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七十五章 雾起锣鸣

第二百七十五章 雾起锣鸣

“胜负已分,你还想怎地?”鉴性迟疑了片刻出言喊道。金刚炮比他修为要高,何况鉴性也压根儿没料到金刚炮会伸手抢夺他手中的铜锣,因而直待金刚炮提着铜锣回掠之后他才反应了过来。

    “老于,敲吗?”金刚炮提着铜锣掠到了我的旁边。

    金刚炮先前的抢锣举动我早已经看了个一清二楚,对于他的卤莽我早已经司空见惯了,这家伙是近亲结婚的后代,别说三十岁,就是活到八十岁他也不会聪明到哪里去,何况他情急之下抢夺对方的铜锣也是担心公羊倚风的安全,我也不能去批评他。

    “贫道师兄莽撞无礼,望大师不要怪罪。”我伸手自金刚炮手中拿过那面铜锣转而使用移山诀扔还给了对面的喇嘛僧人。我之所以要将铜锣还给他们是因为就在金刚炮抢锣的空挡儿,场中的局面又发生了细微的转变,公羊倚风幻出的火焰已经严重灼伤了了静的双手,了静额头上早已布满了汗珠,身形与灵气都产生了剧烈的波动,看样子他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阿弥陀佛。”对面的喇嘛并没有伸手接那铜锣,而是左手一挥将铜锣转移给了不远处的鉴性。喇嘛在藏语里本来就是和尚的意思。所以不管是喇嘛还是和尚,他们念颂的都是大日如来的法号,也就是阿弥陀佛

    “多谢上人。”鉴性出手接过铜锣冲那名年轻的喇嘛道了声谢。

    眼前出现的这一幕令我有了两点收获,第一,先前我之所以要将铜锣扔给喇嘛而没有直接扔给鉴性是想借此试探一下那名喇嘛的真实修为,而那名喇嘛僧人不露痕迹的接下带有我灵气的铜锣并转移给鉴性,这就说明他的修为并不输于我。第二,鉴性以上人称呼那名喇嘛就表示那名年轻的喇嘛辈分比他高。要知道佛门讲究众生平等,他们一般会称呼其他僧人为大师,上人这个称呼在佛教里只有德高望重的前辈僧人才能使用,这一点与道家的上人称呼并不相同。

    “九弟,你看。”就在我愣神的工夫温啸风掠到了我的身边,疑惑的用眼神示意我去观看鉴真的奇怪举动。

    鉴真此刻再次从袈裟里掏出了那张黄纸低头观看,旁边站着手提铜锣的鉴性。鉴真看了几眼之后将黄纸重新叠好纳入袖中,疑惑的与鉴性对了个眼神。根据二人犹豫的神情来看,他们正在考虑是否鸣锣认输。

    “黄纸必为明惠所留。”温啸风皱眉说道。他心思慎密,已然发现了鉴真鉴性二人每逢紧要关头就会拿出黄纸照章而行。

    “他们似有所待。”我疑惑的说道。我先前已经猜到那张黄纸上写的明惠禅师留下的嘱托,与之相比我更关心的是了静双手已经被火焰炙烤的干裂脱皮,败局已定,他们为什么还不鸣锣认输?

    “再做纠缠,定杀不饶!”就在我和温啸风小声谈论的时候,公羊倚风再次发出了一声怒吼,与此同时反转身形将已经方寸大乱的了静和尚踢了下去。

    了静和尚被公羊倚风踹落之后快速的翻身站起,目光左右漂移而后信手从杂草丛中抓起一物,我凝神一看,正是一颗冰晶佛珠。

    “老衲苦修甲子有余,竟然还不敌你这截教妖人,佛祖无灵,天理何在?”了静和尚尖叫着将双手猛然合拢,凭着双掌之利生生的将那颗冰晶佛珠拍成了粉末。

    冰晶破裂之后瞬时迸发出了一股浓重的寒气,令周围的气温猛然骤降。我们此刻距离他足有五十余步,却仍然能够感受到冰晶佛珠破裂之后发出的那股阴寒之气。而了静和尚本人则在那股寒气的萦绕之下眉须挂霜手足成冰,失态的大笑着冲站于上空的公羊倚风扑了过来。

    “七师兄快退......夫君小心......”我和妲媚儿不约而同的高喊出声。了静的这个举动明显的有同归于尽的意图。他拍碎冰晶借其阴寒为的就是克制公羊倚风的火性灵气。公羊倚风御火多时,肢体温度远高常人,如果在此时遇到至阴寒气会令他的身体产生剧烈的变化,这种变化就如同向炙热的水杯之中猛然的倾倒冰水,剧烈的温差变化会令其产生裂纹甚至直接迸裂破损。

    “竖子卑劣,当诛!”公羊倚风抬头看了一眼妲媚儿,转而森然的幻出火矛怒吼着迎着飞扑而至的了静和尚刺了过去。

    二人接触的刹那产生了一股极其浓重的水雾,巨大的雾气将二人包裹了个严实,令外面的众人难以观察到他们二人的具体情况。

    “师兄,终于起雾了。”就在此时鉴性忍不住喊叫出声,根据其惊喜的语气来看,他和鉴真似乎一直在等待着这股雾气。

    “咣!”与此同时鉴真鸣锣认输。

    锣声相起的同时,我与那名喇嘛僧人同时挥舞衣袖使用灵气将那股包裹着公羊倚风和了静的浓重雾气驱散,这才看清了二人的真实情况,此刻的了静气息正在快速的消散,胸前一处巨大的洞穿伤口并无鲜血流出,这正是被公羊倚风火焰长矛刺中以后才会出现的情况。虽然伤口没有血迹,但是被洞穿胸口之后了静自然是活不成了的。而他的那只已经脱皮露肉血肉模糊的右手此刻正抓在公羊倚风的定魂罩上,可惜的是他已经无力摘下它了。

    气息已绝的了静终于在灵气消散之后轰然落地,众僧连忙接住他的尸身连诵佛号。

    “七哥,七师兄,夫君,老七......”我们一方众人纷纷凑了上去观察公羊倚风的情况,再确定他完全没有受伤的情况下忍不住出言赞赏大肆欢愉,而苦战得胜的公羊倚风注意力则完全在妲媚儿身上,眼神之中流露出的信任以及爱意令妲媚儿笑颜如花,情意甚浓。

    “啊?!”就在众人转身想要回归幽冥禅院时,妲媚儿发出了一声惊讶而绝望的呼喊。

    “妲族长,你怎么了?”我急忙转头回望。

    “定魂罩,”妲媚儿颤抖着伸出了如葱般的玉手指向公羊倚风脸上所戴的面具,“定魂罩有了裂缝......”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五章 雾起锣鸣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