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一夜无眠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一夜无眠

我和温啸风五行都是属水寻常的斗法布阵也并不需完全倚赖于实体水源但是如果周围有水的话更有利于我们法术的施展我们获胜的希望也就更大一些。

    “先前的那一洼潭水是这方圆十里之内唯一的水源除此之外只有寺院内有一口水井我先前曾经留意过井口十分狭窄根本不足调用。”温啸风摇头说道。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温啸风的观察是准确的这周围的确没有大量的水源而先前的那洼潭水已经被温啸风连带泥沙一起移了过来而今早已经与念慈散功卷起的泥土『混』合成了泥浆自然是无法再度驱用了。

    抬头仰望天空现天空万里无云虽无明月却繁星闪耀明天肯定也不是下雨的天气。转而使用观气术纵观幽冥禅院所在山峰也没有现可以滋生水气的金属矿藏看来明日的比试很难御水施法了。

    通过先前的五场比斗我方只剩下了我和温啸风两人而幽冥禅院一方还有多名紫气高手没有下场我的对手自然是那名年轻的喇嘛僧人而温啸风要迎战谁还未可知即便对方随意派出一名紫气高手温啸风也并不能轻松取胜。我们之所以如此注重周围有无水气目的只是想给自己一方增加一点获胜的筹码。

    “卯时应战?”温啸风转视于我。

    “『露』水不堪驱用。”我摇头说道。温啸风之所以提出卯时开始目的是借助夏季早晨的雾气『露』滴但是『露』水太少根本不足以支撑我们施展水属法术。

    “咱们这些兄弟就属我的修为最为低劣师傅曾多次训诫我却总是置若罔闻夜郎自大而今悔之晚矣。”温啸风苦笑摇头。

    “如果不是因为我太过执念也不用连累八哥如此辛苦。”我摇头叹气。温啸风只剩下了一天的寿命明天晚三日之期一满他便会魂魄离体奔赴紫气福地。一想到即将分别相见无期我心头之便『蒙』了一层浓重的『阴』影。

    “自家兄弟怎变的如此客气若不是你和四哥苦心寻找我还不知要在那孤峰躺到何时呢。”温啸风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们将你唤醒却找不到治疗你痼疾的方法......”我摇头长叹。

    “能够再见你们这几位师兄弟和紫阳开派盛典我已然无憾”温啸风面『露』微笑“你以而立之年冲至紫气颠峰紫阳观有你执掌必可再绽异彩我见到师傅以后必会向他老人家如实禀告。  ”

    “紫气颠峰又有何用?”我苦笑摇头。

    “时候不早你早些休息明日斗法你我尽力而为也有五成胜算。”温啸风见我情绪低落出言安慰。

    “八哥你要干什么去?”我转头问道。温啸风说完话之后并没有回车休息的意思反倒捏起了风行指诀。

    “此处乃南京地界你那八嫂正是此方人氏为兄且去寻她一寻卯时之前必定回返。”温啸风说完凌空而起急远去。他口中的南京是安徽省在明朝时期的称呼跟现在的南京不是一个概念。

    温啸风在明朝末年苏醒的那一次遇到了那韦氏『女』子后者倾心于他并为其留下了子嗣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温啸风虽然生『性』风流但是对于这个给他留下后代的『女』子却是格外深情不然的话他不会用八嫂这个称呼更不会深夜前去寻访。

    可惜的是时间已经过去了三百多年伊人早已香消『玉』陨温啸风此去也只不过是寻其尸骨祭奠缅怀罢了。

    温啸风走后我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回到车从鼾声如雷的金刚炮身边拿出香烟找了一处无人寂静处独坐伤怀。

    将金刚炮的一盒香烟『抽』完我收回思绪施展风行诀围绕着幽冥禅院四周的山野勘察了一番幽冥禅院的南侧五十里外就是九华山景区东西两侧是大片的茂密树林而北方则是一处高耸的山峰温啸风先前移来的潭水正是从那山峰流下的积水。寺院四周的地势根本就不能在短时间内将他处的水源引来。离这里最近的一处水源是北方山峰后的一条小河可惜的是距离太远不施展御气忤地诀根本就不足以令其改道可是一旦施展了忤地诀势必会令我灵气大损届时我将难以应对另外一场斗法斟酌再三也想不出良策最终垂头丧气的回到了营地。

    回到营地后现餐车的灯亮着走近一看金刚炮正披着褂子坐在餐车里偷嘴。

    “吃点吧。”金刚炮看到我伸手递过来一只猪蹄这是我早先最喜欢的食物。

    我摇了摇头坐到他的旁边将打火机递给了他。

    “有把握没?”金刚炮抓着一根风干肠啃的津津有味心情的好坏并不影响他胃口的大小。

    “一半。”我拿过桌的水杯想要喝水一闻现是一杯白酒又放了回去。我所说的一半并不单纯指温啸风的那场斗法我自己斗不斗的过那名年轻的喇叭也不好说。

    “这鸟地方没多少水给你俩使唤要不把消防车『弄』几辆过来?”金刚炮也现了这周围水气不足开始帮着想主意。

    “消防属于武警他们吃地方财政归地方管理咱们军方没权利调动他们。”我摇头说道。金刚炮的这个主意简直就算不个主意一来我们没权利调动消防武警二来就算是调来了两人斗法的时候总不能让消防战士拿着龙头从旁边一阵猛喷。

    “你说咋办?”金刚炮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听天由命吧。”我拿过他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心情郁闷之下竟然现原来酒并没有那么辣。

    “喝个屁啊快想招啊。你不想见你老婆啦?”金刚炮知道我不能喝酒急忙抢过酒杯。他和我的感情属于粗糙深厚的那一种言语的粗鲁谁都不会介意。

    “有招我早就想了咱人不够了斗不满九场我和老八输一个就全完了。”我伸手拿过香烟点了一颗。

    “搬救兵啊”金刚炮扔掉手中的食物站了起来“把你那老相好找来帮忙还有那个梅珠不是有个妹妹也『挺』厉害嘛全叫来。”

    “我不想再跟白九妤有什么瓜葛了梅珠的妹妹梅繁现在估计已经被老五『弄』的焦头烂额了哪有时间来帮咱。再说即便她肯帮我也不敢让她来。这个世界最难还的就是人情她如果帮了我林一程反过头来让我帮他进秦始皇陵我怎么拒绝他?”我猛吸几口长长吐气。

    “让她坐飞机来咱帮他探皇陵。”金刚炮重重说道。

    “草你这是老寿星吊活够了我问你紫阳观的开派掌教是谁?”我的酒量的确不行此刻已经感觉到酒劲涌了而我也懒得使用灵气再去压制这种晕乎的感觉能减轻我内心的苦闷。

    “玄紫真人你问这个干啥?”金刚炮自然不会忘记我们的历代掌教。

    “那你知道不知道玄紫真人和玄微真人是什么关系?”我继续追问。

    “玄微真人是谁?”金刚炮歪头反问。

    “鬼谷子。”我出言解释。

    “鬼谷子是谁?”

    “徐福的师傅。”

    “徐福是谁?”

    “秦始皇手下的术士!”

    “秦始皇是谁?”

    “你***故意的是吧?”我忍不住开骂了。

    “这些事情师傅早就告诉咱了谁不知道啊。”金刚炮嘿嘿笑道“咱的开派掌教和鬼谷子是师兄弟那怕啥啊?”

    “徐福是鬼谷子的关『门』弟子咱会的法术他肯定也会他既然为秦始皇效力在修建陵墓的时候肯定会在墓中留下克制咱们法术的机关咱这一去不是找死吗?”我忍不住抬高了声调。秦始皇身边有观气士的事情历史早就记载当年他们就是通过观气现了项羽出生的地方有龙气出现可惜的是派人搜寻查找最终无果这也说明了天道不可违该来的迟早要来谁也无法逆天而行。

    “你冲我吆喝啥啊不去就不去你俩打吧。”金刚炮气呼呼的坐了下去。

    “你懂个屁啊叶傲风和林一程现在都不能确定那件逆天神器就在秦始皇的墓里全都在撞大运他们如果能够确定那件神器就在墓里我蹦着高的就去了。”喝酒之后令我的话多了不少脑海深处隐藏的东西也无意识的说了出来。

    “你去干啥?”金刚炮不解的看着我。

    “用逆天神器把你们送回去免得我成天看着心烦。”我半开玩笑的说道。

    “你想把我送哪儿去?”金刚炮被我说的一头雾水。

    “快吃吧吃完早点休息。”我懒得再搭理这个不开窍的家伙站起身倒了一杯水。

    凌晨五点温啸风回来了。

    “找到了吗?”我起身问道。

    “年久失修墓室已经进水我把她带回来了。”温啸风木然的坐到了我的旁边我这才注意到他手里提着一只小巧的包裹。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温啸风此刻眼圈泛红神情寂寥他此刻的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当年分别时的软香温『玉』而今只剩下了几根枯骨换成谁也难以克制悲伤。而他带回骨灰的用意我也清楚他是希望我能够在他死后将他们合葬在一起。

    我见温啸风心情悲痛不愿说话便没有再打扰他转身离开去查看黄眉真人的伤势。就在我刚刚走出卧铺车『门』的时候李楠叫住了我。

    “于科长我们布下的阵法快失效了已经有动物6续回归巢『穴』。”李楠所在的茅山派先前听从温啸风的吩咐使用阵法将幽冥禅院周围的动物们驱赶了出去。

    “不用管了让它们回来吧。”我随口说道。

    李楠点了点头转身便要离去。

    “等一等!”我脑海之中猛然想到了一条制敌之计急忙出口叫住了李楠。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一夜无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