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御剑飞行

第二百四十三章 御剑飞行

“你说什么?”我诧异的回过头,只见负责善后处理的工作人员正一脸惊恐的指着地面上叶傲风残留下的那截断指。

    “这截断指刚才在动。”后勤人员脸色煞白。

    我和宋雨都不是少见多怪的人,闻言也并没有感觉过份意外,只是疑惑的转身走了过去。

    “小董你是不是眼花了?”两人蹲下仔细观察了半天,也没有发现断指有什么动作,到最后宋雨怀疑是不是后勤人员一时眼花。

    “刚才真的在动。”这个姓董的年轻人伸手弯曲着食指模仿着说道。

    “带回总部分析一下吧。”我出口说道。叶傲风砍掉手指到现在已经有八个多小时了,按理说断指失去了血液循环以后应该会呈现苍白色,可是这截断指却逐渐的泛出了绿色,这一点是不正常的。

    古语有云‘窥一斑而知全豹。’如果通过科学仪器的分析能够检验到一些端倪的话,或许可以间接的分析出叶傲风是使用什么手段存活至今的。

    宋雨点头同意了我的意见,戴上手套亲自处理那截断指。

    王老此刻正在许刚的车里,我走上前去向他和许刚道别。

    “不要总是拒人千里,有空就回来看看。”王老随意的瞟了宋雨一眼。王老的一句话有两个意思,上半句是要我该放手时就放手,指的还是我的婚姻问题。下半句则是发自内心的对我表示欢迎,‘回来看看’的分量远比“过来看看”要重的多。

    “王老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我重重的点了点头。

    “妹夫,你的车我让人给你开过来了。”许刚说着将我的车钥匙递了过来,先前我开后备箱拿法器时钥匙没有取下来。。

    “别乱说话。”王老叹气说道,许刚喊我妹夫令他分外伤感。

    “没事儿,”我伸手接过钥匙帮王老关上了车门,“慢点开,有空我就回来看你们。”

    送走王老和许刚,宋雨也忙完了手头的工作。

    “王艳佩是王副省长的女儿?”宋雨目视着已经离去的王老。王老是公众人物,宋雨认识她也不足为奇。而她之所以知道王艳佩的名字很可能是刚才看到了墓碑。

    我默然点头,转身走了回去拿起铁锹将剩余的泥土回填了回去,完成之后又进了叶傲风先前居住的临时屋子看了一下,也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他们人呢?”等我走出屋子时发现前来救援的众人已经撤离了,只剩下宋雨站在王艳佩的坟旁若有所思。

    “回去了。”宋雨抬起了头。

    “那你怎么回去?”我左右环视,除了自己的轿车之外没有发现再有其他车辆。

    “你不是要回总部吗,一起啊。”宋雨转身走了过来。

    “你来开吧,我不太舒服。”我将钥匙扔给宋雨,转而走向副驾驶位置。其实我之所以去北京是想探问一下林一程有没有叶傲风的消息,而今已经知道了叶傲风的情况就没必要再去北京了。不过这话自然不方便对宋雨直说,而且我也想看看关于断指的分析结果。

    “她是你女朋友?”宋雨开着车小心翼翼的问道。当初我曾经跟总部申请过与王艳佩结婚,不过当时负责的并不是宋雨,她并不知道有王艳佩这么一个人。

    我默然的点了点头,掏出香烟点燃。

    “她出了什么事情?”宋雨关切的问道。宋雨极其聪慧,用词很恰当。如果她问我王艳佩是怎么死的,我会听着很刺耳。

    “白血病。”香烟里的尼古丁令我的头脑清醒了不少,语气也由哀伤转为正常。男人只可以独自悲伤,如果在别人面前表露出悲伤那会显得懦弱而矫情。

    “你跟我说句实话,她是不是跟你去过辐射区?”宋雨猛然间问了个不着边际的问题。

    “我没去过辐射区,她应该也没去过,你怎么总追问这个?”我转头看着正在开车的宋雨。

    “核辐射很容易诱发白血病,你上次所说的情况就是标准的核辐射现象。”宋雨语气极为肯定。

    “我真没去过辐射区,你什么时候晋的中校。”我不愿再谈论王艳佩的事情,自然的岔开了话头。

    “上个月,今天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宋雨随口问道。

    我和金刚炮之所以能够代罪立功进入十八分局还要拜宋雨所赐,虽然分局是在利用我们的特殊能力,但是为国服务总好过落草为寇。因而我对这个漂亮的女军官还是多多少少有着一丝感激之情的,考虑到她的问题并不过分,我就将前后发生的事情简略的跟她说了一遍,某些细节自然被我省略掉了,毕竟我和宋雨的关系还没到那种掏心掏肺的地步。

    “就这么简单?”宋雨听完我的叙述之后出口问道。

    “你以为还有多浪漫吗?”我摇头苦笑。由于前世的事情被我隐瞒了,所以我和王艳佩之间的故事在宋雨听来显得平淡无奇。

    “过了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想着她,她肯定是个好女孩儿。”宋雨轻叹了一口气,她应该是看到了王艳佩墓碑上的生卒年月。

    “呵呵,总部最近没什么任务啊?”宋雨的话令我感觉到了异常,因而连忙转换了话题。一个女人如果想给一个单身男人留下好印象,最聪明的做法就是评论他先前有过的女人时分而待之。如果是离异,赞美男人本身的优秀无疑是聪明的举动。如果是丧偶,夸奖亡人则更容易令这个男人与之产生共鸣。金刚炮先前的猜测是正确的,宋雨有可能真的对我有意思。

    “一般的事件也不能劳烦我们于科长啊,”宋雨微笑着摘下军帽放到了仪表台上,“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想不想听?”

    “不想。”我假装认真。女人吊你胃口的时候就表示她想告诉你,你不上当,着急的就是她。

    “前段时间总部聘用了三个道门师兄弟,其中有一个帅哥修为很高,应该有资格进三科。”宋雨坏笑的瞥了我一眼。

    “哪一派的,有什么本领?”我好奇的问道。十八分局对工作人员的科室安排有着明确的规定,靠的全是实力,绝不存在走后门尸位素餐的情况。

    “据说可以御剑飞行,其他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是高副局长处理的。”宋雨转头说道。十八分局还有一位道门的副局长,这个人我只听说过,本身并不认识。

    “审查的时候严格一点,不要弄些三脚猫来送死。”我一听对方是御剑飞行,内心就低看了他们几分,御剑飞行不同于其他凌空法术,他们无需到达紫气就可以施展这种道术。

    “他们有些私事去处理,走了快一个月了,应该也快回来了,到时你再看一下,不合适就划归二科。”宋雨微笑说道。总部用人不需要征求科室领导的意见,宋雨的话明显有以权谋私的嫌疑。

    “行。”我呵呵一笑痛快的答应了。如果这个人真的有实力进三科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如果他哗众取宠徒有其表,这种人我可坚决不会要。部队上一直流传着一句话‘不怕神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战友。’关键时刻拖后腿的战友比敌人都可怕。

    “你那个师兄好象不是坏人,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杀他后快?”宋雨巧妙的问道。她的话题始终涉及我的私事,这令我越来越别扭了,最难消受美人恩,我可不希望再欠下感情债。

    “师门旧事,说来话长了。”我随口敷衍道。叶傲风的字条上的那句‘再有寻衅,必不容情’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只要我不去找他,他绝对不会再祸害我。不过龙骛风的惨像时刻萦绕在我的心头,他的仇我一定要报。

    “你饿不饿?”宋雨见我沉吟不语关切的问道。不远处就是高速入口,上了高速再想吃饭就不方便了。

    我扔掉烟头默然的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饿,转而又陷入了沉思,叶傲风在明朝还是有紫气的,八哥温啸风留下的降妖图就可以间接证明这一点,不过后来他却因为某种原因失去了紫气。

    世上最大的痛苦不是从未拥有过,而是拥有之后又失去了。叶傲风堂堂的紫气真人失去了紫气会倍感失落,因此他会迫切的寻找方法再次恢复紫气,他费尽心机的哄骗许刚等人将王艳佩的骨灰埋在那处有所残缺的双五行大阵,为的就是借我之手将其改造成为有着聚敛灵气效果的灵地,以便他能聚气冲紫,可是王艳佩从死亡到下葬并没有耽搁多长时间,要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策划并安排这一庞大的阴谋似乎不太可能,也就是说叶傲风很有可能事先预料或者观察到王艳佩大限将至,并知道了我和王艳佩的亲密关系,将种种现象联合在一起,我顿时得出了一个令自己都毛骨悚然的结论:王艳佩的死会不会跟叶傲风有关?

    这个想法在脑海中一成形,自己就越发的感觉自己的分析有一定道理,我一直认为王艳佩得白血病是由于徐昭佩的一魂长期寄居阳躯所致,可是现在想来,如果叶傲风拘禁其他阴魂冲上王艳佩的阳魂也有可能令她的阳寿大减,而且叶傲风也会清魂诀,将阴魂本身的神识抹除之后剩下的阴气是不会影响宿主的正常思维的,而且有着徐昭佩一魂的遮掩,我也无法区分出王艳佩身上的阴气到底是不是徐昭佩自己的。

    不过猜测在没有证据之前永远只是猜测,何况我也不太在意王艳佩的死是叶傲风搞的鬼还是我本身的疏忽,因为不管是哪一种情况我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男人不应该将过错向别人身上推,是自己的错自己就扛着。王艳佩的死已成定局,叶傲风也必须要杀,因而也不值得在这个问题上再过多的浪费心神。

    “现在是谁在照顾你的生活?”一直沉默不语的宋雨见我再次掏出香烟,这才识趣的开了口。

    “我师姐经常帮我洗洗衣服。”我收回思绪黯然神伤。慕容追风虽然苛刻尖锐,但是对我始终是关怀有加,我留在山上的衣物她经常帮我浆洗。

    “你用的什么牌子的香水?”宋雨转头微笑。

    “我是男人,不用那玩意。”我摇头回答,宋雨的问题越来越令我别扭了。

    “那你身上的香水味哪儿来的?”宋雨似乎不愿再隐藏对我的好感了,酸溜溜的问了一句。

    “我身上香吗?”我疑惑的问道。我在太阳底下汗流浃背的晒了一下午,不可能有什么香味儿。

    宋雨见我否认,假装生气的别过了头。

    “哦,我想起来了,这个送给你。”我这才想起自己身上带着几块麝香,说着从怀里掏出那个巴掌大的小木盒递了过去。

    “这是什么?”宋雨爽朗的接了过去。

    “极品麝香,一个老獐子送给我的。”我抬头调整了一下汽车天窗的角度。

    “怎么这么浓?”宋雨快速的放开了掌握着方向盘的左手打开盒子,近距离的闻了一下麝香的气息。

    “你的动作还真够快的,这东西不能凑上去闻。”我侧头扣上了盒子,“我还没说它的效果呢。”

    “麝香还能有什么效果?”宋雨不解的看着我。

    “闻一闻提神醒脑,嗅一嗅三日不饥,你这几天不用吃饭了。”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三章 御剑飞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