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七十六章 终有名分

第二百七十六章 终有名分

妲媚儿的话令我心中猛然一沉,急忙转身凝视公羊倚风脸上的定魂罩。定魂罩对他来说极其重要,如若损坏,势必难以稳定他的魂魄。

    自己先前并未过分留意,经妲媚儿提醒我才发现公羊倚风脸上的定魂罩果然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缝。裂缝位于鼻翼左侧,长不足半寸,裂口极其细微,如果不是刻意观察还真不易发现。而定魂罩之所以会出现裂缝,肯定是由于受到了低温的淬溅。

    “真元正在流失,但并不迅疾。”温啸风眉头紧皱。

    我缓缓摇头闭上了眼睛,心中的悲伤自责难以言喻。我之所以率领这一干人等挑战九华并非出于国之忠诚和民族大义,为的纯粹是和王艳佩的一己私情。我最不愿看到的就是这些亲友为了我而有所损伤,可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公羊倚风为了帮我而损毁了定魂罩,如此一来残缺的定魂罩势必无法稳定其魂魄,而真元流失殆尽之日就将是他魂魄离身之期。

    众人黯然的回到了幽冥禅院,一场以牺牲公羊倚风生命为代价的胜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难以接受,而深重的罪孽感和愧疚感已经压的我喘不过气来,我无颜面对其他几位师兄师姐,更无颜面对守侯了公羊倚风千年之久的玄狐妲媚儿。

    “九弟,你不要悲伤,七哥暂时还不会有事。”温啸风见我紧闭双眼悲痛自责忍不住出言劝慰。

    “妲族长,我对不起你。”我可以感受到妲媚儿的气息就在我的身后,但我连睁眼的勇气都没有了。为了成全自己而牺牲别人,我感觉自己成了一个卑微的小人。对不起三个字我从不轻易出口,因为在我看来男人不能说对不起,但是此时此刻我除了一句对不起之外竟然找不出其他的词汇。

    “倚风还有多少时日?”妲媚儿轻声问道。不同于其他的娥眉女流,妲媚儿除了发现定魂罩出现裂缝时发出了一声惊呼之外,自始至终没有表现的过分激动,也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只是呆呆的凝视着公羊倚风。

    “七哥修为精深灵气充盈,面具虽然有损但并不严重,不出意外应当还有百年之寿。”温啸风出言说道。

    “对,还能活一百年。”金刚炮也帮了一句腔,他的观气术较温啸风为高,即便是已经达到紫气颠峰的我在观气术上的造诣也不及他,这一点跟个人体质有关,于修为的高低关系不大。不过他和温啸风却并没有说实话。

    “于掌教?”妲媚儿自然听出了他们言语之间的安慰之意,安慰之词自然也不足信。

    “不再施法,当有七七之数。”我叹气睁开了眼睛。温啸风和金刚炮可以撒谎安慰她,但我不能,因为我是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我没有脸面去哄骗她。

    “四十九年?”妲媚儿微眯秀目似有所思。

    “不可再行施法。”我点头说道。

    “足矣,幸之。”妲媚儿离座站起莲步轻移走到我的面前曲膝跪倒,“妲媚儿有一事相求,万望于掌教成全。”

    “你尽管说,只要我于乘风能作到的事情,我一定答应你。”我急忙站起身将她搀扶了起来。平心而论妲媚儿有求于我令我心情好转了少许,因为她给了我一个弥补错误的机会。

    “贵观乃教主亲传,为我截教正统,妲媚儿以禽兽之身有幸与倚风聚首千年福缘菲浅,”妲媚儿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安然而坐的公羊倚风身上,“紫阳观重新开派,声势之隆世人所瞩,于掌教重情念旧邀请倚风回山应位,妲媚儿感念至深......”

    “妲族长,有话但说无妨。”我出口打断了妲媚儿的赞美言辞。

    “妾身与倚风无名无实,望于掌教能首肯成全,。”妲媚儿又想下拜。

    我到现在终于明白了妲媚儿的想法,原来她想要一个名分。

    “这还不简单吗,改天你们补个结婚典礼,我们喝......”金刚炮忍不住插了一句嘴,可是话说到一半却猛然停住了。

    “妲族长请安座,容我和几位师兄师姐商议一下。”我凝重的说道。按理说妲媚儿的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但是她的这个要求却有违截教历来的规矩,因为本教通天教主虽然收徒无类,但是却严禁门下异类弟子与人类通婚。

    “妲媚儿不求正位,偏侧亦可。”妲媚儿曲膝冲金刚炮等人施了一礼,这才回归座位。

    我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僧人,发现鉴真鉴性送峨眉山僧人离寺尚未回返,这才以眼神示意金刚炮等人随我离开。

    “你们怎么看?”我带着他们三人离开了场地走到一处僻静之所。

    “我同意。”金刚炮点上香烟率先开腔。

    “于教规不合,沙锦珠的下场你们也看到了。”慕容追风有不同的看法。我们在青湖孤岛上看到的沙锦珠就是因为与人类通婚才遭到通天教主软禁至死的。

    “教主颁下此令无非是担心人兽通婚乱了血脉,他们不需有此顾虑。”温啸风虽然没有将话说透,但是他的意思也是同意的。

    “碧游宫虽破,但教主仍在,且教主与天同寿法眼如炬,小九身为紫阳掌教,若首肯此事,教主一旦责罚下来,后果堪忧。”慕容追风连连摇头。

    “无名无实相守千年,此等情意足可感天化地,七师兄魂飞魄散之日不远,我当偿其夙愿慰其真情。”我伸手拿过了金刚炮手上的香烟。

    “玄天二狐不同于涂山白狐,它们了无人类血脉,且教主历来严苛,如若知晓,必定究你之过。”慕容追风还是有所顾虑。她所说的玄狐和天狐是另外两种六窍狐狸,与有着大禹血脉的白狐不同,它们没有尊贵的血统。说白了就是没有强硬的后台。

    “后果我来承担。”我将香烟抽完扔掉烟头,转身走了回来。

    妲媚儿见我们回返,急忙离开座位站了起来。

    “七嫂,何日举行婚姻当事先通知,紫阳观必定前往道贺。”我冲妲媚儿挤出了一丝笑意,称呼的改变表明了我的态度。

    “弟妹,以后咱就是亲戚啦。”金刚炮大大咧咧的很是高兴。

    “恭喜。”慕容追风点了点头,她骨子里并不赞成这桩婚事,肯定不会说什么很亲近的话。

    “恭喜。”温啸风微笑着冲妲媚儿拱了拱手。他寿命将终,自然无法前往喝他们的喜酒了。

    “万谢诸位真人。”妲媚儿喜极而泣,激动之下又想跪倒拜谢,我们急忙扶住了她。

    “老七已有正室,虽然已故,但礼不可废,只好委屈你居于偏室。”慕容追风见状又补充了一句。

    “自该如此。”妲媚儿并没有感到丝毫的不快,反倒又冲慕容追风行了个礼,这个曲膝礼终于换来了慕容追风的少许笑意。

    “成婚之后,紫阳观当将七嫂之姓氏写入本派宗谱。”我出言说道。能对妲媚儿有所补偿令我的心情好转了少许,尽管我可能会为此承担很严重的责罚。

    “万谢掌教厚意,妾身族内还有要事,便不再停留,就此拜别。”妲媚儿冲我们道谢辞行。

    妲媚儿谢绝了众人的送行,只是让我送至了山下。

    “于掌教......”

    “七嫂见外了。”我出口打断了她的话。

    “九弟,七嫂身为异类,私心颇重,先前见八弟命不长久,却也不舍得将那往生之物割爱赠之,”妲媚儿说着转过身去,自怀中取出一物,“请九弟转赠八弟,也算为嫂一番心意。”

    “万万不可!”我看着妲媚儿手中的那枚往生杏核连连摆手,先前妲媚儿的神情一直阴晴不定,我还以为她在畏惧战事,原来她是在犹豫是否将这枚杏核转赠温啸风。往生杏核虽然为兽身修道者所爱,对于人类也有同样的效果,不过由于人身修道比较容易达到紫气颠峰,所以并没有它们那么看重罢了。

    “九弟若不接受,便是嫌弃七嫂出身卑贱。”妲媚儿将带着体温的杏核塞到了我的手里。

    “他日大限若至,七嫂如何应对?”我看着手中的杏核心中极其矛盾,温啸风有了它就可以留住神识,但是妲媚儿怎么办?

    “有爱便有生趣,无爱何恋红尘,”妲媚儿抬头深情的凝视着公羊倚风,“倚风魂散之日,七嫂自当散功从之......”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六章 终有名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