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千古一窥

第二百六十六章 千古一窥

“八哥,七师兄的情况不太好。”我起身拦住了温啸风。

    “怎会如此,那女子又是何人?”温啸风微眯双目转头西望,他灵气已然恢复,自然可以看到公羊倚风的气息有异。

    “七师兄在当年东海之战时受无极观围攻,已经仙去了。”我摇头叹气,“那女子是青丘玄狐的族长妲媚儿,是她用定魂法器强行留住了七师兄的魂魄。”

    温啸风听完我的话眉头紧锁闭上了眼睛,片刻之后才猛然睁开转身走了出去。

    观气轩依如往昔,温啸风信步走到了公羊依风的房前,沉吟了片刻方才弯腰恭声“七师兄,愚弟温啸风稽首问安。”

    房间很快便被拉开了,而开门之人自然是妲媚儿,此刻已是拂晓时分,众人早已起床。

    “于掌教,这位是?”妲媚儿并不认识温啸风,这话是冲着我说的。

    “这位是贫道八师兄啸风子,”我上前几步,“八哥,这位便是青丘的妲族长。”

    “无量天尊。”

    “妲媚儿见过啸风真人。”

    二人互相见礼后,妲媚儿伸手迎客,我伸手请温啸风先行,温啸风也不推辞,率先进入了房间。

    “七哥,老八看你来了。”温啸风快步走到公羊倚风身前恭身行礼。

    公羊倚风对面前的温啸风恍然不觉,只是歪头看着妲媚儿,后者急忙作势示意他应该回礼,公羊倚风这才站了起来微微稽首。

    “妲族长,贫道想再见七师兄一面,可否?”温啸风伤感的看着妲媚儿。

    “这......”妲媚儿为难的看着我。公羊倚风一旦除下定魂罩魂魄就有消散的危险,这一点温啸风并不知晓。

    “不妨,我来定住他的魂魄。”我冲妲媚儿点了点头。定魂罩一除公羊倚风的魂魄和修为都会快速的消散,换做以前我绝对不敢强行封定,而今我已达紫气颠峰,修为远在公羊倚风之上,使用灵气封住他的修为和魂魄也不是难事,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撑不了多长时间,因为灵气离体的势头极其猛烈,我必须使用数倍的灵气才能将其封挡回去。

    “于掌教?”妲媚儿不安的看着我。

    我抬头凝重的冲她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有把握保护公羊倚风的安全。妲媚儿这才挪步走到公羊倚风的面前。

    “阎摩罗王,令止九隍,命魂不失,气封还阳,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就在妲媚儿取下公羊倚风脸上的面罩时,我开始念诵封魂真言并伸出左手御使灵气将公羊倚风试图离体的魂魄封了回去,与此同时右手延出另外一股灵气稳住了他破体而出的大量灵气。

    面罩一除,公羊倚风的面容瞬时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定魂罩的确神异,虽然时隔千年公羊倚风的样子依如当年,面容俊郎,剑眉冲鬓,虎目凝神,不怒而威。一时之间众人的目光全集中到了这张阔别千载的面孔之上,连妲媚儿也看的入神,眼神朦胧仿佛再度回忆起了二人初识的情景。

    而温啸风虽然没有什么过激的表情,但是自身气息却是产生了剧烈的波动。他和公羊倚风同是幼年入道,两人年纪也相仿,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光着屁股长大的,虽然公羊倚风为人严肃不苟言笑,但再严肃的人在儿时也是顽皮的,而儿时的感情也是人生最真挚的,所以温啸风和公羊倚风虽然平时不太对路,实际上二人的兄弟感情却是极为深厚。

    我此刻虽然正在使用灵气封堵公羊倚风散乱的灵气和剧烈冲撞的魂魄,内心也并不平静,公羊倚风实际上已经死了,而温啸风也只剩下了三天阳寿,温啸风看着公羊倚风的眼神令我联想到了逃荒的饥民感伤自己冻饿而死的同伴,自己都命不长久了还在伤怀别人。而就是这个命不长久的可怜之人,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竟然还把自己怀中的半个饼子塞给别人,临死之前还想着要再帮我最后一次。

    杂念一起气息便乱,截教的修行法门虽然与其他三教有所不同,但是却都讲究心静如水,悟道窥真。思绪一乱,心魔便生,封挡公羊倚风魂魄的灵气微微散乱,导致了公羊倚风隐约露出了痛苦神情。温啸风见此情景连忙收回思绪,转身冲妲媚儿点了点头,示意她将定魂罩重新安放回去。

    妲媚儿走上前去将定魂罩重新归位,温啸风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我收回灵气跟了出来。

    “九弟,你已窥地仙之境,于我紫阳法术的参详亦登峰造极,不知你对倒逆乾坤,反转阴阳一说如何看待?”温啸风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转身向紫阳大殿走去。

    “万物枯荣乃天理正道,生老病死为世间伦常,我辈修道之人以一己修为施展法术强逆阴阳尚且需要付之惨重代价,至于反阴阳改乾坤则更非我辈可以为之。”我摇头说道。俗话说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世上永远没有只得到不付出的事情,我们这些施展了逆天法术的人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得到的越多失去的也就越多。

    温啸风摇头叹气不再言语,二人来到紫阳大殿为恩师三圣真人上香。

    “八哥,你是不是也知道那逆天神器?”我犹豫再三忍不住出言发问,温啸风先前的问题令我联想到了那件已经被截教弟子偷走的逆天神器。传说中逆天神器有令时光倒流的作用,而叶傲风也明显相信了这一点,时至今日尚且在四处找寻这件神器的线索。

    “傲风子明末回山曾于酒宴之时说过要寻找这件神物,以求再回紫阳观鼎盛之日。”温啸风皱眉而忆,“傲风子残害三哥很可能是想借当权者的财势倾举国之力予以寻找。”

    “志坚者,为善弥巨,为恶亦重。”我苦笑摇头。俗话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意志坚定的人可以做出很大的善举也有可能酿成很重的灾难。根据叶傲风前后的这些举动来看,他肯定是相信了逆天神器可以令他回到过去改变现状,所以他才能对龙骛风痛下杀手。因为他相信只要他找到了逆天神器,现在的一切就是虚幻的了。或许这也正是他那句“诸法实相,涅盘无名,不实不虚,亦真亦假”想表达的深意。

    “你前世入门最晚,有些事情你并不知晓。傲风子因大师兄被逐一事始终对你心存怨恨,倘有机会,他定会取你性命,你当......你当问明详由妥善处之。”温啸风叹气说道。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温啸风的话我已经听明白了,他给我提醒儿是担心叶傲风害我。而让我妥善处理而不是就地击杀是因为叶傲风毕竟救过他的命,以他的作风自然不能鼓动我去杀叶傲风。而我之所以没有说话是因为叶傲风做的那些事情令我不得不杀他,虽然一定要杀但是这话我又不能说给温啸风听,不然只能让他徒增烦恼。

    “老八,你起来啦?”就在此时金刚炮大大咧咧的从观气轩走了出来。

    我和温啸风见到他的一身装扮不约而同的笑出了声,这家伙头上戴了顶女式假发,一眼就看出来是假的,上面不伦不类的挽了个冠簪。身上穿了一席青色道袍,样式倒还周正,但由于过分合身,肥肥的大肚子被勾勒的格外显眼,而脚上竟然还穿了一双皮鞋。猛一看比大街上的假道士还假。

    “四哥仙容,玉树临风,愚弟拜服。”金刚炮的出现冲淡了温啸风的伤感情绪。

    “有那么点味道吧?”金刚炮竟然没有听出温啸风在嘲笑他,反而伸着胳膊转了一圈。

    “这皮鞋亮的,你如果下山不用三分钟就得被公安抓起来。”我没好气儿的看着金刚炮。

    “老八,你没事儿吧?”金刚炮根本无视我的嘲讽,他见温啸风精神十足,疑惑的捏着凝神诀靠了上来。他白天没有紫气,暂时还没发现温啸风已经强封元神逼出了残存的修为。

    “老牛,你去迎宾楼把马掌教的夫人温倾仪叫上来。”我伸手推了金刚炮一把。

    “有劳四哥。”温啸风冲金刚炮抬了抬手,他刚刚苏醒,虽然可以根据气息找到温倾仪,但还是由金刚炮前往比较合适。

    “好。”金刚炮晃悠着走了出去,结果没走几步又回来了,“那两包药还在我房间里。”

    “老八不用了,你吃了吧。”我摆手说道。强封元神可以令本是傻子的慕容追风恢复清醒,自然能暂时止住温啸风身上的病痛。

    “草。”金刚炮调头去了。

    没过多长时间温倾仪便来到了紫阳大殿,温啸风见到温倾仪之后微笑着说出了一个女人的名字,我这才知道温啸风在明末结识的女子姓韦名洋。而温倾仪则恭敬的回答此人是她的太祖母。而温啸风把自己名号说出来之后,温倾仪这才知道眼前的这个英俊男子竟然是自己的太祖。

    他们二人相认我和金刚炮自然不适合呆在旁边,因此二人借故离开了。

    “老八这么帅,那个女的真有福气。”金刚炮嘿嘿笑道。

    “是老八有福气,重情重义的女子已经不多了。”我摇头说道。

    “啥意思?”金刚炮抬头看着我。

    “他并不知道那个女人给他留下了血脉,而那女人独自一人抚养幼子却仍然让孩子随父姓,这就说明她一直深爱着老八。”

    “她要是不让孩子跟老爸姓呢?”金刚炮后知后觉。

    “那就说明她不爱他了。”我挑眉笑道。

    “草。”金刚炮甩手踏步的回了观气轩。

    “你干什么去?”我疑惑的问道。

    “打老婆!”

    金刚炮自然不会较真,更不敢动慕容追风一指头,两人的女儿跟母姓也是彼此相爱的表现,这家伙肯定是换鞋去了。

    温啸风见过温倾仪之后,众人聚在一起吃了早饭,各自穿戴整齐,辰时三刻已到。

    紫阳观开派大典开始......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六章 千古一窥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