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七十八章 轩辕神剑

第二百七十八章 轩辕神剑

金刚炮虽然浑噩却并不是傻子,他灵气较对面的竹户加措要高出少许,催御灵气施展远距离的攻击无异于以己之长攻敌之短。

    金刚炮使用移山诀移动的这片砖石覆盖的范围足有五丈见方,攻击目标除了竹户加措之外还间接的殃及了竹户加措身后的众僧,他的这个举动明显的是在给竹户加措出难题,逼着竹户加措顾及身后的众僧而硬接他移过去的大片砖石。

    结果竹户加措却并没有阻挡金刚炮移过去的所有砖石,只是使用护体真气护住了自己,并没有理会那袭向他身后僧众的诸多碎石。

    关键时候还是那名年轻的喇叭出手解了众僧之噩,挥手之间将诸多碎石阻下移走。而他的举动相当的巧妙,挥出的灵气只是护住了那些紫气以下的僧人,那些本身有着自保能力的高僧他并未理会,任由其自己施展神通出手挥散。

    “再来!”金刚炮见一击无果再次使用鸣鸿刀豁出了大片的泥土,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他移起的泥土是完整的一片,厚度足有两尺,犹如一面土墙般的冲对面倾压了过去。

    由于金刚炮驱驭的这堵土墙实在太过厚重,所以竹户加措这次并没有再次使用灵气护体,而是将转轮交于左手,右手五指并拢前伸,本来平淡无奇的手掌在灵气的催动之下瞬时膨胀数倍,整个手掌呈现一片血液的红色,伴随着一声藏语呼喝,偌大的巨手夹带着精纯的灵气贯穿了金刚炮移过去的土墙。而左右的那些土墙则由鉴真鉴性共同出手轰散了开来。

    “未应难着退回幽冥大殿!”鉴真环顾左右出声说道。他所谓的应难和道家的度劫是一个意思。他也发现了那些没有紫气的僧人在这里只能是累赘,所以开始清场。

    “诸派长辈留下,其余人等退后百步。”我站起身冲身后的众人挥了挥手。金刚炮这家伙明显有借机毁寺拆庙的意思,这些人留下容易被他误伤。

    “别以为弄出点虚影就能迷惑你家道爷,现在给我滚下去,饶你不死。”金刚炮两击无攻,暂时停止了攻势。竹户加措的大手印并非可以令手掌变大,只是在手掌上裹上了一层佛法催逼之下产生的有形真气,金刚炮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

    “嗡,吗哈噶啦,格哩哄啪。”金刚炮的恐吓并没有对竹户加措产生什么作用,反倒令得竹户加措将手中的转轮贯插入地,口中念念有词,双手法印变幻快速的催御着藏密纯阳大手印。

    “你念叨的啥玩意?”金刚炮疑惑的看着竹户加措。他压根儿就听不懂竹户加措的藏语,但是却能看出竹户加措的气息正在急剧飙升,最令人恐怖的是伴随着竹户加措咒语的念颂,其身后正隐约的出现了两道怒睛昂首的青龙气息。

    “马掌教,你懂藏语吗?”我转头冲马千里问道。

    “一点点,他这句藏语的意思应该是无上天龙时刻护佑着我。”马千里侧耳倾听了片刻开口说道。

    “阿弥陀佛,加措活佛以纯阳之身施展噶举派无上神通天龙护身咒,招引水属龙魂护体,震弹灵气,此战可胜。”就在此时,一直没有开口的年轻喇嘛僧人意外的开了口。此话虽然是冲鉴真鉴性二人所说,但是声音洪亮,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的极为清楚。

    “草,老子五行属土,克不死你!”金刚炮听到那名年轻喇嘛僧人的言语顿时怒火冲天,手中鸣鸿刀脱手入地,指诀一变,御气除魔真言应口而出“上教门人,紫气通天,诛邪伏魔,暂借金身,奎木狼速速归真......”

    金刚炮的这个举动自然是被那年轻的喇嘛僧人所激想要使用除魔诀与竹户加措硬碰硬,这是他一贯的作风,我自然不会感到希奇。令我感觉疑惑的是那名年轻喇嘛僧人所说的那番话,这个年轻的喇嘛脸上的高原红说明了他一直都生活在高原地区,但是为什么他的汉语会说的这么流利,要知道在藏区寺院平时说的可都是藏语,他说话不带丝毫的藏区方言是不正常的。还有就是他的话虽然在给众僧打气,但是也无形之中透露出了竹户加措施展的神通名称以及效果,与马千里先前所翻译过来的话相互比对之后也证明了他说的是真话,他为什么要说这些?

    “纯阳大手印!”对面的竹户加措已经凝势完结,怒吼着挥舞着血红的双掌冲向金刚炮。

    “御气除魔诀!”金刚炮的嗓门比竹户加措更大,与此同时身形疾动,快速的迎向了竹户加措。

    “轰。”二人四掌相接真气互撞产生了巨大的声响和剧烈的气浪,与此同时二人纷纷被对方的凛冽真气冲撞的倒飞了出去。

    竹户加措被金刚炮的除魔诀轰的倒飞而出,直直的撞向了禅院西侧厢房,但是在后背即将接触墙壁的瞬间,其身后的两条青龙虚影缓冲了他的去势,令他可以稳住身形自然落地。与他相比,金刚炮的情况就要糟糕不少,他被对方的大手印震飞之后是直接撞向东侧厢房的,没有任何的缓冲,后背肩膀直接与坚硬的墙壁接触,虽然有着灵气护身,但是仍然将厢房的墙壁撞出了一处巨大的凹陷,金刚炮闷哼一声落于地面,单膝跪地揉身再起。

    “天龙护身咒果然霸道,四哥情势不妙。”温啸风神情凝重的打量着场中的局势。

    “那个喇嘛也不好过。”我冷哼出声。虽然表面上看金刚炮情势稍危,但是竹户加措的情形也好不到哪儿去,身后的两条青龙虚影在抵消了他所受到的冲击时摇头而啸面露痛色,这就说明这两条水属青龙阻挡除魔诀也并不轻松。要知道除魔诀乃是我紫阳观威猛霸道的近身攻击法术,原理与竹户加措的大手印是一样的,都是使用自身凛冽充盈的灵气去轰击对方,自身的真实修为是施展除魔诀的根本和前提,金刚炮乃紫气修为,比竹户加措要高出少许,两两相加,正负相抵,两人到底谁能撑到最后还真不好说。

    “别说只是龙魂,你就真的弄条龙来,老子也给你弄死!”金刚炮乃军旅出身,受创之后士气不落反涨,怒骂着冲竹户加措又冲了过去。

    “轰!”两人又是来了个硬碰硬,情形跟上次一样,两人又是同时倒飞而出,撞墙落下。

    “草你大爷的,给老子滚开。”金刚炮落地之后擦去了嘴角的一丝血迹,翻身跃起转身怒吼着施展移山诀将身后的厢房整间的移起砸向了竹户加措。竹户加措见状丝毫不惧,大手印左右疾挥将压顶而下的房屋击的左右分飞

    不过金刚炮的这个举动也并不是为了攻敌,他是为了给自己的下次后退扫清障碍,也为了给随后的攻击创造机会。就在竹户加措将房屋击飞的同时金刚炮已欺身而上,除魔诀结结实实的击在了竹户加措的胸口,后者口吐鲜血倒跌了出去。

    “你让老子流一滴,老子就让你吐一口。”金刚炮并未趁胜追击,而是昂首斜视神态倨傲。

    “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竹户加措虽然口吐鲜血却并无大碍,坠地之后翻身而起,口中咒语急念,身后略显萎靡的两条青龙嘶吼着合二为一,自竹户加措的周身往复盘绕游动不止。

    “大明咒都念出来了,你还会点啥?”金刚炮对于竹户加措的咒语并不陌生,但凡对佛教有些须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个源自菩萨咒的简单咒语。

    “这句话藏语的意思是:好哇,莲花湖的珍宝。”身后的马千里按照字面意思翻译了出来。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且不管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这句简单的咒语必定有着强悍龙魂化守为攻的效果。

    “念的老子头疼!”金刚炮眼见对方的气势越来越胜,知道再等下去只会错失良机,出声发力猛的将自身灵气提到极至,挥袖出掌再施除魔诀,凌厉的攻向了正在念颂咒语的竹户加措。竹户加措见状停止了咒语的念颂,冷哼扬手,纯阳大手印带着呼啸的龙吟之声袭向了金刚炮。

    夹带着龙魂的纯阳大手印再次将金刚炮震的倒飞吐血,而御气除魔诀也彻底的轰散了竹户加措身上的水属龙魂,两人在这一回合都没有讨到什么好处。

    “六姐,九弟?”温啸风见金刚炮再度吐血忍不住左右转头看了看慕容追风和我。他的意思很明显,在征求我们的意见是不是敲锣认输。

    “再等等。”慕容追风摇头说道。

    “一刻钟以后再说。”我冲温啸风点了点头,“他们两个现在灵气都已经枯竭了,有鸣鸿刀之助,老四胜面很大。”天很快就要亮了,到时候金刚炮如果还不能得胜我只能敲锣认输,不过他有鸣鸿刀在手,竹户加措却只有一杆转轮,自然不会是他的对手。

    “四哥受伤较重。”温啸风出言提醒。

    “不妨,伤不了他的性命。”我摇头说道。其实我之所以让金刚炮坚持下去并不是为了这一局的胜负,而是金刚炮只剩下了三年的寿命,这种高手之间的斗法可能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再遇上了,所以我希望他赢,他自己也肯定是这种想法。

    “老东西,服不服?”金刚炮抬起袖子擦去了嘴角的血迹,扬手使用移山诀将鸣鸿刀移到了手中,恶狠狠的看着手抓转轮缓缓站起的竹户加措。

    “阿弥陀佛,鸣鸿魔刀吸血伤魄,此等大凶之物持之不祥。”竹户加措盯着金刚炮手中的鸣鸿刀神情凝重的念颂佛号。

    “魔你个头呀,砍死你再说。”金刚炮怒骂一声挥舞着鸣鸿刀冲向了竹户加措。这家伙一直将鸣鸿刀视若心肝,竹户加措说它是魔刀他自然不乐意听,尽管鸣鸿刀事实上的确是噬血魔刀。这就跟自己的孩子一样,尽管长的难看笨的要死,别人如果说了实话,当父母的还是不乐意。

    竹户加措见金刚炮挥刀而至并未惊慌,双手紧握转轮,左右旋拧之下竟然从转轮之中抽出了一柄金色长剑,斜举上架,堪堪的挡住了金刚炮疾挥而下的鸣鸿刀。

    “九弟,那是......”温啸风神情惊恐的转头看着我。

    “没想到这把剑竟然会在一个喇嘛的手里。”我皱眉站起。这柄金色长剑出鞘的瞬间我就猜出了它的来历,普天之下能够与鸣鸿魔刀一较雌雄的只有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神兵轩辕神剑......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八章 轩辕神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