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三百零四章 阴曹地府

第三百零四章 阴曹地府

短短的三天之间温啸风见证了紫阳观的开派盛典,陪我远战九华山,寻到了当年爱人的尸骨,见到了自己的后人。可以说他走的了无遗憾,即便如此我们师兄弟三人却仍然感到无限的悲凉,我和温啸风性情相近年纪相仿,感情也最为深厚,他的离去对我打击实在太大。而转视身旁的慕容追风和金刚炮,我内心的悲伤又加深了许多,三年之后他们的大限之期就要到了,到时候整个紫阳观只剩下了我独自一人守着王艳佩的魂魄,那种孤寂那种寥落令我在此刻就感觉到了恐惧和悲伤。不行,我不能让他们死,我得想尽一切办法让他们活着,哪怕折损再多的阳寿犯下多大的罪孽我也要让他们活下去。

    就在我内心翻江倒海的时候,金刚炮正安慰着痛哭不已的慕容追风,奈何慕容追风终究是个女人,金刚炮的安慰只能令她更加伤怀,到最后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了,便离开座位转身离开了院落。

    “老于,老八嘱托你干啥事?”金刚炮走过来坐到了温啸风的旁边,伸手递过来一支香烟帮我点着了火。

    “这里面放的是他爱人的尸骨,八哥要我把他们合葬在一起。”我伸手指了指温啸风怀里的小包裹,我不敢抬头观看温啸风的面孔。白天还跟我探讨计策研究战局的八哥现在已经不能说话了,这实在是令我无法接受。

    “我和追风死了以后你也要把我们葬一起。”金刚炮有感而。

    “葬个毛啊,老子一天到晚专门给你们挖坑是吧?”我转而怒视金刚炮,“我不会让你们死的,至少不能让你们死在我前头。”

    “嘿嘿,你说了不算哪!”金刚炮的情绪也是异常的低落,摇头苦笑。

    “我说了不算谁说了算?”我此刻压根没有抽烟的心情,甩手扔掉了香烟。

    “我不跟你抬杠,反正我那俩孩子以后就归你管了,还有我爸我妈你也得养活着,我那俩哥哥你也得看着,他俩彪,我要不在了,别人肯定会欺负他们......”

    “滚!”我忍无可忍的高声骂道。这一声滚实在是太过响亮,黑暗的山野回声阵阵,滚,滚,滚......

    “我就是说说,你火啥呀?”金刚炮见我动了真怒顿时矮了半截。

    “你给我听好了,以后不准在我面前再提这些,三年时间足够咱兄弟俩找遍全国,我就不信找不到给你们延长寿命的办法,到最后实在不行咱就跟林一程合作,找那逆天神器。”我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你不是说进秦始皇陵是找死吗?”金刚炮连连摇头。

    “真的到了那一天,找死也得去。”我见我扔在地面的香烟还没有熄灭,抬手抓了过来猛吸了几口。

    “好兄弟!”金刚炮抬起右拳冲我击来,我握拳回击,兄弟之情顿生!

    平心而论,人没有不怕死的,尤其是有老婆有孩子的人,有了牵挂谁都想活下去。金刚炮虽然表面蛮不在乎,其实他的内心肯定也不好受,死不可怕,可怕的是等死,最最可怕的是死的时候还有着诸多牵挂,所以他肯定不想死。

    想当年他义无返顾的陪着我远赴昆仑,一路上遭受的磨难难以计数,如果没有他我肯定也到不了昆仑主峰,而那时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前世身份,之所以陪我去舍身犯险为的就是一个兄弟情义,最悲惨的一次差点在青湖孤岛上被饿死,那时候他饿的走路都打晃了还把最后的半包饼干塞给我,而今也该我这个当兄弟的反过头来拉他一把了。

    “子时三刻快到了,那老东西咋还不回来?”金刚炮微眯双目左右观察。

    “不要着急,时辰一到明惠自然会回来。”我开口说道。明惠留下的黄纸上写的真切,所以我并不担心他会不守承诺。与午时三刻相反,子时三刻是一天之中阴气最重的时候,也最适合阴魂的出现,明惠所说的时辰是正确的,他如果说午时三刻,还汝坤灵。我不放火烧了他的老窝才怪,尽管幽冥禅院实际上也没什么可烧的。

    揪心而漫长的等待终于迎来了结果。

    子时三刻刚来,幽冥大殿的废墟上就出现了两道灵魂之气,其中一道气呈五彩,周身佛光萦绕,手持佛珠,长须垂胸,不是明惠还能是谁。而另外一道黑色魂气形体修长,娥眉秀目,神情急切,顾目四盼,正是我那朝思暮想的王艳佩。

    与先前的暗淡魂气不同,王艳佩此刻的魂气浓烈了许多,魂气凝聚的面孔正如当年死去时的模样。

    “于乘风!”王艳佩的魂魄在现身的瞬间便现了我,一句深情的呼唤虽然是借气声,声调却是依如往昔,与此同时魂魄离开了幽冥大殿的废墟快的向我飘来。

    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庞逐渐飘近,我却并没有移步相迎,在那一刻这数年来的辛苦奔波刻骨思念顿时涌上了心头,一时之间竟然感觉到了委屈,这几年我活的实在是太累了,她永远都不会知道我为了救她出来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她魂在阴曹,阴曹之中是个什么情景她知道。而我身在阳世,并不知道阴曹地府是个什么情景,所以我只能往最坏的地方去猜想,无时无刻不在痛心挂怀,生怕她在阴曹受到虐待,而今现她一如往昔,才知道自己这数年以来一直是自己在折磨自己,她并没有受到伤害,她好好的。

    王艳佩的魂魄快的移到了我的面前,喜极而泣揽颈相抱。我见状急忙延出灵气裹住周身敞臂相迎。魂气乃是虚物,无影无实,因此我必须以灵气包裹住自己才能将她抱住。

    人魂再度相拥,王艳佩忍不住悲声痛哭,而我欢欣之余只是紧紧的将她抱住却没有哭泣流泪,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我救回她了,我终于可以跟我心爱的女人日夜相对,长相厮守了。

    王艳佩虽然哭泣,却已然没有泪水,我看在眼里痛在心中,这一刻我终于明白她已经死了,即便我救她回来,她还是死了。我付出再多的努力也不可能令她还阳,这一刻我落泪了,我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我感觉到了彻底的无奈,我救不活她了,我永远也救不活她了。

    “草,看啥看,再看老子把你们眼珠子挖出来。”就在此时金刚炮冲对面的僧人吆喝了一嗓子。

    “在下面有没有人欺负你?”我率先忍住伤悲开口问道。

    王艳佩听到我的问话并没有说话,只是在我怀里轻轻摇头,示意无人对她不利。

    “明惠大师信人,乘风子就此告辞。”我转头冲明惠禅师交代了一句场面话。他之所以将王艳佩的魂魄还给我并不是因为他法外开恩,而是我付出了沉重代价换回来的,我自然不需要对他表示感谢。

    “阿弥陀佛。”明惠禅师双手合十唱颂佛号。幽冥禅院此刻已经成了一片废墟,他却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意外,这就说明他也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

    我见明惠禅师并没有阻留之意,挥手示意金刚炮离开这里,后者会意站起身拍了拍屁股调头就走。

    “我们回家。”我低头冲王艳佩轻声说道。

    王艳佩听到我的话后止住哭泣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我,凝视许久竟然缓缓摇头。

    “什么意思?”王艳佩的摇头令我大感疑惑,急切的出口问道。

    “我不能跟你回去。”王艳佩摇头轻叹。

    “明惠大师,你这全寺六十余口还想见到明天的太阳吗?”王艳佩的话瞬时令我怒气上涌,转身冲明惠阴狠的开了口。我为了救王艳佩出阴曹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家伙到最后竟然敢不放手。

    “老于,咋的啦?”尚未走远的金刚炮见事情出现了变故转身又走了回来。

    “是我不想跟你回去了,跟大师无关。”王艳佩见我和金刚炮面露凶气,急忙开口解释。

    “你孟婆汤喝多了吗?”我愤怒的抬高了声调,愤怒之下我已经失去理智,双手抓着她的双肩怒声喝问。

    “你知道老于为了救你这几年是咋过的吗,你脑子里到底想了些啥?还他妈的大师,要不是有老于在,你的这个大师能放你走吗?”金刚炮也被王艳佩气的暴跳如雷。

    “下面没有奈何桥,也没有孟婆汤,只有无数的镜子。”王艳佩缓缓摇头。

    “我不管有没有奈何桥那些东西,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不跟我回去?”我愤怒的追问,我这几年呕心沥血的四处奔波到最后人家竟然还不领情。

    “乘风,你别生气,你听我跟你说,”王艳佩魂气凝成的肩膀根本承受不住我霸道的灵气,我愤怒之下双手已经插进了她的肩膀。

    “你说,你说,你把话给我说清楚。”我气极之下只感觉头脑眩晕天旋地转,无力的坐回了身后的椅子。

    “地府其实一点都不可怕,里面也没有那些吓人的东西,更没有人给我灌孟婆汤。每个死去的鬼魂进入地府都会领到一面镜子,鬼魂可以从镜子里看到自己最爱的那个人在自己死后所做的事情,”王艳佩说到此处抬头深情凝视,

    “我生前最爱的人是你,所以我可以在镜子里看到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情......”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三百零四章 阴曹地府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