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三百零二章 废功见性

第三百零二章 废功见性

“你是谁?”我不解而惊恐的问道。    施展驭雷诀造成的巨大破坏和严重后果早已经令得我脑海之中一片空白而这年轻喇嘛的话更是令我不知所措他这藏密高僧跟我这截教道士有什么关系他怎么会以师弟称呼我?

    “承圣元年秋末冬初一弱秀士来到紫阳山下叩拜山『门』求师学艺先师三圣真人观其五气现此人杀孽之气深重若修得道法必定篡改『阴』阳扰『乱』朝纲因而久闭山『门』拒之不纳而那秀士虽然年少志却颇坚长跪山前叩收录先师感其心『性』惜其『玉』材于六日之后拂晓时分差我开『门』引入......”年轻的喇嘛僧人面带微笑侃侃而谈。

    “你是二......?”我后退数步方才稳住了身形一股凉意自心底出游遍全身。这年轻喇嘛所说的这副场景不是别的正是当年我拜师学异的情景。当年徐昭佩进宫以后我离家出走寻仙访道前后去过很多地方都被人拒绝了最后才被先师收了下来。而那在第七天早开『门』将我扶进山『门』的正是二师兄齐御风。这名喇嘛先前同我一同追逐鸣鸿刀和轩辕剑的时候无意之间流『露』出的身法很像齐御风的云游千里当时我便起了疑心而今经他一说我已经有七成相信眼前的这位年轻喇嘛跟齐御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过让我相信他就是当年将我扶进山『门』的二师兄我在一时之间还是接受不了。

    “你和老八还是那么喜欢胡闹行云布雨乃龙师之事你们为何越俎代庖?看来先师当年罚你们面壁百日还是为时过短。”年轻的喇嘛再度冲我『露』出了笑容。

    “你可识得这是此物?”我急切的自怀中掏出了掌教令牌。这个年轻的喇嘛所说的这些都是当年师『门』秘事除了我们九位亲传弟子之外别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这些时至此刻我已经相信了他就是我的二师兄齐御风但是我还是要再次确认以免出现了差池。

    “通天座下紫阳观气『门』掌教信物紫『玉』观气令!”年轻的喇嘛僧人熟悉的说出了观气令的全称转而摇头叹气“九师弟为兄已经回归佛『门』恕我不能下拜行礼了。”

    “二师兄当年先师万寿七师兄御出的八个烈火古篆是什么?”我改变称呼再度追问我虽然已经相信这名年轻的喇嘛就是齐御风但是如此巨大的转折还是令我难以相信。

    “紫阳观气寿与天齐。”齐御风不加思索随口就来。

    “二师兄在九弟乘风子见礼。 ”我收回观气令摆襟下拜。齐御风生『性』仁厚素有长者之风跟我和温啸风相差二十多岁平日里对我们照顾有加感情很是深厚。后来我才知道当日还是他在师傅面前为我说了好话师傅才破例收我为徒而大师兄设计害我也是他觉之后禀报师傅的所以于公于『私』齐御风都对我施有大恩。

    “师弟你如今贵为掌教为兄理应拜你但为兄已回归佛『门』你我免了这些俗礼吧。”齐御风延出灵气止住了我的下拜之势。

    “二师兄你何时归了佛『门』?”我环视左右观察众人的反应现他们暂时还没有苏醒的征兆这才转过头来。

    “前尘旧事不提也罢。”齐御风笑而摇头“先前你在施那驭雷之术时为兄散气助威众人一时片刻还不得醒转。”

    齐御风的话终于解去了我心头的疑『惑』按理说我以紫气颠峰的修为施展驭雷诀并不足以震晕那些拥有着紫气的修道者原来是他暗中出手相助。

    “二师兄稍等片刻我且看看明惠禅师留下的妙计所载为何。”我快的铺开那张黄纸低头观看。

    黄纸的迹并不稠密稀稀朗朗的只有不足十行依次为出场僧人和斗法结果。

    少林明空人倒锣鸣。

    娥眉了静雾起锣鸣。

    加措活佛剑失锣鸣。

    清『荡』『阴』物法正典刑。

    梵天归土双残归正。

    五台觉无圆寂寿终。

    白马济行午时赴刑。

    以七行为已经比过的场次明惠所料竟然无一偏差就在我惊叹明惠法眼神通『精』秒神奇之时最后的两行令我忍不住心『潮』澎湃心跳加。

    因为最后两行并不像前面七行一样标有下场之人和斗法结果明惠写的是

    故人相见废功见『性』。

    子时三刻还汝坤灵。

    他这两句话后面一句我看的明白明惠这是要将王『艳』佩的魂魄还给我了而他之所以法外开恩很可能是为了感谢我在这次斗法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使得他可以通过这次斗法匡正佛『门』过失除去逆天之物。此外他的最后一句话明显是对我说的也就是说他已经事先料到了我会见到这张黄纸佛『门』神通真是深不可测明惠修为果然凡入圣。

    而面这句故人相见废功见『性』却令我大『惑』不解他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废功?废谁的功?

    带着满心的疑『惑』将黄纸叠好放了回去内心喜忧参半喜的是明惠答应将王『艳』佩的魂魄还给我忧的是面那句废功见『性』我没明白是什么意思如果我失去了法术便无法跟王『艳』佩的魂魄『交』流如果是那样还与不还有什么意义。

    “二师兄此间之事一了你我兄弟当同归紫阳紫阳观本该由你执掌兄弟俗缘未了入世颇深实在是难当......”

    “九师弟你难道还不明白为兄已经回不去了。”齐御风微笑摇头。

    “二师兄你本是截教『门』人为何转投他派?”我疑『惑』的看着齐御风。根据温啸风先前所述当年东海一战齐御风是在一干僧人围追之下失去了踪影的他转投佛『门』会不会与此有关

    “前世无常法今生故为人。”齐御风缓缓摇头说出了一句偈语。

    我注视着眼前熟悉而陌生的齐御风没有再继续追问什么前世的齐御风就生『性』仁慈不喜欢争斗所用兵器乃是无刃双锏平时饮食也不喜荤腥这些难道都暗藏玄机。还有就是大师兄被逐出师『门』以后理应由二师兄接任掌教结果师傅却并没有那么做难道师傅已经事先觉察到二师兄会投入佛『门』?

    “二师兄你此次前来暗中相助足见你不忘师『门』顾念手足若有隐情定要如实相告兄弟虽然不才一腔热血却是有的。”我最后确认道。

    “为兄数度转世一直远居边陲前些时日偶然收到明惠禅师法帖邀之前来帖中并未言及所为何事为兄也是赶到此处方才知晓索战之人竟然是你们几个。”齐御风点头微笑“为兄出手助你将这众人震晕实有他故还望九弟出手成全。”

    “力所能及竭尽全力。力所不及肝脑涂地。”我郑重点头神情毅然。脑海之中再度浮现出了齐御风当年搀扶我走进紫阳观的情景。

    “为兄本是夏鲁派十三世活佛当年转世之后『门』下僧侣寻之未果耽搁了许多时日机缘之下拜投紫阳东海之战时偶遇本派**施灌顶之术唤回前识便重归藏边再度修行。”齐御风缓缓而谈“奈何为兄那时已经习得紫阳道法再度修行本派法『门』始终不得『精』深而为兄感念先师大德亦不感枉自散功背弃师『门』无奈之下背负紫阳灵气数度转世今日你我相逢正好了却为兄这个心愿。”

    “你想让我代替师傅废你紫阳灵气?”我听到此处终于明白了他要求我什么事情。也明白了明惠禅师那句‘故人相见废功见『性』’指的原来是齐御风。

    “你乃紫阳观十七代掌教由你出手名正言顺。”齐御风点头说道。

    齐御风的这个要求顿时令我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如果不答应他他将一直背负着紫阳观的灵气修行其本派佛法自然不能登峰造极。如果答应了他我将彻底失去这位二师兄佛『门』讲究了无牵挂到时候恐怕他不会再对我这么亲近了废还是不废?

    “二师兄我可以偿你所愿但兄弟我也有一事相求你万勿拒绝。”我思考了许久长长叹气。

    “九师弟说。”齐御风抬头看着我面始终带着微笑。

    “即便你身已无本派灵气我依然会将你载入宗谱流之后世我只求二师兄对我等不要改了称呼我们永远以兄弟相称可否?”我再度长叹。

    齐御风犹豫了片刻点头同意直身站起闭了眼睛。

    彻底废除灵气需要连破天罡三十六『穴』我抬起手来却又再度放下一想到从今以后我将跟他再无瓜葛内心便感觉万分悲凉。犹豫再三最终鼓起勇气凝气于指连点其正反三十六『穴』散去了他的一身本『门』修为。

    齐御风被我散去本『门』灵气之后气息并没有有所萎靡反倒较之先前纯净了许多气息仍为紫气颠峰。看来我的决定是正确的紫阳灵气可能真的已经成了他悟佛见『性』的阻碍。

    “二师兄你感觉如何?”我急切的问道。

    齐御风缓缓睁开眼睛冲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开口。

    “二师兄我叫醒他们他们如果知道是你肯定会大为欢喜。”我转头回望。

    “见有如何不见又如何徒增奈何九师弟为兄先走一步日后相见无期你当珍重自处。”齐御风说罢运转灵气离地而起。

    “二师兄万自珍重。”我稽向天珍重祝愿。

    齐御风微笑点头转身便行所用法『门』已经不再是我紫阳观的云游千里了。

    看着快消失不见的齐御风我满心惆怅无处宣泄反观横七竖八躺卧在下方的众人和已经被夷为平地的幽冥禅院不由得更加烦恼。

    这个烂摊子让我怎么收拾......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零二章 废功见性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