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六十三章 苍天垂怜

第二百六十三章 苍天垂怜

由于长时间没有开口说话,温啸风的声音略显沙哑,尽管如此还是依稀能够听出当年的口音,而一句九弟也使我马上找回了当年同殿学道的感觉,一时之间心潮澎湃,反倒说不出话来了。

    “己丑年。”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说出了年代。

    “我已经在那云峰之上呆了三十多年?”温啸风很快的计算出了年头,他是古时之人,自然懂得天干地支的计年方法。

    “是的,八哥,你快躺下。”我见他头脑清醒了很是高兴。

    “九弟,你是不是用了往生阵法?”温啸风从紧张的情绪中缓了过来,双腿开始打颤。

    “是的。”我急忙伸手扶他躺了下来。我的气息与样貌与前世极为相似,而且我会的法术温啸风也会,所以他轻易的便猜到了我使用了往生阵法,已经再世为人。

    “苍天垂怜,让你我兄弟二人再度聚首。”温啸风的声音嘶哑无力,看的出来他已经病入膏肓。

    “八哥,四师兄和六师姐就在隔壁,你想不想见见他们?”我见温啸风的情绪逐渐稳定了下来,这才向他说起金刚炮和慕容追风。

    温啸风听到我的话,微眯双眼望向旁边房间,明显的是出于习惯,想要观察他们二人的气息。

    “不要御气。”我见状急忙延出灵气封住他的气海,阻止他调御自身灵气。他身患绝症,使用灵气会加重他的病情。

    “紫气颠峰?!”温啸风调御灵气不果,抬头疑惑的看着我。

    我苦笑的点了点头没有接他的话茬,不管是紫气还是紫气颠峰都没有办法医治他的疾病挽救他的生命,不提也罢。

    “八哥,四师兄使用的是封神锁魂法,六师姐用的是御气延灵术,他们现在都不是本来的躯体了,你不要惊奇,我这就叫他们进来。”我冲温啸风简略的介绍了一下黄溯风和慕容追风的情况。

    “御气延灵?”温啸风皱着眉头无力的重复了一句。土属弟子使用封神玉保存神识的方法温啸风自然知晓,而邪恶的御气延灵术他自然也知道。

    “她也是无奈为之。”我冲温啸风点了点头,转身喊了一声,片刻之后金刚炮和慕容追风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

    温啸风见到慕容追风和金刚炮并没有马上开口,只是礼貌性的点了点头。按照古时礼节,温啸风排行在黄溯风和慕容追风之下,见面应该率先行礼问好。而现在温啸风只是点头而没有开口,这就表明他并不能确认进来的这一男一女两个陌生人就是前世的四师兄黄溯风和六师姐慕容追风。

    “啸风子,你感觉如何?”慕容追风率先开了口。她前世虽然性格孤僻怪异,但是跟温啸风这个玩物丧志的师弟关系还不错。究其原因很可能是因为温啸风当年曾经给她画过一副画像,画像里巧妙的以坐石拈花的巧妙姿势掩盖了慕容追风的侏儒体态,这副画像令慕容追风大为开怀。不过她生性刻薄,虽然今世性情有所缓和,但是前世与诸位师兄弟相见一律都是直呼道号。

    “你是六师姐?”温啸风挣扎着坐了起来。慕容追风虽然不是原来的躯体,但是声音和气质却依如往昔,说话仍旧略带福建方言。

    慕容追风见温啸风对她持怀疑态度也并不恼怒,扬袖露指放于鼻翼,微闭双目作拈花陶醉神情。她的这个动作正是当年温啸风为她画的那幅画像里的动作。

    “六师姐,啸风子稽首问安。”温啸风见状大悟,急忙挣扎着起身想要稽首行礼,奈何他身患绝症手脚无力,气海之中的灵气又被我封住无法御气支撑,竟然连翻身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了。

    “老八,你等着,我给你拿人参汤去。”金刚炮见到眼前的情景,急忙转身跑了出去。

    “九弟,他是何人?”温啸风疑惑的看着大呼小叫的跑出去的金刚炮。

    “他就是四师兄黄溯风。”我苦笑着点了点头。金刚炮这个矮胖子跟当年高大魁梧的黄溯风差距真的是太大了,两者之间根本就是黄鼠狼和肥耗子的差别。

    “师姐?”温啸风又转头看着慕容追风,目的自然是要进一步确认我的话。

    “溯风现在是我的外子。”慕容追风笑着点了点头。

    “紫阳观现在还有何人?”温啸风猛然之间提高了声调,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只有咱们四人了。”我急忙回答道。

    “师姐九弟:五师兄是叛徒,欺师灭祖,残杀同门,三师兄就是被他所害的。他日若有相遇......”温啸风的声音越来越大,奈何他本来就体虚无力,情绪过分激动之下竟然晕厥了过去。

    我见状急忙站了起来,刚走到门口就见到小雪手里端着木盘走了过来,上面放着两只瓷碗,隐约传来的苦涩之气和淡香之气说明她端来的正是人参和龙蜕。

    我伸手接过小雪端来的木盘,转身走了回来准备为温啸风灌服。慕容追风见我不善护理,急忙接过了瓷碗和汤匙,示意我将温啸风扶起,由她细心的将那两碗贵比黄金的汤药喂了下去。

    “老于,问出啥来了?”金刚炮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那两包所谓的药品。

    “他是犯人吗,你还想逼供?”我没好气的横了金刚炮一眼。温啸此刻的情形并不乐观,唤醒之后并不适合问他太多的问题。温啸风所说的老五叛教的事情我们也早就知晓了,至于他跟随齐御风远战东海的情景以及后来发生的事情我们现在还一无所知。

    “还有俩钟头天就亮了,老八这个样能参加开派大典吗?”金刚炮根本无视我瞪过去的眼神。

    “背我也得给他背上去。”我凝重的说道。我连已经死去的公羊倚风都请了来,自然不会拉下生病的温啸风,他是当年紫阳观九大弟子之一,于情于理都应该参加这种隆重的典礼。而我之所以在开派前夕将他唤醒,为的也是这个。

    两碗奇药灌下去,温啸风很快便悠悠醒转。

    温啸风虽然醒了过来,但是身体还很是虚弱。我见到这个情景便开始先行向他说明了我和金刚炮身上发生的事情,金刚炮虽然浑噩好在他还有黄溯风的记忆,所以很快二人便互相相认见礼,气氛开始融洽了起来。

    我转而向温啸风转述了我当年下山之后发生的一些事情,当听及我与大师兄双双使用逆天诀引发天谴时温啸风摇头叹气。听及我差点将前世的法器卖掉时温啸风好奇的追问原因,金刚炮见状急忙拉着慕容追风离开了,“老婆,让他俩叙旧,咱出去忙活正事儿。”

    见金刚炮和慕容追风离开,我这才将金刚炮当年的丑事说了出来,换得了温啸风一阵爽朗的笑声。

    “八哥,你们当年奔赴东海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见温啸风精神好转,这才出言发问。当年老大被逐,我辞师下山,二五七八去东海,三六看家,老四面壁,紫阳观九大弟子从那时候就断了音信。

    温啸风听到我的问题,叹着气讲述起了当年发生的事情,当年的战况我虽然在妲媚儿口中间接的了解了一些,但是妲媚儿知道的远远没有温啸风这个亲自参与战斗的人知道的详细,战斗的场面比妲媚儿转述的更加惨烈。由于紫阳观众人有着风行凌空之术,所以率先加入了战事,由于有着观气之术可寻敌踪避实击虚,四人屡屡见功而无损伤。后期的变故跟妲媚儿所说的完全一样,四人分成了四组,到最后被人各个击破了。不过温啸风当时却并没有怀疑问题出在老五叶傲风身上。

    “八哥,你当初为什么没有怀疑傲风子?”我忍不住出言发问。

    “因为当时我被落云山的道人所伤,是他用东海圣物碧珊金桐救下了我......”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三章 苍天垂怜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