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三百章 敲山震虎

第三百章 敲山震虎

这个济行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草包事实能够度过紫劫的人肯定也不会草包到哪儿去。  经过半个小时心惊『肉』跳的试探之后济行逐渐『摸』透了白九妤的出剑方位和进招习惯此刻他正逐步的减少防守的招数增加出掌的频率试图扭转战局反败为胜。反观白九妤现她出剑的度较之先前要迟缓了不少力道也越的不续呼吸的频率却是越来越快明显的是体力不支的征兆。

    “莫邪将近百两之重实非寻常『女』子所能御使这一剑若再抬高三寸定可削其左掌。”温啸风是用剑名家观察的极其准确点评的也很是到位。莫邪虽然是雌剑但是比之诸多寻常长剑要沉重许多以古时十六两为一斤的计重方法来计算莫邪的重量相当于现在的五斤半左右实属大型重剑而干将还要更重一点足有六斤多足足是现在骑兵刀的双倍重量。

    如此沉重的长剑在使用过程中可以增加原本属于刀类兵器的挥砍招势使得用剑之人的进攻更显骁勇狂霸不过有利必有弊剑身重量的增加也同时使得用剑之人体力消耗的过快由此导致度不够迅捷招势不够凌厉。

    “她若再不下杀手此战危矣。”我神情凝重缓缓摇头白九妤当年应对紫劫的时候承受天雷较多灵气筑基很是扎实自身灵气较之济行应该要高出少许才对可是现在看来她延在体外的护体灵气却并不浓重偶尔与济行的护体灵气相遇反弹的力度也显得很是低『迷』。而造成这种后果的根本原因应该是她长途跋涉食不果腹造成的要知道半个月的时间仅靠进食一些并未成熟的瓜果是远远不足以补充人体所需的此外她匆忙赶来未得喘息便场迎敌也令她更加疲惫所以才会出现这种灵气萎靡浑身乏力的现象。

    午时的阳光极其暴烈幽冥禅院所处的位置也很是避风气温高的简直令人无法忍受很快的场中的白九妤身的白衣便被自己的汗水给打湿了我看在眼里大为心疼按理说我们修道中人可以通过调整呼吸来控制体温完全可以避免流汗。而白九妤之所以会流这么多汗水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气弱体虚。

    济行五行属火幽冥禅院四周本来就缺乏克制他火『性』的水气正午的高温更是令他的火属灵气大为旺盛而他似乎已经现了白九妤身体虚弱反应迟缓戒心逐渐消除出掌度在其灵气的催御之下越急数招过后终于抓住了白九妤回身不及的破绽转身出掌击中了白九妤的后背。

    好在济行的这一掌并未凝聚全部灵气归根结底还是有试探的成分存在即便如此我看在眼里又是一疼而这种潜意识里的心疼却令我感觉是对王『艳』佩的背叛矛盾之下再度伸手冲金刚炮要来香烟点燃猛吸。

    白九妤中掌之后并未前扑而是在原地快左旋散去了击向自己后背的掌力与此同时剑『交』左手斜挑济行左肩后者急忙后退避过白九妤欺身再进济行再度后退白九妤得势之下自然是举剑紧追这次济行却并没有再度后退而是气沉涌泉扎根定位双膝疾弯身后仰使出了难度颇高的避敌招数‘铁板桥’。

    济行的这一招势令白九妤大感意外本要收剑下刺却已经收身不及而济行则在此刻快抬起双掌自下而的平击白九妤前『胸』。

    白九妤见状顿时大为惊慌手中莫邪过分沉重剑身也长想要回削已经为时过晚无奈之下撒手弃剑腾出手掌下击自保。

    白九妤自击下令得济行无力支撑二人体重双膝一平身形后倒铁板桥之式顿破。白九妤自然不会让自己压在济行身因此扭腰左移试图斜身避开而就在此时已经平倒在地的济行猛然曲膝蹬一招兔子蹬鹰径直踹中了白九妤的左肋后者负痛之下嘤咛出声忍痛借势倒退跄踉数步方才堪堪稳住了身形。而济行一击见功之下双『腿』互绞以乌龙绞柱之势纵身而起昂斜视白九妤先前的畏缩神情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傲气。

    看着那张一脸傲气的面孔我心中顿时涌出了想去踹他两脚的念头这家伙实在是太过卑劣身为佛『门』弟子出手竟然如此下作。『女』『性』在古时被称为五体不全之人这句话后来被用来称呼太监而逐渐生出了歧义成了一句骂人的话而在当时这句话是充满照顾和怜爱的一句话意思是说『女』人比男人少了东西应该受到照顾和保护。因而在古时男『女』比武都有着不成的规定那就是不可击打『女』『性』的前『胸』和小腹可是这个济行先前的这些招数不是打『胸』脯就是踢肚子下手如此下流连对面那些老年僧人都不由得皱眉摇头我们自然更是气的七窍生烟可惜的是当年的那些规矩并不是死规定我们只能说济行做的不对却不能说他犯规。

    “此僧无德。”温啸风鼻翼疾抖面『露』杀机。

    “啥无德啊简直就是缺德我都想揍他。”金刚炮本来对白九妤一肚子的意见此刻见她受伤忍痛顿时改变了立场。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们二人身为局外人都如此气愤我内心的愤怒自然更是无法言喻看着曾经跟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女』子被这恶僧戏『弄』别说揍他了我连杀他的心都有了不过想归想我却不能真的那么做毕竟这是正式斗法不是街头群殴。

    “你小子给老子等着除非你不下山不然老子追着你打。”金刚炮见我只是点头而没有说话按奈不住的站起身冲场中的济行高声叫喊。

    我本想抬手制止他粗鲁的言语一瞥之下却现正在乘胜追击的济行竟然因为金刚炮的叫骂而放缓了攻击度看来这个济行的心理素质还真不匝地想到此处不由得改变了心意不但没有制止他的叫骂反而冲他轻轻点头以示褒奖。

    金刚炮吆喝了一嗓子之后习惯『性』的转头观察我的反应见我不但没有制止反而冲他点头这下更来劲了“你元阳损失那么多还敢出来的『色』你要是再敢『乱』『摸』『乱』碰老子剁了你的爪子。”

    金刚炮的叫骂再次分散了济行的注意力心神一『乱』行动微缓白九妤趁势使用灵气卷起了莫邪再度『揉』身前与济行缠斗在了一起。

    “你这个小白脸子还敢动手动脚活腻歪了是吧?”金刚炮扯着脖子又是一嗓子。这一嗓子令我和温啸风同时苦笑摇头吓唬吓唬也就算了连手不让人动了这还怎么比。

    “截教的泼皮这里是幽冥禅院不是你的贼巢容不得你如此放肆!”金刚炮的叫骂再次『激』怒了鉴『性』和尚。

    “你这个死秃驴只会瞎叫唤有本事你过来?”金刚炮自然不会惧怕鉴『性』扭着脖子就开始回骂。

    “欺人太甚!”鉴『性』终于怒了怒的还相当彻底高喊过后身形凌空而起曲指为爪向金刚炮抓来。

    “师弟切莫胡为。”鉴真见状急忙出言阻止奈何鉴『性』狂怒之下根本就不再听他制止反而加越过了斗法场地。

    “我草真过来了。”金刚炮见到鉴『性』这次竟然动了真格的不由得慌了神现在可是大白天他哪是鉴『性』的对手。

    温啸风见状急忙离座站起想要出手援救而我则早他一步凌空跃起迎向了身在半空的鉴『性』左手捏诀右手出招凝聚着周身灵气的一掌顿时将鉴『性』震的狂喷鲜血倒退而坠。

    “蔽派『门』人言语无状不劳大师代为惩戒待回到贼巢我自有计较。”我转身回座率先开口。鉴『性』此刻已经落回地面晕死了过去而我毫不留情的一掌为的也是达到这个效果敲山震虎!至于我所说的这句场面话说白了就是为了向众人说明是幽冥禅院一方先动手的我只是自卫。金刚炮虽然骂人却没有辱及对方佛祖而鉴『性』的话却是骂到了我们的祖师。

    鉴真此刻正忙于救治鉴『性』并没有开口接话而经过这么一闹金刚炮自然也不能再胡『乱』开口了他也知道事儿被他给闹大了。

    场中的比斗并没有因此而暂停没有了干扰的济行和尚再度恢复了之前的攻击势头白九妤先前被其踢中了左肋此刻行动更加不便沉重的莫邪也挥舞的越来越吃力。

    看到这一幕我越的后悔不应该如此急切的让白九妤场至少也应该让她先休息片刻进点食水。看着茶几之的那两枚青涩果子我的内心阵阵刺痛而这种痛是来源于对斗法胜败的在意还是来自于对白九妤的关心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九弟如此下去恐怕不妙。”温啸风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点头叹气示意自己同意他的说法。

    “我有一计或许可行......”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三百章 敲山震虎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