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三个叛徒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三个叛徒

这一场小闹剧反而令我的心情开朗了起来,至少让我感觉到自己还真实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两人根本无视身后隐约传来的‘江湖骗子,神棍,卖假药的’诸如此类的嘲笑,悠闲的在诸多摊位前寻找着真正的古代物件。

    可惜的是卖假药的和艺术家都不是玩古董的行家,我们前世生活在南北朝时期,那时候的一些物件我们倒还识得,不过像这种小型的古玩市场自然是见不到那个朝代的东西的。而从南北朝直至现在的这么多年里产生的物件我们却并不认识,因为那段时间在我和金刚炮的记忆里完全是一片空白。

    转悠到天擦黑,两人分别将自己淘到的宝贝找名家掌眼,结果我三千多买的绿锈班驳的铜剑是被人用尿作旧了的赝品,而金刚炮花一万多买来的“青花”瓷器上竟然被行家发现了502粘贴的痕迹。

    “辛苦了。”金刚炮折断铜剑砸碎瓷器,掏出了几张大票甩给了掌眼的行家。他的举动是什么用意我自然清楚,他担心这个掌眼的拾漏。

    “回山。”我抬手看了看表,已经六点多了。

    “从外面吃吧,吃完饭给你剪一下头。”金刚炮率先走了出来。

    失去了冠簪以后我的头发便一直披散着,自己也感觉有些碍事,电影里的长发帅哥的头发都是经过处理的,现实中男人的长头发根本没那么直,我此刻的头发长且蓬松,远看跟顶了个鸡窝差不多,的确该修剪一下了。

    饭后,二人去了一家高档美发店。

    “先生,您上次从哪里染的头发?”美发师查看了一下我的发质。

    “我没染过。”我歪头疑惑的看着他。

    “您看。”美发师用梳子分开了我的长发,我这才通过镜子发现自己的发根已经全白了。

    “老于,你咋多了这么多白头发?”金刚炮惊讶的喊道。

    “原来就有,你没发现罢了。”我故作轻松的冲金刚炮笑了笑。其实我在进入昆仑山寻找温啸风之前曾盘整过头发,那时候还是全黑的。

    “先生,要染一下吗?”美发师殷切的问道。

    “染,染完再给他拉个直。”金刚炮点上了香烟。

    “不用,稍微剪短一点,打薄一点。”我缓缓摇了摇头。我已近而立,自然不会再去跟风耍酷,何况古语有云,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不管男女都会为自己喜欢的人而打扮自己 ,可是我生命中的两个女人都已离我远去,我打扮了又给谁看?

    “老于,你在这儿理着,我去楼上看看。”金刚炮嘿嘿笑着站了起来。

    “你干什么去?”我随口问道。

    “追风让我买个假发。”金刚炮讪讪的笑道。

    “她要假发干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她不要,是我用,”金刚炮伸手指了指自己的板寸,“开派那天我咋戴道冠?”

    随着紫阳观开派大典的临近,很多收到了请柬的同道中人先后来到,紫阳观逐渐热闹了起来。

    先期到来的那些宾客大多是些小的门派,有很多是掌教亲自到贺,不过大多是些只会念经打坐的普通道人,别说紫气高手了,就是红色灵气修为的都不多。

    “你当初送请柬的时候是怎么送的,怎么外面的那些人修为那么差?”晚饭后我冲迎客归来的金刚炮问道。由于我身份特殊,自然不能做那迎客接宾的事情。

    “草,一听要打架就蔫了,有高手也不敢往这儿派了,净弄些草包过来,”金刚炮破口大骂,“灵天观的观主有紫气的,结果他不来,派了个狗屁不是的狗熊师弟。无日山的也是,天虚阁也不是好东西......”

    “等等等等,你这话什么意思,你送请柬的时候都跟人家说了什么不相干的?”我疑惑的看着金刚炮。听这家伙的意思送请柬时还一并透露了要上九华山找茬的事情。

    “我就说三教本一家,佛道不同宗,九华山的明惠老秃驴无德不仁,天下同道当共讨之。紫阳观不才,愿为先锋,振吾道门......”金刚炮滔滔不绝的说道。

    “追风让你这么说我的?”我皱眉看着金刚炮。怪不得没谁敢派有道行的人过来庆祝呢,弄了半天是被这家伙给吓的。

    “我自己想的,分发请柬的弟子都背熟了,别以为只有你会说这些场面话。”金刚炮叼着香烟面有得色。

    “我真后悔把封神玉给你找回来了。”我伸手摘掉他的香烟,起脚踏灭。

    “我哪知道那帮家伙那么没种?”金刚炮见我生气,知道自己又闯祸了。

    “你没说我为什么要去九华山吧?”我叹气摇头。这家伙要是说出我去九华山是为了一个女人的魂魄,天下同道会怎么看我?

    “没有,我就说那个老家伙不是个东西。”金刚炮连连摇头。

    “其实咱俩最不是东西......”我说到一半猛然发现山脚下出现了几道怪异的气息,惊愕之下止住了话头。

    “怎么了?”金刚炮转头回望,也是大吃一惊。

    “谁他妈的带死人过来干啥?”金刚炮说着掉头走了出去。此刻已经晚上八点多了,他紫气已经恢复。

    我皱着眉头跟了出去,山脚下不远处竟然出现了三道怪异的尸体气息,正在向紫阳观移动,紫阳观开派在即,谁这么胆大包天敢来找晦气。

    等我和金刚炮气冲冲的掠到山下时,山脚下已经站了一群人,细看之下却发现其中一人竟然是旧识。

    “于科长,牛大哥,是我啊!”辰州派的陈明强高兴的冲我走了过来。

    “哈哈,小和尚是你啊。”金刚炮冲陈明强笑着说道,我们在邯郸一起执行任务时陈明强的眉毛头发曾被公羊青霜给烧掉了,所以金刚炮才会有这么一说。

    “这三位是?”我身为主事人自然不能像金刚炮那么随意,陈明强身边还站着六个人,其中两男一女三个老年道人应该是辰州派的长辈,而另外三个则是毫无人气的死人。

    “于科长,牛大哥,这是我师傅,这是我的两位师叔。”陈明强一一做着介绍,“师傅师叔,这两位就是紫阳观的乘风真人和溯风真人。”

    “二位真人年少有为,辰州三老稽首。”辰州派的三位长老同时向我们行礼。其实辰州派和紫阳观向无瓜葛,即便见面也应该我和金刚炮两个年轻人先行见礼。而辰州三老反其道而行之,明显是感激我当年赠款助他们重修道观。

    “无量天尊,三位真人鹤驾亲临,紫阳观未及铺锦恭迎,还望前辈莫要计较礼数不周才好。”我冲辰州三老弯腰稽首。辰州三老的年纪都应该有八十多岁,这个岁数的人是最看重礼数礼节的。

    “于真人客气了,贫道等人此次前来除了恭贺于真人接掌紫阳仙山之外,还带来了蔽派的三件镇山法器供真人调遣驱用。”陈明强的师傅明显是辰州派的掌教,此刻他正伸手指着旁边那三具肃立不动的尸体。这三具尸体为两男一女,外表以及穿戴的服饰与现代的常人了无二异,根据尸气的浓烈程度来看,死亡时间应该在数百年前,也不知道辰州派使用的什么保存方法,令得这几具尸体容貌依旧,丝毫不见干瘪腐朽。

    “三位真人浩荡恩义,乘风子铭记肺腑,恭请!”我伸手迎客。虽然我已经猜到了这三具尸体就是辰州掌教所说的法器,但是却并不知道它们有什么用处,而此刻也明显的不适宜询问过多,那样有失主人礼数。

    众人一动,我便感觉到了这三具尸体的神妙,因为这三具尸体的行走姿势竟然与常人无异,丝毫不显僵硬,而那具女性尸体在行动之时竟然还显示出了女性特有的婀娜。

    尸体自然是不能进迎宾楼的,因此众人将尸体送入一处安全干净的山洞之后,辰州三老才将陈明强留下看守,三人进入迎宾楼进食休息。

    安顿好辰州三老,我和金刚炮回到了陈明强所在的山洞。

    “小陈啊,这仨玩意是啥玩意?”金刚炮放下了厨房为陈明强做的饭菜。

    “牛大哥,你可别小看这三件法器,这是我们辰州派的镇山法宝,金甲僵尸!”陈明强跟我们是同事加熟人,毫不客气的拿起筷子进食。

    “不僵啊,金甲在哪儿?”金刚炮伸手在其中一具尸体的胳膊上揉捏着。

    “牛大哥,别乱动。”陈明强慌忙放下碗筷站了起来。

    “咋啦?”金刚炮吓的急忙缩回了手。

    “这三件法器跟我师傅和二位师叔心灵相通,它们如果有了损伤,师傅和师叔就能感觉到。”陈明强重新坐了回去,“身体僵硬的尸体并不希奇,这三件才正真正的尸中王者。”

    “金甲呢,金甲在哪儿?”金刚炮好奇的问道。

    “在我师傅和师叔身上。”陈明强左右环视了片刻才开了口。

    “这玩意厉害吗?”金刚炮上下打量着这几具尸体,他的好奇之心比我要重许多。

    “你们派过去送请柬的人说你们有麻烦,我师傅跟我师叔商量了好长时间才决定请出这三件镇山法器,”陈明强面露得色,“这三件法器一旦金甲加身,身硬逾铁刀枪不入,临阵杀敌摧枯拉朽,最主要的尸爪还能破护体真气!”

    “咋控制的?”金刚跑好奇的追问。

    “这个......”陈明强面露难色。

    “小陈哪,道观建好了吗?”我出言给陈明强解了围。金刚炮的话明显涉及到了他的师门秘密。

    “地买下来了。”陈明强点了点头。

    “你们怎么过来的?”我又转移了话题。陈明强的话说明我当初送给他的钱并不够,这次我会多送一些。

    “花了四千多雇了辆卡车。”陈明强心疼的直摇头。

    “路上没什么麻烦吧?”我问道。他们带着的三具尸体虽然表面与常人无异,但是眼睛却已经浑浊了,自然经不起检查盘问。

    “有它呢。”陈明强笑着抬起手露出了手腕上的通讯装置。

    “你们二科最近忙不忙?”金刚炮插了句嘴。我们二人已经好长时间没接到任务了。

    “前段时间出了点情况,我和另外几个擅长快速奔袭的人去处理了一下。”陈明强吃完饭放下了筷子。

    “啥情况?”金刚炮好奇的问道。

    “二科出了三个叛徒,我们奉命去追杀他们......”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三个叛徒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