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强封元神

第二百六十五章 强封元神

“他出卖同门离教叛道,还有脸回来?”我发出了一声冷哼。

    “虽然当年我和三哥也曾风闻到了一些关于他出卖截教道友的传闻,但是我们却并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他回山之日,我和三哥还是热情的迎接了他。”温啸风微一停顿,“毕竟他当年也对我有过救命之恩。”

    “他回来干什么?”我插嘴问道。

    “你且听我给你细说。”温啸风抬手示意我不要急噪,转而将前因后果缓缓的道了出来。

    叶傲风当年回山是独自一个人回来的,而且他还有着紫气修为,虽然温啸风怀疑他何以会拥有紫气修为,以及是何人助他挡了紫劫,但是同门久别,再次聚首的欢愉冲淡了他的疑问,三人在观气轩饮酒叙旧直至酩酊不醒。

    而当温啸风酒醒过后却发现叶傲风和龙骛龙并不在房间里,使用观气术一看,发现二人的气息出现在了紫阳观的后山,奇怪的是龙骛风的气息正在急剧萎靡。而当温啸风赶到后山时眼前出现的景象将他惊呆了,龙骛风天罡气穴被破已然晕死过去现出了原形,而叶傲风正在擦拭血迹将法剑归鞘。

    “以他的修为伤不了三哥,他用的什么诡计?”我出口打断了温啸风的话。龙骛风已为青龙之身,正面相斗叶傲风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你还记得大师兄当年是如何加害于你的吗?”温啸风抬头看着我。

    “处子天葵?”我顿时醒悟了过来。修道男子为阳体,而处子天葵却是至寒极阴之物。当年马凌风就试图使用此物毁我道行。

    “正是此物。”温啸风点了点头。

    温啸风见到这副情景自然是怒发冲冠,怒声喝问叶傲风为什么要行此恶举,而叶傲风的回答却令温啸风感觉他在痴人说梦,怒极之下便抽出随身所带的莫邪宝剑与之拼斗。

    “他当初是如何回答你的?”我疑惑的问道。

    “诸法实相,涅盘无名,不实不虚,亦真亦假。”温啸风面露疑惑神情,“这几句话说的无头无脑,时至今日为兄亦参它不透,想必是那傲风子那奸贼无语搪塞之言。”

    我点了点头没有插嘴,这几句话叶傲风在王艳佩的坟前也曾经对我说过,显然有它的深意,可惜的是我也理解不了。不过现在明显的不适合向温啸风讲述这些,不然会打断他的思路。

    接下来的事情基本上就在我意料之中了,温啸风的确不是叶傲风的对手,不过叶傲风也并没有对他痛下杀手,只是使用除魔诀将其震晕带走了龙骛风。而温啸风醒转之后听门人转述,叶傲风是指挥着一干兵卒将龙骛风抬走的,他们也并未对紫阳观有其他的不敬之举,至于将人带到了何处他们就不得而知了。

    温啸风醒后当即下山寻找营救,但是始终渺无音讯,线索全无,直至温啸风被碧珊金桐折去了紫气方才郁郁的回到了紫阳观,而那时紫阳观已经没剩下几个人了。温啸风无奈之下只好进入掌教的闭关之所自封而隐,等他再次恢复活动之后却发现紫阳观已经了无人迹,所有的建筑都已经坍塌,路径与广场也早已经被杂草覆盖,紫阳观彻底完了。

    “你的法器呢?”我笑着插了句嘴。这家伙的莫邪在明末还在他的身边,而到了建国初期就到了温倾仪手里,这就说明他在明朝末期的那段时间里又走了桃花运。

    “下山寻找三哥时偶遇一韦氏女子,柔香解语,美冠群芳,为兄一见倾心,临别时便以随身法器赠之。”再忆佳人温啸风露出了久违的笑意。

    “后来怎么样了?”我出口问道。听温啸风的语气,他好象并不知道这个韦姓女子给他延下了子嗣,他更不会知道此人的后代目前正带着莫邪来到了紫阳观。

    “苦矣。”温啸风摇头苦笑。

    他刚刚恢复行动的那段日子过的是很辛苦的,紫阳观没了,他也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几乎连糊口都成了问题,而且他没有身份证件也没有办法找寻工作以为谋生。再者那时候国家还是严厉打击封建迷信的,所以他在恢复修为之前甚至还乞讨过,后来流落到了北京,一个偶然的机会遇到了林家老爷子,林老爷子慧眼识材,见他虽然落魄潦倒但眉宇傲然气度不凡,一谈之下竟然发现他身怀道术,便热情将他引至林家,接济度日。

    “你何时再破紫气,身上痼疾又是从何而来?”我再次抬手看了看表,离开派还有三个小时,等他讲完我还有时间把我知道的事情转告于他。

    “此等绝症因何而起我亦不详知,想必是那碧珊金桐反噬所为,”温啸风苦笑摇头,“紫气修为全凭为兄一己之力硬拼而得。”

    “八哥,你未得紫气之前有没有进过昆仑山中的紫气古城?”我在惊叹温啸风哀兵必胜独接天雷的同时更加疑惑他身上的绝症是因何而得。修道中人在无人护法的情况下聚气冲紫自古有之,虽然凶险却也有过不少成功的先例,而温啸风在得知自己身患绝症之后冒险为了自然可以理解。

    “当年为兄在破紫之前的确率人进过昆仑山为林家找寻墓葬,不过却未见昆仑山中建有城池。”温啸风面带询问的神情看着我。

    “你可曾见过水属蛟龙?”我没有解答他的疑惑而是继续追问。三阴辟水居住的湖泊距离秦始皇陵和紫气古城并不远,在那里也会受到严重的辐射。

    “的确有之,为数甚众。”温啸风点头回答。

    “你在那里停留了多长时间?”我联想到了黄眉道人当日跟我说起过的情景,未度紫劫的门人弟子从紫气古城呆上半个月就会疯癫而死。而温啸风不知道紫气古城也可以理解,因为当日他所在的位置离紫气古城还有一段距离,他那时候还不能施展凌空法术,自然不能凌空俯视。

    “那处古墓门处有一群毒蜂,为兄从那里观察了月余以了解其习性,试图破之。”温啸风神情萧索,不问可知他并没有找到克制马蜂的办法。而根据他的话音,他也并不知道那处古墓就是秦始皇陵。

    “八哥,那里就是秦始皇陵。”我想了想出口说道。温啸风经历的事情我基本听明白了,而后发生的事情我已经从老李的口中间接了解到了。至于温啸风的病因我也猜到了十之***,他很可能也是受到了辐射。

    不过如此一来就有问题了,因为昆仑古城当年存在的辐射明显的来源于那件逆天神器,而那件逆天神器在南北朝时期就被截教门人给偷走了,按理说神器被偷盗之后辐射会逐渐的减弱,可是根据目前的情形来看那里存在的辐射却并没有减弱的迹象,这就说明那件逆天神器并没有离开昆仑古城多远,那件引起四教纷争的逆天神器有没有可能被当年的那些截教弟子带入了秦始皇陵?

    温啸风对于那座古墓是秦始皇陵并没有表现出很大的兴趣,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而我则开始将自己和金刚炮今生发生的事情说给他听。说到龙骛风的情形时温啸风长长叹气,而他叹气的原因很明显,那就是他当年如果再向南多掠出一千三百里就会发现李自成的那座古墓,而那时候他如果出手施救,说不定龙骛风还能存活下来。

    由于时间紧迫,我力求简略的将发生的事情说完,温啸风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今天咱们紫阳观要举行开派大典?”温啸风抬头看着我。

    “是的,七师兄我也请回来了。”我伸手指了指隔壁,温啸风气海被我封住无法调御灵气,自然也就无法使用观气术。

    “你明日便要前往九华山?”温啸风又问。

    “哪怕只剩下了魂魄,她也是我的女人。”我重重的点了点头。

    “九弟,你收回灵气,帮我把倾仪叫过来,我想跟她说几句话。”温啸风撑臂坐了起来。

    “你稍待片刻。”我叹气撤回了困住他气海的灵气,起身走出了房间。

    几秒钟之后我便发现自己犯了个错误,因为我刚刚走出房间便感觉身后温啸风的气息猛然一盛,等我匆忙转身只发现温啸风的双手已经从头上放了下来。

    “八哥,你干什么?”我愤怒的冲他喊道。他身患绝症不应该有如此旺盛的灵气,除非像当年的慕容追风一样强行封住元神,将本身残存的修为凝聚到一起,不过这么一来他虽然可以咱短时间内拥有强盛的灵气并恢复修为,却也会加速他的死亡。

    “为兄之所以苟延之今是想救出三哥,而今三哥已去,紫阳观由你主持定会再起辉煌,傲风子之事由你处理我亦放心,”温啸风离床站起,“为兄明日便随你同去,定让那无毛贼秃晓得我紫阳御气术的厉害。”

    “八哥......”温啸风的话瞬时令我哽咽了,他强封元神,只剩下了三个对时的寿命,三天之后便会离我而去,而他这么做的原因我自然也明白,他是想在自己临死之前再帮我一次。

    “须眉男儿何故作那女儿姿态,”温啸风哈哈大笑,“走,带我去见七哥。”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五章 强封元神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