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娥眉了静

第二百七十二章 娥眉了静

“无量天尊,还请大师告知道场法号,容紫阳观感念大德铭记肺腑。”我站起身冲场中的老年僧人施了一礼。我的这个举动的真实目的是要他说出自己所属的寺院,也好让我们对症下药。

    “阿弥陀佛,峨眉山理行寺了静。”场中的老年僧人话语并不多,但是这句话的分量却是十足,要知道峨眉山乃普贤菩萨的道场,就佛教四位菩萨的果位德操而言,五台山的文殊菩萨最为尊崇,普陀山的观世音次之,峨眉山的普贤菩萨位列第三,而九华山的地藏菩萨则屈于末席。因此自明朝开始,民间便有金五台、银普陀、铜峨眉、铁九华一说。这位了静和尚既然是峨眉山的僧人,自然修行的也是大乘佛法,此人必是劲敌!

    “我下去。”金刚炮一听对方是峨眉山的和尚,顿时吆喝着站了起来。

    “你给我回来。”慕容追风伸手拖回了金刚炮。此刻是下午五点,她自然知道金刚炮没有紫气。

    “四哥,还惦记着前世之事呢?”温啸风揶揄道。他所谓的前世之事是指黄溯风为了给慕容追风增长身高跑到普贤真人的九宫山偷脱胎灵竹被人抓住送回来的事情。那时候普贤还没有成佛,道场是九宫山而不是峨眉山。

    “打不过爷爷还打不过孙子吗?”金刚炮撇嘴冷哼。

    “用红色灵气上去打?”我没好气的看了一眼金刚炮。这家伙先前就是红色灵气,有了慕容追风的紫气之后他就没有再刻苦炼气,所以时至今日一到白天还是红毛。

    “普贤菩萨由道入佛,通晓佛道两教修行法门,擅以无相化万幻,以一忍度百劫,我前世曾与其门下弟子数度交手,败多胜少。”慕容追风皱眉说道。前世黄溯风为她受罚面壁,她自然会迁怒普惠门下的弟子,而她有风行诀在身,也不怕被其围困追堵,因此几乎是撞上就打。

    “此人话语无多,气息为紫,异常沉稳,修行必定极其扎实。”温啸风点头补充了一句。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场中的这名老年僧人修行的确非同一般,在场中等候多时也未见心生恼怒,垂眉肃立神情依然。他是真正的紫气修为,而且心性平和修为深厚,像这种情绪不容易被外界影响的高手,我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派谁下场合适。

    “田忌赛马,让其一局?”温啸风出了个主意。

    “对方早有准备,此计不可行,当一鼓作气连下五城。”我皱眉说道。温啸风所说的田忌赛马的典故谁都知道,就是以下败其上,以中胜其下,以上胜其中。不过这个方法却并不适用于现在这种情形,因为对方现在有十一名紫气高手,而我一方即便加上辰州一派的金甲僵尸也堪堪才够九场之数,明惠禅师之所以约定九场,为的就是防止我们偷机取巧。

    “我去斗他。”温啸风抖动着鼻翼作势欲起。

    “不妥,当由七师兄应敌。”我做出了最后的决定。了静的修为虽然只有紫色灵气,但是却稳固异常,这种人肯定擅长缓慢的消磨敌人锐气,直至最后灵气耗尽不敌认输。而我派公羊倚风下场为的就是凭借他狂霸骁勇的御火之术以锐利克其厚重。对方犹如一头皮糙肉厚的大象,用棍砸是砸不倒的,只能用针扎。

    转头跟妲媚儿说出了我的想法,妲媚儿点头同意,俯首在公羊倚风耳旁交代了几句,后者一甩道袍下摆纵身跃至场中。

    “阿弥陀佛。”

    “御火成矛!”

    了静佛号刚刚颂完,公羊倚风已经双手连晃幻出了一杆一丈有余的火焰长矛,不容对方有所迟疑,怒吼着御使火矛袭向了了静的三阳魁首。

    公羊倚风的暴起突袭令了静微微一愣,侧身避过公羊倚风的火焰长矛,甩头摇下脖颈之上的淡青佛珠,御起佛门神通挥动佛珠绞住了公羊倚风的火矛,而公羊倚风的丈余火矛在其夹带着灵气的佛珠绞勒之下迅速消弭了开去。

    公羊倚风见火矛被截并未迟疑,转而再度幻出一支火矛改刺了静右肋,了静依旧封挡,二人你刺我挡,你扫我封,瞬时战到了一处。

    俗话说人的性格决定人的命运,同样的,修道中人的性格也决定了他所喜好的兵器,就如我喜欢剑金刚炮喜欢刀一样,公羊倚风前世没有度过紫劫之前使用的就是一杆玄铁长矛,在度过紫劫以后才舍弃了有形之物改用灵气火矛。这也并不是说他只能控制火焰幻出长矛,他也可以幻化出其他兵器的形状,不过与其他兵器相比他更喜欢长矛一破千里横扫千军的狂霸气势,因此虽然火矛被了静的佛珠所阻,他也并没有再幻化出其他的兵器改变攻击姿态,只是左右开弓,将火焰长矛化一为二,双手各持其一左右横扫,上下戳刺。

    火焰长矛在公羊倚风的灵气催御之下散发出了剧烈的高温,炙烤的东西两阵营的众人纷纷后退,我见状挥手散出自身灵气在众人面前布下了一道气墙阻挡高温,而对方阵营之中也被人设下了一道灵气屏障。与我的气墙不同,对方设下的屏障呈规则的半圆形,虽然没有我气墙高耸,却也恰恰护住了对面的众僧,而出手之人正是对面僧群之中那位散发着浓烈紫气的年轻喇嘛僧人。

    这个年轻的喇嘛僧人先前就令我起了疑心,此人年纪不足而立便有着紫气颠峰的修为,如此年轻便有着如此高玄的修为是说不通的,要知道佛门修行见效甚慢,即便悟性奇佳的修行奇材得遇名师也不可能在这个年纪达到紫气颠峰,此人到底是何来历?

    “小九,老七要输。”慕容追风打断了我的思绪。

    “七师兄并未露出败相。”我疑惑的看着慕容追风。场中的公羊倚风此刻真气充盈斗志昂扬,幻出的火矛气纯形神,与挥舞着佛珠的了静和尚如火如荼的胶着厮杀。

    “你看那树。”慕容追风伸手指着寺院斗法场中南北两侧的树木让我观看。

    在慕容追风的提醒之下我转头而望,这才发现寺院之中距离斗法场地较近的树木上的绿叶在公羊倚风幻出的火矛高温的烘烤之下已经泛黄打卷。

    “了静身上有克制火属灵气之物?”我忍不住低声惊叹。两方的众人在我和那位喇嘛僧人的屏障保护之下都已经感受不到火矛发出的高温,而在二人屏障之外的那些树木却无可避免的遭了殃,这也说明了静在与公羊倚风斗法之时并没有完全封挡住火矛发出的高温。而了静距离公羊倚风如此之近却并未受到高温的烘烤也没有使用灵气护体,这就说明克制公羊倚风火矛的是并不是他本身的灵气,而是他身上携带的某件事物。

    “此人五行属土,于七哥五行并不相克,问题是否出在他的那串佛珠之上?”温啸风坐在我和慕容追风之间也听到了我们的谈话。

    “那佛珠虽然颜色怪异,但是本身也并无灵气,不像是至**属之物。”我摇头说道。了静手中的那串佛珠呈现淡青色,当为水属之物,不过本身却并没有丝毫的灵气。

    “于掌教,贫道似乎见过那物。”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黄眉道人的声音。我们紫阳观众人坐在前排,黄眉等人坐于我们身后,晚辈弟子则在最后。

    “请黄眉道兄解惑。”我闻言急忙转头回望。

    “贫道只是眼熟,当年那串珠子也并不是峨眉山之物。”黄眉道人欲言又止。

    “但说无妨。”我出言催促。

    “贫道当年守护紫气福地之时曾见过释教天龙寺的无尘和尚佩带着类似的佛珠,那时我教与三教还未交恶,据其本人所说,该物乃北海冰晶所制,可明心见性,克制心魔。”黄眉道人出言说道。

    “十有***便是此物。”慕容追风插嘴说道。

    “天龙寺远在大理,该寺之物怎会落入峨眉山之手?何况此物了无灵气,亦无从分辨真假。”我皱起了眉头。

    “如若此物有灵气外露,怎能逃的了我紫阳观气术一观?你又怎会派老七下场?”慕容追风神情凝重“我始终感觉明惠禅师早已有所安排。”

    “即便如此,七哥也未必会输。”温啸风扬眉冷哼。

    我摇头苦笑没有说话,了静和尚修行稳固气息凝重,最擅长打消耗战。而公羊倚风已无须呼啸,自然也不会感觉疲劳,这两人如果这么僵持下去,一天半日之内是绝对分不出胜负的,看来这场持久战得打到猴年马月去了......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二章 娥眉了静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