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开派典礼

第二百六十七章 开派典礼

开派典礼本应由本派的前辈主持,奈何紫阳观现在已经没什么前辈了。按理说没有前辈就应该由我们这一代位次最高者主持,可惜的是我压根儿就不信任金刚炮这个浑货,开派大典非比寻常,这要是出点什么纰漏那可了不得,观礼的人这么多,一旦闹出了笑话丢人就丢大了。想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由慕容追风主持。

    慕容追风今日穿着一席白绢道袍,头顶通天冠,脚踏白云靴,一副出世道姑打扮。金刚炮和温啸风穿着的都是青色道袍,同戴通天冠,三人的拂尘也是早就准备好了的。而我则身穿紫色道袍,脚踏紫云靴,由于是正式礼仪,所以只持了白玉拂尘而没有佩带干将宝剑。

    “你咋不戴帽子呢?”金刚炮伸手指着自己头上的通天冠冲我问道。这家伙头上假发挽的簪子太高了,帽子扣上去摇摇晃晃的。

    “因为我是掌教。”我歪头笑道。自从摘下冰柳冠簪之后我就没有再挽过头发,这么长时间我已经习惯了。

    “吉时已到,入法台。”慕容追风率先走了出去。

    “妲族长,没问题吧?”我看了一眼身旁的公羊倚风冲妲媚儿问道。

    “于掌教安心,不会出岔子。”妲媚儿伸手帮公羊倚风整了整衣襟,转而退了下去。

    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公羊倚风只需一直安坐在法座上便可,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

    五人离开紫阳大殿,来到主法台就坐,这才由慕容追风出声迎请诸多观礼宾客,由于我尚未正式接掌紫阳观,所以仍旧坐在左侧最末的法座之上,身侧的温啸风坐姿随意,神情洒脱,嘴角微扬,微显笑意。公羊倚风的坐姿挺拔笔直,脸上的金色面具令其看起来严肃而神秘。相较之下金刚炮就显得格外别扭,由于云松雕刻的法座既宽且高,金刚炮身材矮胖,坐在巨大的法座之上双脚竟然不能着地。

    原本就已等候多时的各派道友在知客弟子的引导下一一正位就坐,不时有相识之人冲法台之上的我和金刚炮额首为礼,我微露笑意给予点头回应,金刚炮也如法炮制,三点两点之下头上的道冠竟然险些脱落,看的我和慕容追风心惊肉跳,连忙冲他使眼色制止他再点头。而温啸风则强忍着没有笑出声来,在他看来今世的金刚炮比前世的黄溯风要有趣的多了。

    众人就位以后,慕容追风离座起身,首先冲诸位道友不辞辛劳前往观礼表达了谢意,然后便开始介绍法台之上的五位主人,她的这一举动一来是向在座的众人介绍紫阳观的首脑人物,二来也有炫耀实力的成分存在。

    “通天座下三圣真人亲传四弟子溯风真人。”慕容追风手指金刚炮冲众人作着介绍。一般情况下道士之间互相称呼都会谦虚的以贫道自称,而慕容追风以真人的称谓介绍金刚炮多少有点张扬的味道,不过金刚炮也的确拥有真正的紫气,所以也受的起一句真人。可惜的是他这个真人一到白天就拉稀了,充其量也就是个半吊子真人。

    “无量天尊。”金刚炮蹦下法座冲众人稽首为礼,台下众人纷纷还礼。

    “通天座下三圣真人亲传七弟子倚风真人。”慕容追风再指公羊倚风。

    见到这一幕,我暗道糟糕,俗话说百密一疏,先前我只是叮嘱妲媚儿让公羊倚风安然就座,却忘记了他还要站起来冲众人行礼。

    果不其然,公羊倚风对慕容追风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根本就是置若罔闻,自然也没有站起身稽首为礼。好在就在此刻观礼席上传来了一声娇咳,公羊倚风听到妲媚儿的咳嗽,紧张的转头左望,妲媚儿抬起衣袖作势掩口,暗暗示意公羊倚风向众人行礼,后者方才起身冲台下众人稽了稽首,重新归座。

    戴着金色面罩的公羊倚风本来就令台下众人感到疑惑,如此一来更是成了全场关注的对象,而妲媚儿的举动也被很多有心之人看在了眼里,众人纷纷冲妲媚儿投来了好奇的眼神,妲媚儿面对着众人的目光丝毫不以为惧,反倒面露笑容,以能够拥有公羊倚风这等英雄人物为夫倍感尊荣。

    “通天座下三圣真人亲传八弟子啸风真人。”慕容追风见场面有点尴尬,连忙向众人介绍温啸风。

    “无量天尊,贫道啸风子见过诸位仙长。”温啸风含笑站起稽首为礼,他为人洒脱随意没什么架子,一句“仙长”令诸多老年道人点头额首心中大快。

    “通天座下三圣真人亲传九弟子乘风上人。”慕容追风不无傲气的抬高了声调,与此同时观礼台中也传来了众人异口同声的惊呼。虽然诸派修行法门不尽相同,但是却都知道初度紫劫为高人,紫气为真人,至于上人这个佛道共用的称呼无疑只有那些冲到了紫气颠峰已窥地仙之境的人才能使用。要知道即便在古时道风鼎盛之日,紫气上人也为数不多,而我以而立之龄修至如斯自然令在座的众人惊叹不已。除此之外更令众人明白慕容追风先前对金刚炮等人以真人称呼也并不是妄自尊大,而是三人的确拥有着紫气修为。

    “仙道贵生,无量度人,福生无量天尊。”我起身冲台下稽首为礼。由于我身份特殊,所以便使用了完整的礼仪用语,要知道无量度人这句话是有分量的,只有自认为可为人师者方才有资格说这话,而我之所以没有保持低调是因为我是紫阳观的未来掌教,我代表的是紫阳观而不是我本人,一个门派是否被同道所重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掌教自身实力的强弱。

    主人介绍完毕,慕容追风开始说明紫阳观的来历以及历代掌教的情况,最后是介绍我继承掌教之位是如何的顺天应人,如何的名正言顺。这些话自然有一定的夸张成分,我也懒得去详听细想,微微转头看向台下观礼的众人,脑海里盘算着明天随我前往九华山的能有多少人。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紫阳观众人肯定会义无返顾的陪我前往,这自不必说,除此之外还有妲媚儿,黄眉道人,辰州三老,茅山众人,至于那些凑热闹的草包去了也不顶事儿,算来算去真正能上阵动手的只有我,金刚炮,公羊倚风和温啸风,加上先前所说的四支援军一共可战八场。

    孙子有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古人的智慧还是值得我借鉴的。攻城肯定是不行,要知道现在是法制社会,动辄伤人性命是不为法律所允许的,所以一窝蜂似的冲上九华山砍人烧庙绝对行不通。伐兵也不成,你伐了和尚,国家就得伐你。至于伐交也无从谈起,因为和尚跟道士根本就是两条道儿上的,平时压根儿没什么交往。

    所以而今之计只有上兵伐谋,首先我会将我和金刚炮从昆仑古城带出来的佛门法器全部带到九华山,如果能将那些法器归还给那些佛教门派的后人,或许会令他们出手时有所顾及,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我就不相信那些和尚拿了我的东西还好意思再对我们出手,这是其一。其二,如果那些法器无人认领,我会将它们全部送给明惠禅师,纳贡称臣也好,施以利诱也罢,只要他收下了那些佛门的上古法器,我再放低姿态好言相求赔礼央告,说不定会令他法外开恩,将王艳佩的魂魄交还于我。

    以上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可以尽量避免动手。当然我也得做好最坏的打算,那就是明惠坚持原则软硬不吃,那就只能手底下见真章了,即便如此我也要讲究方式方法,不能打着索要魂魄的旗号去,只能以佛道切磋互相学习的幌子去挑战,到时候我便可以提出双方各自派人出来对阵以决出胜负,战出高低。这个方法最大的好处就是明惠只能出手一次,如此一来我方的胜算便多出了许多,因为我有观气术之助,完全可以根据对方实力高低决定派谁出战,届时只要我道门的法术压过了他佛门的神通,明惠禅师定然会顾及佛门声誉而主动停止争斗,到时我便可以借机索要王艳佩的魂魄,他若不还,我就痛下杀手,擂台之上“失手”将对手打死可不犯法。想当年吴三桂为一红颜不惜开关迎清背负千古骂名,我于乘风明日便要学他一学,如若要不回王艳佩的魂魄,我就让他佛门一溃千里,威严扫地。

    “乘风子上前承接掌门信物。”慕容追风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站起身走上前去从慕容追风手中接过了紫玉观气令,转身扬臂将紫玉观气令举起示众以明真伪,而后坐上了正北的那张掌教法椅。

    “追风子,啸风子,溯风子拜见掌教师弟,紫气通天,道泽千年。”诸位师兄师姐率先行礼叩拜,而后诸多入门弟子恭身跪拜。我急忙伸手将他们几人扶起,转而挥手示意那些入门弟子起身。

    “礼成!”慕容追风高声宣布开派大典结束。

    “无量天尊。”观礼众人纷纷站起身稽首为礼,以示庆贺。

    “诸位道友远道而来,紫阳观已备下素酒薄礼,万请暂屈仙驾容紫阳观略尽地主。”我站起身高声留客。

    慕容追风见状,挥手示意知客弟子通知厨下可以上菜摆宴。而我和金刚炮温啸风则回到紫阳大殿为三圣真人上香,之后便去看了一下慕容追风给前来观礼的同道准备的回礼。

    “那帮家伙送了些香烛和袍子,咱这回礼是不是太多了点?”金刚炮迫不及待的抓下了头上的道冠和假发。慕容追风准备的回礼相当丰厚,金刚炮有点不舍。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温啸风笑着接了一句,他也是个大方的主儿,从来不把这些身外之物当回事儿。

    “他们是乐了,可我不乐。”金刚炮哭丧着脸拿起了一根已经略具人形的人参。

    “你很快就乐了。”我一瞥之间发现山下出现了一道熟悉的气息。

    “啥意思?”金刚炮转头看着我。

    “你看谁来了。”我手指山下。

    “梅珠?”金刚炮捏起凝神诀观察到了出现在山脚下的那道气息。

    “是她。”我疑惑的点了点头,山下出现的气息正是梅珠。

    “林一程咋没来?”金刚炮随手放下了那颗人参,他最喜欢的人就是林一程,原因很简单,林一程总是送钱给他花。

    “应该是出事了。”我皱起了眉头。先前我是送过请柬给林一程的,他也答应我一定到场,结果只派了个秘书来,要知道林一程一直有求于我,我接任掌教是件大喜事,以他的作风应该借机送礼拉近关系才对,可是他竟然没有过来,这就说明他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出啥事儿了?”金刚炮疑惑的看着我。

    “你问我我问谁去?”我没好气儿的横了金刚炮一眼,内心隐约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叶傲风已经突破了紫劫,这两方面人马是不是已经干上了?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七章 开派典礼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