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十二地煞

第二百三十五章 十二地煞

三人行至位于城池正中的青丘大殿时妲媚儿已率族人左右迎候了,她分身被破元气大伤此刻便由公羊倚风搀扶着。

    青丘一族繁衍多年,所居城池和议事大殿较涂山一族要宏伟不少,进得大殿发现殿北耸立着一尊诺大的九尾玄狐玉雕,雕工奇巧活灵活现,本来一瞥也就完了,结果被雕像脸部雕刻的面具吸引了注意力,玄狐玉雕面部面具四角左右回环弯曲,虽然是玉石材质却被刻意的涂上了金粉,与公羊倚风所戴的面具竟然极其相似。

    “于掌教请用茶。”主客落座,妲媚儿微微抬手遣散了从人。

    “妲族长不必客气,贫道七日之内必定差人将剩余之物送来。”我顺手掏出了那颗往生杏核使用移山诀送到了她的面前,这枚杏核很是小巧所以我一直随身携带,此刻要想从她嘴里听到真话必须拿出足够的诚意。

    “于掌教信人。”妲媚儿伸手捏起杏核纳进了袖子。

    “你赶快把老七的事儿告诉我们,我们该走走,你该治伤治伤。”金刚炮焦急的催促道。此刻已经是凌晨四点多,过不了多久天就亮了,金刚炮肯定是希望能在天亮之前离开这里。

    “贫道师兄怎成了这副模样?”我补充着问了一句。

    “实不相瞒,其实他已经是阴世之人了。”妲媚儿转头神情悲切的看了看坐在身旁的公羊倚风,她这次没有用外子来称呼公羊倚风,这说明公羊倚风跟她并不是夫妻关系。

    “妲族长,你把前因后果完整的说出来吧。”我摇头轻叹,我和金刚炮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对妲媚儿的话并没有感觉到震惊,倒是公羊柱一无所知此刻正诧异的看着公羊倚风。

    “不知三位对当年的三教灭截之事知道多少?”妲媚儿反问道。

    “贫道身为截教门人,如此重大变故岂能不知。”我快速的给予肯定的回答。其实我对三教灭截的事情真的所知有限,那段时间我正和马凌风窝里斗,对于东海战事连听都没听过。之所以给予肯定的回答是担心妲媚儿信口开河谎言欺骗。

    “于掌教可知事情的起因?”妲媚儿又问。

    “往生昆仑仙有位,唯有异法向西天,事情的起因贫道不甚明了,还请妲族长坦言相告。”我摇头叹气,阐道截本是一藤三瓜,只有佛教是个外来户,我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两个当哥哥的怎么会联合外人欺负自己的弟弟。

    “此事说来话长,青丘一族当日得知东海告急,妾身当即起身赶赴......”

    “等等,妲族长仙寿几何?”我急忙出口打断了妲媚儿,东海战事起于一千五百多年前,四教门人都有参加,妲媚儿身为狐身修道应该属于截教远支,她过去帮忙也天经地义。不过那时候有资格参战的至少也应该是淡紫灵气以上的高手,听妲媚儿的语气好似在那时候她就突破紫气当上了族长,这一点是说不过去的,因为上次她赶赴涂山的时候才刚刚突破紫气,这两者是矛盾的。

    “于掌教可以猜猜妾身的年岁?”妲媚儿牺牲了一道分身换来了丰厚的回报,此刻竟然有心情开玩笑。

    “贫道不善猜测女子年龄。”我正色摇头,这种问题回答了显得轻薄。不过根据妲媚儿上次在涂山称呼白九妤为白家妹子来看,她应该比白九妤年纪要大。

    “具体时日妾身亦无从考证,但是十八子登基之时,妾身已可变化人身。”妲媚儿收回了笑容,她所谓的十八子指的应该是胡亥,这就是说她的真实年纪应该比白九妤要大上五六百岁。

    “妲族长什么时候应的天劫?”我不想将话题扯的太远,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接到碧游宫青螟口信的前三天妾身才从父亲手里接过印符。”妲媚儿凝神远思。青丘狐族与涂山不同,雌雄狐狸在机缘巧合和潜心苦修之下都有可能齐那九尾之数。

    “你的意思是说你渡了两次天劫?”金刚炮听出了妲媚儿的话外之音,疑惑的看着妲媚儿。

    妲媚儿点头默认,沉吟不语。

    “天雷不追紫劫,你糊弄谁啊?”金刚炮冷哼出声。这家伙恢复记忆以后见识渊博了不少,不过本性难改,始终那么卤莽浑噩。

    “别插嘴!”我冲金刚炮摇了摇头,转而看向妲媚儿,“妲族长,你把整个事情的经过说出来吧。”

    对于妲媚儿两度天劫我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被教主贬囚在青湖孤岛的沙锦珠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沙锦珠本来是紫气可是被贬以后只有蓝色灵气,而妲媚儿之所以会两渡天劫很可能是因为第一次渡过天劫之后做了什么错事被上天贬低了修为。

    妲媚儿微微点头开始叙述那段千年之前的往事。

    妲媚儿当初收到的青螟口信并不是有谁刻意发给她的,碧游宫告急时发出的那群六翅青螟可以找到任何一个修行截教法术的紫气高人,青螟是东海特有的一种传讯工具,本身并不携带任何的书信,收到青螟的道门中人必须使用紫气催使才能听到青螟携带的口信,而当日妲媚儿听到的口信只是‘三教问罪,东海告急。’

    妲媚儿收到口信时并不知道为什么会起战事,不过祖师有难,门下弟子自然不能袖手旁观,第二天就收拾行装赶赴东海。

    由于青丘一族并不擅长快速行进的法术,所以等到妲媚儿赶到半路的时候就听几个同宗道友说碧游宫的战事已经结束了,碧游宫已被阐道释三教攻破,祖师不知所踪。

    “你什么时候接到的青螟口信?”金刚炮插了一句嘴。

    “癸亥月 辛巳日。”妲媚儿对重大的事件发生的日期记得相当清楚。

    “怎么了?”我不解的看着金刚炮。

    “咱们紫阳观收到青螟口信比她早个三四天,老八去山洞跟我说了。”金刚炮撇了撇嘴,“以风行凌空术的速度,二师兄他们一个对时就能赶到东海。”

    金刚炮恢复记忆以后偶尔会说出一些古时的词汇,对时就是现在所说的二十四小时。他这话的意思我自然也明白,上前线时冲在最前头的一般都死的快,风行诀的优势在那个时候很可能会令齐御风他们过早的加入战事。

    “那些人有没有说起冲突的原因是什么?”我始终惦记着最关键的一点。

    “据那几位道友所说,之所以会起战事是因为守护昆仑山紫气福地的十二位截教弟子联手害死了另外三教的门人,抢走了四教共同看守的逆天神器。”妲媚儿柳眉微皱。

    “用什么方法害死的?”我出口问道。妲媚儿所说的话与昆仑古城里的情景互相对应了起来,古城里遗留下的法器都是三教大弟子所有,截教门人是用什么方法在无形之中杀掉了这些道法高玄的准掌门。

    “先行焚烧断魂草,而后联手布了一个阵法。”妲媚儿面露冷笑。

    “断魂草不致命啊。”我疑惑的说道。断魂草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它是鬼目琵琶的伴生物,如果整株吞食能够令人的生理机能陷入长时间的停滞,其焚烧发出的烟雾能令人肢体僵硬,却完全不影响人的意识,与我们现今的煤气中毒症状类似,也不用什么特殊的解法,几个时辰之后自然恢复活动。

    “十二地煞致不致命?”妲媚儿说话时连连摇头。

    “他们布的这个?”一句十二地煞令我和金刚炮异口同声的惊呼,十二地煞是截教第二大阵法,威力仅次于诛仙剑阵,据说该阵一旦成形连大罗金仙都难以全身而退。不过由于威力过于巨大已经为天不容,所以只有祖师通天教主才可布下,其他门人若想强行施为,必定阳寿折尽命丧当场。

    “是的,他们十二人联手布下的,每人至少减了一甲子的寿数。”妲媚儿有伤在身略显疲惫。

    “他们偷走的那件逆天神器到底有什么作用?”我缓过神来抽出香烟点着。人的寿数为天定,只能减少不能增加,这些人折损了这么多的阳寿去布这个阴毒的阵法为的就是偷走那件逆天神器,不过寿命都折没了,还要神器有什么用。此外十二地煞折损一年阳寿就可以维持一年的效力,按照这个来计算,十二地煞的威力至少持续了七百多年,这也是古城里的那些尸骨无人收敛的原因,七百多年的时事变换足以令得沧海桑田星辰移位。

    “不知道,那十二个人盗走神器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妲媚儿连连摇头,“我也只是听到一些传闻。”

    “传闻都咋说的?”金刚炮迫不及待的开了口。

    “四教共同看守足以说明这件神器极其神异,既然号称逆天神器自然是有着逆天的效果,所以有人猜测...”妲媚儿说到这里止住话头,面露思索神情,很明显的在考虑下半句该不该说出来。

    “猜测啥啊,你倒是说啊?”金刚炮最讨厌别人在关键时候卖关子。

    “有人猜测逆天神器可以倒逆乾坤,往复古今......”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五章 十二地煞 的精彩评论