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放虎归山

第二百四十一章 放虎归山

 自己此刻心中的愤怒已无法用语言形容,叶傲风设计利用我也就罢了,但是他不应该利用已经死去的王艳佩,这绝对是我无法容忍的。自己数次应对度劫天雷,早已熟知天雷的特性,应劫天雷从短暂的停息到发出最后一击绝对不会超过五分钟,而我很难在这五分钟的时间里穿越这座大城市,不过叶傲风就算是应劫成功,也会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恢复灵气,在这段时间里能够击杀他也是可以的。

    想到此处自己将风行诀施展到了极至,选择了最短的直线距离飞掠前往,惊世骇俗的穿梭于大街小巷马路人群,引得那些不明真相的路人纷纷仰望惊奇。

    自己虽然内心愤怒,但是飞掠的同时还是在脑海里将事情的经过整理了一遍,许刚和杨军都是市侩的人,市侩必定现实,他了解我的为人,知道得罪了我会遭到我怎样的报复,所以他们不敢与叶傲风狼狈为奸,因而许刚和杨军应该不是叶傲风的同谋,很可能只是受到了他的愚弄和欺骗。

    尽管如此,自己在内心里还是把许刚的祖宗八辈儿问候了个齐全,按照度劫天雷的凝势来看,叶傲风是在得知我要前往上坟的消息之后才仓促之间开始聚气冲紫的。如果不是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许刚画蛇添足的打上那个电话,我很有可能撞见正在坟地聚敛灵气的叶傲风,那时候出手击杀自然是易入反掌。

    与此同时自己还在内心深深的埋怨自己,如果自己时常过来扫墓祭奠的话,叶傲风的阴谋也不会如此轻易的得逞。一想到自己仇人和自己心爱女人的坟墓朝夕相处,内心的愤怒就无法压抑,大骂着三字经频频落地借力,以最快的速度穿过了闹市。

    “轰!”就在自己隐约的看到王艳佩坟墓所在的山峰时,度劫天雷的最后一击终于落下了。

    “劈死那个王八蛋。”我冲那道闪亮嚣然的雷柱暗自祈祷,叶傲风仓促之间聚气冲紫,失败的可能性很大,如果他能死于天雷之下虽然我失去了手刃仇敌的快意,却也省却了不少麻烦。

    “轰!”就在此时,远处竟然又传来了一声巨响,与此同时天雷偏离了目标落于不远处的一处山林。

    “谁在帮他?”我惊讶的停住身形捏起了凝神诀。修道中人在应对度劫天雷时本人是无法出手转移天雷的,而先前的那道天雷明显是有人出手将其移偏的。

    疑惑的捏起凝神诀最先发现的是一道淡紫灵气,这就表明叶傲风已经冲紫成功。皱着眉头再次观察,除了在他不远处发现了十几道普通人体气息之外,没有任何的紫气高手的气息,而那十几道普通人体气息也显得极其怪异,每一道气息的主命气都短之又短,最长的也没剩下几年的寿命。

    “管你有没有帮手,先杀了你再说。”我摇头甩走满脑子的疑惑,抽出白玉拂尘快速的冲那道还略呈虚弱的紫气掠了过去。

    待得到了近前,发现本来平坦的墓地此时已经被度劫天雷击出了大大小小的坑洞,十几个民工打扮的大汉手持56冲锋扇形警戒,根据其站位和持枪姿势来看应该是他雇的佣兵。王艳佩的坟墓旁盘坐着一个衣着简朴面目俊郎的男子,不是叶傲风还能有谁,不过令我感觉疑惑的是他的相貌与前世竟然没有丝毫的变化。在他的身旁有两个持着铁锹的壮汉正在快速的挖掘着王艳佩的坟墓。

    “五师兄,别挖了,再挖要死人的。”我凌空定住身形冷冷说道。其实眼前的这一幕险些令自己气炸了肺,但是极度气愤之下我反倒冷静了下来。

    “九师弟,好久不见。”叶傲风微抬右手示意那两个壮汉暂时停手。

    “恭喜五师兄紫灵归位,再证大道。”我阴冷的的说道。同时快速的分析着眼前的局势,那十几个持枪壮汉手里的56冲锋我是熟悉的,虽然他们全部用枪对着我,我却并不紧张,俗话说强弩之末不穿鲁缟,我现在所处的位置虽然仍在他们的射程之内,使用灵气也足以阻隔那些远距离射来的子弹。不过这么一来我就无法使用幻形诀快速的接近叶傲风暴起突袭。

    “九师弟已应了真人气数,愚兄的这点道行怎么入的了你的法眼?”叶傲风跟我打着哈哈,他手捏聚气指诀快速的恢复着灵气。

    “五师兄,三师兄的遗骨我已经带出来了,千年之前你出卖截教道友的事情我也已经查实,师弟我现在给你两条路走,一,你跟我回紫阳观,于先师法像前散功赎罪,我可以代师傅将你收归山门,依旧承认你为紫阳观弟子。二,由我亲自出手为三师兄以及截教诸多同门取你首级,你当好自斟酌。”我根本无惧他恢复灵气,他再恢复也只不过是淡紫灵气,与我有厅堂之别,现在的他肯定还不是我的对手。而刚才替他抵挡了一记天雷的那个神秘人却是我的心头大患,只不过自己一直没有发现此人行踪。

    “紫阳观早已空余躯壳,我不会回去了。”叶傲风直腰站了起来,“据我所知能够代替师傅收录门人的只有掌教大弟子,大师兄已经被你害的漂泊在外不知所踪,你一末位弟子怎敢大言不惭逾礼篡位?”叶傲风与大师兄马凌风的私交最深,当初马凌风因为使用不堪手段陷害我被师傅三圣真人逐出门墙以后,叶傲风就一直迁怒于我,认为是我就中挑拨令得大师兄被逐。

    “紫玉令牌师傅已经传给了我,我现在就是紫阳观的掌教,”我收敛灵气落于地面,“叶傲风,你篡改阴阳,残害同门助贼逆道,为罪之一。违背古训,出卖教友叛离祖庭,为罪之二。使用邪术,妄增寿数擅入轮回,为罪之三。不遵门规,私传道法伤人性命,为罪之四。四罪相累罪大当诛,我今日便取你首级以慰三师兄在天龙魂。

    我所说的一罪指的是他迫害龙骛风,为李自成布置炎火化龙阵。二罪是他当初出卖截教道友,令得截教各个门派死伤颇重。三罪是他现在容貌依旧,有着双甲寿数。这肯定不是截教的道法。四罪说的是他将搜魂诀传授给这些佣兵,令他们在杀人的同时折损了大量的阳寿。

    “九师弟,你如今道法远胜于我,但愚兄现在亦有高手旁窥助阵,你今日肯定杀我不得,不如你我做个交易如何?”叶傲风眼神左右飘忽。

    “说来听听。”我冷笑的看着叶傲风,脑海中快速的思考着对策,要想对叶傲风下手必须要先铲除那些手持枪械的雇佣兵,使用搜魂诀自然是不行的,那会折损我大量阳寿。这么远的距离我的移山诀也鞭长莫及,如今之计只能使用驭雷诀予以击杀,不过叶傲风肯定不会给我做法的时间,他此刻手里就持着一柄五尺长剑,若趁我聚气凝雷时御剑攻我,势必会令我兼顾不暇。届时隐藏在暗处的那位高手如若再对我予以夹攻,我的情势必定会万分凶险,冲天一怒血溅仇敌固然痛快,但玉石俱焚的匹夫之勇却绝非我愿为之。

    “你我今日就此别过,我不伤你的亲属家眷,不入紫阳观寻仇,不迁怒无关旁人,不辱你亡妻遗骨,下次若有偶遇,是战是休由你自便。”叶傲风凝重的开出了四个条件。

    “你敢威胁我?”我气冲斗牛怒声喝问。与此同时快速的调运着周身灵气准备冒险一搏。叶傲风说的这些与其说是条件倒不如说是威胁,他的意思很明显,如果我今天动手杀他不死,他将会伺机杀掉我的亲人和紫阳观的众人,甚至连死了的王艳佩都不得安宁。

    “愚兄作恶弥深,已难容乾坤寰宇,实不愿再与同门争斗,亦不愿因我等仇怨牵扯上其他道门友人”叶傲风仰天长叹。

    “立下血誓,我同意你的条件。”我冷笑出声。与叶傲风这样的叛徒做交易无异于与虎谋皮,如果相信他我就是傻子。之所以让他立下血誓目的有二,一是自己的两根肋骨是被他断送的,心中难免存有愤恨。二是故意难为他,古时所谓的血誓就是断指为誓,他不可能那么做的。

    令我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我话音刚落,叶傲风就挥剑断去了左手食指,“鸿钧在上,叶傲风对天立誓,若有违背,万剑加身。”

    突如其来的变故顿时令得自己呆住了,皱着眉头沉吟了半晌最终抬手示意他离开。自己此举原因有三,一来自己有言在先,不能食言。二是叶傲风毫不犹豫的断掉手指令我感觉到他先前的恶举另有隐情,第三点是最主要的,那就是那个助他应劫的人始终没有露面。能够在我的观气术之下隐藏行踪的人至少也应该是紫气颠峰的上人级别,与此人相斗我捞不到什么好处。

    叶傲风见我肯放他一马,也不再言语,低头拾起断指就要离开。

    “留下断指,”我怒声高喝,“你恶贯满盈,我放你一马已属难得,下次相见之日就是你死我活之期。”

    叶傲风闻言微微皱眉,犹豫了片刻最终直起腰撇弃了那截断指转身便行,他的那些下属也收回枪支尾随其后。

    “叶傲风,你当日为何要残杀三师兄。”我冲着即将走远的叶傲风问道。叶傲风犯下的罪行以残杀龙骛风为最,这其中的缘由我始终猜它不透。

    叶傲风听到我的问话停住了步子,停顿了片刻才出言回答,“老三没有死。”

    “把话说清楚!”我对他没头没脑的胡言乱语感到大惑不解。龙骛风之死是我亲眼所见,遗骨也已经散了,叶傲风竟然说他没有死。

    “诸法实相,涅盘无名,不实不虚,亦真亦假。”叶傲风以背对我说出了一句摸棱两可的偈语,转而率领众人快速离开。

    叶傲风的这句话前八个字是佛经的神髓,后八个字是道家的教义,大体的意思就是世间万物的真假虚实都是可以互相转化的,什么都是真的,什么都是假的,真的可以变为假的,假的也可以成为真的。

    “狗屁不通!”我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他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暗骂了一句施展风行诀落于王艳佩的坟旁。

    王艳佩的坟墓封土已经被挖出了缺口,这还幸亏我来的及时,如果来迟一步,坟墓很可能就会被挖开,叶傲风此举很明显是想挖走王艳佩的骨灰来要挟我。

    “老婆,我来看你啦。”我摸着墓碑上的伊人遗像强装俏皮,奈何心中悲切,话没说完眼圈已经泛红。

    “我来了你高兴吧,看你老公多厉害,一来就把坏蛋吓跑了。”我坐在墓旁凝视着嵌于墓碑上笑意盎然的遗像,虽然知道王艳佩的魂魄并不在此处,但是她的遗骨却是埋在这里的。想到昔日于己身下娇吟蜿迎的女人此刻只剩下了一堆枯骨,心痛之下忍不住痛哭出声。

    “你别着急,等我找齐了帮手就去九华山打那个老和尚,让他把你拉回来,他要是不听话,我就拆他的庙烧他的山。”我抬手抹去脸上的泪水嘿嘿一笑。

    “你笑就是同意,咱就这么说定了。”我注视着墓碑上的那张笑脸自言自语,像片是不会动的,她永远在笑。

    “这怎么刻的爱女呀,不行,我得跟老丈人商量商量,改成于王氏,你是我老婆就该这么刻。”极度悲伤之下我的神智已经不太正常了。

    “那个混蛋竟然敢拆你的房子,等我下次见到他一定砍他狗头,我先帮你把房子修修”我转身爬了起来抓过遗留在原地的铁锹将那些被挖开的泥土填回原位。

    “咔!”自己手中的铁锹猛然之间与泥土中的一物碰撞发出了一声类似机簧击发的声音。

    低头一看,不禁苦笑摇头,原来叶傲风先前是故意挖掘王艳佩坟墓的,不过他的目的不是要取走骨灰,他料准了我必定会将泥土回填,所以在泥土中埋下了地雷,而我则跟个傻逼似的又钻进了圈套。

    “你看人家这师兄当的,铁锹都给我准备好了。”我干脆抬腿踩上了锹头。我先前的那一锹已经将地雷触发了,只要重量一轻地雷必定爆炸,这么近的距离我跑都没地儿跑去。

    “算了,活着太累了,抽完这支烟我就找你去,你等我五分钟。”我惨然的抽出香烟点上了火。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一章 放虎归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