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五十一章 金翅大鹏

第二百五十一章 金翅大鹏

金刚炮一提醒我才想起自己还赤裸着身体,连忙运转气息回到岸边穿上了衣服。金刚炮也折回来换气借力。

    “狗日的是不是想跑?”金刚炮伸手指着水下快速移动的那股淡紫灵气。水獭现出原形潜到水下之后快速的向湖畔的一处悬崖游去。

    “不像,”我微眯双眼仔细观察着水獭的气息。根据它先前表现出的唯诺神情来看,它应该不会变卦,或许那白玉藕就生长在悬崖下也说不定。

    事实证明水獭的确没跑,因为没过多长时间它就游了回来,两只毛茸茸的爪子紧紧的抓着两节洁白的藕形物件。白玉藕其实并不是单纯的植物,它的形成过程有点类似于海中的珊瑚,不同的是它并不是由珊瑚虫堆积而成,而是由莲藕吸收白玉精华才得以成形,质地界于植物和矿物质之间,形体也比普通莲藕小上许多。

    “恭请笑纳。”水獭幻出人身,呈上了那两节莲藕。

    “愧受,愧受。”金刚炮笑呵呵的接过了那两节莲藕。

    “汝久居此山,可知何处有紫色竹林。”我向水獭探问道。

    “回真人问话,吾自诞而今未曾离开这处湖泊,何处有紫竹亦并不知晓。”水獭化成的孩童拱手答道,它虽然神态恭敬但说话之间似乎有所吞吐,好似隐瞒了什么情况。

    “有何隐情但说无妨。”我试图打消它的顾虑。

    “离此不远的山颠之上有一金翅大鹏,生有三色羽翼,振翅搏云,日飞千里。两位真人若不惧怕,不防去向它讨些消息。”水獭化成的孩童瞪着圆圆的大眼睛看着我和金刚炮。

    “它很厉害吗?”金刚炮闻言露出了极为不屑的神情。

    “方圆八百里以它修行最为精深,吾等应劫之辈尚且受其欺凌,那些无为宵小更是闻声丧胆,见影心寒。”水獭不无惧意的说道。

    “它时常欺辱于你?”我好奇的问道。看来这个水獭并不是个笨蛋,它之所以对我和金刚炮必恭必敬,为的很可能是让我和金刚炮去斗那金翅大鹏。

    “真人垂怜,吾之一支历来不为正族所纳,蜗居穷恶苟延活命,吾之贱内于早些年间被那金翅大鹏所食,吾道法修为均不及它,数次争斗皆为其所败。”水獭化成的孩童唉声叹气,我看在眼里笑怜参半,笑的是他一副孩童模样,说的话却是成人语气。怜的是它孤独一人住在这里很是孤寂悲苦。俗话说心欢时飞逝,悲苦岁月长,形单影孤望月追忆的滋味我是深有体会的,以己推人,不禁对它起了怜悯之心。

    “你别哭丧着脸了,我俩也不白拿你东西,这就帮你报仇去。”金刚炮也看透了水獭的意图,拍着胸脯满应满许的就把事情揽了下来。

    “万谢真人。”水獭化成的孩童从水中爬到了岸边,五体投地的冲我和金刚炮行了跪拜大礼,我这才注意到这家伙还有个小尾巴。

    挥手遣走千恩万谢的水獭,两人开始冲金翅大鹏栖息的山峰前行。

    “你又咋了?”金刚炮见我始终眉头紧锁,知道我又在考虑问题。

    “你这牛逼吹大了,那家伙会飞,我看你怎么收场。”我叹着气说出了自己的顾虑,金翅大鹏是大鹏鸟的一种,体形硕大,喙尖爪利,已经齐了三色羽翼,飞行速度自然比普通大鹏鸟快上不少,这些暂且不说,最主要的是它跟我和金刚炮一样都是真正的紫气修为,天知道它会有什么样的法术技艺。

    “我打不过不是还有你嘛,一起上。”金刚炮大大咧咧的不以为意。

    “打跑容易,杀它就难了。”我连连摇头,“它的飞行高度比咱们高,速度比咱们快,谁能追的上它?”

    “你说咋办?”金刚炮落下身形抬头望向不远处的那座山峰,那只金翅大鹏就在那里。

    “先礼后兵,看看能不能当个和事老。”我思考再三,作出了决定。贸然出手搏杀似乎不太好,如果能够和平解决那是最好的结果了,而且我也希望能从那只金翅大鹏的嘴里问到关于紫竹林的一些消息,毕竟那家伙常年在天上飞,登高望远没谁比的过它了。

    主意一定,二人出发前行,为保礼数周全,二人便舍弃凌空术改为步行前往。

    好不容易爬到半山腰,山顶的金翅大鹏鸟便感知到有人侵入了它的地盘儿,一声尖利的怒喝从山顶传了下来,“何方鼠辈竟敢擅入道爷的法场,临死尚不知焉?”

    “道兄切莫动怒,贫道兄弟二人无意冒犯仙驾,只是游方到此,打听个路径。”我强忍着内心的怒气和声说道。这只大鹏鸟的言语十分的无理,以道爷自称,狂妄至极。

    “道爷何来闲暇与尔等鼠辈费那口舌,速速离去,全了尔等性命。”山顶的金翅大鹏始终没有露面,只是由山顶的洞穴内传出了声音。

    “这家伙还蹬鼻子上脸了。”金刚炮伸手就要取出他的那把鸣鸿刀。也难怪他会生气,这个嚣张的家伙说话实在是太难听了。

    我见状急忙伸手阻止了金刚炮,转身冲山顶拱手为礼“不知道兄可晓得这山中何处有紫色竹林,若得告知,贫道幸甚。”

    “无知鼠辈,不知死活。”山顶之上再次传来一声冷哼。

    “草你大爷的,你还真拿自己当盘菜了。”金刚炮再也忍耐不住了,狂骂着抽出鸣鸿刀凌空掠向了山顶。

    “原来尔等也有些道行,怪不得敢擅闯道爷法场。”就在金刚炮和我先后掠到山顶空旷处时,一个身穿彩色道袍的黄脸老道反背双手自山顶的一处洞穴中走了出来。

    这个由大鹏鸟幻化的黄脸道人与人类八十岁左右的老者相仿,头顶金黄芙蓉冠,身穿五彩绣金袍,脚踏牛鼻穿云靴,如果不是眉宇带煞,口鼻藏凶,倒也有几分修道者的洒脱之气。

    “道兄若晓得何处有紫色竹林,当尽早告知,免致不和。”我伸手拉住了跃跃欲试的金刚炮,给这个金翅大鹏下了最后的通牒。

    “区区爬云小术亦敢献丑卖弄,尔等顶上三花已残其一,今生难证金丹大道,今日道爷便送尔等早入轮回,再世修行。”金翅大鹏说着便向我和金刚炮掠了过来。

    金翅大鹏之所以敢如此狂妄的先下杀手是因为它过分轻敌了。它先前所说的爬云小术指的正是我们的风行凌空术,在这些天生可以飞翔的飞禽看来,其他种族的凌空法术根本就是末微小技。而它说我和金刚炮三花已残其一,指的是我和金刚炮元阳已泄,虽气神犹在,元精已无,今生今世也没办法达到传说中的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金仙境地。

    “老于,让我来跟它玩玩儿。”金刚炮见金翅大鹏幻化的老道竟然敢赤手空拳的杀过来,哈哈大笑的将手中的鸣鸿刀递给我,快速的舍弃背包捏着御气除魔诀迎了过去。

    尽管我们截教不讲究单打独斗,金刚炮既然有兴致我也不好驳他,反正二人修为相当,对方也是赤手空拳,就让金刚炮和它走上两招。

    金刚炮的战术很简单,以攻为守,只攻不守。

    而金翅大鹏的战术竟然跟他一样,同样是以攻代守,任凭金刚炮凝聚着浓烈紫气的拳掌雨点般的落在它的身上而茫然不觉,你给我一掌我就还你一爪。

    尽管二人实力相仿,但是很快我就发现金刚炮落于了下风,除魔诀轰到对方身上并没有给对方造成多大的伤害,而金翅大鹏尖利的指甲却犹如快刀裂锦般的将金刚炮身上的衣服撕扯成了条形,有些地方甚至已经渗出了丝丝血迹,很明显,金翅大鹏的双爪可以穿透金刚炮的护体灵气。

    “停。”缠斗中的金刚炮竟然高喊一声,抽身后退。而金翅大鹏幻化的道人也并没有追赶,背手昂头,神情傲慢。

    “草,这么打不公平,你会铁布衫和鹰爪功。”金刚炮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破裂的衣物。

    “看看它的铁布衫怕不怕你这把菜刀。”我高声说着将鸣鸿刀扔给了金刚炮。金翅大鹏自然不会那些电影里的虚构功夫,它能够无惧除魔诀的轰击,倚仗的无非是天生的羽爪优势。

    此外我之所以要喊菜刀是为了误导这只金翅大鹏,鸣鸿刀乃天下第一刀形神兵,削金剁铁都摧枯拉朽,又怎么会是菜刀。

    “我这可不是啥菜刀,你有啥兵器也拿出来吧。”金刚炮接过鸣鸿刀冲金翅大鹏喊道。

    “哼。”金翅大鹏幻化出的老道依旧一副藐视不屑的神情。我看在眼里偷笑不已,这家伙太托大了,一会儿免不了要吃亏。

    “看刀。”金刚炮也懒得再浪费唇舌,高喊一声挥舞着鸣鸿刀向金翅大鹏砍去。

    金翅大鹏冷笑着伸出苍劲的右手,径直迎上了鸣鸿刀的刀锋,它竟然敢硬接鸣鸿刀的雷霆一击!

    “啊?”

    “啊?”

    “啊!”

    手掌与刀锋接触的瞬间,金翅大鹏发出了一声惊呼,与此同时快速的抽回手掌,不敢置信的盯着已经皮开肉绽的右手。第二声呼喊是金刚炮发出来的,他本以为以鸣鸿刀之利加上他的紫气催动,完全可以将金翅大鹏的手掌给砍下来,谁知却只是划破了皮肉。最后一声是我喊出来的,惊叹的仍是金翅大鹏的手爪之坚硬。

    “只有轩辕神剑方可破吾之天鹏阴爪,尔等何人,所持兵器又是何物?”金翅大鹏惊恐的看着金刚炮。

    “魔刀鸣鸿。”这回轮到金刚炮趾高气昂了。轩辕剑和鸣鸿刀本是一炉所出,虽然一正一邪,但材质却是完全相同。

    “原来世间真有此物。”金翅大鹏大口的喘着气,眉宇之间的煞气越发的浓重了。

    “贫道兄弟二人此次前来并非挑衅争雄,只想寻找位于山中的一处紫色竹林,不知汝可晓得?”我见时机成熟,开口问道。

    “方圆千里之内,蝼蚁移穴,树抽新枝皆难逃本道爷法眼,紫竹位于何处道爷自然知晓。”金翅大鹏虽然被鸣鸿刀所伤但傲态不减。

    “罗嗦个屁啊,赶快说出来。”金刚炮见金翅大鹏还是以道爷自称,忍不住的开口骂道。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金翅大鹏仰天狂笑,看向我和金刚炮的眼神依然充满了蔑视。

    “草你大爷的,看我不剁了你。”金刚炮一见金翅大鹏在戏耍我们,扬起鸣鸿刀又冲了上去。

    “唳~”就在金刚炮即将冲到它身前时,金翅大鹏唳叫着现出了原形,长约三长的双翅疾挥之下,地面上顿时飞沙走石,令人不可睁眼视物。待得我和金刚炮回过神来,金翅大鹏已经悬停于数百米的高空了。

    “有种给我下来,看老子不拔光你的鸟毛。”金刚炮气愤的蹿到空中叫骂着。我们的凌空术的凌空高度最高只能达到两百米,距离金翅大鹏还有百米之距。

    金翅大鹏现出原形以后便不能再吐人言,不过在半空之中俯冲挑逗的戏耍着金刚炮。金刚炮气的指天骂地的吆喝着,却又偏偏无计可施。

    “老于,送我一程。”金刚炮猛然间低头冲我喊道。

    我瞬时便明白了金刚炮的意图,瞅准时机纵身而起,快速的掠到了金刚炮的下方。

    金刚炮见到我掠至,快速的将沉重的鸣鸿刀扔给我,双脚在我肩头重重一踏,借势再度拔高,不偏不倚的抓住了正欲振翅逃逸的金翅大鹏的脖颈。

    金翅大鹏惊恐之下低头啄他,金刚炮见势不好,运转气息移上了大鹏的后背。

    “刀扔给我。”金刚炮低头大喊。

    我虽然听到了他的喊声,却已然无法将鸣鸿刀扔还给他,要知道风行诀凌空时的那一踏之下力道极大,我此刻正在快速的下落,又怎么能扬臂扔刀。

    大鹏背上的金刚炮见我没办法将刀扔还给他,急切之下便腾出一只手来薅扯着大鹏背上的羽毛,金翅大鹏吃痛之下快速的攀高翻滚,金刚炮只得缩回手紧紧的抱住大鹏的脖子,再也不敢乱动了。

    落回地面之后我片刻也不敢犹豫,带着两只背包和二人的兵器快速的尾随他们而去。可惜的是自己携带的东西太多,速度大受影响,没过多长时间便连影儿也见不到了。

    东方天际已然泛白......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一章 金翅大鹏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