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三十章 牛大真人

第三十章 牛大真人

 一年以后的某一天!

    “老于啊,我现在在汽车站地下商场,你过来帮我点忙。”金刚炮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没时间,不去。”我正躺在宿舍翻看着纪大学士的《阅微草堂笔记》。

    “老于啊,你一定要给我这个面子啊。”金刚炮死皮赖脸的。

    “说不去就不去。没事就这样啊”我说着想挂电话。

    “老于啊,你一定要救我这回啊!”金刚炮哀求着露出了原形。

    “我都救你多少回了,你给我说!你给孙部长的老娘驱鬼把老太婆折腾进了精神病院,谁去给你摆平的?你帮高经理看阴宅挖到了市政的化粪池上,还得我去救场。还有上次你TMD信誓旦旦的说张副局长没出嫁的闺女是怀孕了,结果一查人家只是胀气,把你送拘留所里去了,还是我去捞的你......” 我一把把书扔了,拿着手机站起来就开骂了。

    金刚炮这个家伙退役以后就进了杨总的公司当什么保安科长,没当几天就够了,拿着我给他的那二十万买了辆小轿车天天开着装大尾巴狼。没过几天钱就花没了,从我这里先后又拿走二十万,到后来我一看到他光着个膀子,脖子上戴条大金链子的流氓形象就厌烦。尤其是那条大金链子。能有小拇指粗细,你TMD栓狗也用不着那么粗啊。

    后来这家伙没招儿了,就到处给人观气算命,当然了,还是准的时候多一些,不过他通过杨总介绍的那些人哪个也不是普通百姓啊,去年这一年,他都看走眼三回了,每次到最后都是喊爹叫娘的打电话让我去救他。

    “牛大真人,这回你自己想办法吧,别再找我了。”我说着挂上了电话。这个家伙在社会上已经混出了名堂。虽然观气御气道法没进步多少,名声倒是够响亮的:牛大真人!

    草,牛蛋真人还差不多。

    “滴滴滴...”电话又响。我一把抓过电话:“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兄弟现在在我手上...”一个公鸭子叫唤似的声音。‘你兄弟在我手上’,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港台电影里黑道上绑票的一般都这么说。

    “你谁呀?”我问道。

    “你别管我是谁,半个钟头你不到汽车站商场的停车场,你兄弟就少只耳朵!”说着就挂了电话。

    “金刚炮,的......小孙啊,自行车借我一下。”我急忙换下军装。我跟金刚炮只是人民内部矛盾,这是可以调和的。外人想欺负他可不行。再说了这家伙本来长的就够好看的了,这再少一只耳朵,那形象估计比《黑猫警长》里的“一只耳”还好看呢。

    我以极快的速度冲下了山,拦个出租车就去了汽车站的地下商场,当我大汗淋漓的跑到停车场一看,简直气炸了肺。金刚炮这个家伙正坐在他的那辆帕萨特小汽车上抽着烟,后座上坐着两个染着黄毛的小年轻的。要说这两个小混混就把他绑票了,打死我我也不信,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烂船还有三斤钉。他的硬气功可不是白练的。

    “怎么回事?”我上前喊道。

    金刚炮一看我来了,急忙开了车门下来冲我跑过来一把抓住了我“老于啊,你一定要救我这次啊。”

    “刚才电话谁打的?”我暴跳如雷。

    “是牛哥让我打的。”后座上一个染着黄毛,带着个耳环的青年人诺诺的说话了。

    怪不得台词这么拙劣,肯定是又是出自金刚炮之手。

    “我草”我抬起脚冲着金刚炮就是一脚,这家伙竟然没躲,生受了我这一下子。我接着又是两脚......

    直到我打的累了,这家伙也没躲避更没还手,看我气消的差不多了“老于,这次你一定要帮我啊,不帮我我真的死定了。”金刚炮垂头丧气的说道。

    我皱着眉头看了看一身脚印子的金刚炮,气消了几分。掏出一支烟点着“你这次又惹的什么乱子。”

    这家伙挥手遣走了那俩小弟,坐着嘟囔了半天我才听出个大概,原来前段时间这家伙开着小汽车回了趟老家,正好我们那里的一所公墓因为城建规划需要整体搬迁。公墓负责人就找到了已经大名鼎鼎的牛大真人,让他给帮忙选一处风水好的土地。这家伙拿了人家五万块钱,没费什么劲就定了一片山峦子。可是把大片的坟墓搬过去之后,墓主的家人每天晚上都会做梦梦见自己已经亡故的亲人被一群身着古代盔甲的士兵殴打。哀叫连连,惨不忍睹。如果一人做梦也就罢了,可怕的是几百家都是如此。很快就闹到了公墓管委会,负责人一看事情不好马上找金刚炮要招儿,这家伙这才慌了神,连夜开车跑了回来向我求助。

    “你找那地方地气怎么样?”我沉吟半晌问道。

    “难得的好位置,我捏诀看过了,地气淡黄,富贵非常。”金刚炮回答。

    “地势呢?”我皱眉问道。

    “坐北冲南”金刚炮很快的答道。

    “正北正南?”我进一步确认。

    “对。怎么了老于?”他不解的看着我。

    “五行缺什么?”我没搭他话茬又追问了一句。

    “不缺!”金刚炮想了想才回答。

    “迁坟吧!”我直接给他个明确答复。“除此之外没别的招。”

    “不行啊,上回城建是给了每人好几万的搬迁费人家才同意搬迁的,这东西哪能说搬就搬啊?”金刚炮一脸的惊愕。

    “不迁就好不了!”我撇了撇嘴。

    “到底怎么回事啊老于,那地方我看风水很好啊!”金刚炮不解的问道。

    “正是因为太好了所以才得迁, 淡黄色的地气为蟒气,是难得的好位置。可是前提得你能够压的住它。常言道:有福之人不居无福之地,反过来无福之人也住不了有福之地。平头百姓压制不住蟒气的,幸亏是淡黄色,如果是金黄色的龙气,坟迁过去就得闹鬼了。”

    “这也闹了啊,一到晚上就刮阴风,吓跑好几个看更的了。”金刚炮哭丧着个脸。

    “还有,你见谁家埋死人敢埋的正南正北?那是犯冲的,一般都会略微偏一点。再者,那地方还五行齐备,所以我怀疑你这家伙把公墓迁到别人头上去了。”我冷笑着。

    “啥意思?”金刚炮瞪着牛眼问我。

    我就知道他会说这句啥意思,这三字都快成他的招牌了。

    “我的意思是说那地方已经被别人占了。”我猜测着。

    “不可能的老于,现在观气就咱俩会了,你又没帮人看,谁会去占。”金刚炮摇着脑袋。

    “现在是就剩咱俩了,以前可不是啊。”我叹了口气。

    “老于,你的意思是不是说那地方以前埋过死人啊?”金刚炮问道 我点了点头:“我又没亲眼看过,不过如果你看的没错的话,那么好的风水,古人不可能放着不用。所以可能性非常大。”

    “可是动土那天我去了啊,没看见挖出什么玩意来。”金刚炮摇晃着头。

    “你以为古代人像现在人哪,随便挖个坑就把人埋了,以前讲究深埋厚葬。”我想了想又说道:“真龙天子不会自降身份埋葬于蟒气之地,普通的朝臣只敢选用灵兽之气,蟒气只适合于王侯,将相都没资格使用。”

    “完了,完了,这可怎么办呢?嘿嘿,嘿嘿,嘿嘿,要么老于,你跟我回去看看吧,我知道你今年的探亲假还没休。”金刚炮又开始嘿嘿。

    “你自己干的好事凭什么又让我给你擦屁股”这家伙前后从我这里拿走了二十多万,自己本身还有,这段时间都不知道他把钱花哪儿去了。所以我对他一肚子的意见,总感觉他不务正业,花天酒地的**了。

    “那算了,我再自己想想办法吧。”看的出来这个家伙也的确有点不好意思了。“我先送你回去。”

    我阴沉着脸坐在副驾驶位置闭着眼,也不跟他说话。眼看到了营门口,金刚炮也没再开口求我,最终还是我看不了他那可怜样“让咱老家的人给部队拍一封加急电报,就写‘爹病重,速归’不然请假恐怕不能马上批。”

    “太谢谢你了,老于,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金刚炮掩饰不住的高兴。

    “拉倒吧,这话你都说几回了?”我摆摆手。

    “记住啦‘爹病重,速归’别写错了。”我一直都是喊老爷子爸爸的,不喊爹。我自欺欺人的认为爹和爸不同。

    “放心好了,我马上办。”金刚炮把小汽车停在了门卫,我下了车,关车门时顺口问了一句“那公墓叫什么名字?”

    “好象叫玉清园。”

    “金刚炮,的,我老姨夫还埋那儿呢”我一脚踢在车门上怒骂道。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三十章 牛大真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