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七十九章 一起消失

第二百七十九章 一起消失

轩辕剑乃剑形兵器排名第一的上古神器,相传乃仙人铸就赐予黄帝降妖伏魔指掌九州。竹户加措手中的长剑色呈金黄,剑身之上刻有日月星辰以及山川流水,这一点与传说中的轩辕剑是相符的。此外这把金色长剑能够抵挡的住金刚炮疾斩而下的鸣鸿刀而无恙,自然必定是传说中的轩辕剑无疑。

    我和温啸风虽然从未见过此剑,但是作为用剑高手,自然会从竹书古卷上获得一些关于此剑的记载。根据史料记载,轩辕剑和鸣鸿刀乃灵铜所化一炉而出,材质完全相同。不同的是轩辕剑乃刻意铸就,剑形精美,剑魄为三足日乌,性纯阳。而鸣鸿刀则是轩辕剑出炉以后剩余的灵铜冷却之后自然成形,刀形糙劣,刀魂为金睛云鹊,性至阴。

    当初铸剑的仙人在铸造轩辕剑的时候并没有料到鸣鸿刀也会随之出世,在见到鸣鸿刀之后皱眉叹气大为惊叹,由此可见世间万物的存在皆有定数,阴阳乾坤相伴相倚。正邪善恶互克互生。

    “轩辕剑?!”金刚炮见竹户加措自冲转轮之中抽出的金色长剑竟然能够阻拦自己的鸣鸿刀也是微微一愣,但是转息之间便猜出了竹户加措手中长剑的来历。

    “阿弥陀佛。”竹户加措自下而上的封挡鸣鸿刀也并不轻松,面色通红气息更乱。

    “哈哈......苍天有眼!”金刚炮见到竹户加措手持轩辕剑不惧反笑,沉腰凝势挥刀再进。

    在场的众人可能没有几人能够明白金刚炮此刻的心情,作为一个寿数将终的高手而言,能够在有生之年遇到与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金刚炮自得到鸣鸿刀至今尚没有遇到可以与自己手中神兵斗利争锋的兵器,而今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这种斗法才是真正的斗法,这种斗法才叫痛快。

    “先前七哥与那僧人斗法,四哥扔刀相助,当时僧群之中就曾出现过一股怪异的金属气息。”温啸风微微侧身,“那时我已起疑,未曾想竟然是轩辕剑。”

    “确是轩辕剑,我们此行可能凶多吉少。”我皱眉点头。先前金刚炮曾经扔刀支援公羊倚风,如果当时公羊倚风接了鸣鸿刀,竹户加措也一定会将轩辕剑扔给了静。结果公羊倚风并没有接刀而是将其踢了回来,因而竹户加措才没有亮出轩辕剑。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当时轩辕剑一定是部分出鞘了,不然的话温啸风不会发现它的气息。

    “何解?”温啸风不解的看着我。

    “六师姐先前的分析不无道理,明惠可能早已预料到了今日斗法之事,并事先安排下了对策。”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场中的二人。金刚炮与竹户加措正在使用自身残存的少许灵气催刃斗法,短时间内还分不出胜负,斗至此时二人的气息都已经散乱不堪,谁的情况也不乐观。

    “即便提前预见,他若逆天改之必遭天谴。”温啸风微挑鼻翼。

    “明惠很可能在明知故犯,修正阴阳,平和善恶。”一直没有说话的慕容追风听到我们的谈论转过身插了句嘴。与我和温啸风的紧张相比,她的神情相对轻松,一直微笑的看着场中呼喝挥砍的金刚炮,显然对自己的丈夫有着十足的信心。

    “六姐解惑。”温啸风向左侧转了转身。

    “媚儿可以轻松获胜源于对方近年来的无德不修,明惠要借我等之手加以训诫羞辱,此其一。老七亡故多年却仍然身携灵气存于阳世,明惠要毁其面具终其寿数,此其二。冰晶佛珠乃天龙寺之物,了静为何居之?其圆寂前指责佛祖无灵,足见其心不善,丢了性命也应该是今生定数,此为三。”慕容追风逐一列举缓缓而谈。她终究是女人,心细如发。

    “他难道不惧天谴之威?”温啸风开口又问,这个问题也是我的疑惑,如果明惠真的敢逆天行事,必定会招来天谴。而他已无身体,仅靠神识是万万抵御不了天谴的。

    “昔日佛陀割肉饲鹰,明惠想要行那拨乱反正之举,自然是想效仿佛门大德,将罪过一己承担。”慕容追风说话之间连连回头,此刻天际已经开始放亮,金刚炮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乾坤之事又岂是他可擅自矫正修改。”温啸风冷哼出声。

    就在三人谈话的同时,场中的战况越发的显得激烈而悲壮,二人先前所余的灵气几乎已经消耗殆尽,此刻拼的已经是是各自的体力和耐力,轩辕剑与鸣鸿刀相击所产生的铿锵之声不绝于耳,由于这两件绝世兵器并非钢铁所铸,所以只闻其声而无火花,互相挥砍之下也没有缺损迸口。

    竹户加措此刻使用的武术类似于少林寺的达摩剑法,只不过改为了双手握剑,刺削截挑有章有法。而我紫阳观却并不擅长此道,因为佛教和道教的修行法门比较为世人所悉,各大门派也都有自己的强身武术,而阐截二教则是以灵气修行为主,对于外门功夫并不擅长。所以金刚炮并不遵什么章法,一味的胡砍乱剁,势若疯虎只攻不守,倒也令得竹户加措奈何他不得。

    “到此为止吧。”我叹气拿过了身旁的铜锣。天马上就要大亮,金刚炮已经没有时间了。

    “不要鸣锣。”慕容追风和温啸风见我拿起铜锣异口同声的制止我。

    “不到最后时刻就认输,老四肯定会怪你。”慕容追风摇头叹气。她也看出了金刚炮虽然气势如虹,但是刀法却敌不过竹户加措的剑法。所谓刀剑无眼,轩辕与鸣鸿都不是寻常兵器,万一失误错手,便不会是皮肉之伤。

    “九弟,你感觉他们现在还有灵气可供驱用吗?”温啸风努嘴说道。

    “关心则乱。”我笑着放下了铜锣。由于金刚炮一到白天就失去了紫气,所以我潜意识里始终认为天亮就是最后时限,可是我却没有想到此刻金刚炮和竹户加措二人灵气早已枯竭。天亮与否已经不再是问题了。

    片刻之后,太阳升起。

    正如温啸风所料,太阳的升起并没有对金刚炮产生大的影响,而处于酣斗状态的金刚炮也并没有发现昼夜的变化,依然与竹户加措拼斗不已。

    但是就在太阳升起的这一瞬间,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竹户加措手中的轩辕剑感受到了初升的阳光之后金黄色的剑身开始逐渐产生大片的虚影,片刻之后伴随着一声洪亮的鸟叫之声,轩辕剑化为一只巨大的金色日乌脱离了竹户加措的控制飞到了半空,而金刚炮手中的鸣鸿刀受到轩辕剑魄的激荡也怒鸣着现出了云鹊刀魂,拍打着一丈有余的巨翼凌空而上,愤怒的迎向了三足日乌,刀魂剑魄天生敌意,竟然脱离了主人的控制而自行翻腾抓啄在了一起。

    猛然出现的巨大变故令得在场的每一个人大惊失色,双方众人纷纷离坐站起抬头上望,惊叹异像。

    众人再惊也惊不过金刚炮和竹户加措,缠斗正酣之际却没了兵器,这种情况令得二人面面相觑,反倒忘记了拼斗。

    日乌与云鹊形体相仿,翼展都在三米左右,日乌并不是通常所说的乌鸦,而是一种代表着纯阳正义的猛禽,模样与传说中的凤凰类似,不同的是在两足之前又生有一足,周身散发着一股日照大地君临天下的王者气息。而鸣鸿刀化成的云鹊却是另外一种情况,怒睛圆睁抖羽亮翅,发出的气息犹如身经百战浴血九州的枭雄霸主。剑魄刀魂凌空相斗,君王霸主同场争雄,场面惨烈而壮观。

    日乌与云鹊并没有在原地停留多长时间,争斗了片刻之后竟然猛然转身飞离了寺院上空,互相啄咬着飞向了东方天际。

    “啊?你要干啥去?”金刚炮见鸣鸿刀化成的云鹊竟然离开幽冥禅院飞向了远方,不由得大叫失色。情急之下捏诀跳起试图追逐,奈何他已无灵气可御使驱用,只蹦起了不足三尺就落了下去。

    “接着打,我去给你追刀。”我见状急喊一声凌空跃起向东疾掠。而那名年轻的喇嘛僧人在跟竹户加措说了一句藏语之后也施展神通妙法离地而起尾随而至。

    金刚炮已经苦战到了这个时候,胜负对他至关重要,这关系到他在剩下的这段日子里的心态和活法儿。

    日乌和云鹊先前的移动并不迅捷,我与那名喇嘛僧人很快的便追赶了过去,可是后期两只禽灵却猛然的加快了速度,我们二人只得再度御气追赶。

    在追赶的同时我注意到离自己不远处的那名喇嘛僧人的移动速度极为迅捷,竟然比我还要快出不少,而他的姿势也极为眼熟,竟然有二师兄齐御风凌空术云游千里的神韵。

    没过多久二人便停住了身形。

    可惜的是我们之所以停了下来并不是因为追到了日乌云鹊,而是它们竟然凭空消失了。

    我皱着眉头捏起凝神诀环视左右,方圆千里了无气息踪迹,它们去了那里?

    鸣鸿刀乃是金刚炮的心爱之物,我竟然给追丢了,回去以后怎么向他交代?到最后不甘心的连久已不用的凝神真言都用上了,结果还是徒劳无功。

    几试无果之下,只得怏怏的调头回返。临近寺院便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鸣锣之声。情急之下急忙催气加速,待得到了幽冥寺院上空,下方的情况令我大皱眉头摇头不已。

    鉴真站在场边神情焦急,手持铜锣敲击不已。而金刚炮已经将竹户加措摁倒在地,挥舞着拳头狂砸猛打“服不服?你他妈的服不服......”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九章 一起消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