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午时三刻

第二百八十五章 午时三刻

“叫她干啥?”金刚炮对于我把他当做跑腿儿的很是有点意见。

    “别问了,快去吧。”我冲他使了个眼色,金刚炮这才会心的点头去了。其实我冲他使眼色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深意,只不过为了哄骗他去叫人。我太了解金刚炮了,在部队的时候如果想哄骗他去干什么,就得装出神秘的表情让他以为自己干的事情别人干不了,我一个故做神秘的眼色就能让他替我去扫一回猪圈。

    “那妮子虽然天生火命,但修为尚浅不足成事。”温啸风已经知道公羊青霜是公羊倚风的后人,在来时的路上他早已经观察到了坐在另外一辆车上的公羊青霜的气息,也知道她修为的深浅。

    “可否?”我伸出左手捏出了借气指诀。意思是将我们的灵气暂时借给她,由她悄然行事将鉴真手中的黄纸烧掉。

    温啸风微微点头,抬手指了指我,又指了指自己。意思是借我的还是借他的。

    我伸出拇指指了指自己。

    温啸风见状连连摇头,抬手指了指自己。

    我呵呵一笑点头同意,温啸风之所以要争抢着出头有两个原因,一是我的灵气太过浓烈,公羊青霜有可能承受不住。二是为我们留条后路,由他出手即便出了问题我还可以出面遮掩,如果由我亲自出手出了意外连个收场的人都没有了。

    很快的金刚炮就把人叫来了,而他也早已经忘了问我刚才使眼色的用意,大大咧咧的坐回座位看着辰州二老与念慈的争斗。

    “掌教师叔您找我?”公羊青霜走到我的面前轻声问道,与此同时向金刚炮慕容追风以及温啸风弯身行礼。

    我笑着点了点头,抬手挥起屏障将自己的想法向她简单说了一下,后者眉头紧皱神情凝重。

    “我来助你,可有把握?”温啸风挑眉看着公羊青霜。

    “距离有点远,我不能保证准头。”公羊青霜摇头说道。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她本身修为不够,即便温啸风借她灵气她也不能马上掌握控制这突如其来的灵气,这种情况就像一个习惯于使用手枪的枪手,猛然之间塞给他一挺重机枪,射击是没问题的,可是打不打的准就难说了。

    “地火之术你可知晓?”温啸风出口问道。他所谓的地火之术是指将火焰隐藏在地下移至目标处再予以焚烧的一种法术。

    “先祖虽然留下了施展手法,但那需要度过紫劫才能施展,我修行不足从未用过,准头也不好拿捏。”公羊青霜轻叹摇头。

    “不妨一试。”温啸风手捏指诀抓住了公羊青霜的肩膀送出了灵气。对面的鉴真已经看罢了黄纸,正捏在手中瞑目凝思,机不可失。

    公羊青霜还想犹豫,被温啸风用眼神止住了,公羊青霜无奈之下只好背身捏诀自地下悄然遥送出了一缕阴火缓慢的移向了对面的鉴真。

    由于要隐藏作法的举动,公羊青霜是反身御火的,根据着鉴真的气息来为自己指引方向,可惜的是不知她是过分紧张还是观气不准,阴火竟然在关键时刻偏离了位置,径直的找向了鉴真旁边的鉴性。

    我和温啸风见状急忙想要阻止,未曾想公羊青霜已经将地火引出了地面,骤起的火苗猝然的烧着了鉴性宽大的袈裟袖摆,后者惊觉之下连忙挥袖灭火。

    温啸风见状急忙收回灵气转头他处,而我则无奈的抬手抚额苦笑不已。

    “小师叔?”公羊青霜不敢回望,小心翼翼的抬头看向我。

    “回去吧。”我无奈的挥手示意她起身离开。

    公羊青霜见我神色有异,连忙转头回望,一望之下发现自己烧错了对象,不禁羞愧难当,急忙掩面离去了。

    “你那泼皮,给贫僧滚出来。”鉴性挥灭袖摆上的火苗忍不住跳将出来指着金刚炮大骂。

    “关我屁事,再唧歪老子一刀砍死你。”金刚炮无辜挨骂更是火冒三丈,气冲冲的站起身左右找刀,可惜的是鸣鸿刀已经消失,他自然寻之无果。

    由于此刻念慈与辰州二老已经斗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众人的注意力也并未在这小事上多作停留,而金刚炮和鉴性骂过之后也逐渐消停了。

    “你看看,你看看,你俩拉屎我擦腚,我长的就那么像坏人吗?”金刚炮气呼呼的冲我和温啸风大发牢骚。而我们二人无故让他背了黑锅也就闭口不语任他唠叨,直待他发完牢骚我才挥手收回了阻隔声音的气墙。

    偷鸡不成蚀把米令我和温啸风大感尴尬,虽然对方没有把柄证明是我们所为,但是除了我们还能是谁。而鉴真肯定是起了疑心,快速的黄纸贴身放好,再也不随意放在袖中了。

    念慈与辰州二老的争斗始终僵持不下,此刻已近午时,酷热的阳光令得两具金甲僵尸气息大为萎靡,而念慈的情况相较之下就显得乐观一些,虽然长时间挥舞着沉重的禅杖,却并没有令他出现疲惫之态,这也是有着充盈灵气才会出现的后果。

    “咣。”就在此时一声沉闷的锣声自场中传来,众人连忙抬头凝望,却发现先前传出的声音并非锣声,而是念慈手中的降魔禅杖击中了辰州李伟华控制的那具金甲僵尸的三阳魁首。

    李伟华所控僵尸被击中头部之后立刻陷入了停顿之中,明显的是念慈夹杂着灵气的禅杖击中其头部令他寄居在僵尸神府的阳魂出现了异动。念慈见到自己攻击见效,急忙挥杖再进试图乘胜追击先毁去一具。而辰州掌教王春林见到师弟情势危急急忙驱尸来救,尸爪疾挥暂时逼退了念慈的攻势。

    一具金甲僵尸抵御念慈的攻击是相当勉强的,不出几个回合禅杖已经数次击中了王春林控制的那具金甲僵尸,虽然王春林在关键避过了要害,但胸背处遭受的几次重击也间接的令他的行动更显迟缓,如此下去情势堪忧。

    好在李伟华很快的便重新恢复了对僵尸的操纵控制,略作调整便重新加入了战团,双方再一次陷入了胶着。

    “无量天尊,多谢温真人临危相救。”就在此时王琼在陈明强的搀扶之下走了过来冲温啸风道谢,她命魂刚刚归体,行动略显蹒跚。

    “王道长客气了,辰州派与我紫阳观情义非浅,守望相助理所应当。”温啸风急忙离座还礼。

    “因贫道一己私事连累贵派痛失法宝,乘风子惭愧非常。”我也站起身冲王琼稽首为礼。

    “于掌教说的哪里话,若不是于掌教与牛真人昔日慷慨义举,我辰州一派如今恐怕连立锥之地也没有了。饮水思源,投桃报李,辰州派将永感大德。区区一件法器损之何妨。”王琼一番话说的有情有理暖人心肺,但是看向自己先前操控的僵尸所残余的金甲时还是忍不住流露出了痛心不舍的神情。

    “大恩不言谢,辰州大义乘风子记下了。”我无奈的伸手请王琼重新归座。

    “王道长,可有隐虑?”温啸风见王琼归座以后看着太阳神情焦虑忍不住出言发问。

    “僵尸性阴,所披凝魂金甲不足以抵御午时日乌,午时三刻一到尸气将会大减,失去了尸气的吸附,金甲将会自动离身。”王琼皱眉说道。

    “没了金甲僵尸会咋样?”金刚炮插嘴问道。

    王琼摇头叹气没有说话。

    我皱着眉头抬起了左手看了下时间,十一点五十五分。

    距离午时三刻只剩五分钟了......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八十五章 午时三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