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七十一章 不堪一击

第二百七十一章 不堪一击

“阿弥陀佛,诸位大师不远迢迢前来声援,幽冥禅院自当铭记恩德以图后报,但今日之斗法却并非一般切磋较技,恩师临行前亦没有留下斗法之规限......”鉴真冲身后的众僧说着场面话,同时也提醒他们斗法凶险,他们随时可以抽身离开。鉴真作为明惠的大弟子,日后是要接掌幽冥禅院的,因此明惠不在时由他暂主寺院也名正言顺。

    “九弟,今日之事明惠好似事先已然有感。”身侧的温啸风低声提醒我。

    “明惠乃修行大乘教法的佛门高僧,已经了然证果,能预知后事亦不希奇。”我点头说道。根据今天的情形来看,明惠禅师在神游离寺之前曾嘱托鉴真和鉴性开门迎客,后来两人因为这几具僵尸和妲媚儿黄灵真人的原因没有及时开门,这才导致我使用移山诀毁去了寺院围墙,而进门之后鉴真和尚也并不惧怕我们,反倒在我之前提出了九场比斗,这也说明明惠禅师预料到了我会来动武。不过即便如此我也并不惧怕,因为他能预料到不表示他敢采取措施篡改结果,因为那样的话就有违佛教顺天的教义。因此我现在最关心不是明惠禅师给我们设下了圈套,而是他到底去了哪里,还有就是这老家伙干什么去了。

    “今日之事恐有不妥?”温啸风缓缓摇头。此刻我们五人都坐在前排,座次依然如前,我的左边是温啸风,依次为公羊倚风和慕容追风,而金刚炮坐在最边上不时抬手看表,估计是在盼着天黑,而慕容追风则凝重的观察着对面僧人的情况,她虽然已无紫气但是见多识广,有她在场可以帮我补漏拾遗。

    我转头带着询问的看着温啸风,意思是问他哪里不妥。

    “明惠离寺前似乎并未约束那些助拳之人不可大开杀戒,也没有对九场比斗定下规则,他是何居心?”温啸风皱眉说道。

    “我会和鉴真定下规则,力求不伤人命。”我点了点头。温啸风的提醒令我倍加疑惑,明惠禅师虽然迂腐固执,但终究还是佛性慈悲宅心仁厚,上次我和金刚炮暴起偷袭毁其法体他都没有对我们穷追猛打,怎么这次临行之前竟然没留下不伤人命的斗法规则?

    “规则适于彼此,他没有规则我们自然也无须约束,他能开杀戒,我可以下毒手。”温啸风扬眉说道。温啸风这个人虽然平时儒雅风度,但对敌搏杀却是狠辣异常,前世他有一红颜知己被恶吏所侵,他闻知后夜入官府尽诛其满门四十余口,惟独留下了三尺以下的孩童。至于他先前遣茅山众人驱走附近禽兽也并非完全出于善念本意,他是想通过此举向众僧施无形之压,表无畏之心。

    “你我兄弟自然无须有此顾虑,但这些朋友的安危却不能不顾。”我将声音降至最低。紫阳观以外的这些帮手虽然都是自愿前来,但是我却不能将他们当做兵卒来调度,牺牲任何一人都会令我与心不忍。对敌人绝不留情,于朋友坦诚相待乃截教门人一贯的作风,这一点与现今部队的作战风格也极为相似。

    “自觉不敌,抽身离场。”温啸风带着询问的眼神征求我的意见。

    “不可,当用鸣金之法。”我摇头否定了温啸风的建议。他的想法是两方在斗法过程中有一方自觉不是对方的对手而主动认输,这条路是行不通的。因为是我们此次上山声势浩大,佛道两界早已尽知,在这种场合任何人都会全力以赴,即便不敌也会以命相搏,让他们主动认输还不如直接杀了他们。而我所说的鸣金之法则是仿效古时战场的鸣金收兵,以敲击钲锣来示意认输。

    “可。”温啸风点了点头。

    “行啦行啦,你这个战前动员想罗嗦到啥时候?”就在此时,金刚炮忍耐不住的冲鉴真吆喝了一嗓子。

    鉴真无视金刚炮的呼喊,将自己感谢提醒的话说完方才转身走了过来。

    我将以鸣金为输的想法与之一提,鉴真连诵佛号大为赞同,甚至连鉴性看我的眼神也和善了许多,我看在眼里冷哼不已,不要以为我怀有什么慈悲之心,我之所以有此建议是为了自己的战友考虑,敌人的死活与我有何相干。

    “无量天尊,常言道喧宾不可夺主,来客当随主便,请鉴真大师派人下场。”我站起身冲鉴真说道。我之所以要让他先派人下场并不是出于什么礼貌,连寺院外墙都给人拆了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礼貌不礼貌了,我的真实目的是为了方便我根据对方实力派出合适的对手。

    鉴真抬头看了我一眼并不答话,转而从宽大的袈裟衣袖中掏出了一页黄纸,端详片刻重新纳入袖中,上前几步高声说出了一座寺院的名字。

    “我草。”金刚炮听到鉴真和尚念出的寺院名字忍不住惊叫出声,我身后年轻一代的众人也纷纷小声议论了起来,而我和慕容追风也不禁皱起眉头,鉴真所说的这座寺院名声实在是太响了,响到举国上下众人皆知,男女老少无人不晓的地步。

    鉴真话音刚落,自人数最多的那众和尚之中站起一名年轻僧人,踏步走至场中,信手扯掉身上的大红袈裟,露出了一身短打僧衣,僧衣精短,倍显这名年轻武僧雄健的体魄和强壮的肌肉。

    看着横立场中神态傲然的年轻武僧,我方众人忍不住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众人相对愕然,不明白幽冥禅院此举的用意。这名僧人所属的寺院为禅宗重地,建寺悠久传承已有上千年,寺院僧人历来以佛法高深武术高强为外人所敬仰,两部传自天竺的经文可夺天地之造化。最重要的是该寺向来爱国,在历朝历代抵御外敌入侵中都立有不朽功勋,不但为平民所崇,连当权者也对其封赏有加,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幽冥禅院会把他们请过来。

    而我们之所以疑惑,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场中的这名僧人连基本的红色灵气都没有,根据其头上的气息来看只是个身体健康的普通人,幽冥禅院怎么会派普通人下场?

    “小心有诈。”温啸风小声提醒到。

    我默然的点了点头, 俗话说盛名之下无虚士,该寺能有现今的规模肯定有其独特的修行法门,这名年轻的僧人神态如此倨傲,自然是胸有成竹。可是根据其头上的气息来看,他的修为真的是不值一提,难道他年纪轻轻便已经修炼到了收发由心隐现自如的佛门大乘境界?

    派谁下场合适,我斟酌再三将目光定在了妲媚儿身上,妲媚儿一路上魂不守舍,一直心事重重若有所思,不如派她先行下场窥探一下虚实,九场斗法胜其五场便为赢家,即便她这一场输掉了,我也有足够的机会再设法扳回败局。

    “妲族长,有劳。”我站起身冲妲媚儿笑了笑。

    “敬遵上人法旨。”妲媚儿恭身领命,转而抽身下场。其实紫阳观与青丘玄狐并没有直接的统属关系,而妲媚儿竟然以下属之礼领命,这就表示她是以公羊倚风妻子的身份接受命令上场应战的。

    妲媚儿上场之后媚笑着冲场中的年轻僧人弯膝行礼,行的是俗家女子的礼节。

    “阿弥陀佛,贫僧法号明空,所习五毒手已深具火候,轻易便能伤人性命,你一女流之辈赶快退下吧。”年轻的僧人看着妲媚儿面露轻蔑之意。

    “无妨,请大师赐教。”妲媚儿冲明空笑了笑,左脚后撤做了起势。

    “阿弥陀佛,贫僧的五毒手乃少......哎呀......嘭!”

    场上突然出现的局面令我及身后的众人大跌眼镜,气势汹汹的明空牛逼还没吹完便毫无征兆的被妲媚儿抬脚踢飞,倒飞着出了场地重重的撞到寺院的西厢房上晕死了过去。

    “好~”

    “咣!”

    伴随着我方的叫好和对方的鸣锣,第一场比斗就此结束,妲媚儿转头冲我一笑,挪步回到了我方阵营,而那还未出手便已倒地的明空则由对方抬了回去。

    “老于,他们到底啥意思?”金刚炮离开座位走到了我面前,而此时我正顶着一头的雾水和温啸风面面相觑。

    我缓缓摇头没有说话,我此刻脑海中的疑惑并不比金刚炮少,明空如此轻易的落败实在是令我琢磨不透,根据对面僧人的惊愕神情来看,他们也没有预料到明空如此不济事,这就是说明空的落败并不是他们设下的计谋。不过鉴真事先曾拿出一张黄纸端详了片刻,这就说明这名僧人的上场是由明惠事先安排好了的,而明惠此举又为什么放着紫气高手不用,非要派出个普通的僧人?

    “九弟,该寺主持现为何人,那洗筋易髓二经是否仍在该寺?”温啸风皱眉问道。

    “八哥,你落伍了,他们现在不叫主持了,叫总经理。”我苦笑摇头,本来好好的一处禅宗重地千年古刹现在已经沾满了铜臭,不但出世经商,还以变卖本门绝技聚敛钱财。

    “老于,你落伍了,人家那叫UFO。”金刚炮笑着点上了香烟。

    我伸手示意金刚炮给我一支香烟,点上之后吸了几口,快速的整理着杂乱的思绪,片刻之后猛然觉醒,不禁暗骂明惠狡诈多端。

    “咱被利用了。”我已经很少抽烟了,只抽了几口便扔掉踏灭。

    “啥意思?”金刚炮出口问道。温啸风虽然没有开口发问,却也带着询问的眼神看着我。

    “这所寺院在国人心中的位置非常的尊崇,但是近年来该寺的主持无德,使得寺院染尘,古刹蒙垢,民众信徒对此颇有微词,想来明惠禅师对此早有耳闻,而他碍于佛门的香火情意又不便前往奉劝,今天便由咱们出手羞辱他们,以便令其知耻而后勇,远离尘嚣,返归正道。”我快速的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这个老东西真不是个东西,坏人都让咱给做了。”金刚炮听完我的分析忍不住出口怒骂。

    “小九,今天的事情可能早在明惠的安排之中。”慕容追风将金刚炮拉回座位,转而侧身看着我。

    “六师姐,说说你的想法。”我转视了一下对面的僧众,发现鉴真又掏出了那张黄纸。

    “明惠临行前并没有留下比斗时不可伤人性命的嘱托,你感觉合理吗?”慕容追风问道。

    “佛门高僧本应慈悲为怀,的确有蹊跷。”我点头回答。

    “佛门虽然讲究众生平等,但也并不排斥辣手除魔,”慕容追风眼神微动,“在他看来不符合天理正道的事物,他都会想方设法的将其降伏或者矫正。”

    “你的意思是?”我仍然没有明白慕容追风的意思。

    “我怀疑明惠在借这个机会矫正佛门自身的过失,没有留下不伤人命的嘱托是想借这次斗法除去我们一方某些不容于乾坤的忤逆之人。”

    “他敢?!”慕容追风的话令我愤怒的站了起来。

    “希望是我多想了,先派人下场吧。”慕容追风坐直了身体。

    我闻言收回视线,发现场中已然站了一名法像庄严的老年僧人,身披红黄相间的大德袈裟,年纪约莫七十开外,头上萦绕的是真正的紫气。

    高手终于来了......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一章 不堪一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