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噩耗连连

第二百五十四章 噩耗连连

掠出百里之外,我终于发现了数百里外那道与白狼略有相似的气息,奇怪的是它的身边并没有其他同类的气息,它是一只孤狼。

    狼通常是成群活动的,孤狼很少,而且我清楚的记得白狼当初诞下的两只幼崽都是公的,但是前方的那只孤狼的气息却明显是一只未成年的母狼,这就是说它很可能是白狼的另一窝幼崽。不过这么一来情况就越发的不妙了,因为孤狼通常都是不为狼群接纳的公狼,像这种未成年的母狼离开狼群独自活动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它所在的狼群发生了重大的变故。

    心念至此,我的心情越发焦急,要知道白狼所在的狼群虽然很是庞大,还有着一只蓝色灵气的巨大头狼,但是在昆仑山中蓝色灵气根本就算不得什么,遇到了那些度过天劫的动物,它们只有逃命的份儿,数量的优势有时并不能弥补实力的不足。

    七百里的路程不需两个更次我便匆匆赶到,当我根据气息找到那只白色的小狼时,它正在一具动物的白骨旁啃着骨头上残存的少许腐肉,见我从天而降,惊恐的抬头看着我,转而匆忙的调头跑了开去。

    这只小狼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小,根据体形来看只有四五个月大,头上发出的气息跟白狼有着些许相似,肯定是白狼的后代无疑。

    就在我犹豫着是否要前往追赶时,却发现那只小狼并没有跑远,而是在不远处频频回望不愿离去。

    我转头看了看那副兽类骨架,发现是只鹿的尸骨,骨架已经被先前的掠食者啃食的相当干净,仅在贴近地面的地方残存着少许的腐肉,这少许腐肉或许正是它不愿离去的原因。

    想到此处,我缓慢的后退了一段距离,找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点着香烟观察着那只小狼。

    小狼见我走远,匆忙的跑回骨架旁啃食着腐肉。现在虽然已经开春,但是昆仑山的气候仍然相当的寒冷,有些地方的积雪尚没有完全融化,在这么寒冷的条件下不可能有腐肉的,所以我判断这只鹿被猎杀的时间应该是去年的秋冬时节。

    看着小狼急切的吞咽那少许腐肉,我心中不祥的感觉越发的浓烈了,因为狼在正常情况下是不吃腐肉的,除非它饥饿难耐。这只小狼尚未达到能够独立捕食的年龄,正常情况下它不应该脱离狼群。而且根据它奔跑的姿势来看,它也并没有受伤,这就排除了受伤掉队的可能,狼群肯定出事了!

    捏起观气诀左右环视了片刻,发现方圆百里之内竟然没有发现其他狼群的气息,我脑海里已经开始往最坏的地方想了。要知道昆仑山中狼群众多,我和金刚炮在山中的这段时间所遇到的大大小小的狼群数不胜数,别说方圆百里了,就算是方圆五十里,往往也会有数个狼群在活动,这里方圆百里都没有狼群活动是不正常的。而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这里本来就是白狼所在的狼群的势力范围,其他的狼群不敢随便闯入。

    地盘儿还在,狼群呢,狼群哪儿去了?

    我将烧到手指的烟头扔掉,将注意力再度转移到这只小狼身上,发现它骨瘦如柴,皮毛翻卷,肚皮干瘪,所有的这一切都说明它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正而八经的进食了。通过它的体型来看,它现在还无法独自捕食,别说像鹿这样的大型动物了,它可能连只兔子都追不上,在自己无法捕食的情况下,靠拾拣先前遗留的残羹冷炙它也不可能维持很长时间。

    将以上的诸多情况联系到一起,我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只小狼离群的时间应该有一到两月,也就是说狼群出事的时间应该在一个月开外,两个月以内。

    哆嗦着手重新点上香烟,我的内心一片冰凉,手脚开始情不自禁的颤抖。自己先前曾经观察过方圆百里的情况,其他的狼群都在百里之外,惟独这片区域没有狼的气息,这自然是不正常的,因为狼群如果因为猎物耗尽而进行迁徙,它们先前的地盘会很快的被其他的狼群侵占,犬科动物的尿液可以清楚的向其他同类传递复杂的信息,即将入驻,正在居住,已经离开等复杂信息都可以通过尿液的多少,气味的浓淡来表达。

    分析到这里,眼前的情况已经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其他狼群不敢进入这片区域就表示白狼所在的狼群并没有留下想要离开的信号,也就是说白狼它们并没有离开这里,没有离开却没有气息,那只能是......

    想到此处,我瞬时感觉眼前一片漆黑,天旋地转乾坤错位,夹着的香烟随着双手不由自主的抖动跌落在雪地之中,悄然而灭。

    “应该没事儿,应该没事儿,这附近没有什么厉害的动物,应该没事儿。”我强忍着内心的悲痛卸下背包站了起来,捏着风行诀勉强凌空而起展开蜜蜂巡游法开始搜寻这片区域。

    从小到大还没有什么事情能令自己害怕到这个程度,手脚软绵绵的几乎不听脑子的控制,数次落下借力都因为魂不守舍而选错了落脚点。

    以往自己也曾搜寻过不同的目标,每次都是盼望着目标快点出现,可是这次却截然不同,我始终在心里默念着没有,没有,没有......

    绕到第三个圈子的时候,我的幻想彻底破灭了,我发现了狼群的尸体。

    大片的狼尸横七竖八的倒在山阴后一处位于树林中央的雪地中,尸体上覆盖的积雪尚未完全融化,狼群的尸体仍然有一半是埋在雪中的。

    眼前的惨像顿时令得自己头皮发胀,跌撞着落下身形,顺手抓起一具狼尸,狼尸咽喉部位的一道细长伤口清晰的映入眼帘。

    “是人干的。”作为用剑高手,我瞬时便发现这只野狼咽喉部位的伤口是剑形兵器造成的。剑形兵器造成的伤口很容易辨认,剑有双刃,相对较薄,造成的伤口会细而长。最主要的是刀类更擅长挥砍,剑类更适合挑刺,而野狼咽喉处的伤口无疑是挑刺的结果。

    想到此处自己顿时瘫倒在地,几乎没有勇气再去翻找那些狼的尸体,先前我还以为白狼所在的狼群是受到了其他动物的袭击,没曾想竟然会是人干的。要知道普通人是没谁敢进昆仑山的,这个人既然敢来,肯定是有着一定的修为,也就是说这个人很可能是修道之人。如果白狼所在的狼群真的是受到了修道中人的攻击,那白狼和那头白额公狼绝对没有生理。

    颤栗着双腿勉强站起,再次翻看了几条狼尸之后我更加确信这个使用长剑的人是修道中人,因为每条狼尸的致命伤都是剑伤,并没有发现弹孔之类的火器伤口,这就表明这个人是仅凭一把剑形冷兵器杀光这只庞大的狼群的,此人绝对是修道中人!

    长喘几口粗气将情绪强行压制下来,快速的检查着这一大片的狼尸,其他颜色的狼尸我并不关心,我翻找的只是有着白色皮毛的狼尸。有着白色皮毛的尸体只有两具,皆是公的,应该是我上次过来看到的那两只幼崽。

    看到这里,我内心隐约的又升起了一丝希望,没有白狼的尸体就表明白狼很有可能还活着。

    可惜的是自己的希望并没有维持多久便彻底破灭了,当我走到那只躺卧在树旁体型巨大的头狼尸体旁边时,树上倒吊着的一具血肉模糊的狼尸引起了我的注意,这头狼尸的大小与白狼极为相似,身上的皮毛已经被人剥掉了,浑身血肉模糊死状惨不忍睹,我屏住呼吸壮着胆子凑了上去,当看清那具狼尸的两只前爪时,我知道完了,彻底完了,树上吊着的这具尸体两只前爪明显有着牧羊犬的特征,它就是白狼。

    尽管事先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但是真的要面对的时候却发现这种痛苦已经远远的超出了自己的承受范围,脑海里瞬时一片空白,唯一的一点念头就是我再也见不到白狼了。要知道白狼与人不同,它的那点红色灵气并不是修行的结果,因此它死以后魂魄会自然消散,搜魂诀根本搜不到它的魂魄。

    “不管是谁,我都会要他的命,剥他的皮。”剧痛已经令得自己处于一种飘渺的麻木状态,内心已经感受不到悲伤。

    抽出干将,砍断吊着白狼的绳索,将白狼接下用上衣裹住之后,便如行尸走肉般的开始掘土伐木为白狼挖掘坟墓。

    有着充盈的灵气和干将之助,白狼的坟墓被我营建的极为宽敞,底部与四周皆是我砍伐剖开的巨木。

    直至此时我猜测这个人之所以杀死狼群并不是想激怒我,或许他压根儿就不认识我,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取白狼服用参籽之后长出的皮毛,俗话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怎么都没想到白狼的这身皮毛竟然会让它成为别人猎杀的目标。

    “你小子有种,是条汉子。”我将巨大的公狼率先放进了墓中。这头白额公狼在妻子遇到危险时没有临阵逃脱舍弃妻儿,而是选择了率领狼群奋起抵抗,此等勇气足以令诸多懦弱的男子汗颜。

    “你都出嫁了,我就不带你回去了。”我喃喃自语将白狼连同我的上衣一同放进了挖好的墓中,“你先穿着我的吧,你的衣服我一定会给你找回来的。”

    安顿好两具尸体,就在要安放木板加盖封土时,我才反应了过来,原来白狼真的死了,也就在这时候理智才真正的决堤了,白狼的眼睛已经黯淡浑浊,但是曾几何时它是那么的明亮,里面饱含着信任与忠诚。白狼的爪子也早已经僵硬了,但是白狼当日就是凭借着这几只爪子跟随我远赴昆仑卧冰踏雪。最令我伤心的还是白狼那已无皮毛的暗红血肉,想当年在寒冬之中我可以抱着它取暖,而金刚炮只能守着火堆不停的添柴。

    伤心到极至是没有泪水的,当日跳墙私藏它的情景,在山洞之中用锁链拴着它差点没把它饿死的情景,它为了救我舍命的咬住三阴辟水尾巴的情景,在青湖孤岛上饿的举步为艰还坚定的执行着我的命令,不停的绕着岛屿转圈的情景......

    强忍悲伤将木板猛然盖上,狠着心将封土填好,这才将那些散落在四处的狼尸收集在一起点上了篝火予以焚烧,我不能让这些忠诚的战士暴尸荒野。

    在集中狼尸的过程中,我发现了另外一个情况,这数十具狼尸的倒伏位置看似杂乱,但是却奇怪的集中在了三个方位,也就是说当日它们攻击的目标很可能有三个人。

    浑浑噩噩的回到原地,带着装备找到了那只小狼,抱着它离开了这里。这只小狼还不能独自觅食,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

    回到汽车旁边,金刚炮焦急的迎了过来。

    “怎么流这么多血?”金刚炮伸手指着我手臂上的伤口。小狼并不认识我,我在抱它的时候它始终极力反抗,撕咬挣扎。

    我茫然的打开车门扯下了坐椅上的枕套,蒙上小狼的眼睛,将它放进了后备箱。

    “白狼呢?”金刚炮一看我的神情就知道出了大事。

    “死了。”我放下背包坐进了车里。温啸风已经被金刚炮妥善的放在了后座。

    “啊,啥玩意干的?”金刚炮打开背包拿出绷带帮我处理伤口。

    “人干的。”我努力克制着自己悲伤的心情,令自己不会在金刚炮面前过分失态。

    “谁?”金刚炮追问。

    我此刻心情悲伤并不愿意说话,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你的衣服呢?”金刚炮这才注意到我的上衣没了。

    “别问了,开车。”我闭上了眼睛。

    金刚炮知道我心情不好,也不敢跟我说话。发动车子离开了这里,上了高速之后金刚炮将车子开的飞快,次日午时二人回到了紫阳观。

    “你去帮我买副牛骨架,快点回来,我们一会儿去医院。”我下车之后将小狼抱进了岗哨的里屋。

    “行,东西你收拾吧。”金刚炮换上自己的大吉普一溜烟儿的去了。

    “富贵,帮我看好车子。”我从车上拿下背包兵器冲富贵儿打了个招呼,转身上了山。

    “小九,老八找到没有?”慕容追风见我回来匆忙的迎了出来。

    我点了点头将二人的背包递给了她,随后而出的小雪则接过了我们的兵器。

    “老八出事了?”慕容追风见我神情悲切,紧张的问道。

    “没事,等老牛买东西回来我们就带他去医院。”我说着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小九,到底出什么事了,你快告诉我。”慕容追风敏感的追问。

    “六师姐......”我哽咽着不知道如何开口。看见慕容追风我再度想起了白狼,慕容追风和白狼的感情也很深厚,她如果得知白狼的噩耗,必然也会万分悲痛。

    “我就知道老四瞒不了你,别生气了,禽兽就是禽兽,你对它再好,它也不会念你的好儿。”慕容追风气愤的安慰着我。

    “师姐?”我不解的转头看着慕容追风。当日在李自成的古墓外,如果不是白狼的拼死护卫,慕容追风早就命丧狼吻了,她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为了它耳朵都聋了,这个忘恩负义的贱人。”慕容追风咬牙切齿。

    “师姐,你到底什么意思?”我疑惑的看着慕容追风。

    “哦,没事,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慕容追风警觉的岔开了话题。

    “师姐,你和牛金刚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我焦急的追问道。他们二人先前对我的态度已经令我生疑,通过她今日的言辞我更加确信她们对我隐瞒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情还很可能跟白九妤有关,因为我之所以会失听是因为在帮白九妤抵御天劫时出了意外。

    “没事,你吃饭了没有?”慕容追风略显慌乱。

    “慕容追风,你给我说实话。”我情急之下沉声喊出了她的名字。

    “罢了,罢了,瞒的了你一时也瞒不了你一世,你早晚都会知道的。”慕容追风叹着气回到了房间,片刻之后拿出了一只长形铁盒。

    “这是什么?”我疑惑的打量着她里的长形铁盒,铁阻阴阳,我自然看不出里面存放着什么,只知道这只铁盒为现代产物。

    “老四去涂山送请柬的时候,那个贱人让他带回来的。”慕容追风说着打开了盒子。

    “她出了什么事?”强烈的晕眩令我伸手扶住了墙壁,慕容追风打开盒子的一瞬间我就知道里面存放的什么,因为盒子里的东西虽然用白布包裹,但是气息却与我的气息完全相同,不问可知是我留给白九妤的那两根肋骨。

    “她嫁人了......”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四章 噩耗连连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