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中隐山人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中隐山人

得知白九妤并未嫁人,自己顿时感觉心情轻松了许多,至于为何会有这种想法自己亦不自知,总之心情是好了不少。

    紫阳观开派大典已经临近,此时我自然不能抽身离开。这一点金刚炮和慕容追风倒是小瞧我了,轻重缓急我还是分的清楚的。

    快步上前抢过金刚炮手中的饮料喝了几口,移步走向了旁边的房间,八哥温啸风此刻正躺在那里。

    “老于,要不要唤醒老八?”金刚炮将猪蹄踹进兜里靠了上来。

    “等到开派的前一天吧。”我将饮料递给了金刚炮。温啸风的情况并不乐观,苏醒之后还有多长寿命我们也并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时间绝对不会很长。

    “走吧,看看你的衣服,老多事儿等着你出来定呢。”金刚炮也叹了口气。他前世虽然木纳愚笨,但是和性情开朗的温啸风关系也不错。

    信步离开温啸风的房间,慕容追风迫不及待的拉着我进入了金刚炮的房间。他们二人结婚以后住的是慕容追风的房间,金刚炮的房间一直空着,此刻放置的都是一些开派时所需的物件。

    “你看这件法袍可需要修改?”慕容追风指着一件挑丝镶金的紫色道袍。道袍正刺阴阳背绣五行,尊贵而凝重,与恩师三圣真人所穿的法袍如出一辙,不问可知正是掌教的专用法袍。

    “师姐,你费心了。”我感激的冲慕容追风点了点头。这些繁杂的琐事如果没有慕容追风,我和金刚炮能搞的一塌糊涂。

    “自家人莫要见外。”慕容追风冲我笑了笑。

    “其他的事情你看着办吧,我带老于去下面看看去,那叫一个气派呀。”金刚炮摘下手腕的通讯装置帮我戴在了手上,转而拉着我走出了房间。

    其实我对于那些琐事也的确懒得操心,什么果品菜肴的布置,座次席位的安排,回礼的薄寡厚重,这些事情交给慕容追风去办我也放心。

    顺路而下,紫阳观众人正在指挥着工匠为开派大典所建的木楼粉刷朱漆,开派大典不日便要举行,法台和观礼台等主体建筑已经搭建完成,耗资巨大的法台上坐席的位置已经布置完成,左七右一八张雕云法座也已经雕刻完成,这种巨大的座椅是由一颗五抱粗细的云松截取雕刻而成,座椅的大小略有差别,标示着几位亲传弟子的尊卑座次。正中的掌教法座由沉香木拼接,颜色呈现暗紫,庄严而奢华。时至今日我终于知道为什么筹备典礼要花费那么多钱了,因为单是这一张掌教法椅耗资就不会低于百万。

    和金刚炮走近法台,众弟子纷纷过来冲我们二人行礼问好,金刚炮笑嘻嘻的跟他们说笑,而我碍于身份只是微微冲他们点了点头。这倒不是自己即将掌位而心生傲慢,而是过分平易近人会降低自己的威严,这不利于日后严格的约束门下众人。

    挥手示意众人各司其责,转身仔细的打量着这些大型的临时建筑,广场正北为主位法台,也就是紫阳观门人的位置,法台由松木搭建,宽约九丈,长有二十余丈,雕花刻云极其精美。由于距离典礼还有数日,所以地毯还没有铺设,但是整体的气势已经出来了,大气而不失雅致,奢华又不显低俗。

    与正北主席对应的是宾客席位。数十张红木太师椅,前设六尺木几,呈扇形围绕在法台周围。我粗略的数了一下,共有六十几席。

    “当初不是定了一百多张请柬吗?”我转头冲金刚炮问道。

    “你可别提了,我们跑的冤枉路都没边儿了,老多门派都不在了,剩下的那些也大多是些招摇撞骗的主儿了,这年头哪有几个真正修行的。”金刚炮叼着香烟直晃脑袋。

    “宁缺毋滥。”我冲金刚炮点了点头。他不随便发请柬我是赞同的,我们紫阳观为前来祝贺的同道准备的回礼是相当丰厚的,是人不是人的都来打秋风求援助,我们哪有那么多东西送人。

    “这栋楼房花了多少钱?”我转身看着广场西侧土木结构的二层楼房。这栋楼房是为了给那些远道而来的同道落脚而建造的,上下两层足有八十多个房间。

    “这个最便宜,不到一百万。”金刚炮点上了香烟。

    “这还便宜?”我皱眉看着金刚炮。这个建筑明显只是一次性的建筑,大典过后肯定是要拆除的,就这么个地方竟然还得百万钱财。看着金刚炮蛮不在乎的神情,我已经很难把他跟十年前那个抽着两块钱香烟的浑小子联系到一起了。

    “你知道你的那把椅子多少钱不?”金刚炮冲法台上的那张沉香法座努了努嘴。

    “我下去看看娜鲁和狼崽。”我摇头没接金刚炮的话茬,转身向山下走去。

    娜鲁的情况比较理想,虫草已经在它身上起了作用,精神和气色都好了不少。而那头从昆仑山带回来的幼狼也强壮了很多,不过它还是有点认生,冲着我和金刚炮竖着背毛龇牙示威,看来想要像训导白狼那样的训导它现在还为时过早,必须彼此熟悉一段时间才行。

    看到娜鲁和狼崽,我不由得心中一暗,再次想起了惨死的白狼,伸手摘过金刚炮叼着的香烟猛吸了几口。

    “走吧,陪我出去走走。”我几口将香烟抽完扔掉了烟头。白狼的仇我是一定要报的,不管是谁,我都要让他付出同样的代价。而之所以想下山走走,是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面对悲伤,最好的办法就是转移注意力。

    “行,我带你去个好地方,看看咱俩谁的眼力好。”金刚炮一听我想下山,顿时来了兴致。

    “什么地方?”我转头看着金刚炮。

    “这附近有个古玩市场,咱俩去碰碰运气,看看有什么真货没。”金刚炮兴奋的说道。

    “不准找死人东西,输的请客。”我的情绪也受到了金刚炮的感染。之所以不准找死人东西是因为观气术可以观察到殉葬品上残留的阴性气息。

    两人下山之后开着金刚炮的吉普车直奔闹市,很快的两人便来到了位于市区的古玩市场,俗话说太平古董乱世金,现在国家太平,人民的生活也越来越好,很多人便将心思用到了古董投资上,个个都以为自己是高手,其实个个都是冤大头,因为真的古董实在是太少了。

    我这个人特别容易触景生情,见到这处古玩市场,不由得便联想到了济南的三槐市场,想当年我为了给金刚炮筹钱救急,深更半夜的潜入了东山古墓,把自己前世的兵器和法器偷了出来试图卖掉,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们遇到杨军的,由杨军引见认识了王老,最终认识了王艳佩。

    “老于,发啥愣呢,快走啊。”金刚炮夹着皮包走着四方步,颇有点大款的味儿。

    我这才回过神来跟上了他,两人便顺着南北走向的市场,由北向南的闲逛了起来。和其他的古玩市场一样,这处古玩市场的入口处也有不少摆摊儿算命的,生意还都不错。其中一处围的人特别多,我觉得有趣便靠了上去。

    “这位小姐,你姻缘不顺是因为有奸人为恶,棒打鸳鸯,老朽可有说错?”算卦的老头年纪约莫六十左右,一身白色唐装倒也洁净,猛一看倒真有点半仙儿的架势。此刻手里正抓着一只雪白柔夷,而这只手的主人则是一个二十七八模样俊美的年轻女子。

    “是的,请大师指点迷津。”年轻女子面带愁容,不问可知是有着很重的心事。

    “你的命数与掌纹与常人不同,若要逆天改命强泄天机,老朽若必定大伤元气。”老头儿面露难色连连摇头。我看到这里已经有了分寸,这老东西狗屁不会,就凭他也想逆天改命。

    “请大师指条明路。”女子抽回手,打开提包取出了一张五十元的钞票递了过去。

    “老朽有言在先,有缘分文不取,无缘千金不算。”老头儿摆手没要那张钞票。围观的众人纷纷发出了赞叹之声。

    “俗话说法不传六耳,老朽今日三卦已满,这便要打道回府。”老头儿说着遍开始收拾行头,作势欲去。而那青年女子则收回了钞票,帮他收拾行头。看样子是听懂了他的那句法不传六耳。

    “等等!”见到眼前的情景,我忍不住出声叫住了他,这家伙虽然年老,但是春息荡漾,明显是对这位女子存心不良,想施以小恩,以博大惠。

    “三卦已经算完了,今天不再起卦。”老头儿装出了一副道貌岸然。

    “不起卦可以摸骨啊,你不是很擅长摸骨嘛,说算一次,一万酬金。”我转头喊过金刚炮,打开他的皮包,掏出了一沓红票放在了桌上。

    “哎,医药不死病,佛度有缘人。老朽今日便给你指条明路。”老头儿瞪着桌子上的钞票眼珠子都直了。像他这种故作高深哗众取宠的货色,也就骗个老头老太太和没脑子的小姑娘。

    “老于,你搞啥玩意这是?”金刚炮对我的举动大惑不解。

    “算命。”我故做认真的说道。

    “就他?”金刚炮张大了嘴巴。他自然看出来这个老东西是个骗子。

    “一边去,这可是大师,”我拉过椅子坐了下来,微笑的冲那家伙伸过了手,“大师,我只想问一个问题,你说说我是干什么的?”

    唐装老头儿伸手抓过我的手掌,沉吟片刻才开了口“这位小兄弟面容清秀,气质儒雅,如果老朽没有看走眼的话,你的职业应该非工非农非仕非商,”

    “说详细点,我到底是干什么的?”我抬头看着他,这家伙说的也有一定道理,我的确不是工人也不是农民,更不是商人和政府官员。

    “你是学艺术的,艺术家!”老头语气很是肯定。一万块钱也的确值得他冒险一搏。

    “太准了,除了艺术家谁有那会留那么长的头发。”金刚炮忍不住笑出了声。他也看出来老头是在胡蒙。

    “老夫中隐山人窥天测天,从没错过。”老头儿自得的笑道。我这才知道这家伙还有个名号。

    “大师既然有如此高的道行,为什么还要浪迹市井呢?”我挑逗着这家伙出丑。

    “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老头儿一副得道高人的神情。

    “说的跟真事儿似的,你见过提着菜篮子逛市场的神仙吗。”金刚炮哈哈笑道。

    “大师,我也粗通面相,我给你算上一褂吧。”我站起来阴冷的看着这个招摇撞骗的老东西,“你气散神离,是为嗜酒好色。姻气偏颇,是为夫妻不睦。手颤体凉,是为寿数将终......”

    “你什么意思?”老头儿愤怒的瞪着我。

    “他说你是个骗子。”金刚炮笑着施展移山诀移回了那沓钞票。

    “你,你,你,”老头儿和围观的众人见钞票自动回到金刚炮的手中都是惊奇呼喊。

    “再敢出来招摇撞骗,哄财骗色,我就替天行道。”我阴冷的说道。

    老者在众人的轰笑中快速的收拾好行头,逃也似的去了。

    “大师,等等我。”先前的年轻女子竟然还想追上去。

    “别大师了,他是个骗子。”金刚炮急忙伸手拉住了她,“我来给你看看吧。”

    “你?”女子疑惑的看着金刚炮。

    “你的姻缘之气有过缺损,这说明你有过一次婚姻,你的下一次姻缘应该在六年以后,那个人能陪你一辈子。”金刚炮微眯双眼。

    “别听他的,我认识他,他就是那个卖假药的。”人群之中有人认出了金刚炮。

    “放手。”女子忿忿的挣脱了金刚炮,转身追着那个骗子去了。

    “我说的都是实话,不听你要后悔的。”金刚炮扯着嗓子吆喝道。其实他说的都是真话,至于那个女子信不信就不关我们的事情了。

    “你说什么她也不会信的,你都成卖假药的了。”

    “先找地方把你的头发理理,你都成艺术家了!”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中隐山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