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八十一章 辰州法器

第二百八十一章 辰州法器

“还是你厉害,这都让你看出来了!”我皱着眉头斜了金刚炮一眼。后者竟然没有听出我话中的嘲讽之意,反倒嘿嘿一笑面有得色。

    “二胰子是何物?”温啸风不解的问道。

    “不男不女的阴阳人。”我无奈的解释了一句。温啸风最后一次苏醒并没有停留很长时间便服用了断魂草,因此并不知道这种恶俗的叫法。

    “阴阳人乃天残地缺的无德之人,她的福缘之气怎会如此深厚。”温啸风摇头说道。其实阴阳人自古便有,现代对于阴阳人的解释是染色体出了问题,而古时则认为他们是前世做了恶事损了阴德。

    “兵来水淹,将来火烧。”金刚炮斜着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场中的念慈。

    “火烧?鸡蛋你要不?”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其实金刚炮想说的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啥意思?”金刚炮这次听出了我在嘲笑他,转头就想跟我争吵,可是一转之下表情就定住了。

    我和温啸风等人顺着他的视线转头回望,也不由得被那三具从远处走来的僵尸惊呆了。

    三具僵尸此刻已经披挂上了金黄色的铠甲,头,颈,胸,腹以及身体的各个关节都被厚厚的铠甲所覆盖保护,铠甲的材质应该是由多种金属混合而成的坚硬合金,古时通常将各类金属统称为金,所谓金甲自然不会是真正的黄金,因为黄金质地较软,做不了盔甲兵刃。

    三具金甲僵尸在初升阳光的照射之下发出了刺眼的光芒,伴随着肢体的移动,光芒越发的耀眼。此外三具金甲僵尸的脚上还穿有护足金靴,寺院坚硬的青石地板在其踩踏之下纷纷裂纹破碎,喀嚓之声震人心魄。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是三具披挂了金甲的僵尸,任何人都会将他们视为临凡的天将,下界的神兵。

    “好家伙,变形金刚来了。”金刚炮张着大嘴神情惊愕。这三具金甲僵尸的气势相当凛冽,一出场便带有踏三山平五岳的巨大威势。沉重稳健的步伐,坚固厚重的铠甲,耀眼欲盲的金光无一不向众人证明着它们自身所蕴涵的无坚不摧的破坏力量。

    “辰州派的镇派法宝果然非同凡响。”我不禁额首感叹。

    “你说这女尼会不会重蹈明空的覆辙?”温啸风笑着说道。他心性乐观很喜说笑。他嘴里的明空就是那个牛逼吹的挺响到最后却被妲媚儿一脚踢晕的和尚。

    “不会。”我回过头看了一眼冷颜站立的念慈。虽然我至今仍不明白念慈为什么会狂妄到敢以一敌三的程度,但是俗话说的好,没有三两三,谁敢上梁山,这个念慈对自己如此自信自然不能没有原因,更何况我虽然不看不出她的真实性别,但她头上的紫气却不是假的。

    “辰州派那三个老家伙呢?”金刚炮注视着走到我们身后不远处的三具金甲僵尸。僵尸是径自走过来的,辰州三老并没有尾随其后。

    “别乱说话......四师兄慎言......”我和温啸风急忙出口制止金刚炮胡言乱语。他一到白天灵气受限,观察不到气息的微弱变化。其实那三具金甲僵尸此刻发出的气息之中隐藏着辰州三老的天地人三魂。也就是说辰州三老是在以本身阳魂施展控尸之术的。

    金刚炮见我和温啸风冲他连连挤眼,知道了我们想表达的意思,急忙转身讪讪的坐回了座位,掏出香烟掩饰窘态。

    三具金甲僵尸顷刻之间就走了过来,走到我们旁边时微微停留示意,这才并排走入场中站好了位置。

    “阿弥陀佛,绝尘庵念慈敬请赐教。”念慈合十为礼后退半步侧身扬手作出了请招的姿势。

    “无量天尊,辰州掌教杨春林稽首。”辰州掌教操控的那具金甲僵尸竟然能够开口说话,虽然声音阴冷但语气强调依然是本人的声音。

    “无量天尊,辰州李伟华稽首。”辰州老二也报出了自己的名号。与截教不同的是辰州派隶属于道教正一总支,自报名号时是连名带姓的,而不是以“子”自称。

    “王琼今日便要恃这不入轮回的阴物向神尼讨教一二。”三人中唯一的女子言语就没有她两位师兄那么客气了,要知道神尼一般是用来称呼老年尼姑的,以念慈的年纪称呼她一声大师最为恰当。而王琼以神尼来称呼念慈明显有挑衅嘲讽的意思。至于她将自己控制的金甲僵尸说成不入轮回的阴物是则冲着鉴性先前的话去的,鉴性先前将三具金甲僵尸说成一文不值的阴物令她大为动怒。

    念慈早已做出了斗法的姿势,听完辰州三老的言语之后也并未答话,只是散出自身灵气护住周身,微微点头手指微动,示意对方可以进招。

    “二位师兄为我掠阵,我来斗她。”王琼是辰州三老中唯一的女性,年纪约莫六十出头,虽然年老火气却是不小。

    杨李二老同时转望自己的师妹,点头同意,操控着各自的金甲僵尸向南北两侧退开了十余步。

    “此等默契绝非朝夕可就。”温啸风注视着辰州二老移动的方位微微点头。辰州二老并不是随意后退的,在后退的过程中始终与王琼控制的女性僵尸保持着等边三角形的位置。这明显是一种互援互救的攻守阵式,难能可贵的是三人之间的距离竟然不差分毫。

    “阴物来了!”王琼冷笑着控制着那具女性僵尸走向了念慈。与大多数暴起攻击的进攻者不同,王琼控制着自己的那具僵尸走的很慢,并且刻意的加重了落脚的力度,试图在无形之中给对方造成心理压力和气势威慑。

    这几具僵尸身上的金甲是贴身穿着的,除了金甲覆盖的区域之外,僵尸的身上是没有任何遮羞衣物的,这具女性僵尸的死亡年龄应该在三十岁上下,虽然死去多年但是皮肤白皙依如常人,加之体形丰满步伐婀娜,行走之间女性特征时隐时现,柔弱与威猛共存,春色与杀机并现,给人以说不出的诡异之感。

    念慈面无表情的看着缓缓走近的金甲僵尸,直待对方走到离自己三步远近的时候方才变换方位闪身移开,很明显,她虽然傲气却并不愚蠢,懂得揣摩对方的真实实力。

    王琼见对方闪身躲避只是发出了一声冷哼,再度转身迈步上前威逼,念慈再度闪躲还是没有出手。高手相搏自然不会像市井泼皮那样一上来就的胡抓乱挠,前期越平静后期就越惨烈。

    辰州派自古以来就不是什么威名远扬的正道大派,他们的入道是被生计所迫,擅长的就是赶尸之术和各种符篆,服务的人群也大多是劳苦大众,行事极其低调,生活也相当清苦。即便在祖庭被夺之后也没有凭借法术强取豪夺,更没有像我和金刚炮这样贪婪的聚财敛富,陈明强当年见到佛跳墙竟然不认识那种食物,就足以说明他们辰州一派是相当的清贫和守旧。如果不是为了答谢我当初的赠金之恩,他们这次是绝对不会带着镇派法器出山相助的。

    就在此刻,一直出于躲闪之中的念慈终于出手,右手莲花指印轻挥,一股凛冽的紫气径直袭向了王琼控制的这具金甲僵尸。如果说前期是观察揣摩的话,现在就是出手试探了。

    念慈的出手虽然未尽全力,但是她本身已是真正的紫气修为,而这具金甲僵尸本身以及控制它的辰州派王琼却并没有在灵气方面有什么过人的修为,充其量也只相当于我们的淡蓝灵气,而淡蓝与紫气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她拿什么应对念慈的凛冽紫气?

    阐道截三教虽然都是道人,但是各自修行的法门并不相同,有的精于练气,有的擅长做法,练气的道人与人斗法通常使用灵气对敌,是谓:施法。而另外一类人则更擅长激发人体潜能近身攻敌,是谓:施术,辰州派走的是第二条路线。

    意想不到的事情再次发生,王琼控制的那具金甲僵尸面对着快速袭来的灵气竟然不躲不避,也未作势封挡,而是双手左右平举,硬生生的承接了念慈挥来的灵气。伴随着一声闷响,僵尸笔直的倒飞而出跌于三丈开外。

    “哎呀我地妈呀。”金刚炮见威风凛凛的金甲僵尸竟然不是念慈一合之将,忍不住手摁额头不忍直视。

    “王道长刻意为之?”温啸风带着疑惑的神情转头看着我。金甲僵尸先前的举动的确蹊跷,不但没有封挡的举动反而伸开了手臂任凭紫气袭向自己。

    “你再看它的气息。”我冲着正快速跃起的金甲僵尸努了努嘴。

    “它可借敌灵气?”温啸风在我的提醒之下凝神而望,发现受袭之后的僵尸气息竟然较先前浓烈了几分。

    “问题出在它身上的金色铠甲。”我皱眉说道。金甲僵尸身上的盔甲能够缓冲并吸收对方灵气,此战或许可胜。

    “哎呀。”金刚炮见重新跃起的僵尸又被念慈挥了出去忍不住又是一声哎呀。

    温啸风见状准备出言向他解释,被我摇头制止了,让他哎去吧。

    “哎呀,哎呀......”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八十一章 辰州法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