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六十章 观星御剑

第二百六十章 观星御剑

“叛徒,什么叛徒?”我疑惑的问道。十八分局对所属的工作人员都会进行严格的政治审查,在那种严格的审查之下怎么会有叛徒的出现。

    “三个御剑的道士,进入分局之后没多久便叛逃了。”陈明强摇头说道。

    “他们犯了什么错误?”我皱起了眉头。那三个御剑道士宋雨曾经跟我提起过,还想让我将其中一个收入三科,结果他们没有按期返回,我就谢绝了宋雨的好意。

    “好象是窃取了我们内部人员的个人资料。”陈明强说的并不肯定。

    “他们偷那玩意干啥?”金刚炮也感觉纳闷。十八分局涉及到的秘密都属于绝密,他们为什么不去偷那些重要文件,反而对我们的个人资料感兴趣。

    “不清楚,不过听领队的语气,他们窃取的好象是你们三科的资料。”陈明强抬头看着我。他年纪很小,出任务时自然不会由他带队。而他也并不知道三科只有我和金刚炮两个人。

    “这帮家伙偷咱俩的资料干啥?”金刚炮惊恐的看着我。

    “不知道。”我疑惑的摇了摇头。也难怪金刚炮会害怕,总部有我们所有的资料,包括家庭住址和行动轨迹。这要是被居心叵测的人得到了,我和金刚炮的个人安危倒在其次,家人的安全就成了问题。

    “你们的任务完成了没有?”我紧张的看着陈明强。

    “定位装置显示他们逃到了国外,我们只能追到边境。”陈明强摇了摇头。我们十八分局的工作人员是不可以随便出国的,这一点我和金刚炮都知道。

    “会不会是老五那个王八蛋派来的人?”金刚炮第一时间想到了老五叶傲风。

    “我倒希望是他。”我焦虑的踱着步子。作为放他一马的交换条件,叶傲风曾经立过血誓不会伤害到我们的家人。他虽然作恶多端但是誓言应该还是会遵守的。如果换成其他一伙人,我和金刚炮身边的人就会有潜在的危险,要知道十八分局的定位装置可以随便的摘下来,傻子才会戴着它等人来追杀。

    “于科长,你们三科多少人?”陈明强也发现了我和金刚炮的异常,忍不住出言发问。

    “三科就我和老牛。”我苦笑摇头。

    “那三个人偷你们的资料干什么?”陈明强不解的看着我,这小伙子现在还不到二十岁,穷乡僻壤的人很敦厚。

    “不清楚,不过肯定不是想给我们送礼。”我皱眉说道。

    “你先坐会儿,我找人把被褥给你送过来。”我辞别陈明强走了出来,金刚炮跟随而出。

    二人走出山洞作出的第一个动作竟然完全相同,那就是掏出了手机。总部有我们的行踪记录,这份东西被人知晓了我和金刚炮以往的行踪将完全被他们掌握,而根据他们的来势来看,他们肯定是出于恶意,因此我和金刚炮拿出电话跟各自的父母联系也就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举动。

    打完电话,二人对视一眼,暗道问题严重了。我的老家和金刚炮父母的房子在前段时间竟然不约而同的遭到了盗窃,奇怪的是我家只丢失了我留给父母的那些百年参籽,除此之外两人的家中并没有丢失任何财物。

    “老于,这是咋回事?”金刚炮递过来一支香烟。

    “他们进十八分局很可能就是冲着咱们来的,”我下意识的接过了金刚炮递过来的香烟,“他们好象在找什么东西。”

    “找啥?”金刚炮替我点上了香烟。

    “等等等等,让我想想。”各种杂乱的线索搀杂在一起令我的脑子异常混乱。我需要好好的整理整理。

    当香烟即将燃尽时,我终于将脑海里的那团乱麻给理清了出来,而得出的结果竟然令我浑身冰凉,焦急非常。

    “老牛,我知道他们在找什么了。”我扔掉香烟冲金刚炮开了口。

    “是不是找秦国的那把古剑?”金刚炮也得出了结果。

    “不是,他们寻找的很可能是咱们当年从兕鼠居住的黄庭洞府里带出来的那本《观星秘术》!”我眉头紧皱,

    “我不记得了,我就知道你拿了本春宫图出来。”金刚炮连连摇头。

    “先把被褥给小陈送过去,回头我说给你听。”我迈着沉重的步子上着台阶,脑海里浮现出的画面令我的心情极其沉重。

    “说吧,小雪送去了。”金刚炮匆忙的走进了我的房间,连慕容追风也跟了过来。

    伸手示意金刚炮和慕容追风坐下,我这才开始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我们当年路过兕鼠居住的山洞时那只兕鼠是被锁住的,你们还记得是谁锁住了它吗?”我以问代答。

    “是唐朝时的那些观星御剑道士。”慕容追风当时虽然疯癫,但记忆还是保留了下来。

    “十八分局出现的那几个道士也会御剑,所以我想他们很可能是当年那些道士的后人。”我点头说道。

    “有道理,擅长御剑之术的道人并不常见。”慕容追风点了点头。

    “上次我和老牛进山寻找老八的时候曾经回过那只兕鼠居住的山洞,结果发现它已经离开了,在地面上还发现了一支高档香烟的烟头。”我冲慕容追风说道,金刚炮脑子不够用,我跟他谈论问题等于对牛弹琴。

    “我知道了,烟头是那些观星道士留下的,兕鼠把咱给出卖了。”金刚炮自以为是的分析道。

    “出卖你个头啊,”我没好气儿的看了金刚炮一眼,“烟头应该是他们留下的,不过兕鼠是个忠厚孝顺的动物,它绝对不会出卖我们,退一百步讲,就算它想出卖,它没办法变幻人形也没法儿开口。所以我分析当时的情况很可能是兕鼠提前发现了那些观星御剑的道士,它见到那些道士的身形和兵器顿时与当年的那些人联系到了一起,它一见坏人又回来了,自然会吓的从另外一个出口落荒而逃。”

    “那是啊,跑慢了又被栓上了。”金刚炮嘿嘿笑道。

    “小九,你接着说。”慕容追风瞟了一眼金刚炮。

    “那些人去那处山洞有很明显的目的性,虽然在找东西,但是翻动过之后还会规矩的归于原状,这就说明他们对墓中的那具尸体还是很敬畏的,这更加可以说明他们是观星御剑的后人,而他们所寻找的自然不会是那把暮血,因为暮血是那个老死鬼的东西,他们做晚辈的肯定不会打祖宗的主意,因此他们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冲着那本《观星秘术》去的。”我皱着眉头说出了自己的推断。

    “你咋知道他们不是冲着春宫图去的?”金刚炮竟然开起了玩笑。

    “你能不能说点有用的?”我不满的横了他一眼。

    “小九,你有没有想过他们是怎么找到咱们的?”慕容追风的问题还是比较有含金量的。

    “拴捆兕鼠的锁链是被我用干将给砍断的,能砍断那么粗的锁链自然不会是普通的兵器,他们作为用剑高手自然知道这一点,俗话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他们如果真的下了工夫,自然会查到我和老牛的身上,更何况我们当年进山时也并不低调,”我面色凝重。

    “是不怎么低调,半道儿上还帮人杀了个蛤蟆。”金刚炮补充了一句,他所谓的蛤蟆指的是隐藏在郭日乡地下的那只玄蜇。

    “你给我出去。”我冷视了金刚炮一眼。

    “你说的我脑子乱哄哄的,能简单点不?”金刚炮根本无视我瞪过去的眼神,更不会听话的出去。。

    “所有的线索联系到一起我得出的推断是:那三个御剑道士去兕鼠的洞府里寻找那本《观星秘术》,结果发现书已经没了,然后他们根据咱们留下的蛛丝马迹知道了我们曾经去过那里,也查到咱们已经进入了十八分局,所以他们才会进入十八分局寻找线索。而他们进入十八分局窃取到咱们的活动路线之后便离开了,根据我们曾经去过的地方逐一的搜索。”我皱着眉头说出了自己的推断。

    “你咋知道他们去十八分局是为了窃取咱俩的活动路线?”金刚炮终于问了个正经的问题。

    “前段时间我回了趟总部,宋雨跟我说起过这三个人,他们进入分局之后只在总部停留了很短的时间便借故离开了,而且我估计他们离开的时候就已经拿到咱们的资料了。”我回忆着当时的情景。

    “他们为啥不直接找咱要?”金刚炮终究是个浑货,问出的问题十有***是废话。

    “他们根本就不是咱的对手,过来找揍啊?”我已经懒得再批评他了。

    “小九,那本书你放在哪儿了?”慕容追风问道。我的房间她可以随便出入,她自然知道那本《观星秘术》我没有放在房间里。

    “让我送给白九妤了。”我叹气摇头,自己当日的无心之举很可能给涂山添了麻烦。因为我进入十八分局以后曾经护送白四清去过涂山,涂山不同于紫气福地,总部能记录下我去过那里。

    “那白九妤危险了。”金刚炮紧张的站了起来。

    “那三个观星御剑道士只有一个可能突破了紫气,他们去涂山不见得能占到便宜。不过他们很可能使用诡计骗走了那本《观星秘术》”我苦笑摇头。

    “你咋知道的?”金刚炮不解的看着我。

    “因为白九妤将我送给她的东西都还回来了,惟独那本书没在其中。”我再次重重叹气,心里已经隐约感觉到白九妤前段时间的出嫁很可能跟那几个御剑道士有关系。

    “要是再遇到这帮家伙,我得狠狠教训教训他们,打他个屁滚尿流。”金刚炮忿忿的说道。

    “我要杀了他们。”我面色阴冷。

    “啊,不至于吧,你那老相好不是没被占啥便宜嘛,几颗参籽就值得你杀人?”金刚炮见我神情阴狠,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

    “白狼就是被他们给杀死的,”我咬牙切齿的站了起来,“白狼族群所在的位置离咱们当年进山的路线并不远,而且根据狼群死亡的情形来看,当初攻击它们的应该是三个用剑的人。”

    “唉~”慕容追风轻叹一声,转身走了出去,她和白狼的感情很深,而且白狼还对她有救命之恩,也难怪她会伤心。

    “用剑的人太多了,会不会是另外一伙儿?”金刚炮见我动了杀机,担心我会杀错人。

    “时间对的上,我去总部的时候他们已经离开一个月了,白狼的死亡时间也在一个月到两个月之间,而白九妤要嫁人还在其后,这就说明他们是按照咱们当年的轨迹寻找的,先去的昆仑山,然后去的咱们老家,最后去了涂山,从涂山骗走那本书之后跑到了国外。”我终于将诸多杂乱的线索串到了一起。

    “他们是不是跑到国外还不一定呢?”金刚炮掏出香烟递给我。

    “很有可能,因为要想通过总部的政治审查是很困难的,造假绝对行不通,只能说出自己的真实资料供总部调查,这也是他们离开那么长时间,总部没有对他们起疑的原因。”我叼着香烟却并没有点燃,“而且他们能抽的起那么贵的烟草,就说明他们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即便跑到国外也可以生存下去。”

    “那本书里到底写了些啥,值得那帮家伙把老窝都扔了?”金刚炮问道。

    “我没仔细看过,不过书里记载的东西应该有一定的神妙之处。”我点头说道。白九妤曾经使用书中记载的方法预料到了我会在她度劫时赶到,也预料到了我会再回涂山,这就证明书中记载的并不全是无稽之谈,不过她却没有预料到她自身的变故,这也说明那本《观星秘术》还是有一定局限性的。

    “现在咋办?”金刚炮伸手想帮我点火。

    “先把眼前的事情处理一下吧,反正该发生的已经全发生了,事情一了,我就去杀掉他们。”我拿下香烟示意不抽了。

    “那几个御剑道士跑外国去了咋办,总部也不让咱出国啊。”金刚炮出言提醒。

    “总部管的了我吗?”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章 观星御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