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六十二章 今昔何昔

第二百六十二章 今昔何昔

“小九,你想好了吗?”慕容追风慎重的确认道。她也知道温啸风的情况并不乐观,一旦唤醒,事情就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了。

    “叫醒他吧。”我重重点了点头。温啸风之所以选择那处奇峰作为自己的千古之地说明他已经抱了必死之心,而他吞食断魂草又说明他有心愿未了,趁我和金刚炮健在时将其唤醒了却了他的心愿未尝不是明智之举,不然的话等我和金刚炮百年之后,又有谁再来帮他。

    “我烧水去。”金刚炮见我主意已定转身就向厨房走去。

    “让小雪去吧,你下山买点药回来。”我急忙喊住了金刚炮。

    “啥药?”金刚炮疑惑的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走到他旁边低声说了几句。

    “现在都啥年代了,早没那玩意了。”金刚炮皱眉摇头。

    “那就找替代品,要最贵的。”我之所以要他买最贵的是因为我始终相信便宜没好货,钱多不一定买的到好东西,但是钱少一定买不到好东西。

    “老于,咱这是在害老八。”金刚炮也不傻,知道那些东西的危害性。

    “害不了几天了,快去吧。”我冲金刚炮扬了扬手,后者摇头叹气的去了。

    “小雪,你去烧水。”我转身看着身边的张小雪和慕容追风,“师姐,你去把紫叶天麻和千年人参炖上,白玉藕和纯阳火树也拿出来,还有我和老牛带回来的那两节七色龙蜕......”

    张小雪答应一声转身去了,而慕容追风则站在原地没动。

    “紫叶天麻和千年人参不能同时服用,白玉藕性阴也不适合老八,纯阳火树需要童子身服食。”慕容追风也懂草药,见我一股脑的给温啸风准备进补之物,忍不住善意的提醒我。

    “人参和龙蜕先炖好。”我想了想说道。温啸风现在体质虚弱人参肯定对症。而那两节龙蜕乃天龙升天之前最后一次蜕皮所留,性温平,大补灵气自不必说,最主要的是可以固神定气,能最大限度的保留重伤之人的修为,也是我和金刚炮上次进山搜索到的最为神异的灵物。

    没过多长时间温水和容器准备就绪,慕容追风和小雪自觉的回避了出去,我将僵在床上的温啸风褪去衣物抱进了盛有温水的巨大木桶之中。

    温啸风本是紫阳观诸多弟子中最为英俊的一个,身形修长,面目俊朗,气度儒雅,文武齐备。想当年曾有无数各派女弟子及官宦富贾之家的闺秀碧玉为之神迷情倾,而温啸风性情洒脱,爱恨随意,加上有风行之术在身,百里之遥顷刻即至,温玉偷香之事亦常有之。这倒不是说他放荡不羁,只能说他本性如此,因为他对每一位女子都是真心以待。家境清贫者,他可节衣缩食化缘酬银以济之。患疾欠安者,他可孤身涉险寻药以医之。痴情无寄者,他可滴血为墨画像以慰之。已嫁他乡者,他可狂掠千里遥观以探之。也正因为他每次都是出于真心,所以虽然倜傥风流,却无一人恨他。

    而他也曾以“吐舌蹲门外,肉尽骨亦香”来骂我,意思是说一条癞皮狗,蹲在门外等着屋里面吃剩下的骨头。讽刺我没骨气,苦恋已为皇妃的徐昭佩。而我则以“马入花丛脚脚浅,蜻蜓点水下下空”来糟蹋他做事不深入,只停留在表面,当然也有更深的意思就是骂他本钱不够,四处留情却没有延下子嗣。不过二人在说这番话的时候都是在笑着说的,并没有互相嘲讽的意思。敢拿对方如此隐讳的事情开玩笑也足以看出我和温啸风的交情绝非一般。

    可惜的是曾经的说笑之声还依稀萦绕在耳边,房间里的布置也被我恢复成了当年的模样,奈何物依旧,人已非,曾经的潇洒美男子此时已经瘦弱的脱了原形,我叹着气找出自己的须刀帮他清理着杂乱的胡须,内心说不出的酸涩。我这个癞皮狗前世虽然没有啃到骨头,但今生终于吃到肉了,尽管只吃了一口,那也算是知道了肉味儿。而他这个四处留情的大蜻蜓到现在就剩他自己了,曾经的女人都早已作古离他而去,现在也只有我们这些曾经的师兄弟还关心着他。想到此处更加感觉自己唤醒他是正确的,至少可以让他知道他现在并不孤身一人,还有我们这些故人陪着他走过这最后一段路。

    “老于,咋样了?”就在我为温啸风刮完胡须准备帮他清洗长发的时候,金刚炮推门走了进来。

    “现在还没反应,药买来了吗?”我抬头看着金刚炮。要想唤醒吞食了断魂草的人必须用温水浸泡数个时辰,这才刚刚两个小时,温啸风没有反应也很正常。

    “买来了。”金刚炮走过来掏出了两个小袋子,其中一个里面放的是花花绿绿的药片,另外一个则是白色粉末。

    “你从哪儿买到的?”我站起身接过了那两个小袋子。这些害人的东西国家是严厉打击的,没想到金刚炮能这么快的买回来。

    “高档娱乐场所,贵的要死。”金刚炮指着那袋杂色药片,“这一包是两千多,那个白色的更贵。”

    “怎么用?”我疑惑的看着手里的东西。

    “白色的是抽的,药片子是吃的,不过药片子好象有副作用,那些人吃了之后都直晃头。”金刚炮夸张的摇晃着脑袋。

    “算了,这些东西先放起来,能不用最好是不用。”我皱着眉头将手里的东西扔给了他。

    两个时辰之后,水桶里的温水开始逐渐变黑,我和金刚炮看在眼里喜在心头,清水变黑说明温啸风体内的断魂草毒素正在逐渐渗出体外,也间接的表明温啸风的生理机能并没有完全枯竭。要知道断魂草归根结底还是一种毒药,与汞和砒霜等毒药的性质类似,不过汞和砒霜虽然能保存尸身不腐,却无法像断魂草那样保住灵台的最后一线生机。

    眼见水中的黑色越来越浓,我和金刚炮开始向桶中倒入干净的清水,以稀释毒素的浓度,由于唤醒过程中不能让温啸风的身体离开温水,我们只能不停的倒入干净的温水,然后取出被稀释了的毒液,这么一来一台锅灶很快就跟不上了。就在我想让小雪通知大厨房起灶时,金刚炮率先跑了出去,片刻之后热水源源不断的提了过来。

    “怎么这么快?”我疑惑的问道。

    “我把公羊柱叫来了,让他烧火。”金刚炮嘿嘿一笑。

    凌晨四点,温啸风体内的毒素已经排除殆尽,水桶内的温水不再开始变黑。而本来干燥粗糙的皮肤也逐渐还原为普通的肤色。最主要的是温啸风体内的气息开始逐渐的显露了出来,很快的我便通过他的气息观察到了他的具体情况。

    尽管事先早有心理准备,但是看到温啸风的气息之后,我还是忍不住内心一沉,因为根温啸风头上主命气的长短来看,他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

    “只要他不乱用灵气,用咱俩找的那些灵药顶着,应该还有半个月的活儿头。”金刚炮错指散去了凝神诀。

    “去把他的衣服拿过来吧,他快醒了。”我转头冲金刚炮说道。温啸风先前的衣物已经腐朽了,而慕容追风也早已为他备下了合身的道袍和小衣。

    二人七手八脚的给温啸风穿上衣服,搬到床上令其躺下,我这才慌忙的换上了慕容追风给我制作的另外一件青布道袍,简单的盘绕了一下长发。

    “师姐,你和老牛去我房间等着,我让你们过来你们再过来。”我冲正在给温啸风挽发的慕容追风说道,“老八一醒肯定会很茫然,咱们三个只有我还是当年的样子,就由我先来跟他说。”

    “好,听你的。”慕容追风将温啸风的长发挽好,这才拉着金刚炮去了我的房间。

    金刚炮和慕容追风离开之后,我便坐到了房间的那张木椅上注视着温啸风,随着断魂草药力的消退,温啸风的肤色已经与常人无异,梳洗过后虽然仍旧极其消瘦,穿上道袍也有了几分当年的神采。

    随着时间的缓慢流逝,温啸风气息的波动越来越大,眼皮也有了轻微的抖动,这是即将苏醒的征兆。

    温啸风最终还是苏醒了,而且苏醒的方式非常的特别,他没有丝毫思考回神的前兆,眼睛睁开的同时身形骤起,一个乌龙绞柱从床上站了起来,左右环视了片刻,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了我的身上,皱着眉头疑惑的上下打量着我。

    “八哥,你别乱动,快躺下。”我被温啸风诈尸似的举动吓了个半死,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

    温啸风听到我的话并没有出言回答,而是左右看了看房间里的布置和自己身上的衣着,眼神之中充满了疑惑的神情。

    “八哥,我是于乘风啊。”我一见温啸风这个架势顿时有点害怕了,惟恐他回忆不起以前的事情。

    “你在三十年前吞食了断魂草,我和老四前段时间才把你找回来,刚刚帮你解了毒,你先躺下吧。”我试图跟他解释。温啸风的这种情况我也遇到过,知道他的脑子里现在是一团糨糊。

    “观气轩被后来重建的,跟当初的肯定不能完全一样。”我继续提醒。

    “九弟,现在是什么年代了?”温啸风终于开了口。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二章 今昔何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