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七十章 大战在即

第二百七十章 大战在即

 自己冲至紫气颠峰后还是首次使用这种霸道的移物法术,在自己充盈灵气的催御之下移山诀发挥出了前所未有的威力,寺门左右十丈之内的高耸院墙被我齐根抓起扔至了百步之外,墙壁以及寺门破碎飞溅出的灰尘许久方才被山风吹散,既然你不给我开寺门,我就自己开一条。

    我之所以要使用移山诀移走寺院的大片外墙原因有三,第一是对明惠禅师怠慢我等的报复,第二是断了自己的后路,彻底舍弃和解的想法转而动武。第三点则是为了壮己之威,挫敌之锐,向自己的战友以及敌人展示自己的法术威力。

    由于自己是刻意炫耀法术,所以在使用移山诀的时候并不是随意抓撇,而是先行使用灵气将墙壁的根基以及断裂处平整的分割开来,因此移走左右院墙之后,院墙的根基以及左右断裂处都非常的齐整,仿佛这段墙壁压根就没有存在过。

    身后以及院内传来的齐声惊呼证明了我的举动收到了预期的效果,上阵厮杀的时候必须让自己的战友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和信任,否则很难鼓舞士气。而寺院内传来的惊呼则说明我的法术已经震慑到了里面的僧人,本来完整的寺院围墙凭空被人移走的情景还是大为骇人的,不过就在我冷笑着收回视线转望寺院时,却发现先前发出惊呼之声的只是些年轻的沙弥,而那些身穿金黄色袈裟的高僧却根本不为所动,依然高声念颂着经文。虽然众僧念颂的经文不尽相同,却丝毫不显纷乱嘈杂,此起彼伏犹如万佛齐唱倍显肃穆庄严。

    偌大的幽冥禅院此刻已经坐满了僧众,幽冥禅院虽然位于九华山阴麓但太阳仍然可以照到这里,午后的烈日仍然很是炙热,而这般僧众却并没有进入大殿避暑,鼻翼之上也未见汗水。我目光所及,只见这般僧人并非杂乱而坐,而是略有间隔的分了八处,也就是说幽冥禅寺邀请来的这九位高手属于八个不同的寺院,加上鉴真,鉴性两个淡紫修为,幽冥寺院一共有十一位紫气高手,其中竟然还有两个装束奇异的藏传佛教喇嘛僧人。

    就在我疑惑明惠禅师为什么不在众僧之列时,先前曾经被我拘走魂魄的鉴性和尚自大殿之内飞跃而出,身形急晃之下,瞬间便来到了我的面前,伸手指着我便开了骂“小杂毛,你想干什么?”

    “秃驴嘴巴放干净点......土光蛋你找死啊?......草你大爷的,你骂谁?”我尚未开口,身后的众人已经开始回骂。鉴性先前被我和金刚炮偷袭拘走了魂魄,自然对我们恨之入骨,再者我和金刚炮还毁了明惠禅师的肉身,他自然也是非常气愤。而他这个人虽然是佛门弟子但脾气异常火暴,见山门及围墙被我毁坏,忍不住跳出来开骂也就不难理解了。

    “贫道此次前来是要拜会令师明惠禅师,不屑与你这晚辈一般见识,快去通禀。”我故意昂头露出不屑神情,鉴性年纪比我要大不少,三年前同为淡紫灵气,而今我已连斩两关跃至紫气颠峰,俗话说学无先后达者为师,我称呼他一声晚辈也不为过。而我之所以要故意气他,是想激他先行出手,到时我便可借机“大惩小戒”,先除去对方一名紫气高手再说。

    “无耻杂毛,竟然三番两次到我幽冥禅院挑衅,你当贫僧怕你不成?”鉴性怒极之下拉开了架势想对我出手。

    “师弟切莫卤莽。”就在此时,鉴真和尚追了出来,伸手拉住了鉴性,“暂且忍耐,不要忘了师傅的嘱托。”

    “师兄,此人欺人太甚。”鉴性气愤的看着鉴真,他虽然暴躁,但对师兄鉴真还是相当尊敬的,所以虽然心有不甘,却也止住了来势。

    “阿弥陀佛,真人远道而来,幽冥禅院未及迎接,罪过罪过,请真人入寺。”鉴真走上前来冲我合十为礼。

    我本来已经凝势待发,却没想到鉴真给我来了这么一套,一时之间愣在了当场,不明白这家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师兄,师傅神游时虽然说过放他们进寺,”鉴性眉头大皱。“可是我们幽冥禅院乃菩萨行宫,像此等不入轮回,七窍不全之辈怎能放它进来。”

    “哼!”辰州三老同时冷哼。鉴性所谓的不入轮回指的正是他们那三具镇派法器金甲僵尸。

    “哎哟,大师,小女子哪里不全?”妲媚儿刻意挺着胸脯冲鉴性抛去了勾魂的媚眼,后者冷哼扭头。

    “贼秃好生无礼,通天座下岂是易与?”黄眉道人亦是大怒,他与妲媚儿都是兽身修行,鉴性的一句七窍不全把他们全给骂了。

    “阿弥陀佛,贫僧师弟言语无状,诸位真人莫要怪罪,请入内奉茶。”鉴真伸手揖客。

    “师兄?!”鉴性又想阻拦,被鉴真怒目瞪退。

    “敢问大师,令师明惠禅师而今何在?”我并没有马上进寺,而是转身看着鉴真。

    “阿弥陀佛,恩师已于昨日神游离寺,临行前嘱咐我等接宾迎客,奈何真人之友异于常人,贫僧与师弟犹豫踌躇未能及时迎接,这才怠慢了真人。”鉴真合十说道。

    “啊,跑了?”金刚炮高声惊呼。

    我虽然没有说话,但内心的惊讶也不低于金刚炮,明惠禅师分明知道我们要来为什么还要外出神游,要知道此时神游的确有临阵躲避的嫌疑,既然邀请了帮手,明惠做为主人为什么还要离开寺院。

    此外鉴真的话还令我心中疑云大起,明惠现在到底在哪儿我并不清楚,他的佛法要胜于我的道术,如果他刻意隐藏气息我是没办法发现他的,这老家伙要是在里面给我设下了圈套,我贸然而入可不是明智之举。

    我疑惑的挑眉观察了一下寺院里众僧的盘坐的位置,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转头看了看温啸风,温啸风摇了摇头,示意他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或埋伏。我又侧身看了看慕容追风,慕容追风轻轻的点了点头。她前世经常下山,见多识广,比较熟悉各派阵法的布置,她点头的意思就是诸多僧人所处的位置并不是什么阵法,我们可以进入。虽然只是简单的点头和摇头,但是凭借着彼此前世三十多年的相处,我还是能够准确的猜到二人想表达的意思,根本就不需要使用言语。最后看了一眼金刚炮,这家伙愣头愣脑的给我来了一句“你看我干啥?”

    “大师请。”我转身伸手作势谦逊,率领众人走进了幽冥禅院。温啸风刻意殿后,待得众人全部进入而未发生异常之后他才信步跟了进来。他的这个举动倒不是畏惧什么,而是为了防止全部进入中了圈套,到时候连个救援的人都没有。

    “大师,明惠禅师临行前可曾交代过去处和归期?”进入寺院我便停住了脚步。寺院我必须要进,不然有示弱的嫌疑,而他们的大殿我则没进去的必要了。

    “未曾。”鉴真合十说道。

    “贫道师兄先前已经送过拜山法帖,令师临阵而遁何以为故?”我气愤的问道。我先前曾经设想过诸多可能,惟独没有想到的就是明惠禅师会在我们上山的前一天跑了,跑哪儿去了,什么时候回来,谁都不知道。

    “阿弥陀佛,恩师临行前曾叮嘱贫僧要对真人以礼相待,尽量避免无由争斗,”鉴真合十说道。我先前用遁来形容明惠禅师鉴真很是不悦,语气也没那么平和了。

    “少给我来这套,赶快把那秃驴给我叫出来,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别等大爷把你老窝给拆了。”金刚炮上前几步高声叫骂。按理说这种场合是没他说话的份儿的,不过这家伙可不管那套,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你这杂毛,又想怎地?”气鼓鼓的鉴性又忍不住破了口戒。

    “阿弥陀佛,施主屡次辱及恩师,莫非幽冥禅院真的惧那九场之斗?”金刚炮的话令一向沉稳的鉴真动了真怒,不然的话他不会以施主称呼金刚炮。

    “鉴真大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疑惑的抬高了声调。虽然我此次上山的确有斗法动粗的念头,但是比斗几场连我都没定下来,他竟然能料到要比斗九场。

    “阿弥陀佛,不瞒真人,恩师早已料知真人此次前来会定下九场斗法,以玄天道术迎我无上神通,决佛道高低为虚,了前尘旧事为实。”鉴真合十西礼。

    “哼哼,不知明惠禅师可有说过如果贫道侥幸胜数为多,他将如何?”我虽然惊讶明惠禅师料事于先的神通,却也激起了我的狂傲之心,天理大道早有定数,明惠能提前料到不表示他敢逆天改之。

    “阿弥陀佛,斗法争雄并不为佛道所崇......”

    “不要废话,你师傅怎么说的?”我气愤的打断了鉴真的话头,动武是免不了了,我就不信砸了他的场子,他还能躲着不出现。

    “阿弥陀佛,如若真人一方能胜其五场,恩师将亲下幽冥恳请菩萨法外施恩还你王氏魂魄。”鉴真合十说道。

    “好,请大师布场。”我昂头背手落锤定音。

    “老于,不对劲啊,我咋感觉他在牵着咱的鼻子走呢?”金刚炮看着转身而去的鉴真。

    “牵吧,我看他能牵到什么时候。”我冷哼说道。

    很快的,幽冥禅院正中便腾出了偌大的一片空地,本寺僧人从后面僧舍搬来了诸多座椅蒲团两方分发,佛西道东,安位就绪。

    大战在即......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章 大战在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