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三十六章 何为情意

第二百三十六章 何为情意

“倒逆乾坤,往复古今是啥意思?”金刚炮一脸不解的望着妲媚儿。

    妲媚儿微微露齿连连摇头,显然她也不相信这些道听途说。

    “老于,啥意思?”金刚炮在妲媚儿那里没有得到答案转而冲我问道。

    “令时光倒流,回到过去。”我言简意赅的冲金刚炮做了解释,妲媚儿的这句话应该就是这个意思。

    “草,你信吗?”金刚炮哈哈大笑。

    “无稽之谈。”我摇头回答。我肯定不相信这种荒谬的猜测,不过那十二位截教弟子应该是信了,不然的话他们不会冒着折损一甲子的阳寿去做这件事情,要知道一甲子就是六十年,等他们施展阵法偷走神器之后每个人也剩不下几年活头儿了,这其中还有可能有寿命短的直接被折死。

    “那个啥神器有多大?”金刚炮虽然不相信,好奇之心还是有的。

    “一尺见方,放在一个铅质的盒子里。”妲媚儿出口回答。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我抬头凝视着妲媚儿。

    “黄眉道友转述而知,他没接任黄灵山掌门之前曾经守护过那件神器。”妲媚儿抬手指了指大殿后方,那道一直没露面的紫色灵气就出现在那个方位。

    “神器为啥用铅盒盛着?”我本来想顺便探听一下那只黄灵虎的情况,却被金刚炮给打断了。

    妲媚儿摇头不语,显然她也不明白其中原由。

    “妲族长,你是什么时候遇到贫道师兄的?”我将话题扯了回来。

    “辞别那几位道友,前往东海的途中......”

    妲媚儿闻知碧游宫已破之后并没有立即回返,而是隐藏身形悄然前往东海探察究竟,谁知这一路上的所见所闻却令妲媚儿心惊胆寒。

    大的战事虽然已经结束,但是前往东海的路上不时还有散落的截教门人与其他三教弟子发生争斗,归根结底还是那些被害死了的同门的三教门人追杀截教门人泄愤,一开始还仅仅是针对那十二个守护紫气福地弟子的同门,可惜的是三教有三教的兄弟帮手,截驾有截教的道友支援,一来二去就变成了不受控制的胡乱厮杀。

    截教门人见到其他三教的弟子马上就会狠下辣手,而另外三教亦是如此,只要发现异类修道者立刻就会兵刃相加,待得后来也不管是不是异类修道了,只要使用的是截教法术一律成了他们的攻击对象,连一直慈悲为怀的大德高僧们此时也纷纷拿起了戒刀禅杖参与了战事。

    截教虽然被攻破了祖庭,但其他三教也并不好过,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截教中人本就睚眦必报,没了祖师的约束更是如同松了枷锁的出笼虎兕,所施法术无一不是阴狠毒辣的招数,行事也不再遵章守约,偷袭施毒,盅术巫术,驱魂御鬼,谴龙调兽,无所不用其极,令得三教门人频频中招死伤惨重。

    “截教中人就该那样儿!”金刚炮听到精彩之术忍不住出言喝彩。

    “你那时候在面壁思过吧?”我没好气的横了他一眼,这家伙在关键时候迂腐守旧错过了战事。

    “你那时候在调戏皇妃吧?”金刚炮嘿嘿坏笑。

    “妲族长请继续。”我懒得和金刚炮做无谓的口舌之争,主要的是自己也没脸说他。

    妲媚儿点了点头开始继续讲述,

    截教的不论章法在初期的确沾了一点便宜,但是其他三教在怒火攻心之下也纷纷放下了名门正派的架子,开始剑走偏锋以牙还牙,这么一来截教的劣势马上就呈现了出来,截教毕竟人少,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都是紫气以上的高手,道法再厉害也经受不住一窝蜂似的围攻,所以到最后基本上就是三教撵着截教到处跑的局面了。

    妲媚儿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遇到公羊倚风的,公羊倚风那时候正背负着已经现出原形的黄眉道人躲避尾随而来的几个其他教派门人的的追杀。

    “是无极观还是落云山?”金刚炮忍不住又开了口。他恢复了记忆,自然知道只有阐教无极观的鸿鹄掠影或道教落云山的紫云追月才能追的上我们的御气凌空术。

    “无极观。”妲媚儿对金刚炮能猜到敌人是谁感到很诧异,带着敬佩的眼神看了金刚炮一眼,后者顿时喜形于色。

    “几个人?”我横了金刚炮一眼,转而望向妲媚儿。以公羊倚风的御火之术以一敌二应该不成问题,因此我猜测敌人应该在三人以上。

    “四个应劫真人。”妲媚儿面无表情,“手持长剑,皆可凌空虚渡。”妲媚儿虽然不会观气却也有另外一套分辨修为层次的方法,按照古时的正规叫法,淡紫灵气为高人,紫气为真人,紫气颠峰为上人。她的这句话就表明这四个追兵都是真正的紫气修为。

    “废话,从地上跑也追不上他呀。”金刚炮伸手指着坐在妲媚儿身侧纹丝不动的公羊倚风。

    妲媚儿并没有理会金刚炮言语的粗鲁,接着讲述了下去,

    公羊倚风当时衣裳带血真气凌乱,明显的经过长途奔波。见到妲媚儿之后仰天长叹‘大势已去,无力回天,’接着放下已经昏迷的黄灵虎,幻出火矛冲妲媚儿刺来。

    “他不认识你?”金刚炮又一次打断了妲媚儿的话。

    “定魂罩掩盖了我的真实气息,他误以为我也是三教门人,是来围堵他的。”妲媚儿深情的望了一眼公羊倚风,“我一见他使用的是截教道法,连忙冲他表明了身份,此时追兵已至,我便幻出分身与他并肩应敌。”

    “弄了半天那个定魂罩原来是你带的呀,这玩意有啥用?”金刚炮疑惑的端详着公羊倚风脸上的黄金面具。

    “祖上曾有九尾玄狐化身妖媚女子扰乱朝纲祸国殃民,后蒙女娲娘娘赐予定魂金罩一副,凡族长为女身皆要予以佩带,以遮掩姿容稳定心性。”妲媚儿娇躯微动意似为礼。

    妲媚儿所说的祖上我自然知道是谁,不过我却没想到这个定魂罩会是女娲娘娘赐给青丘一族的,看妲媚儿这个神情不但没有因为容貌被遮掩而产生怨恨反倒很是感激,看来这个定魂罩除了遮掩容貌的作用之外还应该有助长修为的效果。

    我之所以做出这种猜测是因为妲媚儿所说的那个祖上当年正是应女娲娘娘的差遣去行那恶举的,虽然后来产生了大的偏颇不得善终,但女娲娘娘终究于心不忍,所以便采用了这种明罚暗赏的方式赠送了青丘一族这件大礼。而妲媚儿下面的话也证实了我的猜测。

    妲媚儿化出分身敌住了两人,公羊倚风以一敌二仍旧不落下风,狂笑御火只攻不守,竟然逼的那两个道人化攻为守,一时之间倒也奈何他不得。

    公羊倚风虽然平时不苟言笑,但是到了危急关头却是极其骁勇,加上本身长的也很是俊朗,浴血而战之时风动长发,火耀英容更显男子气魄,令得本就春心荡漾的妲媚儿芳心暗动。

    “都他妈快死了,还有那心思。”金刚炮摸了摸自己的板寸轻声嘀咕了一句。

    “你弄块砖头拿着也有那效果。”我冷哼出声,指责金刚炮心思不正。

    “你弄盆水端着更招女人待见。”金刚炮又想跟我抬杠。

    妲媚儿瞥了我们一眼并未停下话头,

    兵书所说的狭路相逢勇者胜是相对而言的,公羊倚风和妲媚儿当时的局面却并不是这个样子,虽然公羊倚风敌住了两人,只有淡紫灵气的妲媚儿却不是另外两个人的对手,很快的就露出了败相,使用分身与其中一人同归于尽之后,自己的心神也受到了元神反噬,委靡于地动弹不得。而那时候公羊倚风也在两位对手的反击之下逐渐的落于下风,但是在察觉到妲媚儿身处险境之后却使用御气幻形诀替妲媚儿挡下了对手刺来的致命一剑,与此同时另外两剑已经刺到,公羊倚风在身中三剑的情况下聚敛仅存灵气使出了玉石俱焚的散功之法与最后的三人同归于尽,临终前手指奄奄一息的黄灵虎冲妲媚儿喊出了那句令妲媚儿千年刻骨的‘竖子速去!’

    妲媚儿虽然生性狐媚,举止不检,但此刻却被公羊倚风彻底感动了,先前的男子之所以对她甜言蜜语百般娇宠无一不是爱其美貌欲一亲芳泽,而公羊倚风却不然,他连妲媚儿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就舍身相救,此等情意顿时令得妲媚儿柔肠百结痛哭不已。情急之下顾不得祖训森严,天道昭彰,含泪取下了那副定魂罩定住了公羊倚风即将飘散的三魂,由于定魂罩只能定魂不能定魄,所以令得公羊倚风前事尽忘,惟独归属三魂统辖的法术保留了下来。而妲媚儿将定魂罩取下不久就骤起天雷毁其一尾,削了她的紫气修为。

    妲媚儿说到此处,双目含泪语不成声。

    听完妲媚儿的叙述我的内心也并不平静,虽然我与公羊倚风私交平平,但也知道他的为人,他之所以救下妲媚儿只是道义之举,换成个男的他也会那么做的。只不过这一切在妲媚儿眼里却不是那么回事,不过此刻我自然不会去破坏她心中的幻影,有时候真相远不如影子来的美丽。

    “师兄当日中剑的部位在什么地方?”我抽动着鼻翼怒问。无极观至今也有传承,时机成熟必定前去找茬拜山,趁机羞辱一番,以报当年围攻同门之仇。

    妲媚儿闻言冲身边的公羊倚风悄然说了一句,后者站起身开始宽衣。

    “他醒来以后第一眼看到的是我,所以只听我的。”妲媚儿柔声解释。

    我默然点头,妲媚儿对公羊倚风感情我是可以理解的,不是每一个女人都能遇到一个甘愿为自己去死的男人,但是她遇到了,虽然公羊倚风对她没有欲念私情,但是在她看来公羊倚风却是真真正正为她送了性命的,所以她甘冒天谴救下了公羊倚风,虽然只是留下了一个不完整的他,但总好过什么都留不住。以人推己,自己在王艳佩死后的种种举动亦是这种留下点什么的想法,但是我没妲媚儿那么幸运,她留下了公羊倚风的身体,我却连王艳佩的魂魄都没留住,百感交集之下只能一声长叹。

    公羊倚风解下道袍和里衣之后微微转身,露出了那些伤口,由于没有血液流通所以皮肉并未愈合,看的也就格外清楚。伤口一共三处,左胸两处攻其心脏,另外还有一处贯穿伤,下腹刺入后脊穿出,应该就是替妲媚儿挡的那一剑。

    “哼哼,嘿嘿。”金刚炮看到公羊倚风的伤口后发出了数声冷笑,我太了解他了,他脑子里现在想的肯定是怎么给公羊倚风报仇。

    “于掌教是否还有疑问?”妲媚儿哀叹出声,她误会了我看伤口的意思,以为我在怀疑她言语的真假。

    “妲族长这些年来可曾差遣贫道师兄有过恶举?”我虽然感动她对公羊倚风的情意,但是内心还是担心她把公羊倚风当成工具,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将会取下公羊倚风的定魂罩给他一个痛快。

    “于掌教多虑了,除却上次远赴涂山与白家妹子比尾,千年以来妲媚儿从没有离开青丘半步,对令师兄亦以夫妻之礼相待,了无半点怠慢。”妲媚儿言语凝重。

    “你就没跟过别的男人?”金刚炮虽然感动妲媚儿对公羊倚风所做的牺牲,但是心中对妲媚儿的放荡还是深有芥蒂。

    “真人请看。”妲媚儿挣扎着坐直了身体挽上了衣袖,洁白无暇的玉臂上竟然有着一片杯口大小的墨绿色印痕。

    “这是啥玩意?”金刚炮被妲媚儿的举动搞蒙了。

    “贫道师兄就留在青丘吧,望妲族长好生对待,切末怠慢。法器等物我随后会差人送来”我挥手示意妲媚儿放下袖子。

    “多谢于掌教。法器之事莫要再提。”妲媚儿放下衣袖欢喜的冲我道谢。

    “君子之诺岂可更改?明年双六紫阳观将举行开派大典,如果妲族长有暇,请携贫道师兄一同前往,开派之日贫道希望七师兄能够在场。”我冲妲媚儿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风雨无阻。”妲媚儿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恭请。”我伸手拿出一张请柬隔空移了过去。

    “应邀。”妲媚儿接过请柬帮已经坐到身旁的公羊倚风系上了一个遗漏的道袍纽扣。

    “贫道还想去拜望一下黄眉真人,不知道妲族长可否可以安排一下。”这个一直没有露面的黄灵虎是个关键人物。我之所以想见他原因有三,第一,他曾经守护过那件逆天神器,我想更多的了解一下这方面的事情。第二,通过他的话可以进一步验证妲媚儿言语的虚实。第三,他直接的参与了东海战事,可以通过他了解到二师兄他们的一些情况。

    “黄眉道友先前被无极观众人破了涌泉劳宫两处气穴,行动不便。”妲媚儿示意公羊倚风扶她起来,“我这就带于掌教前往。”

    我点头伸手,示意她带路。

    “别跟死了爹似的,见一面就成了,你还想咋地?”金刚炮冲哭丧着脸的公羊柱说道。

    “血浓于水啊。”公羊柱感激公羊倚风先前的救命之恩,大发感慨。

    “老于,她身上的绿点叫啥?”金刚炮指着走在前方的妲媚儿小声问道。

    “不知道。”我抽出香烟。

    “啥都不知道你让她撸啥袖子?”金刚炮伸手抢过我的香烟。

    “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却知道那东西长在什么人身上。”我又抽出一颗点着了火。

    “九个尾巴的狐狸身上?”金刚炮开始胡猜。

    “胡扯什么,老尼姑身上容易长那东西。”我轻声回答。

    “嘿嘿嘿嘿,老尼姑身上的东西你咋看到地?”金刚炮坏笑的看着我。

    “还记得你在兕鼠山洞里发现的那本书吗,那上面记载的”我呵呵一笑。

    “草,快还给我......”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六章 何为情意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