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借机拆庙

第二百七十七章 借机拆庙

妲媚儿走了,和公羊倚风一起走的,我派了公羊柱跟车护送。

    虽然她的想法令我震惊,但我并没有去劝解她,因为我知道我改变不了她的想法,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她的姓氏写入紫阳观的宗谱,承认她是紫阳观门人的眷属,也只有这样她才能名正言顺的与公羊倚风死而同穴,或许这也是她迫切的想要一个名分的原因。

    妲媚儿这个女人虽然生性狐媚,举止放荡,但是在遇到公羊倚风之后能够收心敛欲洁身自重,这是难能可贵的,要知道公羊倚风了无气息血脉不通,自然行不得人事。仅凭着对当年救命之恩的感念和对心上人的仰慕,妲媚儿苦守了公羊倚风千年之久,此等情义也配的上做公羊倚风的女人了。

    心情沉重的回到幽冥禅院,僧众还在为了静之事忙碌,我走回座位将往生杏核递了给温啸风。

    “何处所得?”温啸风惊讶的看着我手中的杏核,当年跟随师傅远赴东海朝拜祖师的时候他也在场,自然认识这种东西。

    “七嫂所赠。”我伸手冲金刚炮要了一支香烟,同时向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多嘴。往生杏核虽然是我们寻觅所得,但是已经送给了妲媚儿,那就是人家的东西了。

    “此女品德可居正室。”慕容追风见妲媚儿将杏核转赠给了温啸风不由得对她改变了印象,慕容追风先前对妲媚儿不满也有可能是出于这一点,妲媚儿如此作为,倒显得慕容追风有点刻薄了,所以慕容追风才会说出让妲媚儿居正的话。

    “给公羊柱打电话,让他转告妲媚儿紫阳观将她与公羊徐氏并为正室。”我冲帮我点火的金刚炮说道。公羊倚风先前的妻子姓徐,也就是公羊柱这一支脉的先祖母。

    “我来打。”慕容追风和金刚炮一起走远了。

    “九弟,为兄还是不服了罢。”温啸风盯着手中的往生杏核竟然面有犹豫。

    “为什么?”我愤怒的抬高了声调。我当初从妲媚儿手中接过往生杏核的时候内心是矛盾的,如果不是温啸风急需此物,我坚决不会拿那伤心人的东西。这下倒好,我厚着脸皮收下的东西这家伙竟然还不领情。

    “自古至今我紫阳观还无一人是靠取巧进那紫气福地,我如若为之,师傅必定会责骂于我。”温啸风神情大为尴尬。

    “师傅一人独居缺人侍奉,你就去了吧,反正你也不是头一次挨骂了。”我转怒为喜。原来这家伙之所以犹豫是害怕去了紫气福地以后三圣真人会骂他。其实他的担心还不是多余的,三圣真人生前最疼爱的就是我们两个小徒弟,不然的话不会以绝世神兵干将莫邪分赠我们。结果这家伙迷恋丹青不务正业,为此三圣真人曾经多次严厉呵斥。现如今他如果服用兽类的往生杏核去了福地,三圣真人自然会大为恼火,一顿臭骂自然是逃不了的。

    “别耽搁,直接吞服。”我见温啸风想要将往生杏核放于袖中急忙出言阻止,与此同时示意身后的弟子端来茶水。往生杏核必须在生前服用,死后气血不通服之无效。

    “想当年紫阳九子精擅五行道法天纵,随师朝圣何等威风,而今......”温啸风手握杏核仰天长叹,显然是回忆起了当年同门学道的情景,他也放不下我们这些师兄师弟。

    “大师兄已经再世为人,我自会妥善照料,你无需牵挂。三师兄与叶傲风之事我亦会查明真相,不枉不纵。七师兄得遇妲氏女子造化非浅,想来也无遗憾。四师兄与六师姐虽然寿数将至,但是好孬也留下了子嗣血脉,百年之后我自会代为抚养。二师兄生性仁厚,想必也能自保善终,你不要胡思乱想。”我出口劝慰。

    “你若真将七嫂载入宗谱,便是逆了通天教归,我担心祖师会责罚于你。”温啸风转身看着叼着香烟的我,“你肩挑数担,若有差池,那可如何是好?”

    “你怎么婆婆妈妈的,兄弟我现在坐拥万贯家财,即便祖师责罚也不会取了我的性命,生计自是没有问题。”我将手中的茶水递到了他的嘴边,“师傅一人独居,衣食度用缺人侍奉,你就代替我们去侍奉他老人家吧。”

    “唉~”温啸风重重叹气,接过茶水服下了往生杏核桃。

    “走吧,吃饭去。”我见温啸风服下了往生杏核心情大好,转身招呼黄灵真人和辰州茅山众人离开了寺院。

    简单进食过后,众人回到了斗法场地,而那一干僧众却依然在大殿之内作着超度法事。一直等到寅时这才重新归位。

    这次幽冥禅院派出的是一位手持转轮的年长喇嘛,该人年纪约莫五十上下,一身淡紫灵气,身披喇嘛袍头戴鸡冠帽,面容长相与中土人氏大为不同,鼻高脸阔,明显是藏边一带的人物。

    “噶举派阿底寺竹户加措。”喇嘛僧人报上了自己的来历名号,言语很是生硬,显然平时不太使用汉族语言。

    “师姐,你知道他的来历吗?”我疑惑的转头看着慕容追风,我对藏传佛教所知甚少只知道他们有班禅额尔德尼和***喇嘛可以转世为人,至于他们擅长的神通和佛法则一无所知。

    慕容追风并未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转头怒视金刚炮。

    看到她的这个神情我已经知道她也并不了解这个喇嘛僧人的来历,而她怒视金刚炮则是怪金刚炮当初送战书送的太早了,令对方提前有了防备,请来了这么个喇嘛僧人。

    “这个喇嘛的手指那么粗,练的一定是铁沙掌。”金刚炮扭了扭脖子,发出了一阵骨骼暴响。

    “溯风真人可能看走眼了,铁沙掌是少林绝学,”茅山掌教马千里出口纠正了金刚炮的说法,“我曾经参加过部里组织的宗教会议,跟他们有过接触。”

    “快说说。”金刚炮对于马千里纠正他的错误并没有感到生气,反而虚心的转身求教。

    马千里见我们都回望于他,略显紧张,不过他终究是一派之尊,很快的便进入了状态,冲我们讲述了藏传佛教的一些情况。

    藏传佛教分为五大派五小派,大派为宁玛派,萨迦派,噶举派,格鲁派,噶当派。而五小派则为希解派 ,觉宇派,廓扎派,夏鲁派,觉囊派。每个派别之间没有互相的统属关系,修行的法门也不尽相同。

    “这个人擅长啥?”金刚炮等不及马千里说完便插上了嘴。

    “噶举派是藏传佛教的大派,精通各种法门,咒语,瑜伽,”马千里皱眉凝思,“根据这名僧人的指骨形状来看,他最擅长的攻击法门应该是藏密大手印。”

    “大手印是啥玩意?”金刚炮挑眉问道。

    “一种类似于铁沙掌的拳掌功夫,不同的是铁沙掌是纯粹的外门功夫,而大手印则是以无上佛法催动下的神通掌法,可降一切阴邪。”马千里神色凝重,明显的是对这种法门心存畏惧。

    马千里的话令我心头一沉,本来我见这个喇叭气息为淡紫是想派辰州派上场的,现在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一来僵尸为阴物,用僵尸斗纯阳大手印明显不合适。二来我不想再随便牵扯外人,能用自己人还是用自己人,我方已胜两场,只要我和金刚炮以及温啸风全胜,我们就算赢了。

    “老于,这个给我了,我喜欢。”金刚炮嘿嘿一笑。

    “能不伤人就别伤人。”我点了点头叮嘱了一句。我之所以要叮嘱他别伤人是为了节省斗法的时间,不然的话幽冥禅院又要跑到大殿念经超度去了。

    “紫阳观溯风子来了。”金刚炮掏出了鸣鸿刀转身就要下场。

    “对方没有兵器,你不能坏了规矩。”我急忙出言阻止他。

    “谁说没有,他手里拿的是啥?”金刚炮伸手指着那名喇嘛僧人手中的那根转轮。

    “他幸亏没拿挖耳勺。”我呵呵一笑,挥手示意他下场。那名喇嘛手里的转轮虽然比藏区常见的要大上不少,但是压根就是一件念经时的器物,哪里算的上什么兵器。

    “秃驴,看我紫阳观御气移山诀,”金刚炮走到场中也不打招呼,直接挥舞着鸣鸿刀豁开了幽冥禅院的大片青石地板,转而使用移山诀将诸多砖石劈头盖脸的砸向了喇嘛以及喇嘛身后的僧群。

    这家伙真要借机拆庙了......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七章 借机拆庙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