给他们带砒霜耗子『药』一窝毒死让你们全家团聚。”王『艳』佩的执拗彻底让我暴跳如雷了好不容易看到点希望一扭头又缩回去了。

    “你才属驴的呢!”王『艳』佩不甘示弱反『唇』相讥。

    “我这辈子还没求过谁呢我求求你你跟我回去吧。”我一见硬的不行只好再来软的。

    “乘风我爱你才作出这样的决定的你就偿了我的心愿好吗?”

    “你不回去是吧我从今往后天天跟别的『女』人『床』一天一个不重样。”软的不行再改硬的。

    “累死活该。”

    ......

    ......

    “大姐我怕了你了你说吧怎么样你才肯跟我回去。”我将所有自己能够想到的方法全用了到最后彻底绝望了。夏天天亮的早很快天就要亮了。

    “乘风我真的知足了我该说的话都对你说了。我相信你会永远记得我你就让我为你做点什么吧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能够给予你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放手了。”王『艳』佩转过头去悄然哭泣。

    “我们先找个没有阳光的地方太阳很快就要出来了。”我『揉』着双膝站起了身。

    “天亮之前我必须回去你不用再劝了。”王『艳』佩缓缓摇头“乘风我还有个愿望你能帮我实现吗?”

    “说吧我一定帮你达成。”数夜未眠和心情的悲哀令我陷入了一种茫然的状态。

    “我生前你曾经抱着我飞过一次我还想再体会一下那种感觉。”王『艳』佩柔声说道。她所谓的飞就是我带着她将二人前世的尸骨合葬的那天晚所使用的风行凌空术。

    我盯着眼前这张熟悉的面孔内心的悲伤再度令我悄然泪下轻轻的伸出双臂将其揽入怀中曲膝借力冲天而起......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三百零六章 爱的选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