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三百零三章 啸风真人

第三百零三章 啸风真人

伤怀了许久方才收回思绪运转灵气落于地面,走至场中伸手抱起了白九妤,酷暑时节众人所穿衣物皆是有限,隔着白色纱衣传来的柔滑令我忍不住回忆起了当年那香艳的一幕,而双臂传来的轻盈更令我为她这半个月来所受的苦楚暗自皱眉,要知道对于一个从未接触过外面世界的年轻女子来说,外面的一切都是陌生的,而且以白九妤的个性她自然不会恃术偷抢,她这么长时间吃的什么,喝的什么,晚上从哪里栖身,路上又遇到了怎样的坎坷,所有的这一切都令我不敢揣度。如果说她此次出山只是为了报答我当年的恩情,那她为什么不带上随从,要知道半个月的时间即便不施展凌空法术也足以及时赶到,黑三常数度出山,对外面的事情了解的颇多,有他相陪路上自然不会出现那么多的波折。如果说她不愿再跟我有丝毫的瓜葛,她为何不将我当日所赠金牌退还。想到此处最终在内心改变了主意,先前我并不准备问及她前些时日生的现在,现在我却忽然想知道真相了。
    幽冥禅院最坚固的东西不是宏伟的大殿也是不是坚实的青石地面而是那些红木椅子,起脚挑起一张椅子将白九妤放下,转而俯身扶起了温啸风,握其肩膀送出灵气助其苏醒。我之所以最先救醒温啸风是因为眼前的这个烂摊子总得有人帮我收拾,白九妤还活着,而王艳佩已经死了,二者之间我自然会率先顾及后者。
    温啸风苏醒的很是缓慢,看来先前的震动令众人受到的冲击很是严重,好在齐御风在增加天雷威势的同时使用灵气截住了气浪,不然的话就不是将众人震晕这么简单了。
    “紫气颠峰,强至如斯?”温啸风苏醒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惊讶紫气颠峰招引天雷的巨大威力。
    “眼前局势如何收场?”我拉过一把椅子扶着他坐了下去。其实说白了这次天雷是由我和齐御风合力出手才有这样的效果,不然的话不足以将他们这么多的紫气高手给一次性震晕,不过这个事情我却不准备跟他说,正如齐御风所说,别无他用,徒增奈何。
    “震死了?”温啸风手捏凝神诀环视场中,当目光扫到济行身上的时候不由得惊呼出声。
    我苦笑点头,济行死时肤色如常衣物俱在,这就表明他不是被天雷劈死的而是被震死的。
    “他们焉能善罢甘休,斗法怎得继续?”温啸风眉头紧皱,面有难色。
    “斗法已经结束,子时三刻明惠禅师将归还我王氏魂魄。”我叹气开口。明惠禅师临行前留下了九句嘱托,鉴真不明真相误以为是九场斗法,其实最后那两句根本就不是斗法的指示,而是说给我听的。明惠既然邀请齐御风前来,自然也知道他会在关键时候出手助我,而剩下的两场如果由我们二人出手,自然会轻松获胜了无悬念,比不比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那喇嘛僧人如今何在?”温啸风这才注意到对面失去了最厉害的人物。
    我再度摇头没有开口,有些事情他还是不知道为好。
    “既然如此我们根本无需收场善后,那干僧人虽然晕厥却并无损伤,不需多时便可自行苏醒,”温啸风如释重负,“你我只需静坐待时便可。”
    我点头同意他的说法,济行之死肯定有其取死之道,我虽然不明所以却也不甚介意,虽然众人皆知他的死跟我有直接关系,但是没有证据谁也定不了我的罪。
    温啸风见我没有再说话的意思,转而离座站起逐一救醒了我方晕厥的众人,他已经感觉到了我和白九妤关系微妙,所以并未出手相救,而我也不便出手,便任其昏迷休息。
    “草你大爷的,你这拉屎的动静可真够大的。”金刚炮醒后的第一句话就是骂我。我先前骗他出恭,并没有将招引天雷的事情提前通知他,这家伙生气了。
    “我看你们两个怎么收场。”慕容追风比他要通情达理一些,但是还是对我和温啸风瞒着他们招御天雷大为不满。
    我苦笑着将他们昏厥的这段时间里生的事情告诉了她和金刚炮,而齐御风的事情自然被我隐瞒掉了。
    “太好了,省事了。”金刚炮听完之后大喜过望。
    “步步招人算计,即便得胜我紫阳观也是颜面扫地。”慕容追风指使门人端来清水,用手绢帮白九妤清理着面上的灰尘。她这个人虽然刻薄,但是见到白九妤能够在关键时候赶来相助,内心对她的不满也淡了许多。
    对于慕容追风的言语我也只能报以苦笑,尽管我不愿承认,但是事实的确如她所说,我们的所有举动早就在明惠禅师的意料之中,与其说是我们通过斗法赢回了王艳佩的魂魄倒不如说我们给幽冥禅院当了工具,人家奖励我们的辛苦费。
    尽管此行已经达到了预期的目的,但是我却始终高兴不起来,公羊倚风的定魂罩,金刚炮的鸣鸿刀,辰州派的三具金甲僵尸,黄眉真人的一条右腿,所有的这一切加在一起才换回了王艳佩的魂魄,我们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反观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的幽冥禅院和横七竖八躺卧在地的僧人,我也并没有幸灾乐祸的心理,即便明惠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他付出的代价也不小,这么多前来援助的僧人死的死伤的伤,他怎么向那些门派进行交代。
    “那帮和尚咋办?”金刚炮叼着香烟斜视着对面的僧人。
    “不要过去,我们从这里守着。”温啸风开口说道。他的决定是正确的,我们自然不会将其救醒,也不能弃之不理,只能守着。
    下午三点,众僧逐渐醒转,鉴真先前已经得到了明惠的暗示,所以对于济行的死也并没有过分惊讶,不过颂经度还是避不可免的。
    既然此战到这里已经结束,我和温啸风便将茅山众人送下了山。温啸风将莫邪正式赠送给了温倾仪,看着干将莫邪分离时彼此竟然出了类似人哭的呜咽悲鸣,我的心中大有所感,为了表示对茅山派的感谢,我正式告知马千里,三年之后会亲上茅山将干将赠送与他,以后干将莫邪将同居一处不再分离。
    “于掌教,九妤技法微末不足成事,昔日恩情来日再报,就此别过,珍重切切。”白九妤见我们紫阳观开始送走外人识趣的起身告辞。
    “不要着急走,这里的事情了结之后,我有些事情要问你。”我转头看着白九妤。
    白九妤闻言轻轻点头,转身走到了一处僻静之所独坐沉思,慕容追风差人给她送来了点心,后者饥饿之下连吃数块,我看在眼里暗暗不舍,挥手示意公羊青霜为她递送茶水,后者会心的为其端上茶杯并悄然耳语,白九妤听罢抬头而望,我急忙扭头别处掩饰自己的关切神情。
    不但我们紫阳观如此,幽冥禅院也开始将前来支援的僧人一一送走,很快的幽冥禅院只剩下了紫阳观众人和幽冥禅院的本寺僧人各守一方静待天黑。
    夏天的夜晚来的很迟,八点多天色才逐渐擦黑,双方都没有心思进食,只是悄然无声的静坐等待。一想到即将见到王艳佩的魂魄,我的心里便难以抑制的开始期盼期待,前世的青梅竹马,别离幽怨,今生的神魂予授,阴阳两隔再次一一浮上心头。这数年以来王艳佩临死的前那句“乘风,救救,你救救我”始终萦绕在我的心头,令我不敢想起又不敢忘记,而今我经过数年筹划率众前来苦战两天一宿终于即将达成心愿,王艳佩的魂魄马上就可以脱离阴曹与我生死不离,千古相随,因此我此刻除了紧张期待之外还有着一丝男人的自傲,我于乘风并非薄情之人,我没有忘记没有背离,我终于救出了我的女人,我没有令她失望。
    心里越焦急就感觉时间过的越慢,想及时辰一到温啸风将魂魄离体远赴福地,我的内心顿时又增添了一丝惆怅,因而不时转头与温啸风谈话叙旧,而温啸风在此时反而没有了话语,只是双臂环抱闭目不语,我见之也不再出言打扰。由于众人的心情都极为紧张,连一直活跃蹦跳的金刚炮也不再说话,只是斜坐在椅子上不停的抽烟。
    “九弟,四哥,六姐,我的时辰到了。”长久的沉默之后,温啸风终于睁开了眼睛。
    “老八,你还有什么心愿就说出来,我给你去办。”金刚炮扔掉烟头率先开口。
    温啸风闻言感激的看了金刚炮一眼,笑而摇头没有说话。
    “去到福地细心照料师傅。”慕容追风垂泪叮嘱。
    温啸风此刻魂魄已经开始离体,强行停留了片刻控制着身体点了点头。
    “八哥,你嘱托我的事情我一定给你办好。”我紧咬牙关控制着不让自己落泪。
    我把话说完的时候才现温啸风的魂魄彻底离开了本体,已经无法再度开口说话,只是伸手指了指自己的本体便化风北行瞬间没了踪影。
    我强忍悲伤转视温啸风的尸身,他魂魄离体双臂缺少了支撑无力的垂了下来,露出了怀中那个小巧的包裹......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三百零三章 啸风真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